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零七章 敢爱敢恨
    “哼哼,真没想到,今晚不但找到了方瑛的下落,还遇见了你这个十八年前未果的遗孤……”何桐虽然对之前黄纪的摆明身世有些惊异,但是向来心狠手辣的他很快又恢复阴冷的表情,阴森森地说道,“你就是黄玄青的儿子黄纪,师父他老人家一直想要找到你,因为他很清楚,十八年前的那个灭门之夜,有一个男婴活了下来,是被丐帮帮主葛威救下的……”

    “听我义父说,十八年前那个夜晚,你师父一把火烧了我全家,并杀害了我们家七十多口……”黄纪带着伤痛的回忆缓缓道,“不过我挺幸运的,听说那晚我才刚出生没多久,却因为天寒生了病,家里的下人带我去了药房治病,我才没有立刻烧死在大火中……虽然那时的我并没有意识,不记得我父母的样貌,可我却能记得淋漓的鲜血和凄厉的惨叫,那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后来我义父及时赶到,才救下了最后全家唯一剩下的我……”

    黄纪一字一句地说着,十八年前那段模糊却又痛苦不堪、永不忘却的回忆,他还得庆幸十八年前的自己刚出生不久,没有太多的意识,只记得那晚的鲜血和惨叫,否则他若意识清醒地见证了那晚的惨状,他这一辈子脑海中都会烙下让人恐惧的回忆。不过家仇就是家仇,心中自有痛恨,黄纪一边说着,心里一边在滴血。

    一向善良的方瑛也在后面听着黄纪的讲述,整个人也悲伤起来。之前黄纪就大概和自己讲述了他十八年前灭门的事情,如今详细叙来,方瑛更是可怜黄纪起来。而今晚的黄纪似乎是变了一个人。整个人带着雪恨想要饮血报仇,完全没有了白天里的温文尔雅,方瑛不禁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杀气弥漫在黄纪周身,这让身后一直担心的自己有些害怕……

    何桐也听完了黄纪的讲述,他不清楚黄纪的来路,倒是什么也不怕。只见何桐露出凶杀的眼光。两手提起闪着寒光的冰冷铁链,随后用狰狞的口气道:“我不管你是不是黄玄青的儿子,和我师父有什么仇什么怨。我何桐奉家师之命,前来捉拿方仲天之女方瑛。如若敢有人阻挡,一律杀无赦!”

    何桐的话危言耸听,自恃武功高强的他什么也不怕。毕竟之前只身面对苍龙。他也能对付得游刃有余。如今的黄纪他自己也不清楚来路,更是毫无顾忌。

    黄纪缓了缓神,眼神中也露出了杀气,在黑夜之下就像一匹尖牙利爪的银狼,准备随时冲上去将眼前的仇人撕成碎片。但黄纪的身后还有方瑛,黄纪卷起了袖腕,对身后的方瑛轻声道:“瑛妹,你和妮妮再退后一些。不然待会儿会伤着你……”

    方瑛很听话,牵着妮妮往后又退了几步。但是今晚的黄纪实在是有些陌生和害怕。看着黄纪冰冷的背影,比面对苍龙冰冷的面具时还要窒息,方瑛甚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眼眶中挤出了泪水……

    “既然你不肯交出方姑娘,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何桐露出凶相,用舌头舔了舔铁链上的血,冷笑着说道。

    “有本事的话就来试试——”黄纪也毫不示弱,一阵龙咆声顿起,双掌袖间巨龙掌印忽隐忽现。

    “上——”何桐命令一声,前排的黑衣刺客提着弯刀,如魔鬼一般冲了过去。

    黄纪凝神而对,面对灭族之仇人,黄纪毫不手软,双掌并出,最强掌法“降龙十八掌”排山倒海而出。只听得龙咆哮声震撼天地,两道金色的巨龙横空而出,气势磅礴、无人可挡,还未至其身前的黑衣刺客只是一招就被冲翻在地。

    不过这些黑衣刺客倒也是有些本事,冲在前面的虽然略有死伤,但是后面伤势较轻的,落地后没有一招不起,反而是一个挺身直接重新站了起来,再次向黄纪冲了过去。

    此时黄纪的眼里,除了报仇雪恨,再也没有别的。他什么也不顾了,“龙爪”穿心而过,一瞬间毙命了最前面的两个黑衣刺客,鲜血洒了一地。

    “啊——”方瑛在后面接受不了这样的残忍,右手捂住口,用惊恐无比的眼神望着眼前的一切。

    然而,黄纪现在的心里只有报仇,他大吼一声,“龙爪”顺势抽出二人的心扉,随后两招推掌而上,随着一声巨龙之吼,两具黑衣刺客的尸体直接被打飞至天。

    后面的黑衣刺客还不知死活,一个个朝着黄纪就是提刀而至。黄纪见状,心想着他们都是鬼王师的手下,都是自己的仇人,全部不能放过。鲜有心生残忍的他,又是发出恐怖的怒吼,全身掌力尽出,转身一式十成力道的“亢龙有悔”,有如冲锋破阵的冲天巨龙,倾倒山河一般,只一招便将所有的黑衣刺客全部打得魂飞魄散,有的甚至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便是含冤九泉。

    何桐见着黄纪“降龙十八掌”的惊悚威力,自己也是稍稍震惊,其武功的威力,丝毫不逊之前遇见的苍龙。何况,如今的黄纪是家仇在身,誓死会让自己见血,更是发了疯似的要和自己拼命,稍有闪失,自己也有可能瞬间变成嗜血冤魂。想到这里,何桐手中的铁链有些止不住地轻微颤抖,刚才的十足杀气,如今也显得有一丝丝的动摇……

    倒下的黑衣刺客中,还有两个活命的,黄纪见准了,似乎也是不给活路,“龙爪”继续使出,强大的内力直接将地上的二人给吸了起来,并凭借其掌力使其悬在半空之中。

    “啊——啊——”两个黑衣刺客害怕地惊叫起来,生怕自己也会被黄纪一掌穿心而过,一招见血毙命。

    然而。黄纪似乎是没有要立刻杀了这两个黑衣刺客的意思,他用强大的掌力将二人吸附在空中,仇恨的眼光继续凝视着何桐。用满是仇恨的口气说道:“十八年前那一夜,你师父还有周兴通及江湖‘四大恶丑’,杀害了我们全家七十多口,除我以外一个都没有放过……后来我义父救下我后,记住了杀我全家的人,并将其记在了丐帮的《恩怨簿》中。《恩怨簿》是丐帮记下江湖中的十足恶人之本,那晚灭我全家的人。除了那些无名的手下,其他的人都在簿中……你师父鬼王师,他的徒弟周兴通和‘四大恶丑’——‘人肉屠夫’吴通、‘嗜财薄命’李徒、‘冷血杀手’托托儿和‘四不像’韩古……后来听说。‘四大恶丑’已经因为某些原因死在了逸仙门掌门方仲天方掌门的手上,现在活着的仇人,就只剩下你师父鬼王师、你师兄周兴通,以及……还有一个人。也在其上。可是义父他并不知道其名,所以并未详细记在《恩怨簿》上。不过他和你师父鬼王师也脱不了关系,你师父在江湖上也是做尽坏事,所以我也下定决心,只要是鬼王师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包括你何桐——”

    黄纪的口气越来越恐怖,说完。他两手一用力,如龙爪般抓碎一样。悬在空中最后活着的两个黑衣刺客也被结果,只听得一声惨叫和碎骨,寒风中伴着阴森恐怖,黄纪两手又向前一挥,将两具尸体扔向了面前的何桐。

    然而,虽然何桐听得是有些瘆人,但是她也不甘心就这样被黄纪反客为主地吓倒。不等黄纪扔过尸体,何桐手中铁链一动……忽地,一个迅影的身法,何桐一下子消失在了黄纪的眼前——依旧是何桐惯用的伎俩,他的优势就是身法极为敏捷,之前武功盖世的苍龙也都吃了不少的亏。

    黄纪还不清楚何桐想要弄什么名堂,只知道自己的武功决计不会在他之下,因此一点畏惧也没有。

    “哼哼,看来你黄纪和苍龙大侠一样,都有轻敌的时候嘛……”突然,背后冷风一刮,黄纪的身后传来了何桐恐怖的声音。

    黄纪回头一看,瞳孔长大——何桐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跃至了方瑛的身后,似乎是要对她不利,而方瑛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手无寸铁的她此时此刻也是毫无招架之力。

    “瑛妹——”黄纪见着方瑛有危险,大喊一声,随后整个人转身跃过。但是何桐的铁链已如闪电般疾下,方瑛的生死即在一瞬……

    冰冷的铁链穿过,鲜血溅了一地,然而方瑛依旧是没有受伤——黄纪还是赶前一步,挡在了方瑛的身前,和之前苍龙一样,他的肩膀上也中了何桐的铁链攻击。不过区别在于,苍龙当时只是受了点轻微的皮肉之伤,而黄纪这次,却是整个左肩铁链横穿而过,鲜血从黄纪的身后穿涌而出。

    “黄纪哥哥——”方瑛也是花容失色的惊慌道。

    “啊——”黄纪也是忍着剧痛大吼了一声,随后自己的右手使出全力一招“亢龙有悔”,将半空中的何桐打退而去。

    这何桐也是倒霉,这次偷袭本来自己占尽上风,谁知这一回铁链直接正中穿透了黄纪的肩膀,不能立出,自己反倒是没有立能逃跑之力。被锁定后,黄纪直接一招“亢龙有悔”,尽管不是十成力道,却也能正中何桐将其打个半死。

    何桐依旧是手持着铁链,被黄纪打飞的一瞬间,铁链也从黄纪的肩膀中传出,鲜血再次横溅一地。“啊——”黄纪再次发出了剧痛过后的惨叫,左肩却已是无能无力。

    好在黄纪的这一掌着实击中目标,之前本就吃了苍龙掌伤口未痊的何桐,这一次又活生生吃了“降龙十八掌”,这回是再也站不起来了,整个人口吐鲜血地倒在地上……

    方瑛再也不敢看下去了,不但黄纪亲手血溅了所有的黑衣刺客,现在就连黄纪自己也已经是重伤在身。她想要做些什么,可是一切的一切却都是无能为力,黄纪依旧沉浸在血浸的仇恨伤痛之中。

    黄纪忍着痛,也没有去管身后已经泪如雨下的方瑛,由于何桐的铁链之上有毒淬,伤口又是直穿肩口,因此在血流不止的同时,黄纪时不时会精神恍惚、眼前发黑。然而,满含着十八年非报不可的血仇,黄纪依旧是忍着全身的伤痛,用满是杀气的眼神望着远处倒在地上的何桐,似乎是立誓要将他碎尸万段。

    而何桐这边,重伤倒地之后,虽然意识还算清醒,但是浑身已经内伤遍布,不能立刻起身,更别说继续出手。现在黄纪忍着痛朝自己走来,如若自己不能立刻离开,必会死于黄纪的掌下……

    “我要杀了你,然后接下去的是你的师父鬼王师,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用你们的血祭奠亡亲在天之灵……”黄纪依旧是充满杀气地只字只句道,在外人看来,如今的黄纪,早已没有了白天里的和善,全然都是复仇杀手的血色,令人畏惧……

    黄纪还在一步一步慢慢向前挪动,拖着带伤的肩膀,再只需几步,就能走到何桐的身前,将他了结……

    突然,就在黄纪下定决心之际,他的背后突然涌入一片温暖——是方瑛,只见方瑛什么也不顾了,她不忍心见着更多的人死去,不忍心见着黄纪因为仇恨而蒙蔽了双眼、丧失了理智。她什么也不怕,直接跑到黄纪的身后,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黄纪也是在这一刻怔住了,他没有想到就在自己下定决心报仇雪恨之时,方瑛的这一片温暖拥抱却是让他犹豫了。一时间,一刹那,黄纪心头中的那股红色血印似乎是被方瑛拥抱的温暖所融化,让他淡忘了本应有的仇恨,只剩下这飞雪下的一片暖意和温情。

    黄纪站在原地很久都没有动,不知不觉,他感受到了背上传来的温暖流过的液体——是方瑛的眼泪,方瑛已经不忍心再看着黄纪如此的走火入魔下去,奋不顾身地从背后抱住了黄纪,阻止了黄纪的杀意。

    “求求你,快停手,别再继续了……”方瑛早已成了雨泪佳人,无力的双手依旧仅仅搂着黄纪,不让其再向前走。

    方瑛的温暖倒是让黄纪似乎一下子理智下来,逐渐从仇恨的深渊中慢慢走出。黄纪的眼神也逐渐迷离下来,从之前的满眼杀气,愈眼低下,最后血丝逐渐消退,留下的,全然是对方瑛无限爱意的柔情。

    渐渐地,黄纪放下了准备出掌的手,缓缓将其抚在方瑛搂住自己腰间的手背上,示意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了。寒天飞雪之下,二人的背对相拥,却是塑化了冬夜里无尽的温暖……

    “瑛妹,我没事……”许久,黄纪慢慢吐出字语道。其实黄纪已经冥冥中做出了抉择——爱恨交织的情境,他最终选择了暂时放下……

    方瑛听到了黄纪的这句话,心终于放下了。方瑛再一次留下了泪水,趟湿了黄纪的衣背,最终将头倚在了黄纪背上……

    何桐依旧忍痛倒在地上,看见这一幕,也深知自己也是暂时安全了。但是何桐依旧是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黄纪此时此刻是暂时被方瑛给拦住了,一旦黄纪清醒过来,自己依旧会有生命危险。

    何桐又努力往四周望了望,发现自己的手下已经全然被黄纪干掉了,如今庭院里除了黄纪和方瑛,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

    “没有退路了吗……”何桐心中紧张道。

    然而就在此时,死去的那些黑衣刺客的众尸体,突然有了一丝异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