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幕后疑云 下
    红云到远处去打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而“嘻哈三兄弟”安葬尸体更不用说,受了毒伤的苍龙依旧是慢慢调息着伤情,方瑛还时不时在一旁照顾着,本来是想要今天赶路离开这里,谁知道苍龙等人却是被这等事情给耽搁了,又不得不在这里留宿一天……

    苍龙紧闭双眼,凝神调息,用自己的内力慢慢缓解肩上的毒伤。方瑛只能在一旁干看着,想要帮忙却是无能为力。

    苍龙闭眼调息的神情,像是睡着了的样子,方瑛看着苍龙祥和的状态,也没有再说什么话。不过看着苍龙肩上流血的伤口,方瑛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她不想自己一个人无所事事。

    “我能做点什么吗……”方瑛暗中自言自语道,“对了,我可以用寒灵神功的内力替苍龙哥哥解毒。师父说过,寒灵神功有极强的愈伤能力,只要将自己体内的内力打入对方体内,就能起到缓解毒伤的效果……”

    想到这里,方瑛略带兴奋地悄悄来到苍龙的跟前。而苍龙似乎是真的睡着了一般,方瑛离自己这么近,他还没有立刻醒来。

    方瑛盯着苍龙伸在外面的右手,心想着从右手掌心可以打通其内力。方瑛想了想,心中暗道:“听师父说,我娘亲曾经是扬州女神医,解救过万千百姓。我也想要励志成为和娘亲一样的人,救治苍生,就从苍龙哥哥你开始吧……”

    说着,方瑛面带暗喜的笑容。然后运起寒灵神功的内力,随即自己用双指之力,点中掌心穴位处。欲将其寒灵神功的内力通入苍龙体内。

    “寒灵神功的愈伤极佳,这样苍龙哥哥就可好得更快了……”方瑛还在暗喜着,指间不断输送着其内力。

    然而,本以为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治疗,方瑛在输送内力间,突然感受到了一种熟悉而又异样的内力,整个人顿时惊呆了。

    而就在同一时间。也许是方瑛的内力触及到了苍龙,苍龙立刻张开眼睛,用略微惊异的眼光望着方瑛。并在同一时间缩回了手,阻断了方瑛的内力输送,整个人像是受到惊吓般,出人意料地身子向后挪了一段距离。远离了方瑛。一边挪。苍龙还一边道:“你……你干什么?”

    而方瑛也是一样,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方瑛用惊讶无比的眼神往苍龙身前望去。她似乎是因为某事感到出人意料,整个人的神情显得不可思议,在原地半蹲着发愣。

    苍龙似乎是也明白了方瑛感到惊异的地方,暂时没有说什么话,连正眼都不敢看方瑛。

    终于,发愣了很久。感到惊讶和诧异的方瑛最先开口了:“你……你……你……为什么……”

    苍龙知道方瑛要问什么,把头故意瞥向一边。想要躲避方瑛。

    但方瑛不想放过苍龙,继续追问道:“你为什么……你体内为什么会有寒灵神功的内力?”

    原来方瑛感到诧异的地方,是苍龙自身体内本就含有寒灵神功的内力,刚才方瑛在输送自身内力的时候感应到了。而苍龙也是因为这一下顿时惊醒了,自己也有些慌神,寒灵神功毕竟是古墓派的心法之一,自己堂堂一个男人会使古墓派的武功,自己的身份很可能会遭到他人猜忌,不想让人知道其身份的苍龙第一反应自然是收回了手。

    “寒灵神功是古墓派的冷门心法之一,虽然师父曾经将此心法流落于世,但是你并不是古墓派的弟子,为什么也会有此内力?”方瑛直望着苍龙,继续道,“男子习得此心法的唯一途径,便是心爱女子将其寒灵神功的部分内力封闭在男子体内,如此可知,苍龙哥哥你曾经肯定与古墓派有过交情……”

    苍龙似乎是被拆穿的样子,他没有立即回答,继续把头故意瞥向一边。他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不经意的内力疗伤,却让方瑛对自己的身份产生质疑。

    “难怪师父会选苍龙哥哥你护送我回山……”方瑛继续猜测道,“你既然会寒灵神功,那肯定与古墓派有过一段往来。虽然可能会触犯苍龙哥哥你,但是我还是想知道,苍龙哥哥你的真实身份。就算不予告知,至少能让我明白你曾经和古墓派有过什么渊源……”

    然而,苍龙似乎是并没有想要把所有的真相告诉方瑛的意思。苍龙侧向一边的头凝视了一会儿之前红云离去的方向,想了好久,随后他默默道:“我之所以会寒灵神功,是因为某些原因……但是这些都并不重要,也不会触及到你们古墓派的安危,不然兰前辈不会放心让我护送方姑娘你回山……”

    方瑛见苍龙终于开口了,却是不愿袒露其真实身份,不禁感到有些失望。但是这一次的意外,方瑛却对苍龙的真实身份以及他和古墓派可能的关系越来越产生了怀疑。

    苍龙静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曾经的确是经历过许多,但是如今,我已决定不再露面真容于世。与其让世人知道苍龙的身份,不如就这样安安稳稳地隐世一辈子,或许能解脱江湖的喧嚣,从此洒脱世间,岂不快哉……”苍龙虽然这么说,但是口气却略显悲伤,不禁让人猜测他曾经不堪回首的过往。

    不过方瑛似乎是并没有打算要放过苍龙的意思,虽然现在苍龙像是三言两语“糊弄过去了”,但是今天的经历让方瑛暗自下定了决心——总有一天她要弄清楚苍龙的真实身份……

    连绵不断的山壑底下,一个幽暗的山洞角落处……

    这山洞也真够黑的,一丝光亮也没有,若是有人进来了。也很难摸清洞里的路,里面有什么东西也是不得而知。就在此时,一个捂着胸口的人蹒跚步履地缓缓走了进来。似乎是受了重伤的样子,表情也显得十分痛苦。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偷袭苍龙等人,却被苍龙抓住机会、打成重伤的暗影杀手何桐。何桐似乎熟悉这里的路,想也不想地就进了漆黑的山洞,黑暗逐渐将他痛苦狰狞的面容给埋没。但是可想而知,偷袭苍龙失败。并被苍龙重创打断两根肋骨,何桐的表情自然不会好……

    “哟,就这样狼狈地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洞里突然传出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不过声音语调中略带着妖艳。

    何桐似乎认识她,对她的话根本就是不屑一顾,只听他忍着伤痛。不耐烦地回应道:“哼。硬生生吃了一记‘苍龙掌’,有本事你试试……”

    女子“嘻嘻”一笑,随后又道:“看来何桐大哥你不行啊,就这么快败下阵来……”

    “我不行?”何桐听到女子略微嘲讽的口气,反驳道,“哼,有本事你去啊,看你一个人对付苍龙。能应战几个回合……我告诉你,这次试探之所以我去。是因为我的身法速度最快,能够与之周旋。要换做是你,早就死在了他的‘苍龙掌’下了——”

    “嘻嘻,我一个大家女子,苍龙大侠忍心杀了我吗?”女子用的口气无比妖艳,只是黑暗的山洞里根本看不清面容,只听她继续道,“而且谁叫你要多管闲事,师父吩咐的明明只是要你在路口守候着,谁料他们出现之前,你还杀了那么多的人……”女子口中所述“杀了人”,自然是指被何桐杀死的那些匪帮和与之矛盾的济丰酒楼的那些壮汉。

    “那是我改不了的毛病,我最恨别人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儿,索性就把他们一一做了……”何桐用咄咄逼人的口气道。

    然而,神秘女子却并不看好何桐,她继续提醒道:“你不要忘了,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任务,是要劫下逸仙门掌门方仲天的女儿方瑛,你可不要老在外面惹是生非,误了大事……”

    听女子的口气,看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神秘师父。这个神秘师父给他们下了一个任务,是要劫得逸仙门掌门方仲天的女儿方瑛,所以何桐才会一开始在终南山下山路口的从林处埋伏苍龙等人。而这也正好印证了兰姑之前所担心的猜想——的确有一伙不明人士盯上了方瑛。

    何桐改靠立在墙边,继续道:“我知道,刚才和苍龙对峙的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叫‘方姑娘’,那个女子准是方仲天的女儿方瑛没错了……”

    “你这么肯定?”女子反问道。

    “当然——”何桐自信地回答道,“她穿着一身褐色绒衣,长得还不错,喜欢跟一个粉衣并且满脸麻子的姑娘走在一起,下次在找目标,应该就会很明确了……”看来何桐不但记住了方瑛的面容,还记住了和方瑛一直在一起的红云的外貌。

    “下次?哼……”女子又笑着道,“等何桐大哥你下次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次不劳何桐大哥你出手,师妹我亲自出马,把方瑛抓回来给你们看——”

    女子似乎是很自信的样子,语气甚是妖艳。

    “就凭你?”何桐知道苍龙武功的厉害,自己也亲身经历了,听见女子如此地出言不逊,何桐也反过来讥讽道,“你是不知道‘苍龙掌’的威力,所以才出言不逊的吧……你不要忘了,这个苍龙大侠无论身份是真是假,他的武功可是摆在那的,‘苍龙掌’是众人瞻仰的绝世掌法,你自己可要小心了,不要丢了性命……”

    听何桐如此“嘲讽”自己,女子心中也暗中不喜。但她显得十分淡定,从容不迫地回应道:“嘻嘻,你长得一副猴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那么高调地向其挑衅,苍龙见了当然会戒备于心……可我就不一样了,只要不施展武功,我就是一个绝世风华的美艳女子,他爱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戒备我?更别说狠心杀我……”女子的口气极为妖艳,似乎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会欲罢不能。

    何桐听了,倒是不开心了,他反过头来嘲笑道:“哼,我看你啊,见了苍龙,生怕不是丢了性命,而是丢了身子,别方瑛姑娘你带不回来,自己倒回不来了……”

    “你——”女子终于是被何桐的语气给激怒了,她先是怒了一声,随后忍气吞声继续道,“行,你等着,等我把方瑛抓回来,看你还有没有话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女子身后,又有一个声音较为沧桑的男子在黑暗中突然发话道:“小师妹,何桐说得没有错,苍龙毕竟武功高深莫测,如若这次不是何桐出马刺探敌情,凭他有迅影无比的身法,换做是我们其他的任何一个,可能就真的丧命于苍龙掌下了……”

    “谁说的?”这时,又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在黑暗中随之传来,“如果是我,我巴不得立刻和苍龙大侠过过手,正好拿他实验我的新成果……”

    如此看来,暗洞中一共有四人,他们似乎是有同一个师父。而他们四人都有同一个目的,那就是从苍龙手中劫下方瑛,及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女子听了,又反驳道:“二位师兄不必插手,这一回我一个人出马即可……”

    “别小看了苍龙,否则师妹你会吃大亏……”之前那个沧桑的男子回应道,“为了求稳,师父信中有说过,他不在身边,我们师兄妹四人最好相互照应……而且,师父那里也派来了众多的手下,任我们随意使用。别忘了,再经过一段路程,他们会到达‘居明城’,在那里棘手的人可能就不仅仅只是苍龙了……”

    “怎么了吗?”女子又只声问道。

    沧桑男子继续回答道:“据手下的消息,丐帮帮主,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葛威也到了那里,似乎是丐帮有要事相关。苍龙的真假身份你可以不信,葛威葛帮主你总该小心了吧?如若小师妹你一个人动手,万一没了轻重,摊上了丐帮的麻烦,那就算是师父他老人家来了,也是无济于事……”

    “哼,不就是个丐帮吗,一群破乞丐,我不招惹他们即是……”女子继续道,“我的目标可是方瑛和苍龙,其他人等概无关心。不过我也不傻,如若苍龙真的和丐帮的人有往来,我也不会轻易出手的……”

    “除了丐帮,还有一个人要小心,据手下消息称,那个人也来到了‘居明城’……”沧桑男子又补充提醒道。

    “谁?”女子又问道。

    “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沧桑男子提醒道。

    “胡夷狄?”女子自故疑问道。

    “你不知道吗,关外第一高手?”沧桑男子继续道,“中原之地有武林四圣七雄之说,武林中却鲜有人关心关外之事。当今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年纪轻轻便打败关外所有江湖名士,似有武林七雄之功,近日正往关内赶来,扬言要过招中原众英雄豪杰,你不知道吗?”

    “胡夷狄听说过,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来……”女子独自笑了笑,随后又道,“苍龙大侠、丐帮帮主、关外第一高手……有意思啊,全部都到‘居明城’来了……”

    沧桑男子想了想,随后又道:“依我所见,不如就先放方瑛苍龙他们一马,等他们过了‘居明城’,我们再下手岂不更好?”

    然而,女子听了不乐意了:“哼,那不行,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们的行踪,怎么能就这样放过他们?我还就不信了,不就是多了一个葛威和胡夷狄吗,这和我去劫持方瑛有什么半点关系……”

    “小师妹你别太冲动了,我看我还是随你一道好了,你这性子我实在是放不下……”沧桑男子又补充了一句。

    “哼,随你的便……”女子匆匆回应了一句……

    黑暗的山洞中,又一次阴谋悄然而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