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成功身退
    在场众武林名士皆已同意放行苍龙而去,就连不甘心输其的傲晶师太也没有了任何异议,谁知这个时候卢欢却中途插上一脚,一道强劲的掌风将苍龙给拦了下来。看来,卢欢是不打算就这样放苍龙离去……

    苍龙转过身,用沉着的目光凝视着卢欢,心中有提起几分谨慎。二人重新面对面站好,看样子卢欢也是想和苍龙试试身手。

    卢欢本来是站在左天昂身边的,左天昂所见卢欢突然蹦出,不禁道:“你这老家伙,这个时候出来干甚?”

    卢欢没有正眼望左天昂,而是笑着说道:“哼,在场之人都已信服苍龙的武功,但是老夫偏不信执。不管今日到来的苍龙大侠是真是假,老夫倒想与之一会,看看苍龙究竟有几分斤两——”很明显,卢欢想要和苍龙一较高下。

    苍龙没有说什么话,眼神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和之前对待傲晶师太、葛威等武林名士一样,苍龙还是一样的神情。

    葛威听了,在一旁阻止道:“卢前辈,江湖对决不失道义,苍龙大侠就算武功再高,已经连番对战花菱、傲晶师太及葛某三大高手,身心早已疲惫。卢前辈你自为武林四圣之一,武功多有高于苍龙大侠之上,如今又是以逸待劳,岂不轻松取胜而有不义?”

    卢欢听了,不以为然道:“老夫的确讲道义,可从来不讲江湖道义——想当初,老夫刚入江湖。世上能有几人焉懂老夫毒攻处世之难?老夫一人苦苦煎熬几十年,终将毒攻正名于武林,中途之难可曾几次所遇江湖道义?”

    卢欢又提起了自己在弟子孙云面前讲过的有关他毒攻创世的艰难。而苍龙也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卢欢的讲述,并没有任何的神态变化。

    卢欢又转过头,对苍龙说道:“不提及老夫,就言武功之宗祖,上官仙剑前辈开山立派追风派,张真人开创武当门派,几曾受于江湖道义?唯世之上者。必有逆境而兼不屈坚韧之心,不言世之公正与否,敢求险阻之不懈坚持。此乃大丈夫也!苍龙大侠既然敢于出世,又何必胆怯于三番两斗?”

    苍龙听出了卢欢的意思,卢欢的意思是说,世上人之上者。从来都是在逆境与不公中坚持拼搏下来的。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世界上的公正平等与否,而是坚信自己在千难万阻中能够坚持成功。这样看来,卢欢的话倒也不失几分道理。

    然而,把江湖道义看得很重的葛威却已经是不同意,他没有再去理会卢欢,而是对苍龙说道:“苍龙大侠,多说无益,你已连对三战。我等也已信服,你大可不必理会卢前辈的话语。只身离去即可。”

    卢欢也没说什么话,他用另外的眼光望着苍龙,当然,他的意思自然是和葛威相反。过了一会儿,卢欢又开口道:“正如葛帮主刚才所言,老夫也确实承认,当今为侠者,确实该遵循江湖道义。老夫也不强求,如若苍龙大侠肯留下与老夫一战,且武功尚佳,老夫便承认和信服;如若不留,老夫也不会责怪,但老夫终生也不会信服苍龙在世,只当是徒增一位游者罢了……”

    苍龙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终于,他做出了决定,两眼正视着卢欢,随后双手渐渐抬起,看样子是要继续留下,最后和卢欢一决高下。

    众人也是看出了苍龙的意思,葛威看在眼里,苦笑了一声道:“既然苍龙大侠愿意留下,那葛某也不能说什么了……不过葛某确实佩服苍龙大侠的勇气,三番两战还敢和当今年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卢前辈过招……”

    卢欢见苍龙决定留下和自己一战,大笑一声道:“哈哈哈,好,苍龙大侠果然是男子汉大丈夫,肯留下与老夫一搏!不过话先说在前头,老夫肯不会因为苍龙大侠你连番数战、身心疲惫就手下留情的——”

    苍龙没有任何的异议,他也没有说任何的话,他只是摆好架势、两眼凝神,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他很清楚,如今身心疲惫的自己,即将对付的却是最难对付的卢欢。

    和苍龙一块儿到来的红云看着苍龙连番数战几大绝世高手,心中也是紧张和担心不已。别说现在的苍龙了,就算是**十年前那个真正的苍龙大侠在世,也未必能够应付如此煎熬几战。

    卢欢脚形一变,随即对苍龙道:“苍龙大侠,拳脚不长眼,你可要当心了——”

    话音刚落,卢欢立刻施展诡异的步伐,幻影般瞬间移至了苍龙的身前。苍龙眼神一惊,他很清楚,卢欢的身法之快,要远远大于刚才的傲晶师太和葛威帮主。

    苍龙没有反应时间,深知自己身法之快不如卢欢,苍龙索性直接双掌齐上,巨石般的力道直拍卢欢身前。

    卢欢也是深知,不管苍龙的身份是真是假,“苍龙掌”却是货真价实。“苍龙掌”的威力卢欢刚才也是见识过的,和当今武林中的第一掌法“降龙十八掌”也是不相上下。但是身前即至,哪有可退之理?卢欢决心硬碰硬,两式“华阳掌”应对而上。

    两招深厚的掌力相对,二人周围顿时尘土迸起、沟壑四溅。但是卢欢似乎是经验老道,所用掌力炉火纯青;而苍龙不但掌法略显生硬,而且似乎确实是刚才的连番数战,消耗了自己不少的内力,有些吃不太消,两招相对,却是被卢欢逼得节节后退……

    两人继续激战,周围的武林众士也是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一番激烈缠斗。无党派阵营这边,张三丰看见了处于劣势的苍龙的身手,不但没有担心。反倒是笑了笑。

    吴子君看着自己的师尊在和笑,于是不禁问道:“师尊,您为何面对此等对决一番留笑?”

    张三丰捋了捋胡子。不紧不慢道:“老夫只是觉得苍龙大侠有趣罢了……**十年前,老夫所见苍龙大侠,豪气凛然、惩恶扬善,大开大合,而如今的苍龙却是有文静沉着一面。但他们的武功又和性格截然相反,‘苍龙掌’虽有‘降龙十八掌’之震慑之力,却讲究多行变化、随阵而移。借力由守转攻,原来的苍龙大侠的确就是遵循此道,而如今的苍龙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正名相对,以‘苍龙掌’之威力正对‘降龙十八掌’‘华阳掌’之硬功,看来这个貌似年轻小生之辈,虽然冒充苍龙大侠。倒是有趣得很啊……”

    吴子君听了。重新把目光放回了苍龙身上,想到张三丰刚才的那些话,吴子君在一旁也是若有所思……

    回到苍龙和卢欢对决这边,苍龙被逼的节节后退,终于到了一棵大树之旁。苍龙鼎然发力,一式“龙主沉浮”,掌晕油然而起一条苍青巨龙,自苍龙臂间而出。全然打在了卢欢的掌心之上。

    卢欢似乎是没有料到“苍龙掌”之威力,硬生生吃了一记。“华阳掌”鲜有抵抗,略微受其内伤,卢欢只得暂时后撤,整个人以迅影的身法退至了对面的一棵大树上,与苍龙遥想对应。

    出于居高临下,苍龙轻功一点,整个人飞稳稳飞至了枝头之上;而卢欢也是一样,只是他却喜欢如蝙蝠一般倒立在枝头。

    两人继续对视着,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松懈,苍龙自然是不用说,而卢欢刚才硬生生吃了一套,受了点伤,也见识到了“苍龙掌”的威力,深知眼前的“苍龙”甭管真假,他的武功绝对已属盖世之上。如若他真只是个年轻小生,再过一二十年,他的武功一定可以超越武林四圣七雄。

    不过越是遇到强劲的对手,卢欢就越是兴奋。卢欢瞧见着苍龙长子枝头上没有行动,自己这次有主动出击,整个人从枝头上弹射而出,“紫电诀”发出,双掌皆以齐推而上。

    一阵劲风吹过,吹过苍龙飘然的发鬓,铁面具下暗藏的,是不屈的自信的深情。苍龙也全力应对,飞身而上,“断岳天龙”再次杀出,一阵贯响云川的天龙震吼,几乎是“苍龙掌”中最强的内力,全然迸发而出。

    卢欢观其掌势,深知苍龙已是拼尽全力,已然不敢怠慢。只见卢欢也使出了全力,“华阳掌”不够,接上“紫电诀”及“阴阳破碎诀”的心法内力,“破碎华阳”由卢欢双臂齐出,两道金光正碰苍龙使出的“断岳天龙”。

    龙掌相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二人所对之处,内力向着四面八方轰然而出,苍颜金光四散,终南山山脚处的开阔之地也是震动数番,一些定力不深的门派弟子甚至都没有站稳,差点摔倒在地……

    又是惊天掌法对决,苍龙和卢欢几乎是使出了自己最强的掌力。不过双掌过后,二人重新落回了地面,并收回了掌,看样子是比武结束了……而在场的众武林人士依旧没有把目光离开苍龙和卢欢身上,似乎他们还想要看看两人究竟还会发生什么……

    开阔之地已然面目全非,惊天对决之后,场面静默了许久……

    “哈哈哈哈——”终于,卢欢最先开口大笑道,“好,果然是苍龙大侠,不但胆气十足,肯于老夫一较高下,而且武功惊世骇俗,让老夫也使出了全力应对——好,老夫信服,从今以后记住苍龙大侠你了,今日便目送苍龙大侠离去,待他日若有缘再见,你我二人还得好好比试一番,啊?哈哈哈哈——”这样看来,卢欢也是承认了苍龙的武功,同意放他离去了。

    而苍龙始终都是那种淡定的样子,虽然铁面具下看不见他的神情,但是可以看得出,他并没有显出多么的激动。

    “承让——”苍龙还是淡定地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对众武林人士继续道,“在下今日无意打扰济世大会,是在下不是,不过今日能有幸和武林四圣七雄之辈一较高下,在下也略有欣慰。愿在下能像卢欢前辈所说。他日能有缘再和诸位英雄相见。今日在下身有事务,不得不提前离去,还望诸位英雄见谅。告辞——”

    苍龙无意间说了一句“卢欢前辈”,这让在场之人一下子反应过来了——眼前的苍龙并不是**十年前那个三老前辈之一的苍龙,确确实实是一个年轻小生。

    释明方丈见苍龙要走,双手合十微微道:“阿弥陀佛,重新出世的苍龙大侠,不但有苍龙前辈的武功,还有其坚定不移的侠义雄心。老衲也是佩服。但愿有朝一日,苍龙大侠能前往少林寒舍一访,老衲定当热情招待……”

    苍龙见了。点头回应道:“他日有缘,一定拜访……”

    和众武林人士告别后,苍龙叫唤了一句在一旁观看了许久的红云,红云答应后。也立刻跑回了苍龙身边。随后二人也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苍龙走了,但济世大会却还没有结束,尤其是刚才苍龙和中武林人士的几番对决,还依旧记忆犹新地回响在众人脑海间……

    “虽然这个人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但是他的武功绝对没得说……”左天昂不禁自言自语道,“这人究竟是谁,看他的说话和为人,显然光明正直。为什么要冒充苍龙大侠,难道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听他的声音。他似乎很年轻的样子,当今年轻之辈,有谁能有如此深强的武功,竟能连斗武林四圣七雄之高手……”

    “他的内力有些熟悉……”卢欢走到了左天昂的身边,不经意轻声道。

    “什么?”听到了这句话,左天昂不禁问道。

    卢欢继续轻声答道:“刚才和他对掌的时候,虽然他的内力深强,却有少许的紊乱,似乎武功内力上并不是很稳定……那套路有些熟悉,老夫曾经与一个人对招,也感受到了那种不稳的内力……”

    “你的意思是,你曾经见过他,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左天昂又问道。

    “记不清了,只是好像有和他对招过的朦胧印象,却想不起来是哪个人了,在什么地方……”卢欢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叹道。

    左天昂见状,也没有在继续问下去。他回过身,继续准备主持未完的济世大会……

    苍龙和红云这边,快步离开了济世大会的地方很久,走到了稍微偏远一点的位置。苍龙似乎是在担心什么,刚才离开的速度也是有些快,红云在后面都快跟不上了。直到现在离济世大会的空地处很远了,苍龙才缓缓放慢了脚步……

    红云好不容易才跟了上来,她一边跑,一边喊道:“苍龙大哥,你慢点……”红云依旧是称呼苍龙为“苍龙大哥”。

    终于,苍龙慢下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伫立着发呆了许久,左手拄在一根树干上……

    “噗——”突然,让红云不敢相信的一幕,从苍龙面具下的开口处,苍龙突如其来地吐了一口鲜血。

    这着实让红云这个小姑娘吓了一大跳,红云见状,担心地问道:“苍龙大哥,你怎么了?”

    然而,苍龙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他重新站起身,擦了擦口角的鲜血,随后缓声道:“我没事,只是刚才……连续对战傲晶师太、葛威前辈还有卢欢前辈,内力有些吃不消……没关系的,我缓缓就好……”

    的确,傲晶师太、葛威、卢欢,个顶个的高手,别说是现在的苍龙了,就算是当今武林四圣七雄的顶尖高手到场,都未必能连番数战此等人物,对于苍龙来说,做到这样已经是超乎常人了。

    看着红云担心的眼神,苍龙微笑着安慰道:“没事儿,红云姑娘,我只是受了点内伤,过会儿就好了……不过还是谢谢你,红云姑娘,你真好……”

    红云听了,也是微微一笑。

    苍龙静下心来想了想,随后又问道:“对了,红云姑娘,你不是说要去问那些武林名士关于萧天萧少侠的下落吗?我已经赢了,让众武林人士信服了,为什么红云姑娘你这么急着还跟着我过来?”

    红云轻轻摇了摇头,用缓和的与其回答道:“因为我看出来了,苍龙大哥你连番数战,身体已经吃不消了,我担心你,所以跟过来了,过来果然发生了这事儿……再说了,刚才在场的武林名士虽然大都去过汴梁的剑道大会,但也未必就能找到萧天萧少侠的下落……比起他的下落,现在关心你才是最重要的。”

    苍龙听了,略微有些感动,他不禁缓缓道:“在我和你朋友之间,红云姑娘你居然选择了我……”

    红云又摇了摇头,略带回忆的口吻道:“因为我曾经经历过一些事情,失去了一些东西而后悔……后来我明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心中有什么牵挂,当下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相逢一面的人……”

    苍龙看着红云复杂情绪的面容,心中也略有感触,随后又问道:“红云姑娘,你是不是曾经经历过什么……”

    红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低下头来,眼神略显悲伤。

    苍龙知道红云心中似有痛楚,便没有继续再问下去。不过说来也奇怪,不知怎的,虽然红云没有告诉自己任何东西,但是自己冥冥中能感觉得到,红云心中的痛处。每每想到这里,苍龙自己的心也跟着略有微痛。

    红云也是一样,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时常会和苍龙有着心有灵犀的感觉,明明只是相逢一面,却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苍龙内心的痛苦……

    二人静默了很久,苍龙又问道:“那接下来呢,红云姑娘你是继续跟着我,还是去找萧天萧少侠?”

    红云想了想,随后肯定地回答道:“我决定了,我愿意跟着苍龙大哥你——”

    “为什么?”苍龙轻声问道。

    红云缓了缓神,微笑着说道:“因为我有直觉,跟着苍龙大哥你,我一定能找到萧少侠——”

    然而,此话一出,苍龙却没有了笑容。他转过身,只是轻轻回应了一句道:“随你便吧,虽然我并不赞同红云姑娘你这样的做法……”

    二人重新继续向前走去,而苍龙的心里似乎却久久不能平静:“为什么要跟着我呢?跟着我,你一辈子都找不到萧天萧少侠的,因为……”

    二人又走了一段路,红云不知道苍龙接下来究竟何事,于是问道:“对了,苍龙大哥,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你之前不是说,你来终南山,是有人委托你有重要事务的吗?”

    苍龙没有停下脚步,只是速度很慢,他缓声回应道:“不用着急啊,到了那个地方,你自然就会明白的……”

    “那是什么地方?”红云跟在苍龙身后,又问道。

    苍龙停下脚步,转过头望着红云,随后定声道:“古墓派——”

    红云听了,不禁瞪大了双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