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零四章 神秘高手
    周兴通也重新站起身,轻功跃至仇如心身边,随后发出阴冷的笑容道:“算你有点本事,身处陷阱竟能反其道骗我入瓮……不过,我之前也是说过的,‘明知而落陷阱,虽搏杀而终难身退’,落入陷阱,你终究难退。难道你以为,给你设下陷阱,截杀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嗯?”苍龙听到周兴通这么一说,不觉全身一紧,果然没过多久,苍龙隐隐感觉到身旁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哼哼……”周兴通又发出一阵冷笑,在这风雪寒冬之时显得格外肃杀。而苍龙除了凝视对面的敌人,还要时不时警惕四周的一切,在这满藏杀机的冰河河面,什么意想不到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周兴通两眼一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突然,黑暗中似乎传来阵阵凌厉的呼啸声。苍龙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周围有什么黑压压的东西在向自己靠近。因为今夜风雪交加,没有星月的映射,所以不能立刻感知周围的事物,待到靠近的东西里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呼啸声愈加凌厉,在这无尽的黑夜中,有如无形的压迫和窒息向自己靠近,爆发即在一刻……看清楚了,就在最后一刻,苍龙看见了——是箭,成百上千的黑色箭雨,在黑夜的庇护下,如魔鬼之雨一般,铺天盖地飞落而下。

    苍龙定气凝神,全身聚气,随着一声冲破黑暗的巨龙咆哮。自全身而出的青龙有如盘旋而上之势,借其震撼天地的内力,将朝自己飞来的箭矢尽数震退。

    果然。这样小小的伎俩对苍龙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被震飞的箭一一散落在苍龙所站礁石四周的冰面上,不计其数。

    “哼,就这点本事就想偷袭我,你们也太小看我了……”挡住所有箭矢后,苍龙反过来朝仇如心和周兴通笑道,借此对其施压。

    然而。仇如心却在对面妖艳地冷笑道:“哼,是这个样子吗……”

    “嗯?”苍龙听了仇如心的口气,虽然心知他们二人并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阴谋诡计却是层层皆是,稍有不慎就会落入陷阱。所以即使是像刚才的箭雨偷袭,苍龙也是没有丝毫的懈怠。

    果然没过多久,有一阵压抑感。从四周。朝着苍龙身边涌来。苍龙重新屏气凝神,感到了周遭的异状,还以为此二人故技重施,因此提早准备内力流动,苍龙掌可即刻而出。

    天空中再次黑压压一片朝苍龙涌来,不过这一回飞来的不是箭,而是人——在黑夜的映衬下,上百的黑衣刺客有如风中恶魔一般。提着弯刀就朝自己扑袭而来。

    “居然有这么多人……”苍龙也是惊讶了一番。他倒不是惊讶仇如心和周兴通他们的这些手下会对自己造成多大威胁,他只是感到疑惑和紧张——为了抓方瑛。这些家伙不惜派出大量的人马,拼命阻截,究竟用意何在?还说是,抓方瑛其实只是一个幌子,他们幕后的真正目的另有其真……

    无数的疑问围绕在苍龙四周,但是现在可不是犹豫之际,眼下苍龙必须先干掉这些黑衣刺客。苍龙二话不说,眼下立判,双手齐出,巨龙再现。很快,黑夜中传来一阵阵龙吟嘶吼,几道飞天巨龙自苍龙周身纵贯而出,“断岳天龙”借着无尽的内力腾然而上,似冲破一切黑暗的束缚,齐头青天。

    这些身手平平的黑衣刺客,自然挡不住苍龙的阵阵龙腾攻势,手中的弯刀还未触及苍龙周身,就已被“断岳天龙”打得“漫天飞舞”,黑暗中也传来了真真的惨叫声。被打死打伤的黑衣刺客,直接从半空总落入冰湖,有的重重的摔在冰面之上;运气不好的,冰面直接被砸开一个窟窿,直接落入了湖水中。

    “吼——”“啊啊——啊”,苍龙没有停歇,“断岳天龙”的攻势也没有减弱,虽然今夜与仇如心和周兴通二人的糜战消耗了自己不少的内力,但是对付这些杂碎,苍龙还是绰绰有余。

    很快,飞来成百的黑衣刺客也未能对苍龙构成实质性的威胁,苍龙不出几招几式,就将百余的黑衣刺客一一击落。不过苍龙毕竟也是人,用苍龙掌对付百余回合,自己的体力似乎是出现了起伏,好在伏击没有继续,得以给苍龙有了喘息的机会。

    “可恶,第一次对付这么多人,体力有些吃不消了,还是说……我苍龙掌还未融会贯通……”苍龙稍稍平稳一下气息,眼神一直望着对面的仇如心和周兴通二人,心中暗暗道。

    仇如心似乎是看出来对面苍龙有些体力不支的样子,二话不说,她重新摆好琴,奏起了丧魂之曲。“离愁一曲,断尽亡魂”,久未与仇如心交手的苍龙,再次听到这丧魂之音,又是在体力起伏之时,全身内力变得更加紊乱。

    当然,苍龙非常清楚,这是仇如心为了干扰自己,再次奏起的亡音,但是这也预示着,仇如心他们还没有死心,紧接着的,将会是一道又一道无休无止的攻势。

    为了提起心气,苍龙用内力抵挡亡音干扰的同时,站起身对对面的仇如心和周兴通说道:“哼,别白费力气了,就算你们再怎么偷袭,都不是我苍龙的对手。现在居明城有丐帮坐镇,就算你们的幕后再怎么庞大,也绝计不敢和丐帮叫嚣,多使手段不会有结果的……”

    仇如心却不以为然,一边弹着琴,一边冷笑着说道:“哼哼哼哼,谁说我们要和丐帮过不去了……我们确有其他目的,不过今天晚上,我们要的,就是苍龙大侠你的命!”

    此一语惊悚逼人,即使从来都没怕过什么的苍龙。听到后也不觉有些瑟瑟发抖。也许发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风雪的寒冷,或是因为紧张窒息的黑夜气氛……

    仇如心冷笑说完后。一旁的周兴通接着道:“棋局局势一定,不会多有变数,即使看似有翻身之计,却已无关大局。苍龙,你现在就如同落入死穴的棋子,无论再怎么努力,终究只会徒增被吃掉的棋子罢了。整个棋局已无法改变,静心等待被审判的一刻……”

    “哼,就凭你们这些毫无用处的手下?”苍龙倒是反过来冷笑一句。毕竟他自觉刚才偷袭自己的百来黑衣刺客并没有什么真本事。

    然而,仇如心的一句话又让苍龙绷紧了神经,只听她继续冷笑道:“哼,谁告诉你他们就只有这点本事了?而且。你真的以为。刚才的偷袭是为了直接取你性命吗?”

    “你说什么?”苍龙听完后,眼神一凝,似有不好的预感。待到他低头去望刚才被自己击落的百余黑衣刺客时,并未见到他们立刻冲上来结果自己,而是再用弯刀发出敲到的声音——他们居然在凿冰。

    苍龙开始还略感疑惑,但是一刻间,他立刻清醒:“他们该不会是要……”

    但似乎为时已晚,由于刚才的撞击。加上铁器凿冰,很快。苍龙周边的冰面全部碎裂,俨然重新成了宽广的河流。而凿冰完成的黑衣刺客也没有立刻冲上前,而是退后数十丈之余,静待苍龙反应。

    苍龙看出来了,这是一种间接死亡法,他站的这块礁石,是河面中比较孤立的一块,如若没有冰面,想要重新回到岸上,必须有绝好的轻功。如果光是轻功,踏过河面这些也都没有问题,但是关键在于,周遭的冰面还有严整以待的黑衣刺客;虽然他们的身手一般,但是却能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阻挠,如果自己轻功使到一半,在未结冰的河面上与之纠缠,并会难度大增。再加上仇如心和周兴通在对面虎视眈眈,稍有不慎,就会遭到此二人的狠辣偷袭,不排除有直接丧命的可能……说到底,除非能一鼓作气施展轻功踏过河面——这种情况已经不太现实——现在苍龙唯一能立足的地方,也就只有自己脚下这块只够站立的礁石。而仇如心等人想要弄死自己,只需不断朝自己施压。反正自己已无其他逃生之地,待到自己体力耗尽,败北只是迟早的事情——可见仇如心和周兴通果然是阴险狡诈,虽然苍龙用计好不容易取得了礁石这一块立足之地,但是很快就被他们加以利用,将自己逼入了绝路……

    “现在就算是你武功盖世的苍龙大侠,也没有办法越过这冰湖吧?除非你真的有飞天的本领……”周兴通笑着道。

    苍龙也是浑身紧张到了极点,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然而体力不多的自己,越是多呆一刻,自己就愈是危险。

    目标已然锁定,仇如心率先发难,丧魂之曲即刻变音,指尖骤然一拨,音律的几声刺向,有如穿破层云的利刃,由琴弦处发出的空音寒刀,一段一段连层朝着苍龙呼啸而过。

    苍龙很清楚,自己已然没有了退路,全身再次聚力,巨龙咆哮再现,前行抵挡住飞来的琴弦利刃,并震起了湖面上的层层巨浪。

    然而没玩,周兴通这边再施一笔,手中棋子暗器有如雨下地朝苍龙身前飞去。苍龙还未反应过来,眼见着飞来的棋子暗器,想起之前在半空中的一幕,心中暗惊道:“糟了——”

    果然,就在苍龙反应的一瞬间,棋子暗器有如火药般顷刻间爆炸开来,发出震天响,火光直接映射着湖面,将礁石中心的苍龙给掩埋,只剩下一片烟云……

    “被炸得尸骨无存了吗?”仇如心眼见着对面一望不现的烟云,停下琴声不禁问道。

    “别小看了苍龙,他不会这么简单……全部给我上,把礁石处的苍龙给乱刀砍死——”周兴通先是回应了仇如心一句,随即又对着冰面上的黑衣刺客手下道。

    所有黑衣刺客接到了命令,提起弯刀全然而上,再一次铺天盖地朝苍龙所站的礁石处砍去……

    “了结了吗……”周兴通望着对面的烟云。皱眉道。

    然而,就在黑衣刺客乱刀而下一刻,一道清脆的金属声响彻黑暗。仇如心和周兴通正感到疑惑不已。待到烟云散去……眼前的景象倒是让二人小吃一惊,只见苍龙还活着,并用他背后那把为出鞘的剑挡住了黑衣刺客的乱刀。

    “是剑——”仇如心不禁道,“不会吧,苍龙大侠不是传闻从来不用剑吗?”

    周兴通见了,冷笑了一句道:“哼,不愧是苍龙大侠。不过正好,就让我们见识一下苍龙使剑的功夫,这可是全天下的武林豪杰都没有见过的奇景呢……”

    然而就在仇如心和周兴通全神贯注应对苍龙之际。二人的身后突有暗器袭来。

    “不好,背后有人——”经验老道的周兴通大喊道。

    仇如心见状,与周兴通二人立刻闪开,一跃至下面的冰面。果然。就在二人所站之地。一把亮闪闪的银刀立在岩石中央。

    “是谁,谁在背后偷袭出手?”周兴通大喊道,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也没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啊——啊——啊——”就在二人犹豫间,苍龙那边又传来了黑衣刺客阵阵的惨叫声。二人还以为是苍龙使剑干掉了自己的手下,谁知二人回头一看,苍龙依旧是用剑挡住黑衣刺客的乱刀,还未出招。而礁石之下。有一个神秘人的身影正在如影穿梭,每至一处。就能挥刀而取他人性命,身手矫捷。只是在无尽的黑夜中,仇如心和周兴通,甚至是苍龙,都没能看出这个人的面孔。

    “你到底是什么人?”周兴通大声叱问道。

    然而神秘人并没有任何回答,依旧是独自一人干掉了礁石之下的所有黑衣刺客,武功之强足以可见。

    苍龙这边也没闲着,即使剑在手上、体力耗尽,苍龙依旧没有使剑,而是用苍龙掌将其一一击飞,打入湖中。

    经验老道的周兴通见此情景,立刻抓住身旁的仇如心,紧张道:“不好,局势不太妙,我们快撤——”

    “为什么?本来差一点就成功了……”仇如心倒是不甘心道。

    “今日除了苍龙,还有高人在场,不在我们算计之内……反正我们的目标是方瑛,我们所做的只是调虎离山,居明城那边,何桐才是正戏……我们无须和苍龙做太多纠缠,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周兴通说完一句,拉着仇如心,随后用自己棋子暗器爆破。随着一声巨响和烟雾的重重弥漫,仇如心和周兴通再一次消失在了苍龙眼前。

    苍龙用衣袖驱散了一下烟雾,然而消失的不只是仇如心和周兴通,还有刚才帮助自己的那个神秘人。

    待到苍龙一抬头,只见刚才那个神秘人已经跃到了对面的礁石之上,收回了立在石面上的银刀,转身头也不回地踏着轻功离去。

    “喂……”苍龙还没来得及道谢和打招呼,神秘人就也消失在了苍龙的视线中。浩大的冰湖,如今除了死去的黑衣刺客的尸体,也就剩下苍龙一人。

    苍龙此时已是精疲力尽,但是他心中的疑问却有太多。他稍稍缓和了一下,盘坐在礁石上,低头思绪着:“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究竟是好是坏,为什么会帮我解难……还有最关键的,这仇如心和周兴通的武功不但高强,而且所使招式都是江湖中几乎没有见过的奇邪怪招,也从未听闻……如果说他们的幕后就是传授他们武功的师父,那他的师父究竟是谁,江湖中究竟有谁善于这些奇邪怪招?另外,为什么他们的目标是方姑娘,究竟是方姑娘和他们有关系,还是与方姑娘有关系的人与其有过渊源……说到方姑娘,在七源酒楼偷袭我们失败后,仇如心和周兴通二人本就可以一路逃跑,为什么还会在这冰湖之上埋伏我,还和我纠缠这么长时间,就想故意让我追上他们一样,难道是在拖延什么,还是说……这是调虎离山——”

    苍龙方才醒悟过来,顿觉不妙,如今把方瑛他们留在居明城,自己独身离开,本就是危险重重。苍龙立刻起身,施展轻功踏过河面,往返回居明城的方向奔去。

    “之前也想到了可能是调虎离山,所以才把方姑娘他们安心托给黄纪兄弟。但是今夜与之对决,发现这些刺客的幕后似乎并不简单,恐怕黄纪兄弟一个人也未必应付得了,我得赶紧回去……”苍龙心中暗道,加快脚步朝着飞奔回去。

    苍龙似乎是非常信任黄纪,认为其有能力保护方瑛他们。然而今夜发生的种种让苍龙猜测不断,他担心这其中的幕后黑手手段绝不止这么简单,而在这一切的一切背后,似乎也隐藏着一个巨大的不为人知的秘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