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交易波澜 上
    戌时时分,天公山上乌云遮月,深林之中尽显神秘阴森。偶尔传来几声冬夜寒虫凄鸣,寂静的夜林些许杀气,或许预示着今晚的天公山注定不平静……

    正说当时,黑夜下的从林偏僻处,传来穿梭林间的脚步声。映着黑夜林下惨淡的星光,几十个黑衣人疾迅而过,如同黑夜闪电下的幽灵一般,透出寒光一样的令人畏惧的气息……

    穿梭的林叶“沙沙——”作响几声,最前面的领头人突然停了下来。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后面的人也停下脚步。

    “白燮师兄,我们来这个地方干什么?”后面的黑衣人见领头人停了下来,于是也停下来问道。

    那个叫白燮的黑衣人扯开自己的黑色面罩,露出狰狞的面容——此人正是之前在兰香庭院救走偷袭黄纪的何桐的诡异之人,名白燮,也是鬼王师的得力手下之一。如此看来,白燮便是这鬼王师四位徒弟的最后一位,而且似乎鬼王师的人也混进了这次官贼交易的事件中。

    白燮停下来望了望天公山的四周,随即用阴冷的口气道:“之前我们的人在居明城的官府有卧底,今晚官府的人会和这里的强盗有一笔见不得人的勾当……”

    “可是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后面的人又问道。

    “我们自然不去理会那些官贼勾当,我感兴趣的只有……”白燮继续冷冷道,“我私下已经知道了。丐帮的人今晚会出来搅和这场交易,如果真是这样,我想身为葛帮主义子的黄纪或者是与丐帮关系甚好的苍龙都会出现吧……师父虽然没有下达任务指令。但是既然要抓方瑛,即必须首先得和在她身边的黄纪和苍龙与之一会,日后免不了要和他们多有交手……”白燮一边说着,一边拔出腰间的短剑把玩。短剑在惨淡的夜光下,折射出令人畏惧无比的寒光。

    “可是……白燮师兄你真的确定,他们二人今晚回来?”后面的人继续问道。

    “一定会来的……”白燮眼神充满杀气道,“我真的很想见识见识。这两个人的真正本事,以及……检验我的成果,看我是不是真的够资格打败他们两个……”

    “那白燮师兄你……要怎么做呢?”后面的人又问道。

    白燮抬头望了望前方。看见山的前方似乎有一座废弃的小寺庙。白燮想了想,嘱咐自己的手下道:“既然丐帮的人会搅和这场官贼勾当,那交易的现场一定会大乱,届时肯定会有人趁乱逃走。我们可以利用他们诱使黄纪或是苍龙现身……你们先在这里做好埋伏。我再把他们引过来。如果他们还敢追过来,我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说话间,白燮眼神凶神一变,手中的短剑用力一挥,身前一道寒光伤过,前方一颗大树的树枝被悉数劈落,随着“吱吱——”几声,几只冬鸟受到惊吓飞离树梢……

    于是。白燮嘱咐了手下在原地埋伏待命,自己则只身一人前往前方的寺庙……

    天公山的小寺庙十分的破旧。看样子像是废弃了很久。寺庙的面积还不小,到处都是破碎的佛像以及满尘的蜘蛛网。与其说是参拜的寺庙,倒不如更像是鬼宅一般,在寒冬乌云露隙的月光之下,更显凶相几分。

    白燮身着黑色的披风缓缓走过,他的披风覆盖全身,黑得神秘甚至让人害怕,谁也猜不出下一刻他的披风里会出现什么。之前苍龙和黄纪与其交手过的何桐、仇如心和周兴通三人,都是武功怪异不俗的神秘高手,鬼王师四徒的最后一位白燮,号称是四位弟子中武功最高的一位,如此披风之下,却显得最为低调,但也最令人害怕。狰狞的面孔,杀气的眼神,阴凉的话语,诡异的披风,如同一个鬼神游历阴间,世人看了无不心皆胆寒。

    白燮走到寺庙前,抬头望了望寺庙破碎老旧的牌匾。“泉王庙……”白燮口中念叨着牌匾上带着裂痕的三个大字,冷笑着道,“‘天上泉之水,人王不可亲,唯命鬼神路,夺定阳岁行’——哼,这地方,倒是挺适合我‘鬼徒’白燮的居地,我就在这等候大驾罢了……”

    说完,白燮一个迅影的身法,窜进了阴森森的泉王庙,便不见了身影,再也没有出来……

    话说在乌云蔽月的天公山另一头,还有两个身影正在摸索前行……

    “这天公山怎么这么黑啊,路都看不清……”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一边赶着山路,一边抱怨道。

    “嘘——”他旁边的一个黑衣男子立刻提醒道,“瑛妹,小声点,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原来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用计得知今晚计划的黄纪和方瑛二人,两人换了黑衣人的行头,偷偷摸着夜色上了天公山,如今来到这半山腰之地,却是不见其他人影。

    方瑛毕竟从没亲临过偷潜危险的场地,有些不解道:“奇怪,不是说今晚官府的人会和强盗团伙在这里分赃吗,怎么一个人都没看到?”

    黄纪站在方瑛身前,并示意蹲下来道:“傻瓜,分赃可是十分隐蔽的事情,为确保万无一失,他们肯定会非常小心。即使这里现在没什么人,但他们也会步步小心,不会轻易露头……”

    “那我们在这儿干嘛?”方瑛又问道。

    “我们只需要等——”黄纪伏在草丛处,悄言道,“毕竟我们是局外人,我们可不能轻易露头……我想义父他们一定也是一样,丐帮的弟子应该已经在某处埋伏好了,只等交易的双方出现……”

    “还要等多久?这里好冷啊……”方瑛蹲在草丛间,有些哆嗦道。“这夜行衣也真是单薄,那些想抓我的鬼王师的人,大冬天就穿这个衣服。他们也不遭罪?”

    黄纪见方瑛有些哆嗦,顺手一只手抱住道:“没事,暖和一下就不冷了……”

    被黄纪突然抱着,方瑛不禁脸一红,不过好在黄纪只是一只手搂住自己的肩膀,并没有过多的行为,方瑛这才稍稍安了心。不过心跳依旧是加快。

    黄纪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太不“检点”,平时和大男人打交道管了,他也没有太在意男女之间的关系。顺手就搂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了,这才明白方瑛一个女孩子被自己这样搂着不好意思,黄纪自己也有些脸红了,但是手却像是被粘住了一样。搂在方瑛肩上半天没有移开。整个人呆住了。

    不过黄纪的手没有离开,方瑛也没有动身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两个人似乎是同时怔住了,脑中一片空白。这样也倒是极好,比单个挨冻要好受……

    黄纪和方瑛二人就在这里等,等了许久,却依旧是没有动静出现。方瑛有些不耐烦了。小声问道:“是这里吗?戌时一刻早就过了,怎么还不见半个人影。会不会是我们来错地方了?”

    “绝对不会错的——”黄纪悄声肯定道,“之前瑛妹你不是在信上看清楚了吗?我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天公山的条条道儿道儿我都理得清,不会错地方的……”

    “可是等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一个人,好歹也发出点声响啊……”方瑛嘟嘴道,“交易双方都不出现,总觉得不对劲……”

    “他们应该也是在等……”黄纪又悄言道。

    “等什么?”方瑛小声问道。

    “在等状况……”黄纪继续道,“我在想,他们虽然定时是在戌时一刻,但为了保险起见,应该会晚时确定周围一切无异常状况才会现身……”

    “你就这么了解?”方瑛又问道。

    “我也是猜的……”黄纪答了一句,随后又对方瑛道,“对了,我可提前给你说好了,这件事情本来就很危险,你的一切行动都得听我的。要是让苍龙兄弟知道我带你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肯定又会责怪我……”

    “哎呀,我知道我知道,苍龙哥哥那个死木头,除了完成任务,什么都不会……”方瑛先是抱怨了一句苍龙,随后头靠在黄纪的肩膀上,轻声道,“哎呀,我有些小累,想睡一下……”

    “喂喂喂,这里睡着的话会冻着的……”黄纪先是耸了耸肩,随后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立刻加大力度道,“喂,醒醒,有动静了……”

    方瑛听到后,立刻直起身,环望着悄言道:“哪儿呢,哪儿呢……”

    “嘘——”黄纪又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随后用食指指向前面一棵大树底下……

    果然,前方似乎是有轻微的动静,乌云露出缝隙,寒月映下的树梢下,忽地传出几声怪异的声响。

    “这是什么声音?”方瑛不禁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官贼碰头的暗号吧……”黄纪猜测道。

    不过黄纪猜得的确不错,没过多久,几十号人影突然出现在了树下,看样子刚才的声响,像是确定了周围没有危险,双方出来碰头。

    “人也不少嘛……”黄纪大致数了数人影的数目,悄声道。

    又过了一会儿,前方顿时明亮了起来——几十号人同时点燃了火把,漆黑的树林一下子通亮起来。

    面孔逐渐清楚,从山下上来穿着特殊统一服装的,就是今晚龙长官派来天公山接货的人手,而另一方的人,自然就是这些天以来丐帮没少打交道的众强盗了。

    只见双方的语言并不是很多,也许是为了保险起见,效率办事。双方只见有几箱贵重的东西,十几个强盗从板车上费力挪下来,可见箱子里面的东西除了金银不会有他物。不过这其中有一个掌心大的小锦盒,拿起来不费力,和那几箱金银混在一起,不知是何物。而众强盗搬下这些东西后,纷纷打开了箱子,里面确实是搜刮抢劫来的银两不假,唯独那个小锦盒没有被打开。

    官兵这边。带头的人问道:“那盒东西是什么?”看样子,他也和黄纪方瑛有着同样的疑惑,不明小锦盒内究竟何物。

    强盗头子轻轻一笑。随后道:“这个东西使我们偶然得到的,听说朝廷的人派人下来巡视这一带,这东西说不定有用。如果你们宋大人拿不到这东西,让他落入了朝廷上头的手中,可能宋大人的人头还会落地,我们之间也会断了发财路……”

    “这玩意儿这么重要?”官兵头子又问道。

    “那是当然……所以说,金银财宝东西好说。这玩意儿可是千万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强盗头子又笑着道。

    “那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官贼之间的对话,黄纪还是听清楚了十有**,他自己也在关心那个小锦盒里的秘密。

    方瑛这边可是无所事事。小声问道:“黄纪哥哥,现在我们怎么办?”

    黄纪没有立即回答,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事事……

    双方的罪恶交易正在进行,赶来的官兵利索地将几大箱金银搬上了车。唯独那个小锦盒官兵头子自己拿着。他知道这是关系到知府大人人头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敢断然打开,然而他并不知道,知府宋连寻此时已经在居明城府下,成了胡夷狄的刀下鬼……

    “快走吧,趁着天黑,不要让其他人发现了……”强盗头子见交易完成,又对官兵头子道。

    官兵头子点了点头,随机发出暗号。命令全队撤离……

    “嗖——”“啊——”突然,一根木棍不知从何处如尖刀般飞了过来。正中一个强盗的颈部,黑夜中一声惨叫后,该强盗当场毙命。

    “糟了,被人发现了,肯定是丐帮的人——”强盗头子此时什么也不顾了,大声喊道。

    “宵小鼠辈都往儿哪儿跑——”正在这时,从天而降一个七尺大汉,声音雄浑地喊道。紧接着就是一阵龙吼发出,一道遁地巨龙冲下——降龙十八掌即出,飞至之人除了丐帮帮主葛威还会有谁。

    葛威出马,在场所有盗贼全部惊慌失措,不过多久,从丛林几侧窜出众多丐帮的弟子——看样子他们一早就在这儿埋伏好了,就等瓮中捉鳖。

    “是义父——”黄纪见了眼前的场景,兴奋道,“他们成功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方瑛还蹲在草丛里,吧不敢探头地悄声问道……

    “快,快把火把熄灭——”逃跑的官兵头子见交易勾当被丐帮的人发现了,立即命令手下的士兵道。

    很快,乱群之中,前来的官兵几乎同一时间灭掉了火把,他们去向的下山路一下子变得漆黑。而丐帮的人正将注意力集中在束手无策的众强盗这边,逃跑的官兵灭了火把,一下子就从丐帮众弟子的视野中消失了。

    不过官兵的举动,躲在一侧的黄纪倒是看得一清二楚。黄纪眼神一定,拉着身边的方瑛道:“起来,跟我走——”

    “什么?啊——”方瑛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黄纪一把拽走,直奔往官兵偷偷下山的方向……

    官兵头子带着手下摸黑下山,一行人又带着金银箱子,速度极为缓慢。官兵头子想了想,又望了望自己手上的锦盒,想到如今唯一值命的东西只有手中这个锦盒,于是他又继续命令道:“把车上的东西全部扔了,徒步下山——”

    头领的命令众人不敢不听,随着板车被推到的“轰隆——”几声,所有官兵立刻减轻了不少负担,继续跟着头领跑路……

    而黄纪和方瑛就紧紧跟在后面,官兵前手刚丢了车,黄纪这边就跟上来了。他看了看山下正在逃亡的黑影,对方瑛道:“我们继续追,那个神秘的锦盒一定还在那个官兵头子的手上!那个盒子那么神秘,里面的东西一定不简单……”

    方瑛没说什么,毕竟之前就认定了所有的一切都听黄纪的。黄纪再一次赶路下去,方瑛也只好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