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关外刀客 上
    次日清晨……

    一大清早,“嘻哈三兄弟”就坐在黄纪屋里的堂桌前发呆。也不为了什么,昨日晚上也都说过了,今日兄弟三人没等苍龙回来,不准踏出兰香庭院半步。而今一大早苍龙便带着方瑛去了城北药坊,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其他人一起床,人影不见,连早饭都没吃一口。这下可好,一早不让自己出去,只能空待在房里饿肚子。

    “好饿啊……”平时饭量最大的哈哈一头栽倒桌子上,斜眼望着天花板道,“昨天计划得那么好,让我们一窝人呆在这里,怎么不想想我们吃饭的问题?大哥和方姑娘他们两个倒好了,这么早出去,招呼不打一声,直接去城北,顺带着把早饭的事情解决了……”

    “真是的,一帮大男人,没有一个会做饭吗……”阿多也趴在桌上叫道。

    正在这时,一股勾起人食欲的清香飘过,一下子振奋起了兄弟三人。“我闻到了饭的香味……”哈哈抬起头,用鼻子嗅了嗅,摆出十分滑稽的样子说道,“太好了,我肚子都快饿死了,快上饭菜啊——”

    还真是“饭从天降”,哈哈话音刚落,他身后就伸出一只手,随即一碗粥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男人不会做饭,确实是一大麻烦,还得我们女人出手……”同一时间,三兄弟后面传出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

    “红云姑娘——”嬉皮回头一看,原来这粥是红云端来的。嬉皮回头应道,“红云姑娘,这粥——是你做的?”

    “不然还能有谁。指望你们三个?”红云不好气地回声应道。

    “没想到你人长得不咋地,倒也会做饭的……”阿多无意间回了一句。

    “嗯?”红云一听阿多损自己的话语,瞬时抛出“鄙夷”的目光。阿多深感背后一阵阴风,于是立刻低下头不说话了。

    “什么呀,一大早就吃粥啊——”哈哈似乎是不知足,尽管饥肠辘辘,但是早上只看到一碗粥在桌上。也提不起来什么食欲。

    “有粥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红云见了可不开心了,立刻伸手准备收回碗道。“亏我这么辛苦帮你们做,不吃拉倒……”

    “诶诶诶诶诶……”一听要收回碗,三兄弟立刻一拥而上,护住碗道。“没事儿没事儿。有总比没有好,呵呵呵呵……”

    红云见着这三兄弟的滑稽样,也提不起气来,只是把头撇了过去。

    “嗯——红云姑娘,没想到你手艺真不错,只是一碗粥,也能做这么好……”嬉皮快速地喝了一碗,随即夸赞道。“这还真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的粥——”

    “对对对——”哈哈和阿多也齐声答道。

    “哼,知道就好……”红云也没有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随后便回身离开了……

    门口处,黄纪此时正在院子里照顾着妮妮。因为今天一早苍龙就将方瑛给带走了,方瑛也不可能一路上还带着妮妮,索性就让同样通其性的黄纪帮忙着照顾一下。这妮妮也倒是亲和,对待黄纪一样是亲昵无比。

    “黄纪兄弟,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有碗粥,你先趁热喝了吧——”正在此时,红云缓缓走到黄纪身边,端着一碗同样的热粥说道。

    “谢谢你,红云姑娘,没想到你身为寒舍之客,还这么热情周到,真是麻烦你了……”黄纪接过碗笑着道。

    “没什么,看你们一早也没吃饭,闲来没事就给你们做了点粥……”红云腼腆地微笑道。

    “那苍龙兄弟和瑛妹他们两个人吃了吗?”黄纪又问道。

    “他们起得比我还早,没办法,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出去了……”红云回声应道。

    “嗯——这粥真不错!”黄纪也和嬉皮他们一样,夸赞说道,“没想到红云姑娘你的手艺也会这么好,内优贤惠,将来指不定能嫁个好人家呢——”

    “黄纪兄弟你说笑了……”红云陪笑了一句,但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为了不让黄纪发现,试着转移话题,红云蹲下身子,轻抚了一下妮妮的头,继续微笑道,“这妮妮真的好可爱,瑛妹这么快就和她培养好了感情,她可真幸福……”

    “是呀,这妮妮倒挺通人性的,对我也是一样……”黄纪又接着道。

    “咘咘——”妮妮露出水灵灵的眼神,望着红云吱应几句。红云见了,用两手抚顺了一下妮妮头上的绒毛。

    妮妮微微一笑,用舌头在红云的脸上轻轻舔了舔——这是动物对人类最简单的关爱表达。

    “啊——”然而,红云似乎是被吓住了,被轻舔了脸颊后,红云立刻收回了手,低头捂在了脸上。

    不过就算是没有被动物这么亲近过,红云的反应似乎是有些过激了。黄纪不经意间注意到了,只声问道:“你怎么了,红云姑娘,被妮妮亲热……不习惯?”

    “还……还好了……”红云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伸向黄纪道,“黄纪兄弟,粥喝完了,把碗给我吧,我去收拾下……”

    “噢……”黄纪只是递过了碗,看着红云捂着脸、低着头走路的样子,也不清楚为什么刚才红云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喝完粥后,黄纪继续照顾起妮妮来。

    而妮妮又是发出了“咘咘——”的叫声,水灵的眼睛望着离去红云的背影,迟迟没有离去……

    城北药坊处……

    “这是甘红草,客官请拿好——”药坊里面,郎中为苍龙抓好了适量的甘红草,也就是“精血须”的别称。之后付了钱,苍龙便又带着方瑛离开了……

    “原来这就是精血须啊,别名‘甘红草’……”苍龙提着药囊。自言自语道,“真是的,这抓药不是挺简单的嘛,也不知道红云姑娘他们昨晚是怎么没弄到手的……”

    方瑛一路跟在苍龙身后,就没有说过什么话,这一回她有些耐不住性子,提声问道:“苍龙哥哥。我们干嘛这么早就出来,连招呼都没和黄纪哥哥他们打?”

    苍龙没有回头望方瑛,只是淡淡地回答道:“选早是因为城北很远。要赶很长时间的路……昨天偷袭你的那些人,已经确定是鬼王师的人,虽然昨晚他们撤退了,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此罢手了。居明城到了中午。人就会变得特别的多。尤其是近些日子葛帮主他们丐帮帮助当地的官府抓捕盗贼,人群更是鱼龙混杂,万一鬼王师的人混入其中,又会趁虚而入。趁现在早上人流不多,我带你出来,他们也不敢贸然露头,这样反倒是安全一些……”

    “天天就知道说这些,每天弄得紧张兮兮的……”方瑛暗地里抱怨了一句道。

    苍龙听了。继续平淡地说道:“这有什么办法,我答应了兰姑兰前辈。要一路护送你回逸仙门,不多留点心,怎么保护你……你只要放心跟着我就行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方瑛转而低着头,略微抱怨道,“你每天就只像个死木头一样,除了完成师父的任务,什么都不管……你果然和黄纪哥哥不一样,黄纪哥哥他知道关心我、照顾我,比你要好……”说着,方瑛眼神中略带着一丝忧伤。

    苍龙听完了方瑛的话,暂时停下了脚步。他似乎在想什么,但是依旧没有回头。静默了许久,苍龙轻声道:“瑛妹,这么早起来还没吃饭,你一定饿了吧?走,我带你去吃点东西……”说完,苍龙换了一个方向,继续领着方瑛缓缓走去。

    听到这句话,方瑛也是有些惊讶,表情一下子就由阴转晴。她笑了笑,随即蹦蹦跳跳地重新回到苍龙身后……

    二人来到一家不大不小的酒店,点了少许的淡饭,以做早饭充饥之用。见苍龙还是会关心自己,方瑛也不再那么沉郁了。不过至始至终,苍龙总是保持着一个姿势,铁面下的眼神也未曾有太多变化。虽然铁面下的面容不得而知,但是方瑛能够想象得到,苍龙每天的表情也不会有太大差异……

    “吃完了饭,就赶紧回去吧,本来出来就没打招呼,回去晚了,他们也怪担心的……”苍龙一个人静静坐在椅子上,面朝酒店大门,时不时对方瑛三言两语。

    方瑛也习惯了苍龙这样的神态,闲来无事也是搭理苍龙几句,然后自己自顾自地东瞅西望,看看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然而不多时,从门外突然跑进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他们进来也没去掌柜的柜台问话,也不搭理凑过去的小二,只是私底下窃窃私语了几句,然后几个人同时往二楼的方向奔去,上起楼来也是轻手轻脚。

    苍龙无意中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行踪,瞟了一眼几人的动向,想着他们的目标不像是要对方瑛或是自己不利,于是就没有再过多的留心。

    “刚才那些人是谁啊?”苍龙一直沉默不语,方瑛这边倒是轻声道,“怎么一个个像做贼似的,这居明城的人可真是奇怪……”

    苍龙没有立刻回应方瑛的话,而是闭眼凝神,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方瑛闲来寂寞,天性活泼的她见苍龙闭目养神的样子,坏坏的一笑,随即用手在苍龙的面前晃了晃。苍龙也是立刻注意到了,猛然睁开眼睛。

    苍龙这一睁眼,倒是吓了方瑛一跳。方瑛还以为是自己的玩笑让苍龙生气了,谁知道苍龙注意到的并不是自己——

    只见酒楼门口处,又多了一个人,正好面对着苍龙身前。

    此人的装束有些怪异,一身关外人士的装扮,一看便知不像中土居民。他的面容沉着稳重,年约二十七八,表情严谨却又似深藏不露。不过最让人感到奇异的,此人身上到处挂满了——刀。

    如果只是一般的短刀,倒也会被认为是普通的江湖人士。不见多怪。但是此人的刀的确是怪的另类,此另类又具体体现在刀的数量和种类。非常让人不解,他的全身。从手臂道腰间,再到腿膝之处,全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种类繁多的刀,而在背后,此人还背着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刀。不过最让人感到神秘的,便是他腰间那把反倒是看似形状平常的刀,其余的刀都是刀光俱现。只有腰间这把看似平常的刀,是藏在刀鞘之中。

    方瑛也是第一眼被这个奇怪装束的男子的样貌给吓着了,你说你装束怪异、异于中原也就算了。你身上还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刀,这让方瑛一个女孩子见了,第一印象当然是害怕。

    而苍龙也是眉头紧皱,并伸手示意方瑛往自己的身后靠。因为他要随时保护方瑛的安全。苍龙很清楚。抓方瑛的那些恶人,都是鬼王师的手下,他们的每一个人不但武功高强、狡猾多端,而且武功的招式也是中原之中很少见到的怪招。如今眼见着这个男子装束怪异、群刀披身,也不排除他是鬼王师的手下之一。

    而且更加让人紧张的,该男子进了酒楼,第一眼就盯着苍龙,然后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如果是对苍龙脸上的面具感到好奇。普通人最多只会看一眼。但是这个男子却一直望着苍龙的面具,凝视着他的眼神。很明显,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苍龙没跑了。

    方瑛见神秘男子一直望着自己和苍龙这边,也有些害怕。苍龙见到了方瑛的紧张样,随后轻轻在她耳边道:“瑛妹,你在我旁边别动,如果我和他动起手来,你就躲到我的身后……”看样子,苍龙的第一眼印象,倒是认为该男子兴许会对自己有敌意。

    神秘男子进了酒楼,望着苍龙这边,然后缓缓走了过去,一直走到和苍龙方瑛同一张桌子旁。

    小二见了,立刻迎了上来,随后客气道:“这位客官,你想要什么,打尖还是住店?不过……额,你看这桌子有人了,不如……”

    “没事儿,反正一路过来,都没遇上什么新的朋友,在这坐下和这位仁兄喝两杯,应该不算过吧?”神秘男子终于发话了,语调不紧不慢,而且也能听出其阳刚之性。

    方瑛听了,顿时感觉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有些可怕,但是总觉得他不像是一个坏人。可是一个陌生人突然坐在面前,并要邀酒,怎么说都有些不习惯。方瑛有些犹豫和害怕,来回望了望苍龙的反应。

    而苍龙依旧是平日里的冷峻眼神,神秘男子的邀酒,苍龙倒也是没有抵触的意思,反倒是回应道:“没问题,我也好久没有和人对过酒了,偶尔对上一两杯,也不是坏事……”

    “那……好吧……”小二见二人都没有异议,也便没有再说什么,土灰土脸地离开了。

    苍龙见着神秘男子的装扮,笑着说道:“阁下应该不是中原人士吧,看阁下的打扮……”

    神秘男子抖了抖肩膀,也笑着回应道:“的确,在下乃关外人士,西域刀客。数年东游,直至边关,内入中原之地。今日居明城居然见到了传闻一世的苍龙大侠,也当是在下荣幸——”神秘男子虽然自称关外刀客,但说起话来还是一道一道的。

    “敢问阁下姓名,又为何而来,难道一早就知道我苍龙在这居明城中?”苍龙有对声问道。

    神秘男子动了动手腕上的精致挂刀,随后深沉地回应道:“祖籍西域一带,理当是关外人士。江湖浪迹十年,挫败西域众高手,人送称号‘关外第一高手’。父亲为汉人,母亲为蒙古人。因母亲与汉人通婚,触犯蒙古族立,被驱逐西域。我便随我父亲而姓,父母早亡,其名又为族人所赐,姓名为之——胡夷狄。”

    身份即知,此人便是之前何桐、仇如心等人暗中计划时,留心到至居明城的另外一人——“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