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旧时情殇 下
    苍龙理了理自己的面具,发现并没有被揭开的迹象,看来方瑛说得没错,她仅仅只是过来看了一下自己。

    昨晚噩梦的苍龙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他似乎还沉浸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刚才的噩梦对她来说记忆深刻。

    方瑛看着苍龙的神态,不禁轻声道:“苍龙哥哥,你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

    苍龙没有正眼望方瑛,他只是有些急促道:“还好了,可能是晚上冻着了……”

    “可你刚才还在说梦话……”方瑛把刚才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你刚才一直在说‘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苍龙哥哥,你是不是一直在想什么人,还是说你曾经……有过感情伤痛的回忆……”

    苍龙似乎是被说到了痛处,他依旧是没有正眼望着方瑛,把头侧向一边,目光对着洞外的寒冬夜景,缓缓说道:“我只不过做了一个梦,又梦见她罢了……”

    “你真的是在想一个人——”方瑛听了,微笑着说道,“那个人是谁,苍龙哥哥你为什么那么想她?”

    苍龙静默了很久,似乎是在努力回忆着曾经他人未知的点点滴滴。过了一会儿,苍龙似乎是感到了阵阵伤感,用略微悲凉的口气缓缓道:“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儿,原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

    听到苍龙这么说,方瑛确定自己的想法。随后她继续道:“师父说过,世间的感情是最让人心痛的,原来苍龙哥哥你也曾有过……”

    “的确。正如世间之人所说,我并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苍龙继续悲叹道,“在成为‘苍龙’之前,我和她一直在一起,彼此照顾关心、彼此喜欢对方,那时的日子是最快乐的……”

    “所以你梦见了她……”方瑛又跟上道,“她是谁。长得很美吗?”

    苍龙深深叹了一口气,两眼望着洞外,缓缓道:“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儿。能和她彼此相爱,我真的很幸福……但是现在我们不在一起了,如今每每睡觉,我总会梦见她。这并不是第一次……”

    “那她现在在哪里?”方瑛又问道。

    苍龙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眼神发灰,呆呆地望着洞外,似乎流露出了无尽的悲伤。

    方瑛见苍龙没有回答,还以为是他伤心过头了,于是又继续问道:“那个女孩儿现在在哪儿?既然苍龙哥哥你这么想她,你可以去找她啊——”

    苍龙依旧没有回答,静默着发呆……过了许久,苍龙终于缓缓开口道:“她死了……”

    此话一出。犹如晴天霹雳,本和自己并无关系。但是方瑛听了,却有如身临其境般的悲伤。“死……死了?”一向善良的方瑛有些不敢相信道。

    提到这里,苍龙似乎一下子涌现出了浓浓的伤感,整个人变得忧郁不已。

    “为什么……”方瑛又不忍心问道,“能和苍龙哥哥你相爱,应该是个好女孩儿,她为什么死,难道是得了什么病,就像我娘亲一样?”的确,方瑛的娘亲李婷就是生下她后,身得重病而死。

    然而,苍龙却是缓慢地摇了摇头,但是并没有立刻回应,似乎还在回忆着。终于,苍龙用微弱的口气,一字一句慢慢道:“她是因我而死的……”

    “因为……苍龙哥哥你……”方瑛有些不知所云,吞吞吐吐道。

    苍龙的目光依旧侧向洞外,没敢正眼看方瑛。苍龙缓了缓神,继续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她……如果不是我,她就不会死,我们两个也就不会天地两隔……”说完,苍龙双手抱膝,将头埋进了自己的腿间,谁能想到这个在白天威风凛凛、正气凛然的苍龙大侠,如今晚上也如同一个脆弱的少年一般,伤心欲绝。

    方瑛听了,也在一旁跟着伤心,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借以安慰他。不过她想到了自己的师父兰姑,随后慢慢说道:“师父曾经说过,她曾因为感情上的伤痛,所以最后落到了古墓派,成了古墓派的弟子。师父对于自己的情感,是以痛恨之心;但是苍龙哥哥你不一样,你对感情却是……忏悔之心……虽然这么说,但是……”方瑛似乎是还想要说什么,说到一半却是停住了。

    苍龙一个人静默悲伤了许久,才从忧伤悲痛中渐渐缓和过来。不过现在苍龙脑子里想着的,却依旧是那个念念不忘的她——那个为他而死的女孩儿。

    苍龙又缓缓抬起头,继续望着洞外,静静道:“她死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她……梦见她的身影,梦见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梦见她回到我身边,尽管一觉醒来,这一切都成了空谈……”

    “你是真的很爱那个女孩儿,即使她现在不在了是吗?”方瑛又弱弱地问道。

    苍龙缓缓点了点头,但是却是十分坚定的眼神,随后继续道:“就算她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一辈子也只会爱她……”坚定与悲伤交杂的语气,苍龙复杂的神情顿时浮现。

    方瑛听了,似乎也感到了一股淡淡的悲伤。其实从古墓出来之后,她自己对苍龙倒是有一丝好感,但是今晚知道了苍龙曾经的情殇,苍龙深爱着的,只有死去的那个“她”,方瑛的情绪反倒是有些复杂起来。

    苍龙这回才回头正眼望方瑛一眼,看着方瑛矫揉不定的神情,还以为是身体不太舒服,于是问道:“方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感觉太冷了?”

    “我没事——”方瑛不想让苍龙知道自己的想法,立刻回应道。“冷——的确是有些冷……”

    苍龙又抬头望见了一下另外一处熟睡不醒的红云,随后道:“方姑娘,你要是觉得冷。还是和红云姑娘一起睡吧,这么晚起来,本来就会着凉……”

    “红云姐姐还好,我刚才把毯子全部给她了……”方瑛微笑着说道,“我没事,原来在古墓派修行‘寒灵神功’,本就身耐阴寒之气。这点冷算不上什么……”

    “方姑娘你也会寒灵神功?那可是古墓派的冷门心法啊……”苍龙转移话题问道。

    方瑛微微一笑,随后回应道:“其实我也就会这么一个心法罢了……师父对我说过,她只不过是尽抚养职责。我并不算是真正的古墓派弟子。因寒灵神功师父曾流于世间,所以她才只让我学其普遍之法,用以救治他人罢了,就像我娘亲生前是‘扬州女神医’一样……”

    苍龙想了想。接着又问道:“那方姑娘你有没有想过。你回到逸仙门后,见到了你的父亲,你会干什么?”

    方瑛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不知道,因为我常年生活在古墓,虽然不是古墓派弟子,虽然经常出入终南山一带,但见过的世面依旧不多……我回去后。当然是和我爹好好叙叙,他一定很想我。毕竟我出生后,她十八年没有见过我……”

    苍龙想了想,似乎又回忆起了什么痛楚,默默地说道:“真好,你回去能和你父亲重逢……”

    方瑛想到自己即将回到逸仙门,见到自己的父亲,心中也是激动不已。但是又想到了苍龙这一路上要护送自己,今晚他又告诉了自己那么多的伤心往事,她又不禁关心起了苍龙的命运。于是,方瑛又对苍龙问道:“对了,苍龙哥哥,等你成功把我送回逸仙门后,你……会去哪里?”

    苍龙似乎是并没有太多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有一条路似乎他很明确,随后他继续道:“把方姑娘你送回逸仙门后,我会去汴梁……”

    “去汴梁?”方瑛不解道,“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

    苍龙淡定回应道:“去汴梁找一个人,有一些事情……”

    “那去汴梁完成后呢?”方瑛又问道。其实方瑛这么问,是不想让苍龙离开自己。虽然苍龙喜欢的人,只有他口中所述的死去的那个女孩儿,但方瑛对苍龙依旧是有依恋之情。

    苍龙又把头摆向一边,望着洞外,继续缓缓道:“不知道……也可能就此归隐,也可能像真的苍龙大侠一样,行侠于世间,也可能……随她而去,早些去阴间见她……”

    苍龙最后的这句话,愣是让方瑛吓了一大跳。方瑛一听苍龙要去死,立刻回绝道:“不可以,苍龙哥哥,你不能死!”

    方瑛有些激动,声音略有提高。苍龙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方瑛不要吵醒后面还熟睡着的红云。方瑛这才反应过来,也放低了声音。

    苍龙听了,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最后那种情况,我只是说说玩的……我是不会去死的,经历了那一次事情后,我不会再想着去死……”苍龙说着,似乎他对自己的经历依旧有所隐瞒。

    但方瑛并没有注意这些,见苍龙只是开玩笑,她才放下心来。随即方瑛想了想,又继续问道:“那苍龙哥哥,你……去汴梁办完了事情,会回逸仙门来看我吗?”

    苍龙想了想,似乎是听出了方瑛的意思。他微微一笑,随后说道:“我一定会的,每逢闲时,我会来看你,毕竟你是我如今相逢的朋友之一……她死后,我很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红云也是,方姑娘你也是……”

    方瑛听了,心中才算是高兴了不少。苍龙眼见着方瑛夜晚醒来,身子不好,于是又对方瑛道:“方姑娘,你还是快些睡吧,再怎么耐寒,身子冻坏了可不好。好好养精蓄锐,明天一早我们还有赶路呢——”

    “嗯——”方瑛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重新跑回熟睡的红云身边,和她依偎着一起睡下了。而红云似乎是一直熟睡不醒,她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苍龙看着方瑛的背影很久,似乎是略有感触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儿,方瑛又重新睡下了,而苍龙却依旧是睁眼没有睡着——可能是痛苦的回忆思绪,让他不能立刻接受现实,让他难以入睡,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苍龙想了想,慢慢站起身,缓缓走到熟睡的方瑛和红云身边,然后将自己的那块毯子轻轻盖在了她们二人的身上,看来是怕这两个女孩子会夜里着凉。

    苍龙倒是无所谓,他的内力深厚,足以借以自身的内力抗寒。苍龙重新躺回原地,侧头望向洞外,继续回忆着梦中的点点滴滴。方瑛今夜与自己的谈话,无数次地勾起了自己伤心得回忆,伴着这些痛苦的回忆,苍龙一点一点地忍受,一点一点地悲伤,继续沿着这道心碎的记忆之线,缓缓进入梦里……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苍龙的脑海中依旧是这一句……

    “啊——”轻声地一叫,就在苍龙和方瑛又相继睡下后,红云这个时候却惊醒了过来。她似乎是也做了什么噩梦一般,刚才还熟睡的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不过这天到了晚上也确实太冷,都说“天冷多生噩梦”,看来这句话确实不假。

    红云的确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一样,整个人的神情也是慌张,但是自己就是说不出来怎么慌张。她摸了摸头,随后又望了一眼身旁的方瑛和对面侧睡着的苍龙,发现他们两个都已经睡着了,也并不知道刚才二人发生的对话。

    红云这才意识到,是噩梦将自己惊醒了,她想要重新盖好毯子重新睡下,却发现身上多了一个毯子——那是苍龙刚才留下的。

    红云又望了一眼侧睡的苍龙,心中有着莫名的感觉。正当她要继续睡下时,她无意间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刚才有人碰了我的脸——”一个迅速的想法涌进红云的脑海中,红云似乎是有些略显紧张。

    的确,刚才方瑛第一次醒来时,的确是不小心碰了她的脸,当时方瑛觉得红云脸部冰冷,但是也没当回事,只当是冻着的,毕竟当时红云的呼吸很顺畅,并无大碍。

    不过在红云眼里看来,她的脸似乎非常重要。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心下来,虽然没有人知道,红云为什么会这么担心别人碰她的脸……

    相安无事,于是红云重新睡下了。但是和苍龙一样,红云醒来第一次后,却未能立刻入睡。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从梦中突然惊醒……”红云心中念叨道,“难道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不可能啊,这里又没有别人,苍龙大哥和瑛妹又都睡下了……虽然原来也做过这样的梦,但是从来没有被惊醒过,是我想太多了吗……”

    伴着无数乱入的想法,红云也只能望着洞外,回想着自己似乎也有的点点滴滴的回忆,逐渐入睡……

    孤逢落雨,空辞寂朔,暗叹当年平故,蓑衣照旧映船头,尽看是,浮萍无数。回眸望路,烟花碎落,又过春秋几度,朝思暮候剑锋留,为终念,佳人眷顾……

    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三人重装出发。昨晚的事情虽然令人感慨无数,但是今日醒来,众人还是恢复了原来的面容。苍龙恢复了那种淡定严肃的神情,方瑛依旧是活泼天真的姿态,而红云也是默默地跟在后面,顺带着帮忙带些行李。

    苍龙也整理好了自己的包裹,背上了那把从未出鞘的大剑,随后对方瑛和红云道:“好了,睡了一晚,精神也足了,赶紧赶路吧,我想你们也不愿意今晚又向昨晚一样露宿山洞吧——”

    “是——”方瑛和红云一齐笑着答应道,随后跟着苍龙下山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