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旧时情殇 上
    苍龙和兰姑二人在另外一处谈论事宜,而方瑛和红云两个女孩在却在这里相谈甚欢。方瑛都是很热情的样子,尤其是交到了新的朋友;而红云则是一如既往地善解人意,之前仅仅与苍龙一面之缘,就能了解他的心思,而方瑛这边也不妨多让。

    两人说了好一阵,不知不觉笑了起来,方瑛笑着道:“红云姐姐你真有意思,居然把济丰酒楼的那些大汉活活‘气死了’……”

    红云也笑着回应道:“还好了,不过最后还是苍龙大哥出面‘摆平’了他们,我没想到他们会那么沉不住气想要动手……”

    “然后苍龙哥哥就把他们好好教训了一顿……”方瑛继续道,“这么说来,苍龙哥哥的身手挺厉害的嘛,怪不得师父要让他护送我回家……”

    “苍龙大哥厉害的可不止这些,要是你亲言见过他在济世大会的身手,瑛妹你肯定会目瞪口呆的——”红云也很随和,直接称呼方瑛为“瑛妹”。

    方瑛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红云亲和的样子,方瑛又不禁问道:“欸,对了,红云姐姐你是怎么和苍龙哥哥认识的,为什么会一路跟他一起过来?”

    “这个嘛……”红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轻声道,“我们……只不过是济丰酒楼里面认识的,可是因为我要找一个人,而苍龙大哥很可能知道这个人的下落,所以……”

    正在二人谈话间。兰姑和苍龙这个时候走了回来,看来他们是谈完了事宜。

    “苍龙大哥和兰前辈来了——”正在红云不知如何回话时,兰姑和苍龙的回来正好帮自己解了场。红云把目光望向一侧道。

    方瑛见兰姑回来了,也没有继续再和红云聊下去。兰姑走到了方瑛身前,随后缓缓道:“我已经和苍龙大侠交代好了事宜,他会负责将瑛儿你护送回逸仙门。瑛儿你自己一路上也要万加小心,你见过的世面不多,不懂江湖的险恶,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和苍龙大侠说好了……”

    方瑛听了,先是点了点头,但是想到自己将要离开了。有些念念不舍道:“师父,瑛儿就这样……走了?”想到自己将要离开养育了自己十八年的兰姑,方瑛有些泪中伤心道。

    兰姑见了,脸上并没有笑容。但是口气却是非常缓和:“傻孩子。我又不是和你生死离别,你哭什么?再说了,等了十八年,你终于可以回家了,又有什么可伤心的吗?”

    方瑛却依旧是不舍,她继续道:“那等我回了逸仙门,回到了我父亲身边,师父您有一天……会来看我吗?”

    兰姑静默了许久。她似乎是在思绪着什么。随后,她终于缓缓开口道:“但愿吧。如果有机会的话……”很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兰姑说出来,似乎有一种隐隐的痛。

    毕竟兰姑很清楚,虽然自己也舍不得养育了十八年的方瑛,但是她始终都是痛恨他的父亲方仲天。不过让兰姑自己都惊讶的是,本应痛恨方仲天一辈子的他,居然对方瑛从来没有过一丝的恨意,还付出了十八年的心血将她抚养成人,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也不知道为什么……

    兰姑想了很久,抬头望了望天,随后说道:“时辰不早了,这方圆几里没什么地方可以住宿,如果再不走的话,你们可能就要露宿荒野了……苍龙大侠,本座交代给你的事情,希望你可以做好,瑛儿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兰前辈,在下会平安将方姑娘送回逸仙门——”苍龙也自信地回应道。

    这回是真的要走了,苍龙和红云准备下山,而方瑛却是不停地回头望着兰姑。然而,兰姑没有再去看方瑛的眼神,而仅仅只是留给了方瑛一个沉默的背影。她不想回头,也许是不想看到方瑛的眼神,她怕看见了,自己会更加舍不得让其离去……

    而方瑛也是眼眶含泪地望着兰姑,脚步却是跟着苍龙和红云往山下走,一步、两步……速度非常慢,这个山腰也走了很长时间……终于,待到兰姑的背影消失,甚至是再也看不见古墓派的洞口后,方瑛才擦干眼泪,全心和苍龙红云一起踏上了归家之旅……

    兰姑说得的确没错,时辰不早了,现在又是寒冬时节,天色说黑就黑。还没完全走出终南山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里到处都是怪石嶙峋、树草丛生,即使视力再好,也很难看清山间的路。

    苍龙随便找了一根木棍,然后生了火——这样子是暂时能有照明的物件了。

    火棍的焰光映射在苍龙的铁面具上,面具的容貌显得格外清晰。方瑛在一旁看了,甚是觉得好奇,不禁问道:“苍龙哥哥,你为什么总是戴着一个面具,不觉得累吗?”

    苍龙一边找着出山的路,一边淡定地回应道:“苍龙本来就是面具携带一声,从来都不以真面目示人……”

    “可你又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方瑛也十分肯定身前的苍龙是个“冒牌货”,于是也从容道,“我听师父说过苍龙大侠的事情——苍龙大侠武功盖世、侠义之心,是世人称之当之无愧的侠者。但是那也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即使当今还活在世上,不可能像苍龙哥哥你这么年轻。”

    “既然你认为我是假的,那你为何还叫我‘苍龙哥哥’?”苍龙不经意间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叫你挺亲切的……”方瑛笑了笑,继续回答道,“而且,红云姐姐不也一直称呼你为‘苍龙大哥’吗?”

    苍龙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拿着火把探着路。

    但是方瑛似乎还有没有问完的问题。她又继续问道:“我想师父她应该也知苍龙哥哥你不是真的苍龙大侠吧,可为什么她还会要苍龙哥哥你护送我呢?”

    苍龙顿了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似乎是有所隐瞒。他想了很久,随后回答道:“我之前和兰前辈有过交往,因为一些事情,我答应帮她做一件事,她就把这个任务安排给我了。至于原因何由,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苍龙这么说,其实原因还是能知道一二。刚才兰姑秘密给他嘱咐了另外的事情,苍龙一直还谨记于心,无时无刻不关注着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

    苍龙和方瑛二人边走边说。而红云则是默默地跟在后头。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即使举着火把,也很难看清下山的路了。

    苍龙见了,摇了摇头道:“看来兰前辈说得没错吧。我们今天恐怕真的是要露宿荒野了。只是这时节寒冬到至。就这样露宿荒野,恐怕会冻死……真是的,要不是摊上了‘济世大会’,耽误了那么多的时间,根本就不会留在这里……”

    “要是能找到一个山洞洞口就好了,那里应该比较暖和……”红云不经意间说了一句。

    然而,不知道为何,红云说完这一句后。苍龙心中突然瞬间闪过一丝痛楚,一种回忆的痛楚。而红云也是一样。她似乎也和苍龙有同样的感觉。但是这样的感觉仅仅就是一瞬,然后就消失了……

    “啊——”就在苍龙按照红云的意思,四周寻找洞口时,方瑛在一旁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方姑娘?”苍龙现在是护送方瑛回山,不能让方瑛出一点差错,因此方瑛大叫一声,苍龙略微紧张了一番,还以为方瑛遇见了什么。

    “有……有蛇——”方瑛努力使自己缓和下来道。

    苍龙举着火把望去,果然朝着方瑛方向,缓缓游来一条罕见的冰色长蛇。只见冰蛇移动着身躯,凝视着苍龙等人,似乎是被这里的火光给吸引了过来。

    方瑛虽然收养的动物不少,但是对蛇,她还是有一丝的畏惧。红云在一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两个女孩子似乎都对蛇有些害怕。

    苍龙见了,几步走都冰蛇的跟前,然后缓缓蹲下身。

    红云是知道苍龙的身手的,他见着苍龙蹲下身,还以为苍龙要直接弄死这条蛇。

    然而,苍龙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轻轻在冰蛇的跟前说了些什么。冰蛇似乎是听懂了,随后转头就离开了。

    这一幕倒是让方瑛和红云惊讶了不少,没想到苍龙仅仅是发了发声,就把蛇撵跑了。方瑛似乎是看懂了什么,不禁道:“苍龙哥哥你懂蛇语?”

    “蛇语?”红云听了方瑛的话,更是匪夷所思起来,“你这么肯定?”

    方瑛点了点头,继续道:“我虽然不懂蛇语,但是知道小动物之间的交流方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苍龙哥哥你刚才的确是说的蛇语,才将蛇劝走的。”

    “挺厉害的嘛,居然知道我说的是蛇语……”苍龙站起身,缓缓说道。

    红云大概是知道了,但是心中仍有疑问,于是又不禁问道:“奇怪,这天寒时节,蛇不是应该冬眠于土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苍龙笑了笑,紧接着道:“蛇也分很多种类,其中有一种叫‘幽寒之虬’,天生寒气凝结,无需冬眠。刚才的那一条应该就是,或许是我们的火光把它吸引了过来……不过放心了,我刚才和它说了,不会再有冰蛇过来的……”

    红云听完后,不禁夸奖道:“真没想到,苍龙大哥你对蛇居然会这么有研究——”

    “还好了,之前和蛇有过一段接触……”苍龙不经意回答道。

    然而,正是这一点,倒让红云对苍龙的真实身份产生了一些猜疑……

    摸黑着山路,三人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废弃的洞口。这个洞不大,也不算太深,里面也挺暖和,足以让他们在这里睡上一晚。他们也算是幸运,天黑山上冷得要命,这个洞口正好算是一个不错的栖息地。

    寒冬山上没有太多的事物,苍龙和红云二人在外面不远的地方找了些可以吃的野果野菜,讲究当晚饭吃了一些。洞口里生了火,三人也围坐在中间相谈了肾久。不过因为明天还要赶路,三人也没有说太多的话,红云给方瑛讲述了济世大会上的事情,而方瑛则回忆了自己十八年来古墓派的生活。说了没多久,三人顿觉睡意来了,于是方瑛和红云连个女孩子相拥着在一侧睡下,也可以相互取暖;而苍龙只能是一个人睡在洞口旁,一边用内力维持着自己的体温,一边提防着可能夜里会出现的不测……

    过了很久很久,洞里的火焰早已熄灭,从洞口遥望而去,可以看见山间的寒冬之景。不知何时,方瑛突然睁开了眼睛。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逸仙门,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然而,也许是夜里的寒冷,方瑛有些被冻醒了。醒来的她发现,自己身旁的红云还很安详地睡着。

    方瑛坐起身,怕红云也冻着,于是把毯子向红云移了一块儿。然而,她的手不知不觉碰到了红云的脸上——让方瑛不可思议,红云的脸显得异常的冰冷,方瑛有些害怕,还以为红云是冻昏了,于是急忙把毯子全部盖在了红云的身上。不过让方瑛放心的是,红云的呼吸还很平稳,她才放心红云仅仅是感到冷罢了。

    醒来的方瑛一时间睡不着觉,她望了望洞口旁的苍龙,身上什么都没盖,两手合拢地靠在洞口岩石处。

    方瑛见了,心想着苍龙这个样子一定会冻死的,于是想要找东西去盖在苍龙的身上。然而,待到她走到苍龙的身前时,却发现了异样的一幕——

    苍龙虽然戴着面具,但是整个人却是不断地在摇头,紧闭的眼神也流露出了慌乱的神情,似乎苍龙是像做了噩梦一般。

    如果只是摇头也就罢了,更让方瑛没想到的是,苍龙一边摇头,一边还在轻声呢喃着,似乎是在说着梦话:“不要……离开……”

    方瑛有些担心,但也有些好奇,她凑近听了听,只听苍龙不断地说道:“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方瑛听了,心中不禁有一种预感——苍龙一定有过情感伤痛的回忆。

    方瑛可以想象,现在苍龙做到噩梦时的痛苦表情,看着苍龙睡觉的时候还戴着面具,虽然之前苍龙说自己不以真面目示人,但是方瑛还是好奇想要伸手去揭开苍龙的面具,现在也正是好机会……

    然而,就在方瑛准备伸手去揭苍龙的面具时,苍龙似乎是醒了,突然一手抓住了方瑛的手。

    被雄浑地一手抓住,方瑛先是紧张了一番,她想要挣脱出来,怎奈苍龙的手抓得很紧,方瑛却是摆脱不了。

    苍龙逐渐睁开了眼睛,方瑛还以为是苍龙醒了,然而却听到苍龙说道:“你没有离开我,你回来了……”

    听语气,似乎苍龙梦见了自己一直期望的那个人,抓着方瑛的手,朦朦胧胧错把方瑛当成他心目中的那个人了。

    不过苍龙的瞳孔逐渐变化,眼前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苍龙这回真的醒了。苍龙醒来,第一眼看见了是方瑛的面容,自己还抓着她的手。苍龙下意识地放开了手,然后整个人坐了起来,随后急问道;“方……方姑娘,怎么是你?”

    方瑛刚才被苍龙死死抓住,脸不禁一红,不过黑暗之下也看不清楚。

    方瑛也非常的紧张,看见苍龙醒了,于是立刻解释道:“没……没什么,只是看见……苍龙哥哥你一个人在这儿睡怪冷的,所以想过来看一下……”

    苍龙努力清醒了一下脑子,毕竟刚才自己确实是睡着了,也真做了噩梦。但是醒来后的第一反应,苍龙摆弄了一下自己的铁面具,他想要确认一下方瑛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是不是揭开过自己的面具,看见了自己的真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