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古墓旧情
    古墓派地处终南山一带,以石墓为居,而其开山祖师林朝英与王重阳的凄婉情缘也无需多述。然过几世几代,古墓派因守门规之道,除掌门之外,弟子不得轻易出世古墓,因此古墓派弟子在江湖上的行踪鲜有人知。而古墓派弟子以情为断,对世间的爱情深感嫉恨,当年开山祖师林朝英既是如此,后方立其严守帮规。

    而当今古墓派的掌门人兰姑亦是为情所伤,年轻时她曾与逸仙掌门方仲天曾有过三生情缘,然而最终方仲天选择深爱的女人并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位女子——扬州女神医李婷。兰姑为此心痛欲绝,最后自甘落至终南古墓,成为了古墓派的弟子,终愿了却一切情缘。尔后,兰姑练就一身武艺,出类拔萃,成为了新一届古墓派的掌门人。但兰姑与前世几代掌门略有不同,她虽然对世间的爱情心有深恶,但她的性格依旧是年轻时的高傲不羁。同样地,她也看不惯古墓派历代严守的帮规,经常自己出入古墓,甚至还将古墓派的部分武功心法传与世间,这也便是苏佳等之辈能够习得古墓心法之一“寒灵神功”的原因。

    然而就在十八年前,兰姑为找方仲天,欲解情世之仇,以江湖“四大恶丑”挟持方仲天的女儿方瑛为诱,自己趁乱带走了方瑛。虽然当年方仲天有机追到兰姑,了结一切,但方仲天为了自己女儿的安危,甘愿牺牲一切。兰姑看到方仲天为了女儿不顾一切。心知方仲天对李婷的一往情深,心中更是悲愤。但是不愿手刃鲜血的她,最终选择了自己抚养方瑛十八年。从而惩罚方仲天十八年亲情相思之苦,十八年后归还其女,以解心中之恨……如今十八年已经过去了,也该到了兑现的时候了……

    终南山山腰中处,有一古墓立然其间。墓前有一碑石,刻有“活死人墓”四字。此地即为古墓派所址,由古墓而下。视线逐渐阴暗,却能所墓中穿堂而过,有如宫室石雕数十座。古墓之下。寒气略深,但因此季为寒冬时节,古墓之内反倒是冬暖之际。穿过石雕,古墓之内还有大小暗室几十座。供古墓弟子修养练功所用。当然。古墓派的弟子不多,常年居住在古墓之内,石室之中也是少有布置。而石壁之上,多为雕刻古形文字,有为记载历史之事,也有些许武功之心法,但大多都是凤毛麟角,平时也仅供本门弟子闲之以对……

    透过室中的暗光。往石道的深处走去,穿过明池。有一六角玄襄之室。室中石台之上,盘坐一人。此人紫衣披身,发鬓飘然,翘首凝眉,颇有一副佳人韵味。此人便是当今的古墓派掌门人兰姑,昔日芳华依旧,却是被青痛之殇化了白头,飘然的长发下,依然可见些许几根银白的发丝,不禁感叹岁月折煞了她多少年华。

    兰姑一脸淡定的表情,但是眼神中却充满了复杂的情态。今天是十八年期满之日,她知道今天是该遣送自己抚养了十八年的方瑛回逸仙门,回到她亲生父亲的身边。然而,玄襄之室如今只有兰姑一人,方瑛似乎并不在这里。

    这个时候,石室之外缓缓走进一个朱砂弟子,只听她缓缓道:“掌门,瑛儿回来了——”

    “瑛儿”即指方瑛,当年方仲天就是这么叫她的,十八年来兰姑亦是如此。兰姑听了,微微动了动手臂,轻声回道:“真是的,今天就是期满之日,本座马上就要送她回山,回到她父亲身边,她今天竟然还到处乱跑……”

    “这也是没办法的,掌门……”女弟子回应道,“瑛儿虽然为掌门所收养,但她自己并不是古墓派的弟子,因此可以随意出入墓中。瑛儿平时又喜欢收养外面的流浪猫狗,经常把他们都带回来,我们这些古墓派的弟子有时候还帮忙照顾呢——”

    “哼——”兰姑听到这里,不禁轻笑道,“是呀,瑛儿她也真是的,居然会有这样的爱好……”

    女弟子在一旁想了想,随后又对兰姑道:“掌门,您抚养了瑛儿十八年,如今要将她遣送回逸仙门,您……舍得吗?”

    提到这里,兰姑脸上的表情顿时复杂万分。她的眼神波澜不定,但是神情却好似怒中未现。兰姑定了定神,随后直望着暗室之门道:“我和方仲天的情仇就此而终,今日完成了抚养他女儿十八年的誓言,从今以后,我兰姑与方仲天再无瓜葛。今生算我兰姑命之未有,终落得古墓掌门之位,但愿我命就此了生,了结这一切情缘……”

    听着兰姑的悲述,女弟子虽然未尝世间爱情,但也能感受到阵阵伤感。

    兰姑闭眼凝神了好一会儿,随后转过话题问道:“对了,本座安排给你的事情,你都处理好了吗?”

    女弟子回过神,立刻回答道:“回掌门,都处理好了,飞鸽传书已经告知了逸仙门的掌门人方仲天,还有……”

    “还有委托人……”兰姑补充道,“委托人苍龙大侠,由他负责护送瑛儿回逸仙门,苍龙大侠已经到哪儿了?”

    女弟子继续回应道:“刚才得到了苍龙大侠的回信,他说他已经到了终南山一带,恐怕不过多时,他就应该来了。”

    原来,苍龙来终南山一带的目的就是于此。说是要来古墓派,其实苍龙之前因为某些原因,接受了古墓派掌门人兰姑的委托,负责护送方瑛回逸仙门。然而,苍龙究竟是如何和兰姑有过关系并接受其委托的,至今无人知晓。

    兰姑想了想,随后对女弟子吩咐道:“嗯,等到苍龙大侠到了古墓门口,立刻通知我。”

    “是。掌门——”女弟子最后答应了一声,然后缓缓走出了石室。

    剩下兰姑一个人留在石室,似乎是在无奈感叹着什么。抬头闭眼而上,一个人静默了许久……

    “师父,我回来了——”不过多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突然出现。兰姑回头睁眼望去,只见石室门前,站着一个十八岁上下的褐衣女孩儿。发髻盘起、两鬓垂梢、面容清秀、眼似灵波,粉唇玉面犹如兰亭之秀。水嫩之颜不失风华万千,此人便是方仲天与李婷的女儿,兰姑守约抚养十八年的方瑛。十八年之前。她只是刚出生三个月的女婴,晃眼一过十八年,方瑛如今已是绝代风华之女。

    “瑛儿,你回来了……”兰姑见着方瑛。和平日一样缓缓答道。

    方瑛今日并不是空手回回来的。她的手上还抱着一个弱小的白兔。兰姑见了,不禁问道:“瑛儿,你这次又从外面带了什么回来?”

    方瑛一边轻抚着白兔,一边笑着回答道:“师父,这只白兔在外面受了伤,我看她无依无靠没有家人,所以把她带回来抚养啊——”看样子,方瑛倒是一个非常热爱小动物的善良女孩儿。

    兰姑听了。略微摇了摇头道:“哎,你从小就是这习惯。喜欢在外面带些阿猫阿狗回来,活着还麻烦其他的弟子帮忙抚养,死了你还带到外面好好安葬,我也真是看不懂你了……”

    方瑛低头抚摸着白兔,继续回应道:“因为我觉得这些小动物和我一样,从小都没有家人陪伴。他们一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都想要快点回到家人身边,和家人一起团聚……”说到这里,方瑛的眼神中也流露出淡淡的悲伤,她之所以收养这些小动物,是因为方瑛觉得,他们的命运和自己一样,都是流离失所没了家人。每当想起这些,方瑛就会怀念自己的家,思念自己不记模样的父亲,以及终生未能逢面的死去的母亲。

    而方瑛每每提到自己的家,兰姑也会用复杂的眼神望着方瑛,似乎心有感触。“你和你母亲生前一样……”兰姑不经意间提道。

    “怎么了,师父?”方瑛听到兰姑的这一句感叹,抬头问道。

    “没什么,只是看到瑛儿你这个样子,想到了你的母亲……”兰姑满带着回忆说道,“你母亲李婷生前是扬州女神医,她也非常爱护小动物,除了帮世间百姓救济病灾,还经常收养这些可怜的小动物。你母亲很善良,所以你的父亲才会爱上她……”说到这里,兰姑的表情再次变得复杂起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爱敢恨。每每看到方瑛的身影,兰姑总会想到李婷的身影。本来是自己的情敌,可是十八年抚养方瑛,兰姑也对方瑛产生了类似的母女之情,渐渐消融了这样的仇恨。如今的兰姑,早已没了对李婷的嫉恨,所有的爱恨之仇,全部放在了仍旧活在世上的方仲天一人身上。

    方瑛听了,又回言道:“对了,师父,您从来都没有告诉我,我父母的事情。我不是出生在逸仙门吗?那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么远的终南古墓,为什么又是师父您养育我十八年的?”看来,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兰姑并没有告诉方瑛过。毕竟方瑛生性善良,兰姑出于怜爱,她不希望方瑛过早知道真相而心痛欲绝。

    说实话,对于自己与方仲天还有方瑛的关系,兰姑自己都不知道是该爱该恨。十八年对于方仲天的痛恨,自然是没话说,但是自己抚育了方瑛十八年,却是十八年的养育之情磨掉了这一段不解之仇,改变了兰姑的性格与人情。

    兰姑静默了很久,最后才开口道:“我说过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等你回了逸仙门,见到了你真正的父亲,所有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方瑛听了,显得略有失望,毕竟十八年来她得到的,一直是这个答案。她自己真的好想快点回到逸仙门,回到家,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家人团聚。但是她自己其实也舍不得养育自己十八年的兰姑,团聚一刻,便要离别一刻,这也是方瑛不忍心看到的。而今天就是十八年期满之日,自己也该收拾行装,准备和自己的师父兰姑道别,离开兰姑、离开古墓派,遂回逸仙门而去……

    “瑛儿,还有一事我得告知你……”兰姑似乎还有话说。

    “怎么了,师父?”方瑛又问道。

    兰姑缓缓说道:“以后你出了古墓,千万不要说我是你的师父?”

    “为什么,师父?”方瑛继续问道。

    兰姑继续道:“你虽为我在古墓抚养十八年,但毕竟不是正统的古墓派弟子。如今教你的古墓武功,也仅仅只是寒灵神功心法一套,但求自保疗伤只用。你母亲在世之时,曾为扬州女神医,以救治世人而名传天下。我希望瑛儿你长大后,也能像你母亲一样,借以医术,救治世人……”兰姑说着,声音逐渐便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曾经痛恨的情敌李婷如今说得如此褒扬。

    而方瑛却是一无所知,她从小到大都是言听计从兰姑的话。于是,方瑛笑着点头道“:是,师父,瑛儿一定谨记于心——”

    其实方瑛是幸运的,兰姑虽然嫉恨方仲天与李婷的爱情,但也仅仅只是嫉恨二人罢了,兰姑并没有想要借方瑛之手,继续对方仲天实行报复之类的行动。也许兰姑天性也是善良,不忍心让这一段苦情延续,索性坦然放下一切,养育方瑛十八年也让自己有了怜悯之心。兰姑所做的一切一切,只是为了暂时惩罚方仲天,让方仲天尝想相思之苦而已……

    兰姑静默了一会儿,随后又对方瑛说道:“瑛儿,今天已是你归家之日,你还是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待会儿会有人在古墓门口接你……”

    “有人会……接我?”方瑛虽然知道今天要离开古墓了,但是并不知道有人接送这一出。

    “等出古墓之后,你自然会知晓的……”兰姑缓缓道,“我已经和你逸仙门的父亲捎了信,你还是快些回去准备准备吧……”

    “是……”方瑛略带悲伤地回答道,也许想到今日要和抚育自己十八年的恩人告别,自己也是深感惋惜吧……

    方瑛的房间就在玄襄之室不远,通过两层暗道,来到一个四壁之屋。这里的装设也是简洁,并没有太多的摆设。沿着床边的一个小角落,有一空旷的空间,那是方瑛平时饲养小猫小兔等动物的地方。

    方瑛将今日带回来的白兔也放了进去,望着“大家庭”又来了一个新成员,方瑛有些伤心地说道:“你以后就可以不用再流离失所,和这些朋友在一起了……不过,我要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虽然我和你们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舍不得……”

    方瑛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抚摸着小白兔的头。方瑛的眼神波澜不定,随后又道:“虽然不舍,不过我也不该伤心不是吗?我其实和你们一样,我也可以……我也可以马上回去,马上回去见到我的家人了……”

    方瑛说着,眼角处不禁夺眶几滴泪水,也不知道是即将见到家人的高兴,还是和古墓派所有的一切道别的不舍……

    “瑛儿,掌门有令,让你随她一同去往古墓之门——”门外传出了女弟子的声音,看来是苍龙大侠到了,兰姑已经让方瑛做好出墓的准备。

    “噢,就来了——”方瑛回头答应了一句,随后缓缓站起身,从床上拿起包裹,最后环顾留恋了这里的点点滴滴最后一眼,两滴眼泪即过,离开了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