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章 丐侠书生
    红云倒是敢斗胆继续往前走,方瑛虽然心中也有担心,但她还是紧紧抓着红云的肩膀,两个人并肩着一起前行。

    “嘻哈三兄弟”本想提醒前面可能有危险,但是红云却执意要一看究竟。再拐一个弯就是后院,嬉皮怕生出事故,加快一步跃至了红云跟前,随后说道:“让我们兄弟三个先去看看吧,你们两个现在这里等一会儿——”

    红云倒是没说什么,方瑛弱弱地回答道:“嬉皮叔叔,你们自己要小心啊……”

    于是,哈哈和阿多跟着嬉皮一起,三个人先一步走到了红云和方瑛的前面,然后沿着路上的血迹,往后院探索而去。其实院子里的血迹并不是很多,只是沿路经过,而且在这空旷的硕大庭院出现血渍,难免让人有些瘆的慌。

    “嘻哈三兄弟”加快脚步,率先拐到了后院。然后到后院一看,果然这里不太对劲——后院地上的血迹明显就要比前院的多得多,而且杂乱无章,最是让人看得害怕。“嘻哈三兄弟”三人其实也害怕,但是仗着三个人一起,苍龙又不在身边,又是为了保护后面的方瑛和红云,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探去。

    “这里……不会出来什么杀人魔吧?”阿多有些害怕地问道。

    “你……你怕什么,我们做山贼的时候,别人都是怕我们,我们什么时候怕过……怕过人家?”嬉皮壮着胆提了一句,然而。这一句说出来,其实他自己也是害怕得有些发抖。

    正在三兄弟谈论间,突然。本事紧闭的后院房间大门发出“咯吱——”的响声——房门开了,阶梯之上马上会有人要出来。

    “嘻哈三兄弟”心也是提到嗓子眼了,纷纷手握兵器,以防不测……

    不一会儿,房门全然打开,门口处缓缓走出一个卷起袖口的白衣公子。此公子一副翩翩然的洒脱,面目清秀俊朗。举手投足间一派风雅淡定,典型的公子书生的模样。然而有些煞风景的,该公子之所以袖口卷起。缘在他的双手沾了许多的血,看得也让人胆寒。

    白衣公子沿着阶梯走下几步,然后在一个水盆处洗手,没过一会儿。手上的血也洗掉了。等他洗完了手。重新站起身来,这才注意到后院多出现了三个人。

    白衣公子回头望了一眼“嘻哈三兄弟”,淡然道:“你们……”

    然而,不等白衣公子全然发话,嬉皮大叫道:“这家伙手上有血,果然,这院子里的血迹是他留下的,他是个没人性的杀人魔。错不了的——”说完,嬉皮直接拔出了身上的大刀。刀锋对准了白衣公子。

    哈哈也觉得事态严重,于是冲着后面大喊道:“方姑娘,红云姑娘,你们千万不可以过来啊,这边很危险——”

    方瑛和红云在后面听见了,知道前面出了事情。但是她们两个还傻呆呆地站在原地,没走到后院,发生了什么状况也是不清楚。

    后院这边,白衣公子则是一脸疑惑的神态,不禁道:“啊?什么杀人魔……”

    “还装蒜,这院子里的血和你手上的血就是最好的证据——”嬉皮大喝一声,提着大刀就往白衣公子的头上砍去。

    白衣公子似乎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眼见着嬉皮提刀冲了过来,白衣公子二话不说,一个跃步退到了阶梯之上。

    “方姑娘,红云姑娘,你们快跑啊——”阿多又冲着后面大喊道。在丛林和酒店里被偷袭过的他们,似乎已然惊弓之鸟,见到眼前这个满手血渍的白衣公子,以为他和何桐、仇如心等人是同伙,于是急于紧张地提醒方瑛和红云二人。

    不过白衣公子似乎并没有要对他们不利的样子,他一副淡定神态,但表情中却显露出万分的疑惑。“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白衣公子又问道,看样子,他貌似并无恶意。

    “少废话,院子里沿路的血迹,手上又沾了血,你到底是谁,快从实招来!”嬉皮壮着胆冲了过去,为了保护方瑛和红云,他们兄弟也只能硬着头皮和眼前所谓的“杀人魔”拼死一搏,以争取方瑛她们逃跑。

    不过方瑛和红云并没有跑,他们听到了后院似乎有打斗的声音,心中越发地感到莫名其妙。

    “他们在搞什么?”红云听到了后院又是咋咋呼呼,又是打打杀杀,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是感到匪夷所思,于是不禁问道。

    “我有点担心嬉皮叔叔他们,要不……我们两个也过去看看吧?”方瑛也壮着胆轻声应了一句。

    红云点了点头,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想要去后院一看究竟。于是她搀扶着方瑛,两人继续往后院走去……

    “我想,这其中一定有误会……”白衣公子见嬉皮和自己第一次见面,就莫名其妙提着刀追砍自己,心想着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于是一边退后,一边问道。

    “啊——”嬉皮也是粗脑筋一根,什么也不想,认为白衣公子不是什么善类,二话不说地继续提刀砍去。

    “砰——”这一回,白衣公子并没有一味地躲避,他从袖口抽出折扇,用扇柄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刀。

    一个体格并不怎么强壮的白衣公子,竟用一把小小的折扇就挡住了大刀,而且力道胜过自己,嬉皮不禁惊出一声冷汗。

    白衣公子眼神一凝,折扇转向一摆,一个反手逆拨,正中嬉皮手腕关节之处,点中痛心。嬉皮痛得大叫一声,手中的刀也未拿稳,自然是退缩几下。白衣公子看准时机,轻手一推,嬉皮本在台阶上没有站稳,重心向后倒去。

    白衣公子微微一笑。未等嬉皮完全倒下,左手将其臂膀向回一拉,嬉皮整个人又被拉了回去。同一式。白衣公子手中折扇再次轻拨,反手扣在了嬉皮的脖子上。

    “额——”嬉皮还没来得及反应白衣公子连贯的身手,白衣公子脚下又是一动,轻脚一点,撇开嬉皮的脚心。嬉皮脚步离地,很快整个人被打了个五体投地,早已无还击之力。

    “莫慌。兄弟们来帮你——”嬉皮在前面被白衣公子打得无可奈何,哈哈和阿多两个人一起冲了上来。

    白衣公子见状,重新收回折扇。以作应对。

    哈哈仗着身强体壮、人高马大,快速跑至白衣公子跟前,两手如雷霆般由上而下劈扣而至。白衣公子见状,没有硬碰硬。而是稍退几步。举扇试探,只听得一声巨响,哈哈猛兽般的臂力直接将石阶梯劈开一个大窟窿。

    白衣公子眼神一凝,折扇张开,沉着应对。哈哈再次嗷叫着冲了过来,这次白衣公子看准时机,趁着哈哈没有注意,持扇之手迅速向前一拨。哈哈来不及闪躲,只得将双手护在身前。

    然而白衣公子眼疾手快。扇尖立刻改为扇面,支在哈哈的手臂之上。哈哈见白衣公子凌厉攻势改为收招,以为机会来到,准备重新挥动粗臂发动攻势。但白衣公子快人一筹,右手立刻收扇,随即扇柄如剑锋一般往哈哈胸前一“刺”,一股莫名的力道直接将哈哈整个人给击退,哈哈还没有站稳,后退十几步,最后还是没有站稳脚跟,一个踉跄摔倒了。幸好这只是扇柄,假若真的是剑锋,哈哈就会当场毙命。

    剩下的阿多不服气,个头矮小的他改攻击白衣公子的底盘。只见阿多一个滑铲而下,攻击白衣公子的底盘,白衣公子看准时机,脚下灵机一动,一个分叉轻跃就躲了过去。

    阿多不甘心,想要和白衣公子一试脚下功夫,于是继续不断用脚向白衣公子发起进攻。白衣公子依旧是沉着应对,对阿多袭来的每一脚,白衣公子都很从容地将其挡下。

    忽地,白衣公子突然由守转攻,脚中聚力一点,正中阿多得脚心。阿多顿时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力道自自己脚心穿过,不但整个人使不上任何的力道,全身也如同失去了控制一般,无法动弹。

    白衣公子眼神一定,施力脚尖再次寸步一推,阿多大叫一声,整个人直接划着地面向后飞了老远,三兄弟直接倒在了一块儿。

    再看白衣公子,依旧是淡定的风雅投足,收回了折扇,摆手道:“失礼了,小生心想三位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才误把小生当成他人了……”白衣公子还是很有礼地微笑道。

    这个时候,方瑛和红云正好也到了后院,看到了后院略微狼藉得一幕,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嘻哈三兄弟”见到方瑛和红云,刚想要大声劝她们快离开,红云看见了白衣公子,却抢先一步道:“黄纪黄少侠——”

    “谁叫我?”白衣公子回头一望,而就在同一时间,“嘻哈三兄弟”也是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白衣公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错,此白衣公子正是之前的“汴梁医侠”黄纪,这里也是兰香亭没有错。

    “哈哈哈哈——”黄纪听了众人的讲述,笑着说道,“原来诸位曾经碰上了险情,来小生这里遇见了血渍,才以为小生也是杀手之辈,提起戒心。无事儿无事儿,小误会不足为题……”黄纪一边说,手中一边拿着刚才红云交给他的佩饰——那是之前葛威亲手交给他们,让其交给黄纪的信物。

    “哎——”红云想到刚才闹误会打斗的场景,叹气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嬉皮却还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书生模样的人,就是他们要找的“丐书生”黄纪,于是他凑过红云耳边,轻声道:“喂喂喂,这个葛帮主的义子,怎么一副书生的样子?想到既然是丐帮帮主的义子,怎么说也该是一副豪迈的粗犷型,怎想会是这样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我实在是搞不懂……”

    红云被这么一问,先是惊了一下,似乎是在担心什么。不过随即她便平静下来,轻声回应道:“这里就是兰香亭,里面的人不是黄纪黄少侠又会是谁?再说了,我从一进来就和你们不一样,即使见到了血,我也没有害怕过不是吗?”。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黄少侠一副书生样,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黄少侠的功夫那真是没得说的……”哈哈摸着头,笑着说道,“之前我们兄弟几个被苍龙大哥给揍了一番,便觉他的武功没错,没想到黄少侠也是一样这么身手不凡……说真的,若让你们二人之间对决一番,还真说不准孰高孰低……”

    “哈哈哈……”黄纪听了,又轻笑道,“不然不然,书生气质,只不过因为在下喜好琴棋书画、笔墨纸砚罢了,葛威葛帮主的确是我义父不错……至于苍龙大侠,之前丐帮的兄弟也和我提到过了,你们和我义父的事情我大概也有所了解,不过你们此时拜访兰香门下,不知有何事相求?”

    “噢,是这样的……”红云这才回归正题道,“这位方瑛姑娘是逸仙门方仲天方掌门的女儿,此次送她回山,却遭遇不明贼人企图对方姑娘不轨,结果方姑娘受了内伤,所以才前来医治。本来苍龙大哥和我们是在一起的,但因为他一个人去追那些贼人,又放心把方姑娘送到黄少侠你这里,所以才……”

    “我明白了……”不等红云说完,黄纪微笑着道,“你们是求医于我……在下在这兰香亭,本就主为治理这一带百姓的疾病,所以方姑娘也不例外。既然这是义父委托你们来找我,那小生必须更义不容辞地帮你们了——”

    “那就谢过黄少侠了——”红云站起身谢道,但红云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迷离,似乎她对黄纪,有一种略微的踌躇与记忆……

    “不过话说回来,黄少侠,恕在下无礼问题,为何你们家这里会有这么多的血,还是新鲜留下的?”嬉皮又问道,“之前我们之所以有误会,就是因为看见了院子里的血迹,还有黄少侠你……你手上的血……”

    “噢,你说这个啊……”黄纪又笑了笑,随后冲着身后的房门吹了一声口哨。

    “咘咘——”不过多时,突然从房间里传出了好似动物叫声。

    “里面有什么吗?”。方瑛好奇地朝房间望去,想要一看究竟。

    很快,从房间里面蹿出一只个头不大但娇嫩可爱的梅鹿。梅鹿带着灵动的身躯、俏皮的眼神,让人看了可爱至极、甚是怜惜。

    “她是我从一个老人家手中收养的梅鹿……”黄纪轻抚着梅鹿的头,微笑着说道,“今天上午才送到我家,说是在林子里受了当地猎人的攻击,没了父母,才可怜收养的。但是因为失血过多,送到我家时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忙活了一天,我才化瘀把她救活,现在算是恢复了生机……所以你们一进来看到的血,都是这头梅鹿的血,刚才我的手上有些,是开刀取出了她身上的箭头罢了……”

    果然,这头梅鹿身躯的左侧,有刚刚动过刀子的痕迹。方瑛见到了可爱的流浪动物,很快起了怜悯之心,她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缓缓走到梅鹿跟前,低下身来抚摸着梅鹿的头,楚楚伊人道:“原来黄公子和我一样,也喜爱这些可怜的小动物。我在古墓派的时候,也喜好收养流浪在外、无家可归的小猫小兔……”

    梅鹿似乎是很有灵性的样子,看见方瑛如此地关心自己,梅鹿在方瑛的掌心上舔了舔舌头,并用水灵的双眼直视着方瑛,似乎和她心有灵犀。

    黄纪不经意望着方瑛照顾动物时的佳人姿态,忽地心生一动,深有感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