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零九章 迟到归来
    何桐被神秘人救走后,兰香庭院里也就剩下了黄纪、方瑛和妮妮以及满地的黑衣刺客的尸体,紧张一晚的厮杀终于能够归于平静……

    然而,虽然黄纪和方瑛二人暂时安全了,可是他们两个的心情还沉浸在刚才的窒息对决中。黄纪直了直身子,想要走去院门的方向观看一下情况——就在刚才的对决中,神秘人使用的“操尸术”,使得这些黑衣刺客死后复生,黄纪到想去看看,这究竟是怎样的诡异武功。

    可就在黄纪没走两步,肩膀处却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之前对付何桐的时候,黄纪的肩膀已经被何桐的涂毒铁链给刺穿,现在还肩负重伤。由于刚才一直心想着保护方瑛,所以才忍着痛继续搏斗而没有发觉,如今安全了,令人窒息的剧痛倒是让黄纪有些站不稳。

    “啊——”黄纪轻声呻吟一句,整个人向后踉跄几步,头一晕,然后;无;错;+突然跪到了地上。

    “黄纪哥哥——”方瑛在身后见了,担心惊呼道。由于现在危险已经解除了,方瑛也可以放心去看黄纪的伤情,她快步走到黄纪身后,发现黄纪肩头的鲜血依旧不止,可想而知黄纪刚才负伤为了保护自己,是有多么拼命。

    黄纪知道方瑛见着自己的伤情于心不忍,于是微笑着安慰道:“没事的瑛妹,只是一点小伤罢了,明天就会好的……”

    “血流不止,这样明天怎么可能会好?”方瑛却是满眼伤心道。“而且何桐的武器上有毒,之前苍龙哥哥也是受了同样的伤,要是任其不管肯定不行——”方瑛说什么也不会就这样任凭伤口继续恶化。

    黄纪倒是不在乎。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在汴梁和蒙元官府的人作对的时候都差点丢了性命,这一点小小的毒伤的确是不足挂齿。但是方瑛就不这么认为,这一路下来,苍龙和黄纪都为自己受了伤,方瑛心想着自己不能就这样无所事事不管。

    于是,方瑛抿了抿嘴。双手推在了黄纪的肩膀上,似乎是有所举动。

    “你怎么了,瑛妹?额……”黄纪刚想要问及情况。忽地感觉体内流入一股暖流。黄纪转头稍稍一望,发现方瑛竟然在用寒灵神功为自己解毒疗伤。

    “瑛妹你……”黄纪一时间感到心头一股暖意,却是不知道该立刻说些什么。

    方瑛全心全意为黄纪灌输着寒灵神功的内力,并轻声说道:“你帮了我这么多。现在还为我受了伤。我也不能坐视不理……我听我师父说,我母亲生前曾经也是一位救世的神医,既然师父只教我救人的武功,那我也要尽我自己所能,救治黄纪哥哥你……”

    “瑛妹……”黄纪听了,先是有些感动,不过想到方瑛自己身上又是有伤,于是立刻回声道。“可是瑛妹,你现在有伤在身。身子还很虚弱,不能使用太多的内力。我的伤真的不要紧,你不用太担心我……”

    果然说了没几句,方瑛的眼前又是一黑,整个人有些体力不支地晃了晃。的确,经过黄纪得一次疗效,方瑛确实是是恢复了不少,但是现在就用武功内力还为时尚早。刚刚为了救黄纪,方瑛可以说是施尽了内力,结果自己的体力倒是虚了。

    黄纪竟方瑛的寒灵神功救治,也确实是好了不少,伤口的血不但止住了,而且肩膀也不疼了,看来寒灵神功的救人之效却是显著。但是眼见方瑛又有些犯晕,黄纪立刻起身扶了上去。

    “黄纪哥哥,我好晕……”方瑛努力使自己缓缓气,微微说道。

    “行了,瑛妹,你今天晚上也不容易,还是养精蓄锐好好休息吧……”黄纪一边扶着方瑛,一边安慰着说道,“说不定红云姑娘他们马上就取药回来,能治你的伤了。好的精神也是养病的关键,瑛妹你自己可不能坏了身子。”

    方瑛见黄纪如此地关心自己,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想到之前在院子里的种种,方瑛突然哀叹道:“黄纪哥哥,我想问你……刚才你和何桐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的家世,真的像你们说的那样……悲惨吗?”。也许是方瑛知道黄纪的心里不太好受,于是口气中还带着些许的愧疚。

    的确,想到这些东西,黄纪的心中总会涌起一种痛恨。如果是之前的黄纪,面对何桐等鬼王师的手下,勾起痛心的家仇,黄纪一定会血刃了所有人;但是经过方瑛的献身阻拦,黄纪要比之前冷静了许多,何况现在敌人也都逃走了,黄纪也只是稍稍痛心疾首一番。沉默一番后,黄纪缓缓道:“鬼王师灭我家族,是我黄纪不共戴天的仇人,这是不争的事实……我本不想再想起这段回忆,但是今日他的弟子前来进犯,怎是让我即想而痛……”

    方瑛知道黄纪心里难受,黄纪说的时候,方瑛也用怜惜的目光望着黄纪。方瑛觉得,黄纪不仅仅是没有了亲人,而且身上还背负着血海深仇,欲要拼命而报。黄纪对自己这么好,他自己本人却是承担着这么多的痛苦,方瑛替黄纪感到无比的伤心难过,很快自己的眼眶里也渗出了泪水,最后滴在了黄纪的手上。

    黄纪感觉到了泪水的温热,知道方瑛是非常善良的女孩,很为自己担心。但是黄纪也不忍心让方瑛为了自己而伤心,因此想要转移话题缓解一下沉痛的气氛。想到今晚何桐的偷袭,黄纪似乎又有他疑,于是又问道:“对了,瑛妹,之前你确定鬼王师他们的人……就是何桐他们前来我兰香庭院,目标就是瑛妹你吗?”。

    “当然,刚才何桐自己不也说了吗?要你把我留下……”方瑛回忆着说道。

    “这就奇怪了……”黄纪捉摸着说道,“如果说十八年前的灭门之仇。何桐并不在其中,不认识我也并不见怪。但是毕竟是鬼王师派他来的,何桐不认识我。未必鬼王师不认识我?除非只有一种可能,他一开始并没有料到我在这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那伙人的目标,的确就是瑛妹你没错了……”

    “你……你想说什么?”方瑛听着黄纪的分心,有些忧心地问道。

    黄纪继续自言道:“鬼王师派人来兰香庭院,居然不是为了找我,而是找瑛妹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千方百计来抓瑛妹你,一定是别的目的。可是为什么呢?他们究竟和瑛妹你有过什么恩怨……还是说,他们是和你父亲方仲天方前辈有什么恩怨。又或是和古墓派……”

    方瑛听着黄纪的分析,却是心绪杂乱。

    然而,就在二人疑惑间,兰香庭院外似乎是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方瑛有些担心。不禁问道:“门外好像有好多人来了。该不会又是……又是鬼王师的人吧?”

    黄纪也朝门外听去,从容地说道:“不是他们,是我义父回来了……”

    的确,过来庭院的人,正是丐帮帮主葛威,以及他手下的丐帮弟子。之前神秘人救走何桐的时候也说过,他一路过来也看见了丐帮的人往兰香庭院这边赶,所以他才会急着救了何桐就走。而没有和黄纪再多做纠缠……

    葛威走进了兰香庭院,看见了庭院里倒下的众黑衣刺客的尸体。也是着实吓了一大跳。和他一起的薛飞痕很是担心,看见黄纪受了伤,于是最先问道:“纪儿,这到底是……”

    “我……”黄纪说话有些吞吐,想了一会儿,他潦潦草草道,“晚上有不明人士偷袭,欲图对瑛妹……对方姑娘不轨,我为了保护方姑娘,所以……所以受了点伤……”黄纪说话时还有些遮遮掩掩的。

    “那伙人是谁,该不会是和白天在七源酒楼偷袭苍龙大侠和方姑娘的人是一伙的吧?既然目标都是方姑娘,说不定……”薛飞痕想着白天的事情,联系起来道。

    葛威倒是没有立即发话,他缓缓走到门前的一个黑衣刺客尸体面前,稍稍低下头,解开了一个尸体的袖口,发现了其手腕上的鬼命符。葛威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抬起头,用严肃的目光回望着黄纪,随后铿锵有力地说道:“不用问了,是鬼王师的人——”

    此话一出,薛飞痕的确没有再问下去。黄纪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头略微低下望着被鲜血染红的积雪,默不作声。

    葛威又朝黄纪的方向走了几步,随后对黄纪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今晚会有人来偷袭对吧?为了不让其他无辜人受伤,假借其他理由支走和方姑娘一行的人,只让方姑娘一个人呆在这,好保护照应对吧……”

    方瑛听了,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黄纪会答应“嘻哈三兄弟”陪红云一起去抓药,还去城北那么远的地方,原来是黄纪他早就猜到今晚可能会有不测,所以才支走红云他们,留下来只保护自己一个人,这样无论是那边的人,都反而更安全些。想到这里,方瑛用别样的眼神望了一眼黄纪。

    黄纪依旧是没有正眼望,既没有望自己的义父葛威,也没有望方瑛,而是径自一个人默默低头看着积雪,似乎在思绪着什么。

    “既然早就料到,为什么之前不早通知义父我,好让我早做准备?”葛威反倒是质问起黄纪来了,“我一直担心鬼王师会在此期间惹事,没想到就真惹到纪儿你头上了,还差点要了你的命!我之前应该跟你说过吧,如果碰上了鬼王师,你自己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纵使你会‘降龙十八掌’‘少林金刚掌’这样的绝世武功,也未必是鬼王师的对手……可是你今晚却还是一个人冒险,一意孤行——”

    “我已经不小了,自己的家仇,我想要自己解决……”黄纪终于默默回了一句道。

    “自己解决?你认为你可以吗,你知道鬼王师的手段有多狠毒吗。你知道你父亲临死前怎么交代我的吗?”。葛威的问句一句比一句声响,黄纪听了,心中伤痛兼并着彷徨。

    葛威稍稍顿了一下。随后继续道:“之前我要纪儿你去汴梁,一是为了锻炼你,二是为了让你远离这一带,远离鬼王师的爪牙,就是怕你因为仇恨而失去狼,从而不顾一切后果。所以你去了汴梁后,我一直让你隐瞒你的身份。就是为了不让鬼王师的手下找到你……后来你成名了,成了江湖上有名的‘汴梁医侠’,义父也认为你长大了、成熟了。所以才派常长老他们送信给你,说是找到了你的仇人鬼王师的下落。再后来你在汴梁闯出事端,九死一生被赶出了汴梁,义父才让你暂时和我一起。丐帮处事中同时料理一些鬼王师的下落……谁知道你今日依旧是如此的不冷静。想一个人解决问题,差点闹出性命。要不是今晚我及时赶来发现这尸体上的鬼命符,你是不是一直还要瞒着义父?”

    原来,葛威在黄纪家仇的事上本就是持小心的态度,怕黄纪的不狼又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没想到今晚就发生了事情,幸好自己等人赶来的及时,也幸好黄纪今晚也没有受到致命的威胁。

    黄纪想了想,心情早就平静了不少。沉默了少许。黄纪轻微地说道:“是,义父。纪儿错了……”

    方瑛听了刚才葛威与黄纪的对话,对黄纪的身世了解又上了一层,不禁感慨黄纪这几年的不容易。

    “总之,在下次鬼王师的人出现之前,我没有准许纪儿你,你不可以再轻举妄动,哪怕是你的仇人就在你眼前——”葛威又提醒道。

    “我知道了,义父……”黄纪依旧是低头轻声地回答道。

    葛威想了想,觉得今晚过来给黄纪训话是有些不妥,毕竟黄纪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教会了他武功的同时,葛威也要教为人处世的正理……

    “报——”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出了丐帮弟子汇报的声音。

    葛威回头见了,随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丐帮弟子回答道:“启禀帮主,苍龙大侠回来了——”

    原来是苍龙归来了,在冰河处险象环生后,因为担心方瑛的安危,苍龙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是苍龙哥哥——”方瑛一听是苍龙回来了,整个人又开心了起来。

    而黄纪也是抬起头精神了几番,之前送方瑛过来的时候就没有出现,现在想想,自己终于是可以一睹真容了。

    苍龙今晚在冰湖与仇如心和周兴通焦灼一番,多亏神秘高人的及时相助,才帮助苍龙脱困陷阱。然而由于走得急,苍龙又是担心方瑛的安危,所以还没来得及追及神秘高人的身份,自己又赶紧赶了回来。而苍龙的担心没有错,今晚方瑛的确是遭人偷袭了。

    回来的苍龙,第一反应和葛威他们一样,见了满院子的黑衣刺客的尸体,还没喘过气的他,自己也是吓了一大跳。

    “苍龙哥哥——”方瑛见着苍龙平安归来,笑着招手道。

    “瑛妹你没事吧?”苍龙见方瑛还平安无事,又有众丐帮弟子包括葛威葛帮主亲自在场,苍龙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并急着问方瑛道。

    方瑛把事情的大概来龙去脉跟苍龙说了一遍,苍龙听了,果如自己所猜测一样,这是调虎离山之际。

    “对了,红云姑娘——红云姑娘呢?”苍龙又想到了不在场的红云,又急着问道。

    “红云姐姐他们还在城北回来的路上,所以很安全……”方瑛先是回了一句,随后噘着嘴问道,“真是的,你怎么那么想着红云姐姐,这里还有个大活人为了我受伤了呢……”方瑛说着,拉了拉身旁的黄纪。

    “对啊,我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想到担心红云姑娘……”苍龙心中似乎是有什么异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担心红云,不过既然红云不在,苍龙又回过神道,“不行,红云姑娘还没回来,我得去城北看看——”说着,苍龙还没回来休息一下,就准备转头往城北的方向赶去。

    “不用了,红云姑娘他们已经回来了——”正在这时,站在庭院门口的薛飞痕望着巷子的街道,回应着说道……(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