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零三章 冰河陷阱
    夜幕降临,寒时飞雪,边关一带很快被浸没在一片白雪寂寥中。寒风狂卷,呼啸狼烟,偶尔一曲边塞笙歌,勾起人的思乡之情与孤寂之感。

    今夜的雪很大,很快将居明城一带笼罩在白雪皑皑之中。伴着寂静笙歌的夜,看似一切的平静与不平静,都将要隐没冷夜的风雪中,只留下空人独想的凄凉……

    但是此时此刻,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闲情逸致去感受这样的凄凉……苍龙独自一人,穿梭在居明城外的雪林中,继续追捕着今日偷袭他们的仇如心和周兴通二人。然而此二人逃跑甚是疾速,苍龙施展轻功,从城里追到城外,愣是没有看见此二人的身影。

    不过好在林中的积雪刚堆积不久,雪地十分松软,即使轻功再好,也难免会在雪地上留下脚印。即使在夜幕之下,苍龙透过面具,依旧是能够看清雪地中的脚印。跟着脚印继续追下去,此二人一直往同一方向逃窜,并未改变太多方向,也没有折返居明城,从而调虎离山的迹象——这让苍龙很是放心。

    “有黄纪兄弟在,方姑娘应该不会有事……”苍龙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

    然而没过多久,苍龙停下了脚步,在一处树枝梢头处站住了,没有继续追下去。原来到这里为止,脚印全部都消失了。

    苍龙环顾了四周,发现到处都没有他们的脚印,心中不禁疑惑道:“奇怪。没有脚印……那两个贼人跑哪儿去了……”

    然而,等到苍龙抬头正眼望去,在他的正下方。是一条宽阔的河。不过因为大雪冰封,这条河面已经被“镀上了”薄薄的冰。如果是在冰面上逃跑,的确不会留下脚印,但是刚刚冰封的河,冰面还不够坚实,如若不是有扎实的轻功,常人如履薄冰。定会失足落水,可见那两个贼人的武功的确不简单。

    苍龙见了,心中暗道:“如果四周没有脚印。他们只能是往冰河处逃窜……可是这冰面这么薄,他们犯得着这样冒险吗……”

    冰河面上宽广无比,想要短时间内跨过河面逃跑也不太现实。放眼望去,冰河面上除了大大小小交错不齐的礁石以外。再也见不到任何的障碍物。但有礁石说明此处的河深并不深。但就是浅河之处最危险,一旦落入水中,半身上下,难以动弹。一旦有他人埋伏在此,必是进退维谷、抉择两难。

    “谅他们再怎么耍阴谋,武功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我有什么可怕的……”苍龙在心中打了打气,随即从树枝上轻功落下。轻手轻脚地行走在冰面上。

    轻薄的冰面也挺滑,就算轻功再好。也不敢贸然在此等冰面上加快行步。苍龙缓缓地一步一步前进,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周围的一切。

    “他们不可能跑远,兴许就在这里埋伏我也说不定……”苍龙心中一直暗暗道。也许他知道等待他的或许是个陷阱,但是为了追查那些神秘人的下落,苍龙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献身试探,然而稍有不慎就可能成为冰河上的鬼魂……

    冰面上除了参差交错的礁石,其他都显得开阔无遗,夜里的寒风,呼啸般地撕咬着铁面具下的纹路,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金属声。如刀尖一般的风雪,苍龙隐隐约约感觉到左脸颊上的刺痛,冰冷侵袭着全身,苍龙依旧是伫立凝神,感知着周围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即使飞雪已经掩没了他的头发……

    忽地,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隐隐约约的琴声。声音中带着令人丧魂的旋律,如亡灵般的折磨让人欲哭不止。苍龙认出来了,对音律十分敏感的他,知道这是仇如心的琴声。琴声隐隐约约地贯穿在冰河之上,抬头四望又不见人影,苍龙能够想象,仇如心一定是躲在某处礁石之后。

    苍龙知道,一旦用心听这样的亡魂之曲,心智定会大乱。于是,苍龙想要用苍龙掌劈开远处的礁石,然而就在他准备聚力的一瞬,脚下的冰却有轻微的碎裂震动。苍龙这才意识到,刚刚冰封的河面,经不起深厚内力的震荡,一旦稍有不慎,用力过度,冰面便会碎裂,自己也会掉入水中。

    随即,苍龙立刻收回了内力,稍许移动了一小步,离开原地,另觅机会。

    然而,仇如心的曲音也是越来越清晰,曲调中明显带着扰人心智的旋律——看样子她是想要在这里和苍龙做个了断,以除后患。

    寂静的冰河之上,传来丧魂的曲声,强烈的反差,苍龙即使捂住耳朵,也没办法消声。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深厚的内力相抗衡,然而若是内力迸发,必会震碎冰封的河面,到时候自己半身落入浅河,更是掉入了陷阱。

    苍龙顿时显得紧张起来,比起在济世大会上和众武林名士的对决,他这一次更加地紧张。济世大会上,即使对手是武林四圣七雄之辈,但终究只是比武点到为止;但是今晚仇如心等分明是想要夺取自己的性命,不择手段将自己逼入冰河陷阱之中,稍有不慎便会命丧黄泉。

    丧魂琴声持续了好一会儿,苍龙也隐隐感觉到身体中内力的紊乱,这样的慢性死亡方式,是一种**和精神的双重煎熬,越是由于一刻,死亡的危险就离自己越近一步,苍龙也是眼神中带着焦急,愣是想不出太好的办法……

    终于,除了琴声,河面上传来了仇如心和周兴通的声音。

    “哼哼,没想到你苍龙大侠武功盖世,脑子却不太好使,居然这样就踏进这么低级的陷阱……”首先传出来的,是周兴通的声音。

    很快,另一侧也传来了仇如心冷笑的声音:“哈哈哈哈。我们本来没有想要赶尽杀绝,既然苍龙你执意要追我们,踏入了冰河陷阱。就休想再全身而退。纵使你武功再高,踏入了这块死亡之地,就不会再有回头路了……”

    苍龙心中虽然很焦急,但是愁乱之中,他也在不停地想着策略。仇如心和周兴通分别在自己左右一侧,一定是躲在某处礁石之后。丧魂之曲的干扰令人头痛,苍龙毫无疑问要先对付一直在奏琴的仇如心。

    于是。苍龙眼神一定,朝准自己的左侧——仇如心话音传来的方向——施展轻功飞奔过去,试图先结果仇如心。毕竟今日在七源酒楼。苍龙曾出掌伤过仇如心,短短几个时辰,仇如心不可能全然恢复,对付她也稍许容易。

    苍龙轻功跃然在冰面之上。最后一脚飞身而上。欲俯视礁石下的一切——看见了,俯瞰而下,苍龙确定了仇如心的位置,此时她正盘坐在礁石之上,弹奏着丧魂之音。

    然而,身处半空的苍龙自然是失去了主动,仇如心生性狡猾,自然也明白苍龙的第一个目标一定是自己。仇如心拨动着琴弦。妖艳的外边下露出冷血的笑容,指尖拨琴即刻一瞬。黑夜中发出震人的音调,如寒影疾月般的刀锋内力,逆流而上,直朝苍龙身前而去。

    苍龙在远远的距离,就能感受到琴弦内力的疾迅,自然不敢怠慢。由于是在半空中,苍龙可以任用内力,全身聚力全然一掌劈下,只听得黑夜中一阵深厚的龙吟,苍龙掌旷宇而出,只一招就将仇如心疾风利刃的挡了回去。

    没完,苍龙掌内力深厚,又是居高临下,余力依旧能震慑到礁石上的仇如心。仇如心倒也不慌不忙,虽然身上有伤,但内力依旧不减,她转换了一下琴弦,曲调骤变,左右两手同时反弦一送,如千百的刀锋内力自琴弦而出,很快就将从天而降的飞龙斩成四分五裂。

    由于苍龙掌内力过于深厚,苍龙在半空中无法把持平痕,整个人落回了冰面上。而苍龙也是竭尽全力控制自己的步伐,轻点而下,一旦落回了冰面,自然是不得再使用苍龙武功,一下子又处于了劣势。

    仇如心应对了完了几回合,又一次躲回了礁石之后,并开始加速了亡魂之曲的乐调。苍龙一边忍受着丧魂曲的折磨,一边又不能用内力强行抵挡,左右不是,苍龙此时显得更加地焦急。

    这时,在自己的另一侧,又传出了周兴通的声音:“棋者有曰,‘明知而落陷阱,虽搏杀而终难身退’。苍龙,现在你不正像落入陷阱的棋子吗?就算你再怎么拼命,也是无济于事,几番纠缠,最后牢地里只会是死棋的结果……”

    苍龙没有理会周兴通,他的第一目标还是首选躲在礁石后弹琴的仇如心,如果不能将其琴声遏制,心智紊乱会没完没了,待到自己精力枯竭,就会徒手待毙。

    于是,苍龙重新施展轻功,故技重施,准备立高而下,突袭依旧在弹琴的仇如心。

    然而这一回倒是周兴通出手了,苍龙跃至半空之际,忽感背后一阵阴凉。苍龙回头一望,成百上千的暗器如雨而下,苍龙定气凝神,半空中苍龙掌再出,黑夜中的一阵龙咆,一招震退了周兴通飞来的暗器。可见苍龙的武功绝计不在仇如心和周兴通二人之下,但是如今身处陷阱之中,却是两难境地。

    本以为一招震退暗器,便是万事大吉,谁知周兴通飞来的暗器似乎有如灵性一般,并未散落而去,在半空中继续飞行而出。

    这倒是让苍龙惊出一声冷汗,他从未见过此等武功,暗器竟能在空中自由飞行,即使是内力操控,自己也从未亲临过如同魔法一般操控这么多暗器穿梭自如的武功。

    “这……这到底是什么?”苍龙心中暗惊。然而等其中一枚暗器飞至自己跟前时,苍龙终于看清楚了。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暗器,只不过是围棋的棋子罢了。原来“棋魔者”周兴通不但喜好围棋,比武时便用棋子作为自己的暗器,今天在七源酒楼,方瑛也正是被棋子暗器所伤。

    然而与众不同的是,棋子的中间似乎有一个小洞,有一根坚硬无比的细丝串联起来,其他的棋子也如出一辙。这样就很好解释为什么暗器飞至空中还能如灵性般自由移动了,那些只不过是周兴通利用坚硬细丝,将串联起来的棋子操控罢了。因为实在黑夜中,又是激烈的打斗,所以苍龙并没有注意这些。

    不过苍龙还是心感疑惑,就在不解为什么周兴通会用此等偏门招数时,突然,周兴通操控的暗器棋子有了异常,冷不丁地一声巨响……

    “砰砰砰砰——”紧接着,就是一阵接一阵的巨响,所有围绕在苍龙身边的暗棋棋子全然爆炸——原来棋子中也有玄机,这些棋子一早就是能够爆炸的暗器,所以周兴通才会选择此等作为操控的暗器……

    黑夜中,半空之上被爆炸过后的烟雾笼罩,苍龙本人也是被烟雾给吞没。

    “被炸得尸骨无存了吗……”周兴通从礁石后面走出来,施展轻功飞至了苍龙最先站着的位置,抬头仰望着半空中的烟雾说道。

    突然,就在周兴通放松一刻间,苍龙的身影从烟雾中窜出,笔直俯冲而下,出掌击向正下方的周兴通。

    周兴通大吃一惊,立刻退回身后,因为他知道苍龙在半空中,可以随意使用内力。果听一道震耳欲聋的龙吟咆哮,“断岳天龙”自天际杀出,一条青色巨龙掌晕垂直而下,之将冰封的湖面一举击穿,有如蛟龙潜入海底。

    周兴通没有站稳,直接摔在了冰面之上,滑翔了好远。好在“断岳天龙”的力道只有五成左右,只有中心一处的冰面被击穿,其他冰面上安然无事,周兴通才得以幸免,没有落入冰河中。

    苍龙施完一招后,看准时机,没有立刻去反击仇如心或是周兴通,反倒是施展轻功反方向一跃,瞬间跳上了之前周兴通躲着的礁石之上。

    “就等你出来的这一下,总算是找到立足点了——”苍龙笑着说道。

    原来,苍龙从一开始就发现了冰河之上的危险,知道想要身聚内力反击,就必须离开冰面。而唯独能够平稳施展武功的地方,除了礁石之上,别无他处。但开始的时候苍龙左右两侧分别有仇如心和周兴通两人把守,想要切实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就必须先引出其中一人,佯攻加以击退,然后趁乱之际占据一方礁石,得意自由使用武功内力。

    现在苍龙做到了,如今站在了礁石之上,而自己的敌人仇如心和周兴通又全部落在了自己的对面,自己便相对安全了。既然是站住了礁石,那苍龙也可以放开手脚了,使出全力出掌一招“龙主沉浮”,一条蜿蜒的巨龙倾巢而出,直接飞向对面的礁石——那是仇如心躲藏的地方。

    只听“轰——”一声巨响,礁石被苍龙强大的掌力劈得粉碎,而本就有伤的仇如心也不敢怠慢,不得不立刻停下琴弦,整个人先向后面的礁石退去。

    丧魂曲声一停,苍龙体内的内力也平稳了,可以专心致志对付仇如心和周兴通二人。仇如心暂时收回了琴,用仇恨的眼光望着苍龙道:“有两下子嘛,看来是我们小看你了……”

    周兴通也重新站起身,轻功跃至仇如心身边,随后发出阴冷的笑容道:“算你有点本事,身处陷阱竟能反其道骗我入瓮……不过,我之前也是说过的,‘明知而落陷阱,虽搏杀而终难身退’,落入陷阱,你终究难退。难道你以为,给你设下陷阱,截杀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嗯?”苍龙听到周兴通这么一说,不觉全身一紧,果然没过多久,苍龙隐隐感觉到身旁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