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零六章 新老仇人
    门外的黑衣刺客一个个虎视眈眈地望着黄纪身后的方瑛,黄纪看在眼里,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同时心中也充满疑惑道:“他们的目标,果真还是瑛妹是吗……”

    黑衣刺客没有说任何的话,前排的人也不知道眼前的白衣书生就是汴梁医侠黄纪,都不怕死地提刀飞身而来。

    黄纪眼神一定,脚步微动,一个划步闪过,折扇轻点,招招着力,精准地将前排冲上来的黑衣刺客的兵器扣下。

    然而这些黑衣刺客似乎并不简单,武功倒也有些斤两,尽管手中兵刃落地,但反应敏捷,伸手也不失矫健,起脚就是一个翻身踢,欲将划步而来的黄纪给一脚撂倒。

    黄纪也是发现了,这些黑衣刺客并不像简单的喽啰那样好对付,心想着绝对不能有一丝的轻敌。于是黄纪也没有手软,抬肘聚力挡住黑衣刺客的脚,自己则自下弹上,跃身折扇聚力劈扣,只听得一声骨裂,黑衣刺客的头骨被黄纪的折扇活生生击裂,整个人被劈倒在地,无法起身。

    身旁的又有两个黑衣刺客提刀袭来,黄纪刚一落地,两把明晃晃的弯刀而至,正朝眉心。黄纪弯腰而立,扇柄只手而应刀锋,强行挡住了黑衣刺客的刀。

    然而黄纪这边正见招应对,由于自己的划步而出,方瑛则还落在后面,暴露在其他杀手的面前。方瑛见着黄纪的糜斗,举足无措间。一个黑衣刺客率先发难,迅影般的步伐飞至了方瑛,欲图不轨。

    方瑛睁大了瞳孔。惊慌不知如何应对。黄纪侧头而见,为保护方瑛,起身发力,手中的力道托过扇柄,强行弹开了抵在其上的弯刀,随即大叫一声,手中的折扇朝方瑛的身前飞了过去。

    如刀光剑影一般。半空中传来一阵锐利的呼啸,黄纪的折扇如同一般银月弯刀,自空中划落。正中偷袭方瑛的黑衣刺客的动脉,瞬间鲜血淋漓,黑衣刺客当场毙命。

    方瑛这一路上很少见到死人,更是没有见过当场死在自己面前的场景。眼见眼前的黑衣刺客在自己面前鲜血喷涌的场景。方瑛惊慌地捂住了嘴巴。不忍直视眼前的惨状。

    而黄纪这边还没有完,手中的折扇飞过后,自己转身推掌而上,一道金黄的掌晕飞出——“金刚掌”横空杀出,只听得一阵巨响,刚才在自己面前阻挠的两个黑衣刺客,被黄纪一掌打飞,两个人直接飞出了门外。倒在了后院的雪地中。

    解决掉前排几人,黄纪有飞身回到方瑛的身前。接过了在半空中还未落下的已经沾有鲜血的折扇,护在方瑛前面,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黄纪对付得是游刃有余,然而方瑛却在后面十分害怕。她倒不是害怕自己的生命危险,她是见到了鲜血横飞的惨状,惊慌地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黄纪似乎是感应到了身后方瑛的状况,轻声安慰者说道:“瑛妹别怕,你就站在我身后,不要随意走动。要是你不敢看,你就别看那些死人,好好照顾你自己还有妮妮……”

    方瑛点了点头,现在的她,全然信任在自己身前保护自己的黄纪,不敢随意走动。身后的妮妮也是对眼前的血腥害怕得瑟瑟发抖,方瑛注意到了,回过头安抚着妮妮道:“没事的,妮妮,不用怕……”

    然而,门外的黑衣刺客似乎是不给屋内的黄纪和方瑛喘息的机会,继续提着利刃弯刀,如同魔鬼一般,朝着屋内步步逼来。

    黄纪盯眼凝神,手中折扇收起,成立状握于手中。全身内力聚于手中扇柄一点,发出淡淡的银光,如同一把银月弯刀。

    “上——”前面的黑衣刺客大叫一声,所以人全部冲入屋内。黄纪看准了时机,眉头一紧,全身之力集于一点,随即垫脚而起,整个人腾跃而出。

    黑衣刺客见黄纪发疯似的冲了过来,自然他们的第一目标便是黄纪,于是纷纷提到朝着黄纪砍去。

    黄纪见定了每一个黑衣刺客的所在位置,手中的“折扇弯刀”随手臂挥动而起。亮闪闪的“银刀”在空中急速挥舞,有如银蛇穿梭,发出“嘶嘶——”的作响。“银月斩”破空而出,黄纪看准了时机,“银刀”对上了黑衣刺客的每一刀,屋内瞬时发出金属碰撞的“叮当——”声,“银刀”每对上黑衣刺客的弯刀,都会蹭处如同闪夜流星的银色火花。

    众黑衣刺客招架不住这样的“银刀快斩”,黄纪的武功内力又极为深厚,每“刀”落下,必有一个黑衣刺客发出一阵惨叫,随后横躺在血泊中。所有的黑衣刺客涌进屋内,黄纪有如灵蛇一般在屋内穿梭自如,不出一会儿,屋内的“银刀”声和惨叫声阵阵迭起直至结束,所有的黑衣刺客全部横躺在地。而整个过程下来,根本就是转眼一瞬。

    见着众多的尸体横躺在地,方瑛更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也从来没有想过,黄纪竟会为了保护自己,血染庭院。方瑛还在一旁有些害怕得发愣,黄纪则是暂时收回了“银刀”折扇,蹲下身子,细细观察着黑衣刺客的尸体。

    黄纪见这些黑衣刺客不要命地冲进来,目标只是方瑛,黄纪便心疑这些黑衣刺客的真实身份。黄纪挪到一个血流较少的黑衣刺客身边,撩起其衣袖,只见他的右手腕上,有一个显眼的刺印。

    “这……这是——”黄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目瞪口呆道。

    方瑛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黄纪拼命保护自己,自己很是欣慰。但她现在最担心的,也是黄纪,见事情暂时平静下来,方瑛牵着妮妮。慢慢朝黄纪身边走去。

    黄纪依旧在仔细盯望着黑衣刺客手腕上的刺印,自言自语道:“这是鬼命符——没有错,这伙人是……可是。如果真是他们,他们要找的目标应该是我才对,为什么会是瑛妹?难道说,瑛妹也陷入了他们设下的局……”

    无数的疑问和担忧涌入黄纪的脑海,还一无所知的方瑛走到黄纪身后,有些后怕道:“黄……黄纪哥哥,你……不要紧吧?”

    黄纪这才注意到后面关心自己的方瑛。他回头想要安慰一下方瑛,但是心中又涌上不好的预感,于是他站起身来道:“瑛妹。你听好,我们现在要暂时离开这里,这个地方不安全……”

    “可……可是,红云姐姐他们。还有苍龙哥哥。他们不是还没有回来吗?”方瑛带着紧张担忧的神情问道。

    “来不及了,恐怕现在兰香庭院外面还有埋伏……”黄纪义正言辞道,“苍龙大侠武功盖世,应该没有问题;红云姑娘那边应该还没有回来,我们往城北的方向走,兴许能碰上正赶回来的他们也说不定……总之,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下去,至少瑛妹你——不能再待下去——”

    “噢……噢……”方瑛现在如同一只孤苦伶仃地流落小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只能完全信任眼前的黄纪。毕竟现在方瑛能够相信的,也只有黄纪,她能够感觉得到,黄纪拼了命也会保护自己。

    “快跟我走——”黄纪似乎是意识到了事态的紧张,立刻抓紧方瑛的手,往屋外走去。而方瑛被黄纪抓着手,立刻心中感到了一股踏实。但方瑛还是不敢有所放松,他的另一只手牵着妮妮,一起走出了门外……

    正当黄纪想要离开后院,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惊呆了——只见前面站着几十来个黑衣刺客,已经个个手提利刃挡住了庭院的大门。而站在所有人最前面的,正是策划这一切的何桐。

    “是……是何桐——”方瑛认识何桐,昨日在林子里赶路的时候见到过,之前苍龙也是被何桐暗伤的。

    “瑛妹你认识她?”黄纪在担忧中,听到方瑛这么一句,不禁问道。

    何桐站在最前面,一脸阴笑地望着黄纪和方瑛二人,并对方瑛道:“方瑛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你果然认识我……”方瑛第二次见到何桐,倒是并没有之前那么害怕,而是较为镇定地回应道。

    然而,黄纪担心何桐对方瑛会有所不轨,抬手将方瑛挡在了后面。黄纪扫视了一下庭院里的几十个黑衣刺客,嘴角露出了黑夜中不易察觉的笑容——似乎对于黄纪来说,这些黑衣刺客根本就不在话下。

    但何桐却是并没有把黄纪放在眼里,他似乎也并不认识黄记,只当是多管闲事的会一些武功的白衣书生。何桐又对黄纪冷笑了一番,随即道:“这位公子,在下今日奉家师之命,前来捉拿逸仙门掌门方仲天方掌门之女,与你无关。只要你把你身后的姑娘交出来,我们便可放你一条生路;如若不然,哼哼……可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黄纪听了,并没有露出半点的慌张和害怕,相反,听到了何桐的这句话,黄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反过来轻轻一笑。

    “你笑什么?”何桐也是觉得黄纪此时露出笑容事有蹊跷,于是反问道。

    “家师?”黄纪缓缓道,“你叫何桐是吧,你说你是奉家师之命,前来捉拿方姑娘的是吗?哼哼哼哼……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何桐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本来今日是他来捉拿方瑛,于其施压,现在黄纪的反而一笑,却是让自己紧张了半分。

    不只是何桐,方瑛在黄纪身后也是疑惑和害怕,刚才黄纪还说赶紧离开,现在大敌当前却有发出异样的笑声,方瑛虽然十分信任黄纪,但是此时此刻自己也有些对黄纪突然的态度转变感到有一丝的害怕。

    “你可知我是谁吗?”黄纪收回笑容,反过来问道。

    “我管你是谁,敢阻碍我何桐办事的,一律得死!”何桐也并不害怕黄纪,出言不逊道。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你师父也没有详细告诉过你,我的样貌……”黄纪继续道。

    “我师父?你怎么会知道我师父,你到底是什么人?”何桐顿时感觉到一种压迫感涌上心头,他两眼正视着黄纪,继续问道。

    “你师父……哼,哼哼……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师父,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黄纪只字只句道,“不知道你师父有没有和你提起过,十八年前的一个夜晚,你师父,还有他当时的徒弟‘棋魔者’周兴通,以及江湖‘四大恶丑’及手下黑衣杀手,灭门血洗了一家七十口,并一把火将其家烧成了一片灰烬……”

    黄纪说到这里,方瑛似乎是猜到了什么,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黄纪,心中暗道:“黄纪哥哥,你该不会……”

    何桐听到了这里,也大概知晓了一些,他缓缓道:“十八年前我还不是师父的门下,听师父说,十八年前的一个夜晚,他的确是因为某些原因,灭门了当时的书香门第黄玄青一家七十多口……”

    “不过那一个夜晚,有一个婴儿侥幸活了下来,并亲眼见证了亲人惨遭屠戮的血腥一幕……”黄纪渐渐收回了笑容,用带血的眼神望着何桐,咬牙愤恨道。

    “后来他被丐帮帮主葛威葛帮主收养,成了葛帮主的义子,从此不知下落,师父当时是这么和我说的……难道说,你是——”何桐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抬头望着黄纪,同样不可思议地只字只句道,“你是……你是黄玄青的儿子,黄纪——”

    “没错——”黄纪亮明身份道,“我如今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全都拜你师父鬼王师和你师兄周兴通他们所赐……今日我不知道你找方姑娘究竟何事,既然仇人的徒弟自己送上门来,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你……”

    这下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原来何桐等人捉拿方瑛的幕后,正是黄纪的灭族仇人鬼王师。虽然黄纪也不清楚,方瑛为什么会和鬼王师扯上关系,但是一直探寻的仇家终于有了下落,黄纪自然是不可能放过报仇雪恨的机会,尽管眼前的何桐十八年前并没有参与灭门一事……

    “你怎么知道我是鬼王师的弟子?”何桐见黄纪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深感疑惑,于是又问道。

    “因为鬼命符——”黄纪继续道,“我听我义父说过,他早些时候和鬼王师有过交锋,甚至鬼王师的弟子,右手腕上都会有鬼命符的标记。刚才那些黑衣刺客的手腕上的确有,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你们,我一定要为十八年前的灭门之仇报仇雪恨,用你们的血,血祭我全家在天之灵!”

    黄纪的口气变得有些可怕,白天那个温文尔雅的书生形象瞬间变成一个如同冷血的杀手姿态,方瑛在后面见了,也是害怕得要紧。但是她知道黄纪家世灭门的痛苦,始终担心着黄纪不放,方瑛提起神,斗胆轻声道:“黄纪哥哥,你……你不要……”可是一时间,方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阻止黄纪。

    黄纪虽然誓报家仇,但是对于方瑛,黄纪也会关心备至。黄纪不想让方瑛这样善良的女孩儿牵扯进这样的血仇之中,于是他对身后的方瑛轻声道:“瑛妹,你退后,今晚这是我黄纪的家丑之事,与你无关……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但是,我也不想让你也被牵扯进来。所以,你站在后面不动就好了……”

    然而,黄纪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方瑛却是放心不下。不止如此,方瑛的眼眶中缓缓滴下了泪水,对她来说,眼前的黄纪,是一个极为恐惧和陌生的背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