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致命危机
    楼下女子弹琴的声音突然出现了些许的变动。周兴通回眼一望,和楼下弹琴的女子一对眼,似乎略有所动……

    苍龙在楼下一直在听曲,听到了琴声有些许的变动,于是不禁问道:“姑娘所弹似乎不再是《衾衣赋》,究竟何曲?”

    女子妖娆一笑,一边弹奏着,一边笑道:“嘻嘻,这位官人果然是尝闻音律,对音节变换如此敏感……”

    楼上的周兴通没有再下棋,楼下女子的亲生一变,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不断地和楼下女子眼神交流,似乎他们二人从一开始就认识。

    苍龙并没有注意到楼上的周兴通,却是注意到了该女子的表情变化,苍龙有些略感不妙,眼神凝视着弹琴的女子。

    而正在这个时候,方瑛和红云从二楼下来了。输了棋的方瑛自然是不怎么开心,而红云则是一脸的沉静,似乎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而在楼梯口,“嘻哈三兄弟”还在直盯盯地望着弹琴的妖娆女子,似乎是被她的美貌弄得神魂颠倒。但三人所站之地,正好挡住了方瑛和红云二人的去路。红云朝着三人瞪了一眼,并每人一把掌地拍醒了他们。“嘻哈三兄弟”这时才回过神,回头又望见了红云的那张“怨妇脸”,吓得立刻躲到了一边。

    “苍龙哥哥,不好意思,我刚才下棋输了二钱银子……”方瑛有些愧疚地来到了苍龙身后,默默道歉道。

    不过苍龙并没有立刻要理会方瑛的意思,他似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弹琴的女子和所奏的乐曲中,头也没有回一下。

    看见苍龙如此“痴迷”的状态。方瑛还以为苍龙是被那名女子的妖艳弄得魂儿都丢了,立刻装作生气的神情,撇头过去,没有再和苍龙对话。

    而苍龙怎么可能被一个女子的美貌所吸引?苍龙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该女子弹的乐曲中。很明显女子所弹之曲。早已不再是《衾衣赋》,但苍龙反倒是越听越仔细,似乎从这其中,苍龙听出了一些异样。

    “你这到底是什么曲子?”苍龙眼神稍稍一变,又对该女子问道。

    “曲终人散,此一曲《悲情长》弹出。多情感慨……”女子缓缓道,随即变了一个眼神,抬头望着苍龙,语气也变得略显阴寒,“此曲仅仅第一幕。夺人潸然之泪,接下来的曲子,可使驱人之魂……”

    很快,弹曲再次变调,女子的神态较之开始也有了微妙的变化,之前妖娆温柔的表情,不知不觉变成冷艳的神情。苍龙眼神微皱,他细听着曲子的变化。眼观着女子的一举一动,感受着苍凉之音……忽地,苍龙似乎是感觉到了异样。心中顿时惊呼:“不对劲……”

    没过一会儿,女子的音弦起伏骤变,曲调也让人难以琢磨。渐渐地,曲调旋转慢慢开始急促,常人听了,不知不觉会有些头昏脑胀。

    很快。酒楼里的人渐渐发生了多多少少的异样——柜台处掌柜等人,不知不觉感到头晕目眩。不过多时就趴倒在了台子上;楼上楼下的顾客也是感到心烦气躁却又浑身无力,没过多久便晕倒在地;而方瑛以及“嘻哈三兄弟”这边。伴随着琴声的急促变换,也有些站不住脚……

    “我这是怎么了?”方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不觉就感觉到四肢无力,似随时都要站立不住。

    “这琴声有异样……”红云也是同样的感觉,心中惊道。

    苍龙就更不用说了,环顾而望,楼上楼下的人都出现了异样,武功内力深厚的他,自然也能感应到琴声的变化所带来的不对劲。

    “这曲子到底是什么?”强行定力的苍龙稳稳站在桌前,正眼望着弹琴女子,随后义正言辞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有何目的?”

    弹琴女子“哈哈——”一笑,随即道:“忘了自我介绍,‘琴魔*’仇如心,小女子的这首《夺魂赋》还不错吧……”

    “‘琴魔*’?难道说,你是……”苍龙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失声问道。由于琴声的干扰也影响到了苍龙,苍龙一个稍不留神,整个人也稍稍失去了定力,有些头昏脑胀起来。

    “没想到堂堂苍龙大侠也有明知陷阱却也中计的时候……”仇如心笑了笑,随后对楼上的周兴通道,“老周,该你动手了——”

    原来之前楼上的周兴通也和仇如心是一伙的,只见他阴冷一笑,袖口中瞬间飞出几道暗器,目标直指在楼下还有些精神恍惚的方瑛。

    “危险——”苍龙凝聚了自己体内大量的内力,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待他看到方瑛遭袭,苍龙二话不说,青袖一拂,将周兴通飞下的暗器一一弹开。然而待到暗器落地,苍龙定睛一望,暗器竟是黑白棋子。

    “你是……”苍龙望着楼上偷袭的周兴通,也不禁问道。

    “哼,‘棋魔者’周兴通——”周兴通也露出诡异的笑容,随即道,“没想到在这里能和苍龙大侠相对,还真是不枉老夫远来一趟……”

    “原来周兴通也是……”方瑛想着刚才和周兴通下棋的场景,却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暗中会出如此之计,欲图不轨。

    “我懂了,你们两个和之前的杀手何桐是一伙的……”苍龙这时想到了之前在丛林里偷袭自己等人的“暗影杀手”何桐,不禁道。

    “没想到你对何桐的印象倒是挺深刻的……”仇如心有笑了笑,一边弹奏着《夺魂赋》,一边继续道,“不过在终南丛林的时候,算你们运气好,不过这一回,你们可逃不过了……”

    “就凭你们两个……”苍龙对自己的武功很是自信。心想就算他们二人的武功和何桐一般,两人加起来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然而苍龙想错了,仇如心的曲子没有停歇,身后定力不足的“嘻哈三兄弟”三人早就支撑不住,立刻倒了下去。而方瑛体内有寒灵神功的庇护。暂时还能支撑一下,可是不会其他武功的她,也只能无能为力地空以寒灵神功护体。在丧人心智的曲调前施力定心,本就会消耗不少的内力,一旦内力耗尽,方瑛也会体力不支。几乎是只有等死的份。而红云在一旁则一直是半梦半醒的状态,面对仇如心丧曲的弹奏,她也无能为力。

    “我们知道你苍龙大侠的厉害,所以不会和你硬碰硬……”仇如心露出阴险的笑容。

    “你们的目标是方姑娘——”苍龙惊呼了一句,他猜的没有错。这些人和何桐一样,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方瑛。

    “算你聪明……”仇如心继续冷笑道,“刚才丐帮帮主葛威在此,我们不敢动手;现在正好他走了,天赐良机,今天纵使你苍龙大侠武功盖世,也休想轻易逃出我们二人的*阵——”

    说完,仇如心手中的琴再变。只见仇如心凝指而动。指间在琴弦间来回摆动……忽地,一道聚力,如疾风般的内力从指间划过。自琴弦而出,伴随着夺魂之音飞射而出。

    苍龙此时还是有些头昏脑胀,待他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样,疾风利刃已经划至了自己身前。苍龙这才反应过来,没来得及还击,整个人连忙侧身躲开。结果闪躲不完全及时,袖口处被划了一道。

    明显能够感觉到仇如心出招之狠毒。苍龙不敢再有任何懈怠,他大吼一声。全身的苍龙内力迸发而出,贯至周身,以其内力屏障,完全挡住《夺魂赋》丧曲的侵扰。

    仇如心不知苍龙内力何出,两招连发,琴弦之音双重变调,顿感一阵刀光剑影扑袭而来,在空气中发出战栗的锐利声。

    苍龙定睛凝望,起身反手一掌,隐隐一阵龙咆,“龙主沉浮”自掌心杀出,忽觉一条遒劲青龙旷宇而出,活生生将仇如心的刀光剑影悉数震断。

    仇如心深知苍龙内力远在自己之上,但是如今在场有自己和周兴通二人联手,苍龙以一敌二,比会出现破绽。于是,仇如心大喊道:“老周,快动手!”

    周兴通不用仇如心提醒,早就在一旁准备半天。然而他的目标并不向仇如心那样正面硬碰苍龙,他的目标也是二人一开始的目标——方瑛。

    只见周兴通袖口处又飞出几发棋子暗器,目标直指方瑛。而此时此刻的方瑛,还在全神贯注地用寒灵神功定力,又是背对着周兴通,根本来不及回头反应。

    “方姑娘,快闪开——”苍龙在前阵和仇如心糜战,根本无法瞻前顾后,“嘻哈三兄弟”又齐齐倒地,剩下苦苦支撑的红云也不会武功,什么忙也帮不上,方瑛自然没有保护。

    果然,方瑛的背上全然被暗器打中,有些穴道之位甚至中了暗器。方瑛顿时吐了一口血,整个人体力不支地倒了下去,要不是有寒灵神功护体,被打中穴位的她,很有可能有丧命的危险。

    “啊——”苍龙大叫一声,想要回身去救,可是他的身前琴弦之音再一次变化,又是几阵剑光驶过,飞射朝自己袭来。

    苍龙想要立即回身,索性踢起脚下的一掌板凳,反冲着直接踢向仇如心。然而仇如心琴声利刃一点不弱,琴声内力活生生将飞来的板凳给直接斩成两截。

    苍龙见状,起脚又是一击,这次是整个桌子飞了过去。而仇如心依旧是故技重施,凝聚了指间琴弦的内力,眼神一定,直接力道一拨,只听得一声巨响,飞向仇如心的桌面也直接被疾风利刃断成两半。

    “这些都没有用的……”仇如心又是冷笑一番。

    然而,就在仇如心轻敌之际,一阵龙吟倒是让仇如心心寒三分——就在桌子断裂的一瞬间,紧接后面而来的,是一记着实力道的“苍龙掌”。刚才仇如心没有注意,以为苍龙仅仅只是踢飞桌子以挡自己的攻击,而救身后的方瑛。谁知苍龙这一下倒是有备而来,前边桌子虚掩而上,后面还接上一记苍龙掌。仇如心也是轻敌,用一招当下飞桌后,没有来得及应变,活生生地吃了后面关键得一记苍龙掌,整个人全然被掌风击退三丈,本人也是吐了一口血,元气大伤。

    不过接下来苍龙并没有去管仇如心,而是回头去救方瑛,如若不是救命方瑛心切,苍龙回身去找仇如心算账,仇如心很有可能接下来一回合就直接命丧苍龙掌下,看来这次周兴通的“拖敌”,倒是救了仇如心一命。

    “可恶——”然而,仇如心不但没有庆幸自己,反倒是口中咒骂了苍龙一句。

    苍龙没有去理会受伤的仇如心,而是径直飞向身后危在旦夕的方瑛。方瑛中了周兴通的暗器,倒地不起,虽然寒灵神功护体使得自己意识清晰,但是整个人却已无站起之力。而红云在一旁一直想要护着方瑛,即使自己不会武功。好在仇如心受伤后,琴声停止,红云这才没有像“嘻哈三兄弟”那样倒下,见周兴通从楼下一跃而下,欲图对方瑛不轨,红云直接倒地趴在方瑛的身上,以救方瑛。

    周兴通见此,想要一掌将其二人毙命,忽觉一记强劲掌风侧翼袭来——苍龙及时赶到,一阵龙吼,苍龙掌夺命而出,直击周兴通腰间。

    周兴通顿觉不妙,翻身躲开,却不及苍龙掌凌厉掌风,对掌而上,周兴通也是略受内伤少许,退却十步。

    苍龙赶到后,也没有立刻去找周兴通拼命,而是俯落在方瑛和红云身边。方瑛有些体力不支、浑身无力,无发站起,好在趴在其身上的红云意识清醒,苍龙担心问道:“方姑娘没事吧?”

    红云支撑着双手爬起,坚忍着说道:“我们都……没事儿……苍龙大哥你自己……要小心——”

    周兴通缓和过来后,也没有立刻去找苍龙拼命,而是轻功极度一跃,自二楼阶梯栏杆翻越而过,反身落在了酒楼门口处受伤的仇如心身边。

    周兴通落地后,突然感觉到了酒楼门外的一些动静,表情一变。

    “你回我身边来干嘛,为什么不趁机抓住方瑛?枉我为你制造机会受了伤……”仇如心在一旁忿忿不平道。

    “有人来了,是丐帮的人……”周兴通轻声提醒道。

    “你说什么?”仇如心转头问道。

    “葛威葛帮主回来了,此地不宜久留——”周兴通先是提醒了一句,随后又凑到仇如心耳边,悄言道,“放心吧,方瑛中了我的暗器,身受重伤,暂时没法赶长路……而且我已经和何桐接应好了,待会儿我们两个假借受伤离开,引苍龙追我们二人,何桐便会暗中派人手偷袭,再劫得方瑛也不迟……”

    “你和何桐是什么时候……”仇如心似乎是并不知道这一出,反声悄问道。

    苍龙自然是没有听到二人的悄声对话,嘱咐红云照顾好方瑛后,苍龙重新起身,用仇视的眼光望着仇如心和周兴通二人,这一回他可以不顾一切和二人一决高下了。

    而仇如心和周兴通已经无意再战。“走——”周兴通大叫一声,随后和受伤的仇如心一起飞出了“七源酒楼”。

    苍龙见状,刚想要追出去,却发现酒楼门外走来几人。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分别离开的葛威和薛飞痕等人。

    “苍龙大侠,你怎么了?”葛威和薛飞痕自然是不知道刚才在酒楼里发生的事情,只当是看到刚才从酒楼里飞出两个身影,然后一瞬间就消失了。

    苍龙见状,也没有再追下去,自己想要去找二人,却又不能离开方瑛。想到葛威等人正好回来,苍龙心中似乎有别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