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丐帮轶事
    “小二,上好酒!”苍龙与葛威等人坐下后,葛威冲店里的小二喊道。

    好酒即至,葛威对苍龙道:“今日再次相会,葛某愿与苍龙大侠饮酒相叙。不管你的身份真假与否,葛某都已置兄台为盖世英雄,葛某先干为敬!”

    于是,一饮而下,葛威一口将碗中的酒饮下肚中。苍龙见状,也举碗回敬道:“在下亦回敬葛帮主——”

    苍龙的口气并没有葛威那样的豪迈,虽然也是一饮而尽,但是并没有葛威那样的气势,而是很平静地喝完了酒,没有多余的动作,就和平日里自己淡定的习惯一样。

    对完酒后,葛威又对苍龙道:“想到曾经的苍龙大侠乃一世英雄,豪迈之极,天下之人皆仰慕;而如今的苍龙大侠却是略显腼腆,倒是有几分难得的沉稳和谦逊,令人佩服!”

    苍龙微微一笑,轻声回应道:“不然不然,上官仙剑前辈曾言,‘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论为英雄者,不在性格粗浅、惯世浮华,而是凭心而定,唯有一颗正心,才可英豪相叙——”

    “说得好啊,哈哈——”葛威不该平日的豪放,继续说道,“就像葛某与苍龙大侠一样,性格截然相反,但是都有一颗义心,在世间惩恶扬善,所以才会被世人仰慕敬佩——”

    苍龙又是微微一笑,并敬了葛威一杯酒。

    薛飞痕倒是很在意其他的地方,他静默了一会儿。随后对苍龙道:“英雄不为出处,亦不了归处,但薛某着实好奇。苍龙大侠为何整天以铁面具遮掩避人耳目?既然已与薛某等人贵为相交,何不解开面具,以真面目示人,莫非阁下面容有碍于事?”

    苍龙听了,勉强地苦笑了一阵,却是不知说什么好,自己独自闷了一口酒。

    倒还是葛威这边帮着圆场过去了。只听葛威在一旁帮忙缓解道:“诶,遥想**十年前,真正的苍龙大侠都曾未露真容于世。世人也亦无多异,亦称道其英雄;如今苍龙大侠武功盖世、为人谦逊,我等又何必过于在乎面容之却呢?”

    听葛威在一旁说完,薛飞痕想了想。感觉自己的问话是有些失礼了。随后赔礼道:“薛某其实也没有过多异议,只是好奇苍龙大侠的身份,如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苍龙在一旁静默了很久,似乎是在犹豫什么。终于,他缓缓开口道:“在下知道,如今武林上下,所有人都像知道在下的身份……在下刚才立过誓。只要葛帮主能助在下一臂之力,暗中帮助方仲天方掌门之女护送回山。事成之后,在下一定会告知天下人在下的身份——”

    这句话之前在“七源酒楼”外的确说过,当时只告诉了葛威一个人,如今直接全然说出,可见苍龙的决心。

    葛威也是看出了苍龙对自己的决心,他立饮一口酒,坚定道:“请苍龙大侠放心,葛某既说出要帮助苍龙大侠,就一定会帮。如果明日苍龙大侠就要启程,葛某倒可以派帮中得力之人与之同行。”

    “在下谢过葛帮主——”苍龙先是言谢了一句,随后又问道:“敢问葛帮主,同行者孰人?”

    葛威微微一笑,轻声道:“葛某有一义子,如今正在居明城‘兰香亭’于人治病。他不但医术高明,而且武功不俗,绝对可以助苍龙大侠一臂之力!”

    “葛帮主您的……义子?”苍龙听了,似乎是有什么想法,表情立刻变了许多……

    “七源酒楼”楼上……

    “喂,瑛妹,别跑那么快,你等等我——”方瑛一个劲儿地往楼上蹿,红云只能在后面追,并喊声道。

    “这是哪个家的大家姑娘,不知道下棋之时蔽于喧闹吗?”正当方瑛和红云跑上楼间,二楼正中间做着弈棋多人,刚才说话的是一个个头不高、一脸沧桑的中年人。

    方瑛走在最前面,由于长相妍丽,很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众人都在猜测又有一个会下棋的人前来应战,还是个大美女。

    “请问,这里就是酒楼的棋招待吗?”方瑛有些弱弱地问道,红云怕方瑛出什么乱子,紧跟在后面。

    “对啊……”刚才那中年人答了一声,边下棋边说道,“只不过在这里下棋,是要收费用的……想要向老夫挑战,须得交出二钱银子。赢了,可以有一两银子的报酬;输了,那就只能留下钱走人。姑娘也是一样,若是来挑战老夫,须得排队——”说着,那中年人抬头望了一眼方瑛和红云,似乎心中闪过了什么念头,眉头微微一皱。

    “这老先生好厉害啊,居然在这里摆擂……”方瑛倒也厉害,一眼就看出了这个中年人雇钱摆擂的行当,随后方瑛又对身后的红云轻声道,“红云姐姐,你懂棋吗?”

    “啊……啊?”红云先是震了一下,随后苦笑着道,“略懂一点吧……瑛妹你要干嘛?”

    方瑛笑了笑,随后继续轻笑道:“不如待会儿我们花二钱银子玩玩儿吧,我们两个一起,看能不能把下赢擂主……”

    “这……不太好吧,二钱银子一盘棋,这也不是小数目啊……”红云继续苦笑道。

    “红云姐姐,你就帮帮忙嘛,这两天整天对着苍龙哥哥那张铁面具死板脸,又不爱说什么话,我都快被无聊死了……”方瑛恳求道,“我知道红云姐姐你对我最好了,就玩一局,一局行吗?”

    红云想了想,玩儿一局又不会出什么事情,在方瑛的苦苦哀求下,红云也只好答应了:“算了算了,拗不过你……不过说好了,只得玩儿一局哦——”

    “嘻嘻。我就知道红云姐姐最好了——”方瑛见红云答应了,整个人一下子笑开了花。红云见了,看着方瑛难得高兴的样子。也不禁“噗嗤——”一笑……

    “哎呀,输了输了,不下了不下了——”这时,刚才向擂主挑战的一个中年人起身摆手道,“没想到周老先生的棋艺还是这么毫无破绽,无论怎么下,都入了周老先生的套。看来我还是差远喽……”

    “周老先生?”方瑛在一旁听了,好奇地疑问道。

    “姑娘你初到此地,可能不知道吧……”一旁有人提醒道。“周兴通周老先生可是这一带最厉害的旗手,经常在这‘七源酒楼’摆擂,从来就没有人下赢过他。据说,周老先生还曾和当今第一棋侠者顾雨清顾老前辈有过交手。一盘僵局相持不下。棋艺可想非同一般,我等之辈又岂是他的对手?”

    “顾雨清顾前辈?”红云听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她轻问道,“真的假的,顾老前辈不是听说鲜出于江湖吗?”

    “这位姑娘似乎不相信老夫之事?”周兴通听到了红云的话,有些不太开心的样子,于是反过来道。“听姑娘的口气,这位姑娘似乎善懂棋艺。不知可否与老夫对弈一盘?”

    一听到周兴通说主动找自己对弈,红云立刻变了表情道:“不、不、不,不用了,小女子只是随便说说的……”

    然而,周兴通似乎并不这么认为,他眼神稍稍一皱,似乎从红云身上看到了什么……

    红云虽然不答应,但是方瑛却迫于自己下棋,不等红云反应,自己则先跑到了棋盘跟前,看了一下刚才周兴通赢下的那盘棋。

    “看样子,这位姑娘也挺懂棋的……”见到方瑛如此钟爱于围棋,周兴通笑着道。

    “小女子只是先看看上一盘的棋局,这个应该不要钱吧?”方瑛天真地问道。

    “哈哈,当然可以,如若姑娘觉得棋艺不精,大可考虑三思……”周兴通笑着说道。

    既然免费让看上一句的对弈,红云这边也跟着方瑛一起看了一下棋局。方瑛自是懂得棋局,她看见周兴通执黑将对方杀了个片甲不留,于是不禁道:“哇,周前辈果真棋艺精湛,居然来了个全盘封死……”

    “哈哈哈哈,棋盘中所享受的,自然是黑白棋间拼杀的乐趣,老夫深得此道,自然是连斩数将,对方无意奈何……”周兴通继续笑道。

    方瑛还在这边高兴地观赏着棋局,红云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疑惑的神情。她看了一眼上一盘的棋局,静观了许久,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眉头紧紧一皱:“这位周老先生……”

    方瑛可管不了那么多,她倒是没有红云那样的疑惑,看完棋局的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来一局,于是她急着道:“我也要来一局,红云姐姐,你在旁边看好了——”

    红云没有办法,虽然她对刚才周兴通的言行产生了丝许的疑惑,但鉴于方瑛下棋心切,她也不得不先暂时在一旁暂观其势。

    于是,交了二钱银子,方瑛坐在了挑战擂主的位置,执白而下。而她的下棋,自然也是引起了周围观棋者的注意……

    楼下桌酒处,琴声依旧悦耳,对酒依旧继续,苍龙和葛威、薛飞痕等人还在谈论着事情……

    “这次的济世大会,苍龙大侠应该都知道了吧……”葛威饮了一口酒,又继续道,“这次我们丐帮主动提出了要管理这一带的治安,惩处这一带的盗贼猖狂之势……”

    “这个在下自然清楚……”苍龙也回应道,“我们初到居明城时,就看见了城里的官兵押捕了众多的盗贼犯人,在下心想,这便是葛帮主帮忙行事所为。”

    “的确,因为边关一带局势复杂,我们这些江湖人士纵使义胆于心,也不敢贸然跃职朝廷之上。”葛威继续道,“虽然我们与蒙元朝廷势不两立,但只要他们做出尽心为民的忠良善事,我们也无异议。所以我们丐帮的人惩处了这一带的盗贼后,以义侠的名义,将其交给朝廷的官府处理,这样既能寄心为民。又不会被朝廷怀疑,明人明事、一举两得。”

    苍龙听了,饮了一口酒。紧跟着回应道:“这样看来,葛帮主此时所为极是,很聪明地既为民除害,又没有招惹到蒙元朝廷。”

    “其实要属还是这里的官府经常不闻不问,不管这里百姓的死活,如今又是战乱不断,各地官府到处都趁机私吞困难战争财。如若这一次不是我们丐帮从中出手帮忙。这些官府可能会更不管这一带的治安……”葛威先是感叹了一句,随后转变了语气,另言道。“不过有一点很令人疑惑,其实在济世大会之前,我们丐帮的人就已经在这一带开始了惩处盗贼的行动。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这里的盗贼猖狂之势丝毫没有减退。按道理来说。丐帮的人行事向来都是大义凛然,再加上有官府的管制,盗贼应该不敢再这样明目张胆才是,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

    苍龙想了想,笑着说道:“不过不管怎样,葛帮主及丐帮所行之事,皆是为了天下百姓,此等英雄之心。在下佩服——不过在下想多了解的,倒是葛帮主的义子……”

    葛威听了。回过神来道:“噢,说到葛某的义子……他自小就是孤儿,被葛某收养。说句实在话,这次济世大会我们丐帮之所以主动站出来管治这一带的盗贼之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义子而来……”

    “噢,此话怎讲?”苍龙又问道。

    “说句惭愧的,其实葛某义子之所以成为孤儿,很大原因是因为当年丐帮及葛某的过失……为了赎十八年前的罪过,葛某才收其为义子……”葛威略带着悲叹的口气道,“如今义子已经长大成人,我等却在边关这一带得知其灭族仇人的消息,因此葛某才在济世大会上毛遂自荐,借担任这一带治安任务为由,也正好查明有关十八年前仇人的下落……”平日里说话浩气凛然的葛威,如今也是鲜有的哀叹语气。

    苍龙听了,倒是觉得事有蹊跷,于是他又问道:“葛帮主的义子身有灭族之仇,这……是真的吗?”苍龙显得很紧张的样子,似乎他和葛威的义子很熟的样子。

    “是呀,当年没能正法其灭族仇人,葛某一直后悔于心……不过今日似乎是葛某言多了,不该告诉苍龙大侠你这么多题外事……”葛威又饮了一口酒,继续悲叹道。

    “敢问……葛帮主的义子究竟何人?”苍龙似乎是想要明确知道什么,但又似乎有些犹豫,吞吐地问道。

    “如果苍龙大侠曾经去过汴梁的剑道大会的话,应该能够知晓……”葛威正言道,“葛某的义子,正是当时的‘汴梁医侠’——黄纪!”

    “黄纪……”苍龙听到了黄纪的名字后,口中默默地念叨。

    “怎么了,苍龙大侠,看你的样子,似乎你认识葛某的义子?”葛威看着苍龙有些发呆的眼神,不禁问道。

    苍龙立刻回过神来,摆手道:“没……没什么,只是……剑道大会在下也曾去过,听过他的名号和事迹罢了……可是……可是葛帮主的义子他不是在汴梁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哎,苍龙大侠有所不知,汴梁剑道大会结束后不解,纪儿曾遭南宫世家阴谋暗算,借杀南宫家三把手南宫用之名,欲除掉纪儿。可想汴梁百姓为了纪儿不被奸人所害,拼死护住了义子,汴梁全城都引起了轰动。汴梁首将左君弼不得已,便改判纪儿死刑为流放;而我这边也得到了他灭族仇人的消息,因此纪儿才离开汴梁,投靠我这边来了……”葛威先是叹了一口气,但随后提高了声调道,“不过纪儿的确没有让我失望,他不但成了城里人人敬仰的‘汴梁医侠’,还不畏强权,敢为百姓生死不顾,他没有辜负我对他的期望……”

    “没想到,汴梁竟会……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苍龙似乎是想起了一些汴梁的回忆,听完了葛威的叙述,有些吃惊地怔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