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关外刀客 中
    “胡夷狄……”苍龙口中默默喊道,望着眼前这个神秘男子。%

    不过胡夷狄坐下后,并不像之前那样一直将目光停在苍龙身上,而是显得悠然自得的样子,低头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挂刀,很久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知阁下今日与在下相认,是何缘故?”苍龙又问道。

    胡夷狄拍了拍肩上的灰,随后继续道:“今日前来酒楼,实为有事务在身,只是没想到在此碰见了久闻一世的苍龙大侠,深感庆幸……”

    “哪里哪里,既然胡兄如此看得重在下,那在下定当饮酒数杯,以示尊敬——”说完,苍龙轻轻一笑,随即举起酒杯饮了几口。

    胡夷狄陪着敬了几杯,随后又望了望苍龙脸上的面具,随即说道:“世人皆知,苍龙大侠一生从未在外人面前露出真容。不过在下确实想多言两句,既然今日你我二人与酒相邀,苍龙大侠何不人我等与兄弟,相投志趣,揭开面具以示真容?”

    苍龙听出来了,胡夷狄和其他的武林人士一样,也想要一睹自己面具下的真容。苍龙自然是不会答应,婉而拒绝道:“哼,既然胡兄有如世人皆知,又何必强人所难?我曾立誓,出山不再露真容于世,此在下之决心也,望胡兄能够谅解……”

    方瑛在一旁听了苍龙的话,知道这一路上苍龙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揭下面具。想到此之为苍龙以己之誓言。一心想要弄清楚苍龙真实身份的方瑛也感到一丝丝的失望。

    想要知道当今苍龙的真实身份,这是所知武林中人共同所愿。而今苍龙重新出世,望众归于隐忍。却是遭到百般“刁难”,也当属实事不易。

    胡夷狄又喝了一杯酒,毕竟是西域人士,放言性格与中原人士皆有所异。只听胡夷狄轻声一笑,随即道:“哼,听苍龙大侠言语口气,颇懂得中原人士礼仪之道。我等几番东南而下,所见之人,皆为之此。不过我们这些西域浪人。从来不讲究这些,我等只知道,既是饮酒称兄道弟,就得坦诚相待。以真面目示人。既然苍龙大侠如今和在下有相遇之交。又何来隐瞒世故?”

    苍龙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饮了一口酒,随即缓缓道:“其余的事情都能相叙,唯独这件事情,还望兄弟不要强人所难……”

    “哼,不就是一张脸吗,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胡夷狄像是喝酒壮了胆,大声说道。“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说明前世有过不齿之遭遇……不过那又如何?我胡夷狄的名字既是族人所取。族人因嫌我母亲是异族人士,母亲又是蒙古族人,被人赶出,因此族人很不待见我父母。我父母双亡较早,名字即为族人所取。胡夷狄——我非常痛恨这个不齿之名,但是没有办法……不过名字只不过一人之身份所知,我父母既是因族人之排斥而早亡,因此我胡夷狄这辈子最痛恨民族之间的矛盾……好了,而今我已将自己的身世告于兄弟,苍龙大侠是否也能像在下一般,坦然面对过去,赠予一事相告?”

    这倒是让一只选择回绝的苍龙有些两难,胡夷狄对自己并无恶意,还以兄弟相称,按理来说兄弟之间就应该真诚相待。然而苍龙并不想道出自己的身世,可胡夷狄却已先言其身世故,这却是让苍龙一时间无言以对。

    “苍龙哥哥……”方瑛似乎是能明白苍龙此时心里的纠结与矛盾,用惋惜的眼神望着苍龙。

    苍龙稍稍闭了眼,也许是在纠结世故,也许是在回忆曾经的无人知晓的往事,面具下的神情有如举思不定。

    胡夷狄见苍龙并没有想要告知的意思,随即轻笑道:“哼,世人敬畏的堂堂苍龙大侠也不过如此吗?”

    听到胡夷狄有些“挑衅”的口气,苍龙霎时睁开了眼。方瑛听了,也投去反对的目光。

    胡夷狄喝了一口酒,继续笑道:“我在西域,听说中原武林人士豪情万丈、义薄云天,兄弟朋友坦诚相待,不但有武林四圣七雄之美名,更有侠义情怀之佳誉。怎知今日南下来这居明古城,偶遇武林中人称赞是道的苍龙大侠,苍龙大侠却是纠结陈年往事,三缄其口,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这样又岂是大侠之作风?”

    方瑛听了,见胡夷狄如此直言,有些鄙夷的神情,随后自己也望了望苍龙,希望苍龙能有所反驳。

    然而,苍龙却至始至终总是那个神情。他也喝了一杯酒,随即缓缓道:“中原武林人士,除了侠义豪情,还有一点,就是为人谦逊……在下行事一向低调,虽然也曾与他人称兄道弟,却露头甚少。今日胡兄能够看得起在下,在下当是感谢万分,但若是强加于在下所言人情世故,却因陈年往事,恕在下确实不能相告之请……”苍龙说得还是很有耐心。

    方瑛见苍龙还真么淡定,心中急道:“你这个死木头,人家都瞧不起你了,你还在这里装清高,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看上你……”

    胡夷狄听了,像是低头略有所思的样子,随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都说苍龙大侠行事大义凛然,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我胡夷狄虽有家世族人之恨,但我并不忌讳,从不改名,以‘胡夷狄’之名字闯遍西域,赚得个‘关外第一高手’的称号……我听说中原武林鼎盛,又有救世爱民之心,在下油生佩服,因此南下多作讨教。怎知难得遇上难得一见的苍龙大侠,却是畏畏缩缩,毫无轻易之感,哎,实在是失望啊,失望啊……”胡夷狄有些想要激怒苍龙的意思,调侃完后。胡夷狄抓起桌上的酒杯,再饮一口。

    不过苍龙还是不紧不慢,他就是这个性子。行事说话总是从不慌张,即使是有人以言语相激,他也淡定以对。但是方瑛就不这么认为了,堂堂苍龙大侠,好端端的被一个自称是“关外第一高手”的西域人士如此瞧不起,别说是常人了,就算是武林四圣七雄之辈。恐怕也受不了这口气。

    方瑛再也忍不住了,她没有反驳胡夷狄,反倒是冲苍龙道:“苍龙哥哥。人家这么说你,你怎么还跟一个死木头一样?”

    苍龙还是很淡定,喝了一口酒后,轻声应道:“凡做事不能情绪过激。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后果。我曾经就是因为如此。从而得到了让我后悔一辈子的结果……”苍龙的语句愈加低沉,眼神也琢磨不定,似乎前世的悲伤,再一次浸透自己的精神世界。

    “既是曾经的伤痛,又怎怕当前道出于世?”胡夷狄又继续道,“能够看得起放得下,才是堂堂男子汉之所为。但是今日苍龙大侠所言所行,却是让在下深感失望啊……”

    “我不说出曾经的世故。不代表我没有放下。相反,正因为能够放得下。我才重新出世……”苍龙不紧不慢地回应道,“我之所以变成当今之样,确如前世之痛。不过并不是因为痛惜前故,而是因为吸取前世之教训。曾经因为轻狂与激动失去了太多,既是重生,我便不再冲动,也因此立誓不露真容于世……”

    胡夷狄见苍龙始终没有要告其真实身份一事,便没有再投去好脸色,只顾一个人坐在桌前喝酒。苍龙也是一样,只是相比起胡夷狄,苍龙的眼神姿态显然要淡定许多。

    方瑛见着苍龙不温不火的样子,心中非常的过意不去:“哼,你就是个死木头,死人——别人这么挑衅你你都不回绝,要是黄纪哥哥的话,早就出言反驳了……”

    刚才还有些紧张的气氛,现在一下子又平静了不少。虽然胡夷狄和苍龙二人坐于一桌,但二人就像不认识一般,只顾自己喝着自己的酒,也没有再互相正视对方……

    不知过了多久,酒楼路上突然传出了动静。方瑛闲来无事,抬头望去,只见最开始进来的鬼鬼祟祟的那几人,一起提着一个麻袋,匆匆就往楼下赶。

    正准备跑出酒楼门口,正巧经过胡夷狄的身边。而胡夷狄依旧是无所事事的样子,继续喝着自己的酒……突然,以为胡夷狄毫不干系此等几人,胡夷狄猛然出手,一个扳手,挺足而立,直接将最前面的人给扳倒。

    “啊——”倒地之人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麻袋脱落而下。而前面的人即倒,后面的人自然也是没有刹住,手中的麻袋也顺势掉落。

    只听得“稀里哗啦——”的声音,从麻袋里面调出来的,竟然是——白花花的银子。

    如此多的银子出现在酒楼客房,这几个人又是鬼鬼祟祟,事情一定不简单。而胡夷狄似乎是一开始就知道什么内幕,用坚定的口气说道:“哼,跟踪你们一路至此,果然有鬼——”

    说完,胡夷狄扳手一个用力,直接将前排倒地之人的手臂给弄折。“啊——”前面的人又是惨叫一声,已经没有再提起麻袋的力气。

    后面的人似乎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见前面的兄弟遭到侵犯,也奋不顾身朝着胡夷狄挥手而来。

    胡夷狄轻哼一句,似乎并不把这些喽啰杂碎看在眼里,三下两除二,直接将这几个看似杂碎的人打得跪地求饶。

    “这位大爷,求求你放了我们,我们也是受人指使啊……”被胡夷狄挟持的人哭声喊道,看这样子,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事。

    “受人指使?哼,明明是财迷心窍,现在证据确凿,也不枉一路跟踪至此……”听胡夷狄的口气,似乎他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来跟踪这几个人,而在酒楼和苍龙方瑛的相遇,只不过是偶然。

    “大爷饶命啊,小人不敢撒谎,小人真的是……”倒地的人还在痛哭求饶。

    “看来你是不说实话了,行……”胡夷狄按住他的一只手,随即从自己的膝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短刀,阴狠道,“你要是不说,我就砍掉你的手——”

    “啊——”见到酒楼你似要发生的血腥一幕,酒楼里得知情况的群众一下子惊慌失措起来。而一向不忍心直视惨景的方瑛,一样感到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堂堂“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却是要拿这些“小人”开刀见血。

    不过西域武林人士讲究的就是直截了当,他们并不像中原人士那样深谙儒家之道,因此杀戮之心尤为突出。之前在汴梁城,王氏三兄弟就是这样的人,如今看似正气凛然的胡夷狄也不例外……

    胡夷狄似乎是有些耐不住性子,见被自己挟持的喽啰只知叫唤,半天不语,没有耐心的他提起短刀,准备一刀而下……

    “咻——”正见胡夷狄的刀落下一瞬,一只衣袖突然出现,将刀锋卷住,拦下了胡夷狄的落刀——是苍龙,刚才一向淡定的苍龙,这个时候倒是挺身而出了。

    “啊——”楼上楼下的人又发出阵阵的惊叫声,还以为胡夷狄已经血刃当场了。

    胡夷狄见到苍龙出手阻拦自己,厉声道:“哼,敢拦住我胡夷狄的刀,你可知道这些人是谁?”

    苍龙眼神坚定地回应道:“不管他们是谁,也不该提刀问事。你刚才自己也说,你是跟踪他们至此,他们也说是受人指使……既然不是幕后黑手,胡兄又何必激动与此?”

    “哼,刚才像假正经一样不动声色,现在看我出刀了,你倒是路见不平了……”胡夷狄手中发力,连刀带苍龙的衣袖一同向内撇去,随即说道,“好啊,久闻苍龙大侠武功盖世,今日就让我胡夷狄,领教一下——”胡夷狄提着刀,眼神直视着苍龙。

    苍龙也是一样,袖子死死缠住胡夷狄的刀,同样眼神坚定地望着胡夷狄。

    二人就这样互相在酒楼门口僵持,刚才倒地的鬼鬼祟祟几人见此情况,地上的银子也不要了,拔腿就往门外跑,算是逃出了胡夷狄的手掌心。而胡夷狄也没有心思在管这些喽啰杂碎,既然自己向苍龙大侠下了“战书”,一心好战的他,自然是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苍龙身上……

    方瑛看着刚才还好端端的,现在二人就打了起来,方瑛见此也是十分的担心,但是自己此时又不能做什么。

    苍龙和胡夷狄还在相互僵持,胡夷狄突然一个发力,手中的刀纵向朝苍龙脸上的面具劈去。苍龙深知近身危险,索性甩开衣袖,松开了胡夷狄的刀,自己侧身躲过,然后后退了几步,以作后续应对。

    胡夷狄缓缓收回了膝间的刀,随后笑着道:“没想到今日来到居明城,能够和传闻中的苍龙大侠一较高下,我胡夷狄也不虚南下此行……不过‘苍龙掌’威震于世,我胡夷狄‘西域快刀’的称号也不是空谈而论。”

    “西域快刀?”苍龙眼神稍稍一皱,不禁问道。

    “你们中原人士应该鲜有人知道,我等族人供奉祖神,兵器之中,敬刀如敬神……”胡夷狄笑着道,“自古以来,我族人就对刀有着特殊的崇敬,虽然受到族人排斥,但是我自居低下,自创了西域快刀之法,挫败众西域武林高手,才有如今‘关外第一高手’的称号。”

    苍龙心里也清楚,西域武林高手数不胜数,有的甚至能和中原的武林四圣七雄相提并论。既然胡夷狄被称作是“关外第一高手”,那武功自然是不必说。想到这,苍龙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三脚七拳架势,直接以“苍龙掌”相对……(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