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歪瓜伎俩
    兰香庭院内……

    天色逐渐变暗,方瑛一边在后院照顾着妮妮,一边担心着还未归家的苍龙。黄纪突然出现在方瑛身边,蹲下身来一同照顾着妮妮,并关心道:“瑛妹,刚才吃了药,现在身体好多了吧?”

    方瑛轻轻点了点头,腼腆回答道:“嗯,现在身子基本上恢复了,谢谢你,黄纪哥哥……”

    黄纪看着方瑛眼神还是有些踌躇不定的神态,心想着她一定还在担心苍龙的情况。想到这里,黄纪也安慰道:“瑛妹,你不用太担心苍龙兄弟了,他武功那么高,就算碰到了鬼王师的人,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我不是担心这个……”不等黄纪说完,方瑛继续道,“我是在意他和胡夷狄的事情……胡夷狄说,居明城一带盗贼猖狂不止,很有可能是官贼勾结,这就和葛帮主对黄纪哥哥你说的一样。鬼王师的人倒是不怕,但是苍龙哥哥要去面对的,可是蒙元朝廷的人,万一得罪了朝廷的话……”

    黄纪想了想,似乎是看出了方瑛的心思,随即又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想让苍龙兄弟一个人去面对这么危险的事情,想要替他分担……但是苍龙兄弟之前也交代过了,他可不会让瑛妹你牵扯进这个事情里来,所以他才会赶回来把瑛妹你放在我身边。”

    方瑛顿了顿,又暗自抱怨道:“我知道苍龙哥哥为了我好,可是……可是我不想整天就像个傻瓜一样。天天糊里糊涂地被你们保护着。我也想和你们一样,见识江湖的多样,和你们一起分担。即使这些会有危险……”

    “是是是,所以之前我不就和你商量好了对策吗?”黄纪转变表情道,“义父对我也是一样,表面上答应了,其实心里还是不愿让我管这件事情。可是我就偏不听他的,他不要我管,我还管定了——调查官贼勾结一事谁不会啊?我黄纪自有办法弄清楚……”

    “可是黄纪哥哥你之前想的那办法也太……也太……噗噗——”方瑛想到午饭时候黄纪给自己出的主意。又不忍偷笑出来。

    “笑什么,这还不是我从之前的一个朋友身上学来的——”黄纪也跟着笑道。

    “什么朋友?”方瑛好奇地问道。

    “是我在汴梁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黄纪回忆着说道,“她叫陆菁。是陆府的大小姐。虽然是大家闺秀,但却是古灵精怪一个,经常会出些整人的鬼点子。和她在一起混久了,有时候性格偶尔也会变得和她一样……”想到陆菁曾经整人的一些鬼点子。黄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啊。原来你之前也和别的女孩子混得这么好……”方瑛听了,略带醋意地说道。

    “行了行了,待会儿薛叔叔他们来了,我们就依计行事——”黄纪说道,并扶着方瑛起来,准备实施计划……

    天色渐暗,酉时亦到,又该到了晚饭的时间。但是因为黄纪家这些天事情不断。家里的菜也不多,就算有个厨艺拿手的红云在。也是丝毫没有办法。红云想了想,决定出去买做饭的食材回来。

    然而一出厨房,就看见“嘻哈三兄弟”在门口蹑手蹑脚。红云似乎是知道他们的意图,于是板着脸道:“你们几个,是不是又要到厨房偷吃东西?”

    “嘻哈三兄弟”见自己三人的行径又被红云逮个正着,站在原地装傻着笑了笑。嬉皮抓了抓后脑勺,扯开理由道:“哪儿有?我们只是到厨房里来看看……”

    “看什么?”红云继续板着脸问道。

    “看看……”嬉皮眼珠子愣了半天,最后突出字语道,“看看有什么可以帮红云姑娘你的……”

    红云轻声一笑,闭眼道:“我还需要你们帮忙?我现在要准备晚饭的食材,你们会做饭吗?”

    “嘻哈三兄弟”愣是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好,红云知道他们“无言以对”,叹气着摇了摇头,随后又道:“我待会儿要出门去买菜,在此之前,我得看看厨房里的东西是不是都到位了……”说完,红云走过三兄弟的身边,准备去其他的房间。

    正在这时,庭院门口进来了两个熟人——定眼望去,是薛飞痕薛前辈和丐帮的常风长老。

    “薛前辈和常长老,他们这个时候来这里干什么……”红云疑惑地望着二人,心中暗道。

    薛飞痕和常风二人神情十分严肃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他们的手中还拿着疑似重要信件的东西,看样子这信件像是什么绝密文件,不想让外人知道,所以二人才会挑这隐蔽的兰香庭院来商量事务。

    正巧这时,黄纪也从后院赶了过来,不过并没有见到方瑛。黄纪见到了薛飞痕和常风二人,笑着打招呼道:“诶,薛叔叔、常长老,你们二位这个时候来这有事吗?”

    “哦,是纪儿啊,你义父那里有了新情况,我和常长老两人特来此地秘密商谈——”薛飞痕一本正经道。

    “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黄纪又问道。

    “没、没什么……”薛飞痕随便答应了一声。

    薛飞痕捏紧手中的信件,心中暗暗道:“这次是官贼勾结的发现有了新进展,葛兄特意强调我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纪儿……”

    黄纪没有继续问话,眼睛不经意瞟到了薛飞痕手中的信件。

    薛飞痕想了想,望了一下门口一旁的房间,随后对黄纪道:“纪儿,那个房间空着对吧?我和常长老在那里商谈事务,你不要让闲杂人等进来,知道吗?”

    “知道了——”黄纪笑着点了点头,笑容中带着一丝“怪异”……

    薛飞痕和常风很快进了房间。房间不大,除了大门,只有一个稍微破旧一点的窗户。房内有一张桌子。薛飞痕和常风坐在桌前,表情严肃地望着手中的信件。

    薛飞痕瞟了一眼,确定房内没有异常后,拆开了信件,并将信平铺在桌上,与常风二人共视之……

    “常长老,你看——”看完了信件的内容。薛飞痕神情严肃道,“今天下午,潜入地牢的杨进康和鲁共生两位弟子已经查明了情况。居明城的确存在官贼勾结的暗中交易。今日戌时一刻,在城外的天公山上,官府的人和那些强盗犯又一次碰头,届时将是他们藏匿赃款的地点。”

    “哼。这居明城的狗官宋连寻胆大包天。居然为了横发战争财,与强盗勾结,弄得民不聊生,还把我们丐帮的人蒙在鼓里……”常风先是泄愤了一句,随即拍着桌子道,“今天戌时一刻……现在已经是酉时了,如果要有行动的话,说不定官府的人已经开始派人赶往天公山了——”

    房内正说着。门外突然有脚步声。薛飞痕和常风二人还以为是有人在偷听,立刻闭上嘴。前去打开房门。

    然而,门外并没有人偷听,之所以有脚步声,是因为黄纪正好进了这间房旁边的一间屋子。

    “纪儿——你在这里干什么?”薛飞痕见了是黄纪,不禁问道。

    黄纪似乎是在搬什么东西,他侧头望着薛飞痕,装傻地说道:“没什么,只是帮瑛妹熬制解毒的药罢了。这里是药房,刚好就在你们房间的旁边,我有什么办法?”

    薛飞痕见到原来只是黄纪到隔壁房间炼药,于是摆了摆眼道:“真是的,我还以为……行了,你在旁边炼药,动静可小点——”

    “嗯——”黄纪依旧是做出傻呆呆的表情点头道,然后搬着东西进了隔壁房间。

    薛飞痕和常风见相安无事,立刻又回了房,重新关上了房门。刚才的信还在桌上,薛飞痕继续和常风讨论起来:“常长老,你看看,葛兄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常风想了想,斩钉截铁道:“事不宜迟,我必须马上把这件事情告诉帮主。如果不出意外,以帮主的性格,今晚一定会派众多弟子,赶在戌时之前去天公山埋伏,我这就准备去禀告帮主——”

    “嗯,现在离戌时也不远了,我们得动作快点——”薛飞痕点头道。

    正商讨着,忽地,房间里不知从哪儿飘来了一股怪异的气味。很快,该气味一下子弥漫了整个屋子。

    说是怪异吧,这气味实在是有些……有些——太臭了。薛飞痕和常风还没有反应过来,马上捂住了鼻子。

    “哇——”薛飞痕捂着鼻子道,“什么东西,这么臭?”

    常风也是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挥舞着房内的空气,随后指了指隔壁的屋子道:“不会是你的义侄儿在搞什么东西吧?”

    薛飞痕想想也是,由于屋子里太臭了,两人来不及顾得收拾东西,立刻开了房间的房门,跑到了隔壁的房屋。

    果然,黄纪炼药的屋子冒出阵阵浓烟,不问清楚,还以为是屋子里着火了。

    “砰砰——”薛飞痕捂着鼻子,敲着黄纪的房门,大声喊道:“纪儿,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黄纪听到敲门声,立刻开了门。“吱——”房门一开,一股臭气熏天的味道扑鼻而来,正中薛飞痕和常风。

    虽然薛飞痕和常风都是堂堂的武林高手,但是面对臭气扑鼻,他们也是毫无办法。果然,黄纪也是捂着鼻子出来,一副吊丧的样子出现在薛飞痕和常风面前。

    “你到底在干什么?”薛飞痕又捂着鼻子问道。

    黄纪用惨惨的口气缓缓道:“我在炼药啊,但是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错,变得臭气熏天的,不信你们进来看——”

    薛飞痕听了,还真壮了壮胆进去一瞧,常风也跟在后面。然而刚一进房屋,臭气更加熏人,愣是让薛飞痕和常风二人一把年纪了快被臭晕倒地……

    然而就在同一时间,刚才薛飞痕和常风二人商讨的屋子。传出了异样的动静……

    那个房间的破旧窗户上,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是方瑛,原来方瑛一直躲在这房子窗户的后面。透过窗户,方瑛看见了还放在桌子上的绝密信件。

    “黄纪哥哥果然料到了,丐帮传事一般都是以信件为介,说是为了防止泄露……”方瑛暗中偷偷道,“不过现在看来,反倒是更容易被泄露了……我得抓紧时间去看信的内容,要是让薛前辈和常长老反应过来就晚了……”

    于是。方瑛二话不说,一个翻越钻了进去。“哎哟——”然而一不小心,方瑛的脑袋轻轻磕了一下窗户顶。不小心发出了小声的声响……

    “什么声音?”薛飞痕在隔壁,像是听到了方瑛的叫声,不禁问道。不过由于药房炼药的熏气声不断,薛飞痕也不是听得很清楚。

    黄纪听到了。他确定这是方瑛的声音。怕薛飞痕和常风又回去,黄纪立刻扯会话题道:“额……你看薛叔叔,我这炼药不是炼得挺好的吗?”

    薛飞痕还信以为真,回头看着黄纪房中冒着白烟的药壶。只是药壶里喷出来的气体臭得要命,薛飞痕都不想再看第二眼。

    薛飞痕摆了摆手,忽地注意到了房间旁边放着一堆柴火,柴火上面还搭着数十件夜行衣。

    薛飞痕心想觉得奇怪,又问道:“纪儿。你那些衣服是什么?”

    “那是昨晚偷袭纪儿的那些黑衣人的衣服……”黄纪解释道,“薛叔叔你不记得了吗?昨晚那些黑衣人死后。纪儿就把他们的衣服弄下来了,以作他用……”

    “哦,这样啊……”薛飞痕又点了点头……

    而在方瑛这边,她也知道刚才差一点点就被发现了。这一回她倒是利索起来了,蹿进屋子后,没有动桌上的信件,只是用眼光快速扫过,并大致了解了其中的内容……

    “原来今晚戌时,天公山上有行动……”方瑛心中默默道……

    薛飞痕和常风实在是忍受不住房里的臭气,最后也没说什么,快速出来了。根据之前说好的,商讨完了对策,他们即刻就要离开。

    黄纪怕是方瑛还没弄完,提心吊胆地跟在他们二人身后。

    不过当薛飞痕推开门,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桌上的信件后,黄纪终于松了一口气——方瑛确定已经原路安全离开了……

    “好了,纪儿,我和常长老先离开了,今晚可能有些事情,你们晚上要照顾好自己,特别是小心鬼王师的人再来偷袭——”薛飞痕正要走时,又对黄纪提醒道。

    黄纪满脸笑容地回答道:“我知道了,薛叔叔,还有常长老,你们二位慢走——”

    送完了二人离开,见他们没有察觉到不对劲,黄纪这才松了一口气……

    “啊——臭死了臭死了……”这个时候,“完事儿”的方瑛从另一侧偷偷跑了出来,抱怨着说道,“黄纪哥哥你这是什么鬼主意,弄得臭气熏天的——”

    “你还好意思说,差点露馅了——”黄纪抽出身上的几颗药丸,笑着说道,“这是‘乌黄丸’,用火燃着会产生大量的臭气,让人难以闻之,我自己都差点受不了了……对了,信件的东西你都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黄纪哥哥你真厉害,一早就知道他们会有信件——”方瑛笑着夸赞道。

    “这还用说,我跟了丐帮十八年,丐帮通报重要消息的方式我还不清楚?之前我在汴梁的时候,常长老给我通报消息,人到了还给我信件呢——这是丐帮一向不变的习惯……”黄纪笑着说道。

    “那你之前说的那个陆菁陆姑娘,平时都是爱用这样整人的法子吗?”方瑛想到了之前提到的陆菁,又嘟嘴问道。

    “是呀,想来菁妹的样子就好笑,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带你认识认识……”黄纪又笑着道。

    “哼,叫人家‘菁妹’,还这么亲切?”方瑛转过头,有些吃醋地说道。

    黄纪听了,心中似乎有什么想法,不经意间微微一笑……

    “哎呀,臭死了,这房里是什么?”正在这时,刚才炼药房的门口,突然传出了“嘻哈三兄弟”的声音。

    黄纪和方瑛回头望去,原来是“嘻哈三兄弟”不知道又要到这房间搞什么名堂,结果一打开门,还未散去的臭气铺天袭来,愣是把“嘻哈三兄弟”给活活闷了一顿。

    黄纪和方瑛见了,都开心地笑出声来……(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