<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交易波澜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告别了黄纪和方瑛,苍龙独自一人上山,按黄纪之前叙述的,朝岔路口的另一端追寻剩下的官兵……

    苍龙施展轻功来到了泥道上,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立刻放慢了脚步。不过一会儿,苍龙停了下来,低身观察了一下泥道上的痕迹。

    “还有大大小小的脚印,按照黄纪兄弟之前说的,剩下的官兵准是从这里逃跑的没错了……”苍龙心中暗暗嘀咕道,“不过我总觉得不太对劲,这地方好像有些诡异……”

    苍龙重新站起身,正逢一阵寒风刮过,吹过苍龙的发鬓,吹过他冰冷的面具。凝眸一望,前往正立着一座年代久远的破旧寺庙。

    那个寺庙不是别的,正是之前所有逃亡官兵前往歇脚的泉王庙,只是这些人一去后就再也没了踪影……

    苍龙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寺庙映入视线后,苍龙改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显得十分小心的样子。不过苍龙行走的姿态还是一如既往的昂首自信,他坚信即使真有什么阴险小人在此作祟,他也能从容不迫地应对。

    黑夜下的寺庙,也是寒冬之境,破碎的凄凉之下,又给人消停不止的阵阵畏惧和窒息之感。苍龙凝视着前方寺庙,一步一步地缓缓前行,最后终于来到了这座给人不祥预感的寺庙门前。

    “泉王庙……”苍龙也是和前面的人一样,抬头望着牌匾上的三个大字,缓声念道。

    不过苍龙并不对这些字感兴趣,站在寺庙门前。突然穿堂而过一阵极冷无比、刺骨身心的阴风,苍龙的头发被吹得胡乱飘摇。门前的蜘蛛网剧烈晃动,寺庙门堂里时不时传出几阵诡异的声音,让人刺骨寒心得不敢抬头。

    不过苍龙什么也不怕,他依旧是昂首挺立在门前。任凭寒风吹乱自己的发鬓,冷意刺入自己的骨心。待到寒风稍止,苍龙小跨两步进了寺门。和之前一样,寺庙里面尽是破碎断裂的石佛像,但这回与之不同的是,寺庙里的血腥味比之前要更浓了——只见着寺庙的各个角落处。都横躺着官兵的尸体。

    这些官兵无疑就是逃亡至此的那些人,只是不知道遭受到了何等毒手,全部葬命于此。断气自然是不用说,苍龙站在寺庙的中央,眼观着周围躺下的尸体。发现他们的手上和脸上全部布满了血痕,可见凶手的残忍无比。

    但苍龙依旧是面不改色,至始不变的冰冷面具下,透过的是坚定无比的眼神……

    又是阴冷的寒风呼啸而过,寺庙内顿时传出了更加诡异的声响。随着旧木门缝隙间的“吱呀——”作响,一切的一切变得更加肃杀起来……

    苍龙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微微侧头一望……突然,令人不敢相信的一幕——横躺在苍龙周围的尸体有了些许的异常动静。随着地板上摩擦的几阵恐怖的声响,已经断气的几十具尸体犹如鬼魂复活了一般,脸上带着血印。嘴里发出狰狞的叫声,提着手中的兵器,全部对准了寺庙正中间的苍龙。

    死人诈尸复活——其实之前黄纪也遇见过同样的场景,当时黄纪和方瑛都亲言见到了被黄纪打死的黑衣人的尸体,莫名其妙像是受到他人操控一样死而复生。这件事情黄纪也和苍龙有过描述,如今遇见同样的场景。苍龙反倒是并没有太多的惊异,“复活”的死尸朝着自己一步步靠近。苍龙也依旧是面不改色。

    “嚄——”众蒙元士兵的死尸同时发出令人颤抖的恐怖嚎叫,紧接着就是冰冷的刀刃朝着苍龙的身前袭来。

    苍龙镇定自若。还未等刀刃接近自己,苍龙两手横向而出,紧跟着一道震动山河的龙咆巨吼,苍龙掌排山倒海而出,一掌就将周围围上来的死尸轰出数十丈之远,有的甚至被震飞出寺庙门外老远。可见苍龙出手一招便毫不留情,十成苍龙掌的威力震慑,寺庙的两侧房檐甚至都被苍龙的巨龙掌力所冲破。

    “既是等待在下久时,又何必耍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段?”苍龙轻松解决掉这些“玄乎鬼怪”后,抬头义正言辞道,“阁下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堂堂正正与在下一会?”

    然而苍龙话音刚落,房梁上突然传出了诡异的回音:“哼,堂堂苍龙大侠,每日铁具遮面,又曾何来以真面目示人?”

    苍龙伫立稍许,却是听不出声出何处,只闻得这残垣寺庙尽是对方的魑魅回音,便觉此人武功高深莫测,决计不在何桐、仇如心等人之下。“区区操尸之术不足为挂,但阁下残忍杀害居明城众蒙元官兵,无故联系,又是何意?”苍龙又只声问道。

    “何意?哼——”檐上之人回答道,“就是为了引你苍龙大侠出来——”

    话音刚落,苍龙的侧身有了较大的异动。苍龙忽觉有物袭来,转头一望,只见右侧飞来一张巨大的黑网,如同魔鬼吞噬一般,向自己咄咄逼来。

    苍龙见定了,起手一式“龙主沉浮”,苍青巨龙拔地而出,怒吼云翻千过境,气势如雷、横立冲山,龙吼声起正朝黑网而去。

    然而终于另苍龙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威力震动山河的苍龙掌,冲至黑网正口,却如绵绵无力一般,丝毫未能阻截。黑网在半空中停滞了一时半会儿,待到苍龙掌掌力尽退,黑网重蹈袭来。

    苍龙也看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自己十成的苍龙掌杀出,却连一张破网都对付不了。正在苍龙踌躇间,檐上之人嘲讽道:“哼,七八十年前曾经威震江湖的苍龙掌,也不过如此嘛——”

    苍龙从未见过如此诡异之术,竟能微妙弹刻间化解苍龙掌之神力。不过苍龙还是十分冷静,依旧面不改色,黑网朝自己步步逼近。苍龙再起十成掌力,“断岳天龙”震慑杀出,数条青龙掌晕呈龙卷之势,欲以震慑山河之力,强行震退此等妖门异术。

    “断岳天龙”的威力确比方才硬朗数成。但依旧不治其根。诡异黑网缥缈如无形,以柔克刚,任凭苍龙掌威力十成,震撼得泉王庙七颠八倒,黑网依旧全然应上,丝毫不惧苍龙神掌。又如刚才一样。待到苍龙掌威力尽数消散,诡异黑网再次向苍龙步步逼去,甚至由不得苍龙再有余间重施掌法。

    终于,苍龙变得有些着急,面对即可而至的危险。苍龙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紧张,即使是在济世大会上面对武林四圣七雄之辈,也未曾感受过如此的窒息难耐。

    眼见着黑网已经笼罩在自己跟前,苍龙也即将落得惨死官兵的下场……

    突然,只听得一道清脆的利刃划过,千掌之力都未能穿透的黑网,最后竟被苍龙用剑轻松化解——苍龙无可奈何,千钧一发之际拔出了自己背上从未出鞘的长剑。一剑将其斩成两段,危险遂化解。

    不过这也是苍龙第一次亮剑而出,只见着苍龙手握的。是一把看似年久的长铁之剑,剑刃锋利却色泽暗淡,可见长剑已经有些年头。

    “从未见过苍龙大侠拔剑,今天倒是让我‘鬼徒’白燮大开眼界……”藏在房梁之上的诡异之人果然就是白燮不假,只见白燮从房梁上缓缓落下,揭开面纱。露出狰狞的面容,冷笑着道。“不过传闻苍龙大侠从不在世人面前拔剑,更不会使剑。由此可见,你并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只不过带着他的面具罢了……”白燮两眼直盯着苍龙。

    苍龙似乎也是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直言道:“你能使出如此诡异的招数,中原武林未曾有见,可想而知,你也和何桐他们一样,是鬼王师的弟子吧?”

    白燮笑了笑,直言答道:“不错,自我介绍,鬼王师四大弟子之一,‘鬼徒’白燮——”

    “你们的目标是方姑娘不错吧?不过你今日为何在此设计埋伏,究竟有何企图?”苍龙还没有从白燮刚才种种的诡异之术中反应过来,只声问道。

    白燮依旧是那副杀气未减的笑脸道:“师父没有命令,我今日也不会取了你苍龙的性命。今日与你一会,只是想试试身手。苍龙掌的威力的确惊鸿于世,让我白燮眼前一亮,不过与在下真正一对,也不过如此嘛……”

    “尔等妖异之术虽未曾有见,但有得一二见识,我苍龙又何有惧?”苍龙提着手中的大剑,轻笑道,“我在武林四圣七雄等前辈面前都未曾拔剑,你也是第一个让我拔剑的人,可见你还是有些本事……不过你说你有取我苍龙性命之能,我苍龙自不会信”听苍龙的口气,他倒并不害怕白燮的诡异之术,甚至语气中还带着决胜的信心。

    白燮听了,“哼哼”一笑,随后转头轻蔑道:“苍龙大侠果然是豪迈之气,句句自信之理……今日一探,算是了得苍龙大侠实力一二,我等先行离去。当然若是苍龙今日执意要取在下性命,在下也能奉陪到底。不过在下想说,苍龙大侠你有这个心,却没这个本事。待到他日你我再有缘相会,我必会将你打败,而且摘下你虚伪的面具,看清你的真容——哈哈哈哈哈……”白燮的口气十分的傲慢,他完全不把苍龙放在眼里,甚至敢放言自己的武功一定在苍龙之上。

    苍龙一直提着剑,听了白燮不羁的话语,他倒并没有情绪激动的样子……突然,苍龙也“哈哈哈哈——”放声大笑起来。

    白燮听了苍龙的笑声,不禁回头问道:“你笑什么?”

    苍龙收回笑容,正视着白燮道:“哼,放心吧,等到你我还有再聚之日,我一定会自己摘下面具出现在你面前,让你好好记住我的容貌,不过……等你见到我的容貌,便是你最后的活命之日!”

    苍龙的话语威力震慑,刚才还目中无人的白燮,一下子也显得有些紧张起来。不过白燮并没有表现在面容上,他只是微微一笑,回应一句道:“哼,我倒是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不过奉劝苍龙大侠你一句。鬼王师师父与方姑娘之间究竟有何间隙,劝你不要深究。若是进了我师父的‘圈子’,就一辈子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白燮最后投去了一个诡异的眼神,随后全身而起施展轻功,如同黑夜蝙蝠一般一下子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林中……

    “白燮……鬼王师……哼。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统统正法……”苍龙望着消失在远处丛林的白燮,心中暗暗道……

    丛林深处,白燮之前带领的鬼王师的黑衣部下还在远处待命……

    “白燮师兄让我们在这里等,要等到什么时候?”一个黑衣人见白燮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不禁问道。

    “谁知道呢?恐怕是在等苍龙或是黄纪吧……也不知道白燮师兄怎么想的。鬼王师师父也没有任务指令,为什么今晚要冒这个险,万一有什么不测的话……”另一个黑衣人说道。

    然而话音未落,众人的身后林间突然传出了动静。这些个黑衣人既是鬼王师的手下,身手自然也是有些斤两。觉察力也不弱,一下子就发现了身后林子的动静。

    “什么人,快出来——”其中一个黑衣人厉声喊道。

    果然,从林子后面突然钻出一个黑色身影,这个身影在惨淡的月光下显得极为迅影,可见轻功上乘。不过多久,一个身着黑衣、头戴蓑帽的神秘人落在了众人的身后。

    “奇怪,这身衣服和我们一样的……”其中一个黑衣人望着前来的神秘人道。“除了蓑帽,衣服和我们的人一模一样,难道是师父派过来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是敌是友?”后面的黑衣人见神秘人一直没说话,于是直言问道。

    神秘人左手微微抬起,稍稍顶起蓑帽帽檐——冷不丁地,幽寒的月光下,露出了一道杀气逼人的眼光。

    众人顿感来者不善,领头的黑衣人拔剑厉声道:“此人来处不明。突然出现必有不吉,杀了他——”

    命令一下。所有的黑衣人同时拔出了剑,朝黑衣神秘人飞驰而去。倒是这些黑衣人的武功确实不俗。轻功甚好,剑法精湛,可见鬼王师的手下个个也是犀利之辈。

    然而,神秘人倒是丝毫不惧,露出了冷眼的杀气后,右手从自己的腰间瞬时拔出一把诡异的刀。

    众黑衣人齐攻而下,剑锋即至神秘人胸前。神秘人眼神一定,手中寒刀疾迅利落,一道寒光利刃迅影而出……

    白燮与苍龙短暂一别,心中还在思绪着刚才与苍龙的对话。虽然刚才的对话,白燮并未把苍龙放在眼里,但要真正认真起来,白燮也很清楚,想要抓住方瑛,苍龙便是最棘手的对手。

    “回去之后,一定得和师父商议,要想真正抓住方仲天的女儿,首先必须得除掉苍龙才行……”白燮心中暗示着,继续赶回自己手下的阵地。然而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鬼王师究竟是为何目的,要千方百计地抓住方瑛……

    白燮最后飞身落下,回到了之前手下等待的据点。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是着实让他吓了一跳——自己的手下全部已经躺在了血泊中,手中个个还握着剑,可见死前和凶手有过输死的搏斗。

    “是谁?”白燮突觉前方有异样,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人影如疾风一般瞬间消失在了白燮的眼前,根本来不及白燮反应。

    逃跑的人正是刚才和众黑衣人有着相似着装的神秘人,看样子神秘人技高一筹,几招几式就将这些黑衣部下全部做掉。不过白燮看见了一丝身影,也并没有去追,而是蹲下身观察自己这些惨死在神秘人刀下的部下。

    “几乎是一刀毙命,刀法干净利落而且极为迅猛,这个人绝对是个绝世高手……”白燮暗中嘀咕着,随后又多走几步,看看其他尸体的情况。

    “嗯?这是什么……”白燮停在一具尸体面前,像是发现了什么异样,蹲下身来观察情况。

    只见白燮缓缓捡起一个小饰物一般的东西,并拿在手中稍稍闻了闻。

    “有胭脂的香味,难道……杀死我众手下的这个高手,是个女子?”白燮有些惊呼道,“可以肯定,这个人的武功很高,甚至还有可能在苍龙之上……可是,这世上究竟还有哪个神秘女子会有如此厉害的武功,甚至比苍龙大侠还厉害……”

    白燮在原地伫立惊呆了很久,本以为在苍龙面前尽占威风的他,也渐渐意识到事情远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除了苍龙和黄纪及丐帮,还有厉害的神秘人在暗中和鬼王师作对……(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