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零二章 情投意合 下
    方瑛对黄纪嫣然一笑,黄纪心跳加快,有些不太自在,他不禁问道:“有……有什么问题吗,方姑娘……噢,瑛妹?”

    “没事,只是看见这头梅鹿……”方瑛轻抚着梅鹿,轻柔地说道,“黄纪哥哥你虽然用草药帮她敷了伤,但是伤口并没有治愈,刚才你又帮她取了箭头,伤口一定还疼得厉害……如果能用救死扶伤的武功帮她疗伤,说不定她会好受些……”

    原来方瑛是在担心这头梅鹿的伤口,见着方瑛善良的举动,黄纪先是微微一笑。方瑛见了,只声问道:“你笑什么?”

    “没有,只是觉得瑛妹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儿,如此关心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浪动物……”黄纪微笑着说道。

    “还好了……”方瑛先是笑着回应了一句,随后眼神稍稍变得些许的低沉,随即道,“我之所以会关心他们,是因为他们也是没有了家人,在这世上感到非常的孤单,需要更多的关心和爱护……因为我自小就被师父带回了古墓,还没有清醒意识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听说我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唯独剩我父亲,还是未经久世就已分别,便是十八年没有相见,所以没有亲情关爱的痛苦,我可以理解,而人和动物的情感,本质上没有区别……”

    听到方瑛突然谈起了自己的家世,黄纪也在一旁默默地聆听,映着门外飘然落下的白雪。有如回忆中那一片梦幻般的点缀。

    方瑛继续感叹着道:“十八年来,我一直是陪我的师父一起的,还有我那些师姐师妹。我曾一个人走出古墓。见过城里的一些有家庭、有父母的孩子,他们有亲人的关爱,不会理解没有亲人的伤痛,那样的感觉真好……不过我也是幸运的,再过不久,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可以回到逸仙门。可以回到我父亲身边,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就这点来看,虽然耽误了十八年。但是还不晚,真的还不晚……”

    说着说着,方瑛自己的眼眶中也渗出了晶莹的泪水,佳人脸庞、泪欲滴下、娇人姿态、楚楚可人。黄纪看在眼里。心中渐起一种心动。但是方瑛刚才的描述,似乎是给黄纪蒙上了一层暗淡的忧伤,在看过一眼方瑛后,黄纪坐在门前,低头凝视,略显踌躇地望着门外的白雪。

    “你怎么了,黄纪哥哥?”方瑛见到黄纪像是有些触景生情的模样,用轻柔的语气问道。

    黄纪稍许顿了顿。随即回过神来说道:“噢,没什么。只是听了瑛妹你的话,想到了一些东西……”

    “对哦,黄纪哥哥,你的家人在哪里,为什么你总和你的义父在一起?”方瑛很天真地问道。

    方瑛这么一问,黄纪心中似乎一把利刃划过,刺痛他的心底。黄纪不禁哽咽了一番,静默了很久,他也不敢转头去看方瑛香惜的眼神,缓缓说道:“我没有家人,我出生的时候,他们都离开我了……”

    “什……什么?”方瑛听到黄纪悲伤的叙述,有些怔住了。

    黄纪闭眼深深叹了一口气,紧接着默默道:“瑛妹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儿,所以我并不想把一些残忍、悲痛的事情告诉你……”

    “可是我想要知道你的过去……”方瑛依旧不依不舍道,“不管是不是悲惨,我不希望不明不白地总是看你悲伤的样子,不能分担你的痛苦。”

    听到方瑛这句话,黄纪不觉有些感动,方瑛的无比关心更是让他对方瑛有了莫名的好感。黄纪哽咽了一下,随后缓缓道:“我的家人死了,他们是被恶人杀死的……”

    “你说什么?”方瑛听了,有些不可思议道。

    “真的……”黄纪继续痛苦地回忆道,“我家本来是条件还不错的书香门第,听我义父说,当日那些恶人因为某些事情,惨无人道地杀害了我家七十多口,唯独我活了下来……而我活下来,也是因为当日身为丐帮帮主的我义父赶到救下了我。听我义父说,其实我父亲和我义父曾有过交往之缘,那日我家里惨遭灭门,义父为没有及时赶到救援而心生悔恨,在我父亲最后一口气断掉前,答应了我父亲,使其抚养全家唯一幸存下来的我,然后我从小便随着义父在丐帮中长大……”

    听了黄纪的叙述,方瑛有些震惊了,她没有想到黄纪居然有这么悲惨的过去。不但没有亲情的关爱,还亲眼见过全家惨遭灭门的惨景,尽管那时还小,记忆早已模糊,但那永不忘却的伤痛和血泪却会终生印刻在黄纪的心中,永远都抹不去……

    方瑛听到这里,也伤心地落下了泪水。缓缓地,她竟将头稍稍靠在黄纪的肩膀上,柔和地说道:“原来黄纪哥哥你也没有尝过亲情,而且命运更坎坷……”的确,因为方瑛即使十八年没与亲人相见,但再过不久她就能回家了;但是黄纪不一样,他不但亲眼见过家人惨遭屠戮的血腥,而且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常人该有的最基本的亲情,留在他记忆中的,只有永远不会褪去的伤痛。

    比起这些,他的朋友却都要显得幸运得多,汴梁城的陆菁、赵子川等人自不必说,萧天虽然流浪在外,但萧家山庄还有个整天企盼他日日归来的母亲;苏佳虽然血仇在身,但至少还有寻找失讯母亲下落的希望;就算是父母双亡的唐战,走过了王家村,还能找到世上还活着的唯一亲人,也就是唐战的外公……但是黄纪什么也没有,他没有亲人,相处最长的,还是一手将他抚养大的义父,显然,没有亲情的陪伴甚至是重逢的希望,黄纪时常会活在痛苦的回忆中……

    方瑛见黄纪始终沉浸在伤痛之中。自觉刚才不该说这些话,于是她用怜惜的目光望了一眼黄纪,淡淡地说道:“对不起。黄纪哥哥,我不应该说这些事情,勾起你痛苦的回忆……”

    无论何时,方瑛总会想着关心别人,黄纪不觉有些感动。他也不想这种痛苦的事情没完没了说个不停,于是转而话题道:“对……对了,瑛妹你刚才不是说救死扶伤的武功吗。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

    “噢,对……”方瑛心里也是清楚的,黄纪是不想再说有关身世方面的事情。她重新做好,望着梅鹿左侧上的伤口,随后道,“我不知道动物和人是不是一样。我在古墓派唯一学会的武功。便是主为救人的《寒灵神功》,原来没有试过,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动物……”

    “《寒灵神功》我听说过,是一种主为治伤的内功,可以双人同修,属于古墓派的冷门心法之一……”黄纪回忆着说道,“我原来在汴梁有个朋友,她也会寒灵神功。只是没有在我面前展示出来过……”

    “什么,是真的吗?”方瑛听了。神经似乎被触碰到了,立刻急问道,“是谁,那个人到底是谁?”

    见到方瑛如此急匆匆的样子,像是被问到了敏感问题,黄纪也有些吃惊,毫无举措道,“是我的一个朋友啊,怎……怎……怎么了,瑛妹?”

    方瑛眼神稍稍睁大,心中暗道:“之前无意知道苍龙大哥体内也有寒灵神功的内力,还本以为他和古墓派有过什么渊源……现在看来,似乎还有一种可能,既然苍龙哥哥说他曾经去过汴梁,亲临过剑道大会,说不定他就是黄纪哥哥的朋友,也许苍龙哥哥的真实身份就能知道……”想到这里,方瑛有些略显的激动。

    “黄纪哥哥,你能告诉我,你那个朋友是谁,叫什么名字?”方瑛又兴奋地问道。

    面对方瑛突如其来的问题,黄纪也不好拒绝,而且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于是黄纪很平静地回答道:“她叫苏佳,曾经是追风派的弟子,然后偶学了古墓派的寒灵神功,还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儿,有什么问题吗?”

    一听到是“女孩儿”,方瑛本来提起的心,一下子一落千丈,毕竟苍龙再怎么用面具遮住脸,至少他是一个男的。这下子探寻苍龙真实身份的线索又断了,方瑛不免有些失望。

    “瑛妹你刚才不是提到寒灵神功吗,怎么又问起这些来了?”黄纪见话题又跑偏了,于是又问道。

    “额……”方瑛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问的东西是有些多了,随即她站起身,走到梅鹿身边,用手抚摸了一下梅鹿的头,随后笑着道,“我想用寒灵神功试试,看能不能帮她疗伤。既然寒灵神功对人有疗伤之效,我想动物也是一样吧……”

    说完,方瑛两手推掌形,轻抚在梅鹿的伤口上,不过多久,一股温和舒适的内力缓缓注入梅鹿体内。开始没有什么异象,但是没过多久,梅鹿身上的伤口逐渐开始愈合,血流也早就停止——看来是寒灵神功起作用了。

    梅鹿发出“咘咘——”的欢叫声,似乎是感到了体内的舒适,而方瑛看在眼里,也是欣慰自己的成功,就连黄纪在一旁见了,也是惊讶不少。

    “没想到寒灵神功真的有作用,看来这比草药的传统疗伤要有用得多……”黄纪不禁笑着感叹道。

    伤愈得差不多了,梅鹿笑着活蹦乱跳起来,并用舌头在方瑛的手掌上舔了舔,和方瑛显得很是亲昵。

    “她倒是和你很亲昵呢……”黄纪见了,笑着说道,“看样子,瑛妹你比我更懂得小动物的灵性,会和她们交流……”

    方瑛想了想,随即又道:“黄纪哥哥你还没有给她起名字吧?我在古墓的时候,经常喜欢给流浪的小动物起名字……起什么好呢……对了,刚才黄纪哥哥你说她和我很亲昵,干脆就叫‘妮妮’好了……呵呵,这个名字不错,妮妮——”

    方瑛笑着随口一叫唤,梅鹿确实很有灵性地听懂了,又发出欢快的叫声。

    黄纪在一旁见了,也是微微一笑,一股暖意流上心头……

    屋子里正洋溢着和睦的气氛……突然,方瑛似乎是感到身体有些不适,整个人两眼瞬间已黑,有些站不稳地向后倒去。

    黄纪在同一时间看到了不对劲,急忙冲上前,扶住了方瑛,并担心道:“瑛妹,你怎么了?”

    方瑛还算是意识清醒,她缓缓道:“没……没什么,只是觉得……头好晕,整个人好累……”

    黄纪这才想起方瑛有伤在身,于是他将方瑛扶回屋内的火堆旁,关心着道:“瑛妹你体内有暗伤,身体还没好,不能过多使用武功内力……既然现在妮妮已经伤愈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坏了自己的身子可不好……”

    方瑛见黄纪如此关心自己,略微感动地说道:“谢谢你,黄纪哥哥,你真好……你这会关心人,就这点,你比苍龙哥哥要好多了……”

    “苍龙?你是说苍龙大侠……”黄纪坐在方瑛的身边,继续问道。

    “是呀,他是师父亲自委托的人,专程护送我会逸仙门,说是这一路上会有危险……”方瑛继续轻声道,“果不其然,从古墓派出来没几天,遇上了不少的事情,苍龙哥哥也救了我不止一次……不过平日里他似乎很冰冷,整天带着铁面具,从不主动关心我和红云姐姐,哎……”

    “人家毕竟只是当做任务护送瑛妹你回山罢了,又不是关心你的家人,没有太多的感情很正常……”黄纪随口说道。

    “不,苍龙哥哥不是那样的人,他……”方瑛想到了第一天晚上在山洞里自己与苍龙共叙的事情,随即她回忆道,“苍龙哥哥绝对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他说过,他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儿,可是却因为他而死。为此他一直都在悔恨,即使那个女孩儿已经不在人世,他还依然爱着那个女孩儿……”

    黄纪听了,淡淡地说道:“没想到苍龙大侠也曾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是吗……不过,你一直都叫他‘苍龙哥哥’吗?”

    “对呀——”方瑛笑着道,“其实他根本就不是众人所说的三老前辈之一的苍龙大侠,只不过是学会了苍龙大侠的武功,戴上面具以盖身份罢了……他说他送我回山后,回汴梁完成了他的私人事情,就会隐退江湖,从此不再出世……现在想想,其实苍龙大哥只是装作一脸的冰冷,其实他心里,一定也有他自己放不下的东西……”

    “苍龙真假与否是吗……”黄纪闭眼想了想,随后有望了望门外逐渐积起的皑皑白雪,缓缓说道,“等他回来,我一定要见识见识他,究竟是有多神秘的人物……”

    “对啊,我们在这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苍龙哥哥他有没有危险……”方瑛这才想起苍龙的境遇,不禁道,“他叫红云姐姐把我送到这里,自己去追那两个之前偷袭的贼人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现在大晚上的,又有积雪,苍龙哥哥会不会有危险?”

    黄纪想了想,对方瑛安慰道:“既然苍龙大侠的武功名副其实,对付几个小贼当然不会有问题……瑛妹你还是放下心,安心在这里养病好了,既然苍龙大侠嘱咐你不要离开这里,自然是有他的用意。如果你在这里没有养好病,到时候他才会怪你……别想太多了,等红云姑娘他们抓药回来,我还要给你配制药草呢……”

    “谢谢你,黄纪哥哥……”方瑛有用温情的眼光望了一眼黄纪,见黄纪今日如此地关心自己,并讲叙了一些身世,方瑛也对黄纪起了一些莫名的好感。

    但是方瑛现在主要担心的,还是苍龙的安危。苍龙迟迟不回,黑夜风雪,望着门外踌躇不定的暗景,方瑛内心无法安定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