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二十章 刺杀行动 上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哈哈人高马大的,挤在最前面,结果一进房门,就被臭气熏个正着。

    黄纪和方瑛二人回头一笑,黄纪更是笑着道:“看来这‘乌黄丸’的用量确实大了点,待会儿得敞开房门,把臭气扩散出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红云也走了过来。她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径直想要走进炼药房。

    还没等走进,红云看着“嘻哈三兄弟”一脸怪相地站在门口,以为他们又在搞什么鬼名堂,于是板着脸问道:“你们三个在干嘛,杵在这儿作甚?”

    “嘻哈三兄弟”都没有回答,他们每次见到红云这样板着脸的神态,也是不知道怎样回答。终于,嬉皮还是忍不住道:“红云姑娘你……又过来干嘛呢?”

    “拿柴火啊——”红云大声道,“厨房里没柴火了,我过来药房这边看看……让开——”红云一边说着,见着哈哈那么大的身板把整个门都挡住了,于是一把推开道。

    哈哈也不敢拿红云怎么样,一开始还站在门口处一愣儿一愣儿的,这会儿他也没想到,红云哪来这么大力气,一把就把自己给推开了……

    “啊——”然而,就在红云进去的一瞬间,臭气全部袭来。红云自己也是没想到,就这样被闷了一棍子,整个人差点都被熏昏了。

    “怎么这么臭,里面在搞什么?”红云被臭气“逼”出来后。捂着鼻子大声问道。

    方瑛见还没来得及告诉红云,就让红云也吃了一招,不禁笑道:“呵呵呵。对不起了红云姐姐,没提前告诉你,我和黄纪哥哥待会儿去处理……”

    “真是的,今天尽碰上这些倒霉的事情……”红云又随口抱怨了一句。

    黄纪想了想,回归正题道:“对了瑛妹,你刚才看到信件的内容,知道我义父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了吗?”

    方瑛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于是立刻点头回应道:“嗯,知道了——丐帮的人的确是暗中查出了官贼勾结的证据,今晚戌时一刻。官府的人会和之前的盗贼团伙在天公山一带接头,届时丐帮的人会在那里埋伏,准备一锅端了他们藏匿及及交易赃款的据点。现在已经是酉时时分了,我想现在丐帮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怪不得薛叔叔和常长老走得这么急……”黄纪托着下巴考虑了一下。随即道。“想要帮助我义父处理这件事情,机会只有今晚。看样子,我也无比得去天公山一趟了。”

    “黄纪兄弟你要去天公山?”红云听到二人的对话,不禁问道。

    “嗯——”黄纪肯定地点头道,“虽然潜入交易地点危险重重,但是我恐怕也只有这一次帮义父的机会了……”

    “可是黄纪兄弟你走了,苍龙大哥又不在,谁来照顾瑛妹啊?”红云又问道。

    “这……好像也是个问题……”黄纪听了红云的话。也有些开始犯难起来。毕竟现在鬼王师的危险还没有消除,苍龙和黄纪必须至少有一个人在方瑛身边保护她才行。现在苍龙不在。如果黄纪在一走了之,那方瑛就比较危险了。

    方瑛忖度了一会儿,随即对黄纪道:“我有办法……不然黄纪哥哥,你带我一起去吧?”

    “你说什么?”黄纪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方瑛继续道:“既然我不能离开黄纪哥哥你或是苍龙哥哥,黄纪哥哥你又那么想帮助你的义父,那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可以——”黄纪听了,立刻阻止道,“今晚天公山一定危险重重,说不定还免不了血战,瑛妹你陪我去的话,肯定会不安全的……”

    “可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会更不安全的——”方瑛向黄纪投去祈求的目光,温柔地说道,“我相信黄纪哥哥你,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瑛妹……”看着方瑛楚楚动人的眼神,黄纪似乎是有些心软的意思,发呆和静想了好一会儿,黄纪松口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事先说好了,我带你去,你一切都得听我的,否则到时候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方瑛听了,高兴地一把搂住黄纪道:“太好了,黄纪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黄纪一下还有些不适应,没想到方瑛竟会这样地主动热情。佳人主动投怀送抱,黄纪还是头一回,被方瑛紧搂着,脸都红了大半。

    红云听了二人的商议,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她眼神稍稍一皱,似乎心中有什么想法……

    方瑛松开黄纪后,黄纪咳嗽了两声道:“咳咳——我想好了,这次带瑛妹你去天公山,必须得乔装打扮一下才行……正好昨天我还保留着鬼王师部下的那些黑衣人的夜行衣,待会儿我们两个人换上了,这样晚上行动要安全些——”

    “嗯,我都听黄纪哥哥的——”方瑛又继续笑着道。

    红云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往药房里面走去。

    嬉皮见了红云刚才被臭气熏出来,现在又要进去,不禁问道:“红云姑娘,你……还进去干什么?”

    红云瞥了嬉皮一眼,调侃道:“当然是拿做晚饭用的柴火了——不然呢,炼药啊?”

    “你……不怕臭啊?”嬉皮又吞吐地问道。

    红云见嬉皮问这问那,双手叉腰道:“那怎么办?我不去拿柴火,不然你们晚上饿肚子?”

    嬉皮见红云都“这样”的神情了,便没有再问下去了。而红云也进了房间,没有再去理会“嘻哈三兄弟”……

    黄纪抬头望了望天,又对方瑛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得赶紧行动了,完了可能就来不及了。衣服就在药房里,刚才我也给薛叔叔他们看过了。待会儿瑛妹你也挑一件穿上吧——”

    方瑛点了点头,随后和黄纪一起,也准备进药房。

    正巧这时红云拿着柴火出来了,准备送往厨房。红云见着黄纪和方瑛准备“行事”,想了一会儿,还是对他们说道:“我待会儿要出去买菜,晚上菜不好买。可能晚点儿回来……不过最要紧的还是你们两个人,天公山上官贼碰面,一定危险重重。说不定还有鬼王师的人在暗中监视你们,你们自己可要万加小心——”

    “放心吧,红云姑娘,我会保护好瑛妹的——”黄纪自信地说道。

    方瑛见了。也跟着道:“是呀。红云姐姐,你就在家做饭等我们回来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红云慢慢地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向黄纪和方瑛投去一丝担忧的目光。快速把柴火送回厨房后,红云也离开庭院,出去买菜去了……

    进了药房,黄纪和方瑛很快就换上了夜行衣。然而,换完衣服后。黄纪似乎是略有疑惑地望了望地上的衣服,不经意说道:“奇怪了……”

    “怎么了吗?”方瑛看见黄纪一脸地疑惑。不禁问道。

    黄纪望着地上的数十件夜行衣,独自疑问道:“昨天我收了这些黑衣人的衣服,数字也记得很清楚,怎么今天少了一件?”

    “啊?”方瑛也没想到黄纪这个时候还在注意这个,随后她又道,“应该是黄纪哥哥你记错了吧,这么多的衣服……”

    “我绝不可能记错,昨天加上今天,我数过三遍,之前一直没错,而今却少了一件衣服……”黄纪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刚刚我给薛叔叔他们看衣服的时候,薛叔叔拿走的……不可能啊——薛叔叔要拿的话,不会不告诉我,他离开的时候也么看见手上拿着衣服。何况丐帮里面又不是没有夜行衣,如果他们今晚行动需要夜行衣的话……难道说,今天白天有外人闯进来过?”

    “如果有外人闯入,黄纪哥哥你一天在家,怎么可能没注意到?”方瑛也跟着分析道。

    “我今天一直在后院照顾妮妮,要说有外人闯入我没注意到,也不是不可能……”黄纪闭眼静思道。

    方瑛见这个关头黄纪还在想这个问题,于是立刻提醒道:“好了,别忘了今晚的要事,衣服少一件就少一件呗,又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

    黄纪点了点头,轻声道:“嗯……希望真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随后,黄纪和方瑛二人换上夜行衣,和“嘻哈三兄弟”交代好,要他们和待会儿买菜回来的红云好好守家,等他们回来,然后二人便迅速离开,准备夜里前往天公山……

    冬日的白昼短促如隙,戌时还未到,天已经黑了下来……

    今夜的居明城相府,人影攒动不止,由于今夜的风较大,守卫的火把在寒风中剧烈地摇摆。卷起的寒风,跳动的火焰,预示着今夜的相府不会平静……

    居明城的相府和别的地方有些不太一般,知府寝室即在城楼之上,楼下的阶梯更是有众士兵严加把守。毕竟是边关之城,古时候的边关常会面临外侵之地,虽然现在蒙元朝廷的边关之地还未燃及过多战火,但是这一习惯几百年来还是保留了下来……

    而今天知府的士兵也和往日不太一样,各个都摆出严肃无比的面孔,阶梯上不时传来整齐有序的步伐声,给人以阵阵的压迫感。而在相府的房间,今夜的灯火也没有往日的通亮……

    相府房间之外,之前巡视过地牢的龙长官,此时此刻正在城楼之上调集一队人马,似乎是在嘱咐着什么事务……

    龙长官在寒风中大声道:“今夜你们便去前往天公山,与那些强盗犯的人会和。记住——钱财到手后,就赶快离开天公山回到相府。如果半途中有丐帮弟子前来阻拦那些强盗犯,你们就谎称同样是来天公山搜捕犯人的,清不清楚……”原来,这是龙长官正在和自己的属下交代今晚去天公山与强盗犯碰头分赃的事务……

    龙长官交代完事务后,那堆人马便开始快速行动,前往天公山而去……应付完了自己的部下,龙长官即刻回头去敲相府房间的房门。

    “进来——”里面传出了相府宋连寻的声音。

    “大人——”龙长官进了房间,蹑手蹑脚地关上了房门,随后道,“那些人我都已经交代好了,准备去应付那些强盗犯……不过大人,您今晚真的要离开吗,不等这剩下回来的钱财?”

    只见宋连寻正在慌忙收拾着行李和包裹,像是要偷偷离开这里,准备逃往什么地方。宋连寻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随即道:“小声点,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了……”

    宋连寻慢慢走到龙长官的面前,悄声道:“你不知道,刚刚接到关内的消息,蒙元朝廷的人,派河南的官员来这里巡查了。我如果再不走的话,可能就人头不保了……”

    龙长官听了甚是纳闷,不禁问道:“大人,您可是堂堂居明城的首府,虽然官职不算太大,但好歹也是堂堂正正的官,您怕什么?”

    宋连寻贼眉鼠眼地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继续悄声道:“你不知道,我在河南那一带得罪了不少官府的人。如今他们来巡视,万一查出了我和盗贼勾结搜刮民财的事情,还不要了我的命?搜刮民财是小事,关键是勾结盗贼,如今朝廷战事不断,现在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和强盗勾结,脑袋肯定不保——放心,我只是出去多两天避避风头,等那些不负责任的官员潦草巡视一番离开后,我再回来……今晚换回的那些钱你先帮我存好,等我回来再处理。放心,龙长官,只要你帮我掩过这一出,到时候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龙长官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见自己也可以趁此捞到不少的油水,也是露出了鄙夷的笑容……

    大约过了一刻,伴着夜色的笼罩,龙长官带着经过些许乔扮的宋连寻偷偷出了房间。为了不让门外守卫的士兵怀疑,宋连寻还是让房里的灯火亮着。

    由于龙长官经常出入相府楼上楼下,所以他神户跟着什么人,这些守卫的蒙元士兵也是见怪不怪;再加上今夜风大,很多守卫又都是望着城楼下方的情况,即是背对着相府的房间,因此后面有什么细微的声响,他们也很难注意到。而正是借着夜里寒风的庇护,宋连寻跟着龙长官成功下了城楼,离开了那些守卫的视线……

    “太好了,终于安全出来了……”宋连寻对龙长官道,“龙长官,本大人这就出去躲几天。放心,等过了这一遭,一定少不了你龙长官的好处——”

    “是是,小人多谢宋大人……”龙长官又露出奉承和狡黠的笑容道。

    “这下子安全了,蒙元朝廷就算派人过来,也不会找到我……”宋连寻还在自鸣得意道,“哼,现在这些朝廷的官员都不负责任,过来巡视也只是应付几下,只要过了这一出,一切都可安之大吉……哼哼,脑袋保住了,以后可就是源源不断的发财路了……”

    “是吗?”突然,宋连寻和龙长官的身前,出现一个男子的声音。

    宋连寻和龙长官同时吓了一大跳,因为到目前为止,宋连寻要“躲避”的事情,还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二人同时向前望去,只见伴着夜色的朦胧,一个身背长刀的身影挡在了二人的面前。由于夜色的笼罩,二人只能看见这个人的身影轮廓,无法看清面容。

    “什……什么人?”龙长官吓得拔出了大刀,两手发抖地问道。宋连寻更是吓得一句话都不敢再说,迅速躲在了龙长官的身后。

    “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来者正是胡夷狄,夜色伴着月光逐渐明亮,一个全身披满挂刀、身背长刀的关外汉子,毅然挺立在了二人面前……(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