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交易波澜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天公山黑暗密林处,灭掉火把的众官兵仍在逃亡……

    官兵头子将众手下带到了一个山路的分岔口,本来对天公山就不太熟悉的蒙元官兵,又是胡乱的下山逃亡,自然是认不得路。现在又是天黑,后面又有黄纪在紧追不舍,根本分不清也没时间多做停留思考。

    “头儿,该怎么办?”后面的官兵有些着急道。

    官兵头子也是紧张到了极点,想到自己手上的锦盒事关重要,于是命令道:“你们所有人,往左边那条道绕过去,我往右——”

    “头儿,你一个人走这条路没事吗?”官兵又担心道。

    “放心,你们人多目标大,后面的人见了,一定会往左边追去……”官兵头子道,“现在我们所有人的命全在这个锦盒上,千万不可丢失。我一个人带着逃从暗道逃跑,反而更安全些……”

    “好的,头儿,我们听你的……兄弟们,往走边走——”官兵答应了一句,随后又对身后的弟兄呼应道。

    没过一会儿,兵分完了两路,众多的蒙元士兵拖着兵器铁甲“吭咔——”着往左边的山路泥道上赶路,而官兵头子则是一个人带着锦盒继续往右路下山而去。

    其实官兵头子哪里管自己的那些手下?现在丐帮的人出来搅局,自己这些人手又不是丐帮的对手,别人在后面紧追不舍,让自己的手下目标庞大被对方吸引,自己则能更安全地逃跑下山。当然,他也没有对自己的手下说假话,现在他手上的锦盒的确是至关重要的东西。事关居明城所有朝廷官员士兵的性命,万万不可落入他人之手……

    被自己头领抛下的众官兵也没有多想,害怕后面的人追上来,他们一路上脚步没有停下,没跑一会儿。前排的人突然发现山路的前方,好像有一座破旧的寺庙。

    “快看啊,那边好像有做寺庙——”这时有人喊道。

    不过想到后面可能还有人在追赶,所有士兵也不敢松懈。但是再怎么害怕逃跑,人的体力毕竟有限,很多士兵跑得腿都软了。一听说前面有座寺庙,恨不得立刻一头栽倒在寺庙里,好好休息一下。

    “后……后面还有……还有追兵吗?”很快,众人之中,一个气喘吁吁的士兵一手叉腰。一手抬起问道。

    “好……好像没有了……”其他的人也不妨多让,全部像是断了筋骨似的有气无力,就差没有倒在地上。

    “没有我们还跑什么?”又有人抱怨道,“反正今天的事儿杂了,主要责任也是头儿的,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既然没人追,白白跑了这么多山路,腿都麻了。哥们儿几个还不快去前面的寺庙歇歇?”

    全队有一人泄气,其他的人也跟着懒散起来,一想到前面有块休息处。所有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加速跑到了寺庙门口。

    “泉王庙?”前面的一个士兵抬头望着庙上牌匾的几个大字,只字只句道,“这是什么破地方?在这儿当兵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天公山上还有这么个玩意儿……”

    “管他呢,有地方休息就行了,你还想知道历史祖坟怎么的?我快累死了。你不进去,别在门前挡路——”后面的人跟着喊道。

    一说休息。所有的人一窝蜂涌进了寺庙,然后全部栽倒在地上——他们实在是累得不行了。

    泉王庙里面破旧不堪。尽是破碎的佛像以及满尘的蜘蛛网。刚开始众士兵进来还累得叫苦不迭,等他们缓过一点神儿,爬起来抬头换望而去,却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这……这怎么这么阴森啊?”一个士兵有些哆嗦地说道。

    紧接着,夜里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过,摆动着破败门框上摇摇欲坠的蜘蛛网,发出令人寒颤的“嗖嗖——”声,给人无限畏惧的遐想。

    “好冷啊……”又有士兵哆嗦道,“这地方怎么感觉……有点像是鬼庙?”

    “说什么瞎话,这世上哪有鬼?”另一个士兵倒是壮了壮胆喊道。

    “可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身边的士兵回应道。

    正说着,又是一阵阴凉的风吹过,愣是让胆小一些的官兵吓得不轻。“谁……谁——谁?”一个士兵甚至猛然回头一望,从腰间拔出苗刀,颤颤巍巍地问道。

    然而他的身后没有别人,只有几张破碎的蜘蛛网,和一个断了头的石佛像。不过佛像上那几道深深的裂痕,倒是无故平添了几分更深的恐惧。

    夜里的寒风声不断的刮响,比众人刚上天公山时要大得多。很快,寒风不止地呼啸,像是摇动着这个破碎的寺庙。地上偶尔几个破碎的佛头滚动了几番——其实是被强风刮的——愣是吓得众人不轻。

    “不会……不会真的有鬼吧?”一个士兵不禁道。

    “你怎么知道……”正说着,突然,众人的头顶上传出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就如同是从地狱回来的使者一般。

    “谁……谁在说话?”“是谁,快出来,不……不要装神弄鬼的……”“我可不怕你,我们……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听到了“鬼音”,全部都害怕得哆嗦起来,就连之前“胆大”的几个也不例外。

    “你们让我出来,那我就出来好了……”“鬼音”继续回复道。

    听清楚了,声音就是头顶上传出来的。众人害怕得甚至都有些不敢抬头,他们互相望了望身边的同伴,微微点了点头后,才敢一起抬头往上看。

    正当他们的眼珠向上挪动,看见了房顶上一团黑色的疑物……突然,一张巨大的黑色大网铺天盖地朝众人而来,众人还没有任何的反应,目瞪口呆地惊呼起来:“啊——啊——啊——”

    紧接着。就是泉王庙内传出的令人惊悚的血刃和惨叫声,随着几阵猛烈的寒风穿堂而过,这一切的一切都被黑夜和寒冷给逐渐埋没了……

    官兵头子这边,还一个人抱着锦盒,自鸣得意地下山跑去。“这帮傻瓜。这会儿可得给我顶好长时间喽……”官兵头子心中暗道。

    然而正在官兵得意间,他自己脚下没有注意,一个踉跄就摔了下来。“哎哟——”官兵头子摔了个“狗啃泥”,手上的锦盒也掉落了下来。锦盒在泥地上翻滚了几下,然后就停住了。

    官兵摸了摸摔伤的大腿,嗷叫了几番后。正想要起身去捡刚才掉落的锦盒,突然一个黑色身影从天而降,抢先一步抢走了掉落在前面的锦盒,然后落在了官兵的眼前。

    官兵抬头一看,抢走自己锦盒的黑衣人身边。还跟着一个黑衣人。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追赶过来的黄纪和方瑛,虽然官兵头子想出了“分路”这么一手,但是黄纪的目标并不是那些逃亡的官兵,而是官兵头子手上的锦盒。其实刚刚在分岔口的情形,黄纪在背后远处看清了一二,料想着既然官兵头子一个人分路下山,锦盒一定就在他的手上。果不其然。追上来直接逮个正着。

    “这锦盒里到底装的什么,这么吸引人?”黄纪看着手上的锦盒,想要打开看看。

    “快还给我——”官兵头子自然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轻易交给他人。见黄纪并没有对自己出手,而是对锦盒感兴趣,官兵头子也壮起胆,提着刀就朝黄纪劈脸盖去。

    黄纪见状,无需出手,一把拉住身旁的方瑛。二人同时侧身躲开。官兵头子一个没刹住,林子里又这么黑。突然脚下一空,落至了一个滑坡。整个人直接掉了下去。

    “啊——”官兵头子惨叫一声,顺着滑坡而下过了许久,最后只听得不远处脑浆迸裂的声音——官兵头子的脑袋直接撞在了坡下的岩石上,当场就送命了。

    黄纪和方瑛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这官兵头子断了气,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悲可悲啊,为了这个盒子,搭了性命……”黄纪又轻声哀叹道。

    不过现在锦盒既然已经在手,黄纪便想立即打开,看看究竟是何物。然而就在这时,身下突然飞来一个身影,从黄纪的身边飞过。

    黄纪似乎是感到了不对劲,立马一手推开身旁的方瑛,谨记着起掌对了上去——飞来的身影先一步朝黄纪施了招,看样子像是要找自己麻烦。

    黄纪有些被动,两人对掌吃亏,自己身子微低,差点也摔了下去,好在他底盘稳,强行站住了。

    “黄纪哥哥小心——”方瑛在一旁见了险情,大声惊呼道。

    “黄纪?你是黄纪兄弟——”同一时刻,刚才飞过的身影转而发话道。

    这个声音再熟悉也不过了,等到该身影在黑林中站稳在了二人面前,黄纪和方瑛也认出来了,来的人不是苍龙又是谁?

    苍龙之前和胡夷狄二人在相府成功刺杀了宋连寻,随后苍龙便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天公山,与丐帮的人会和,现在正好碰见了偷偷前来的黄纪和方瑛二人。

    “瑛妹也在这里,怎么回事?”苍龙得知了黄纪和方瑛这两个“黑衣人”的身份,有些责备的口气问道。毕竟他一直担心方瑛的安危,方瑛出现在天公山,无疑便是黄纪带过来的

    黄纪知道自己瞒不过,略微歉意道:“对不起,苍龙兄弟,我知道带瑛妹出来很危险……但我也是想报答我的义父,才瞒着你们所有人来天公山帮忙。但是我又不放心丢下瑛妹一个人,所以也带她来了,对不起……”

    “就算真是这样,可瑛妹来这里也不安全!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万一瑛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苍龙情绪有些不平静道。

    “好了,你干嘛这么说黄纪哥哥?”还没等苍龙说完,方瑛一把挡在了黄纪的面前,反过来斥责苍龙道,“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丢下我,自己去跟那个什么‘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办什么事情……”方瑛一边发火训斥着。一边喘着气,眼神一直责怪地盯望着苍龙那具黑暗下冰冷的面具。

    这也是方瑛第一次发火,为了袒护黄纪,方瑛竟向苍龙训斥起来。苍龙也是被稍许震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方瑛如此的情绪。

    然而。关键时刻,还是黄纪抬手放下方瑛的臂膀,轻声安慰道:“好了,不要怪苍龙兄弟,他没有错,他一直都担心你的安危。才会这样说我……其实是我不对,我为了自己报答义父的私利,没有想到瑛妹你的安危,是我对不起……”黄纪也道歉了起来。

    苍龙听了,似乎也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好。稍许停顿了一会儿,苍龙的语气也缓和道:“对不起,我不该用这种语气说话,其实我自己私下去和胡夷狄办事,也是我的不对……”

    听到这两个自己都心有情感的人如此说完,方瑛也觉得自己刚才太激动了,于是她也低头缓和道:“我错了,我不应该对苍龙哥哥你发火……”

    “要是我不陪胡夷狄去刺杀知府。就不会丢下瑛妹你不管,终归还是我的错……”苍龙继续低头道。

    “你说你去干嘛?刺……刺杀知府?”黄纪听到了苍龙的话,不禁担心道。

    于是。苍龙和黄纪纷纷讲述了自己遭遇的境况……

    “原来如此,胡夷狄把所有的罪名全加在了他一个人身上,好让我们以及丐帮的人脱离关系是吗……”知道真相的黄纪不禁感慨道。

    “是呀,也正是因为这次行动,我知道了今晚在天公山上发生的一切。听黄纪兄弟你刚才说的,丐帮的人已经成功了是吗?”苍龙也应声道。

    “是呀……”黄纪端起手上的锦盒。继续道,“我们一路追来。就追到了这个玩意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好像那些官兵挺看重的样子,金银财宝都丢了,这玩意儿还捧在手上……”

    苍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灵机一动道:“你把那玩意儿给我看看——”

    黄纪看也没看地就将手上的锦盒交给了苍龙。

    苍龙不由分说地打开了锦盒,里面很空,只有一张折叠几曾的图纸。苍龙拿出图纸,慢慢将其粘看,透过乌云缝隙的月光,模模糊糊看到了侧边的几个大字。

    “这是——”苍龙见到了字样,不由惊呼道,“这就是‘潼关边防图’!”

    “潼关边防图?这不就是苍龙兄弟你刚才说的……”黄纪听了苍龙的叙述,不禁应和道。

    “潼关边防图果然在这里——”苍龙收回了图纸,略微的兴奋道,“怪不得这些官兵这么看重,原来失踪的潼关边防图,居然真的就藏在这次的交易勾当中……”

    “现在该怎么办,我义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黄纪继续道,“还有其他那些逃跑的官兵,他们刚刚往岔路口另一边逃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去追……”

    苍龙想了想,将图纸放回了衣服的口袋中,随即对黄纪道:“这样,虽然葛帮主他们计划成功了,但这里还并不能说绝对安全……黄纪兄弟,你现在立刻带着瑛妹回去,离开天公山——”

    黄纪想了想,这回点头答应道:“嗯,放心吧,这回我绝对会保护瑛妹的安全——”

    然而方瑛却有些不太放心,她用担心的眼光望了一眼苍龙,又提道:“可是苍龙哥哥,我们现在回去,你呢?”

    苍龙回头望着山上的岔道儿,坚定地说道:“潼关边防图到手,蒙元朝廷的阴谋尽散,暂时是没了这方面的担忧……我现在就去追剩下的那些逃兵,看他们还会有什么企图……”

    黄纪见状,也担心道:“你一个人真的不要紧吗?”

    苍龙微笑着道:“放心吧,我也不和他们真动手,只是跟过去看看情况,过一会儿就回去……”

    方瑛想了很久,随后又抬头对苍龙道:“苍龙哥哥,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红云姐姐还在家做着饭,等我们回去吃呢……”

    一提到红云,苍龙心中又突起一股短促瞬间的莫名感觉。苍龙望着方瑛,微笑着回答道:“放心吧,瑛妹,你在家乖乖等着,办完了事儿,我立马就回去——”

    说完,苍龙转身施展轻功上山而去。

    而方瑛这边,用不舍的眼光望了一眼苍龙,随后便同黄纪一起下山离开……(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