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济世大会 下
    卢欢终于还是赶到了济世大会的地点,同为武林四圣之一的的左天昂笑着问道:“你这老家伙向来神出鬼没,这次我还没有给你发请帖,你却知道来这终南山赴会……”

    卢欢笑了笑,望了望到场的众武林名士,随后放声道:“济世大会两年一次,眼观耳听中原武林八方之事。老夫一生履历江湖波澜无数,尝得人生百味、世态炎凉,又岂能错过这两年一次的总结盛会?何况,今日难得一见的张真人亲自出山,老前辈刚才亲口说要等在下,老夫又岂能像陆老头和郜妹子他们那样置之不理?倒是左掌门你,日理万机,还负责主持今日的济世大会,你这小子可比老夫强多了,哈哈哈哈——”卢欢依旧是这样狂放不羁的性格,尽管身为武林四圣之一,尽管年过七十,但依旧是改不了江湖游者的那份洒脱,这才是真正的江湖中人。

    左天昂见了卢欢如此模样,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老家伙,又稀里哗啦地说了一大堆,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看你这高兴的样子,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或是有趣的事宜。这么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你这个老家伙这些年来究竟在哪儿,干了什么,不如济世大会的总结就由你这老家伙先开始吧?”

    卢欢听了,又是哈哈大笑了一句,随后应声道:“承蒙左掌门能够夸奖我,比陆老头和郜妹子他们两个要有人情味多了……在此之前,老夫还是先谢过张真人的耐心等候。老夫得以及时赴会到场。张真人真不愧是武林中的尊者,大人大量,比其他某些人要有耐心多了——”

    卢欢说的“某些人”。自然是刚才说“等不下去”的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傲晶师太依旧是孤高自傲的性格,即使是面对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她也丝毫不屑,“哼——”地一声瞥过头去。

    “老夫也是好久没有见到卢小子你了,每次都只是在‘英雄试剑会’上有过碰面……正如左掌门所言,看你这么高兴的样子,一定是遇上了诸等好事。不妨道来听听——”张三丰也是露出和蔼的笑容,如慈祥的老人般缓缓道。

    “一一道来倒是太累了,不过简单说明一二也未尝不可……”卢欢倒开始卖起关子道。“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不可能一一道完,只是让老夫最提兴趣的,还是前几日在大都的日子……”

    “大都?”丐帮帮主葛威在一旁听了。立即反问道。“那里可是蒙元朝廷的首都,那有什么可提兴趣的?”

    卢欢瞥眼一见葛威,也笑着说道:“葛帮主,纵使你丐帮弟子千千万、分布甚广,但是像大都这样的蒙元深腹之地,葛帮主你恐怕是未曾想过吧?这次老夫可是潜入到了大都的察台王府,见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趣事,还认识了一个挺有趣的小子。教了他一些东西……”卢欢说的那个“有趣的小子”,自然是他新收的徒弟孙云。

    “这就有趣了?”葛威笑着回应道道。“卢前辈您可真是返老还童,这么大一把年纪,还喜欢跑到如此危险之地……”

    “不去这样平常人难以进入的地方,又怎能更清楚了解世间的疾苦?”卢欢反过来教育葛威道,“你身为丐帮帮主,一生行侠仗义,履历世间绝不在老夫之下,但这些‘荆棘之地’,你却鲜有探寻,因此纵于你们晚辈而言,所见的世面还是有所欠缺啊——”

    葛威听了,又笑了笑,不过毕竟卢欢是武林七雄之一,辈分又在自己之上,并且说得也挺有道理,于是葛威点头应声道:“是,在下感谢卢前辈指点,他日必多留心——”

    卢欢似乎还没有说完,又对葛威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葛帮主,多年不见,不知‘降龙十八掌’是否更有长进,他日老夫倒想和葛帮主再会上一会,趁着老夫还有几把骨头,再让老夫对武过瘾几把——”

    葛威听了,笑着回应道:“行,只要卢前辈您何时想要以武相会,葛某随时奉陪!”葛威的声音雄浑气魄、豪迈洒脱,看来身为丐帮帮主,他身上的确是有那一股刚正不阿的豪气。

    “葛帮主这么多年还是没变,依旧是这么豪气万丈啊,哈哈哈哈——”卢欢依旧是不羁的性格,放声大笑道。

    卢欢这边说完,张三丰微笑着捋了捋胡子,对自己身旁的吴子君道:“子君啊,你和卢欢一样,都曾去过大都,不如你把你在大都的履历道来一二,也算是武当今次在济世大会上的总结吧——”

    “是,师尊——”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又是武当派的首席弟子,在师尊张三丰张真人面前,也是恭恭敬敬,毕竟自己也是张三丰最喜爱的弟子。

    吴子君还是和当日在大都的姿态一样,无论面对何等场面,都是显得一副从容不迫的心态。他缓缓走上前两步,向到场的各武林众士微微鞠了一躬,随后缓声道:“各位前辈,吴某听从师尊的吩咐,这两年也和卢前辈一样,履历大江南北、尝尽人间百态,也到往了蒙元的首都大都,亲言看到了蒙元当朝统治的优劣,感触收获不小……”

    卢欢一听到吴子君和自己一样,也去往了大都。心想着会不会和自己一样,也对来运镖局孙云提起过兴趣,于是中途问道:“不知道吴小子你去大都,有没有和老夫一样,碰上了有趣的事……或人?”

    吴子君见卢欢问自己,也只是微微一笑,随后点头答道:“见过——”其实,吴子君和孙云也有往来,而且是在卢欢之前。吴子君也曾教其孙云“四两拨千斤”的武功,还赠予了一本《道德经》。只是他可能万万没有想到,《道德经》并没有让孙云在遇事中冷静下来,就在不久前。孙云还在大都察台王府,上演了血战一幕……

    不过吴子君和卢欢不一样,他一直是淡定的神情,话也不多,说完了事情后,便缓缓退下了,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师尊张三丰身边。

    主持本次大会的左天昂听了前面的数人讲述。慢慢思绪了一番,随后说道:“纵观卢前辈及吴子君所言,近些年来武林中人与蒙元朝廷扯上的关系不少。的确。时局动乱、反复异常,我们这些江湖游士口中说不涉朝廷政事,可也免不了被无意牵扯其中……这其中老夫也未能摆脱,前段时间。老夫及同门华山弟子。在裕兴城一带,还暗中协助朱元璋寻找唐家信物。幸好当日正好碰上了唐家后人,后者担起了家族的使命,明中找到了信物。只是没想到老夫等人离开没多久,就得到了裕兴城被朱元璋军队攻破的消息,可见江湖涉足一日,天下局势也难免动荡三分啊——”

    左天昂说着,自笑着摇了摇头。他刚才提到的唐家后人。也正是唐门世家的遗子唐战。而与左天昂的对话,让其了解唐门世家的真相。也让自己学会了惊世武功“劈空掌”,唐战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忘了在王家村和裕兴城的经历……

    “唐家后人?”傲晶师太听了,反声提问道,“难道就是在汴梁剑道大会的时候,那个惊世一现的唐家后人?”

    “阿弥陀佛……”释明方丈听到了“剑道大会”,也在一旁跟道,“提到近段时间武林中人与蒙元朝廷的关系,近两年还真是未可数之,譬如之前追风派弟子陈世今判走蒙元、汴梁让人不解的剑道大会……说到剑道大会,有一问一直让武林众士直到现在依旧未能其解——蒙元朝廷当日是出于何等目的,竟会妥协武林中的四大门派,在汴梁这种集市之都举行剑道大会?”

    “这的确是让人不解,当时没有一个人能够猜得蒙元朝廷举办剑道大会的真正目的……不过好在是我等杞人忧天,剑道大会结束,并未有什么不详之事发生,不过……”傲晶师太在一旁接着道,“当日武林众士之所以欣然前去当时疑云重重的剑道大会,不是因为天魔神功的秘密又是什么?你说是不是啊,文掌门?”傲晶师太竟把话语问向了崆峒派掌门人文正心。

    文正心在一旁只是耸了耸鼻子,没有立刻回话。

    傲晶师太似乎是不放过挖苦拆台的机会,继续施压道:“当时四大门派的掌门人本来是要悉数到场,但是谅在张真人年事已高,因此没有强求、怎的你文掌门也因故没有参加剑道大会,只是派了尔等众些无用弟子前去,还在南宫大院与本尊弟子对决时,被蒙元的高手打死打伤?”

    “当日不去,是……是在下门下有急事,未能前去……”文正心似乎是不想和傲晶师太多做辩论,只是吞吞吐吐应付道。

    “一向好于钻研强势武功的文掌门你,可是最关心天魔神功的秘密不是吗?你不来恐怕是害怕蒙元朝廷的施压,所以就派了一些三流的弟子充数是吧,结果还不是被蒙元的人打了个落花流水……要不是当日李玉如出手相救,恐怕你崆峒派的脸,都要丢尽了——”傲晶师太说话甚是刻薄,崆峒派弟子在一旁听了都纷纷暗中隐忍。

    “说到李玉如嘛……”一提到敏感人物,傲晶师太渐渐露出凶相道,“哼,上次在南山郊,被薛飞痕薛大侠,还有‘江湖博’的那个女娃娃以及唐家后人他们相救,本尊才得以罢手。如若早先一步,李玉如早就死在了本尊手上,陪她父母一起在地府团聚……”傲晶师太咬牙说着,目光还看准了对面站在葛威身旁、当日多次救下李玉如等人的薛飞痕。

    薛飞痕也只是用严肃的目光对视了傲晶师太一番,没有过多的反应。

    “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傲晶师太又怎将帮规仇恨屡记于心?想当初峨眉山开山祖师,能够平和看淡世间情长,帮规本意也并未如傲晶师太所言……”释明方丈又在一旁摇头发话道,“不过提到‘天魔神功’,老衲那日赢得剑道大会,于是随南宫魄南宫大侠一同前往‘天魔神功’遗址之一南宫地道一视……其实里面并无多物,空得文字几番记载,也没有发现诸如‘天魔神功’秘籍等物,上官仙剑前辈所言也未能知其真假,因此空留柱香时间,就离开了……”

    在场的其他武林众士基本上也大概叙述了近两年武林中发生的大小事迹,唯独丐帮一块儿没有总结。左天昂转头问向葛威道:“济世大会将尽,不知葛帮主还有何等高见?”

    葛威想了想,随后冲左天昂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缓缓上前几步,对众武林名士说道:“丐帮帮主葛威先见过到场之尊辈——”和吴子君一样,葛威也很有礼地先向在场的所有人鞠了一躬。

    随后,葛威站直了身子,义正言辞道:“今日葛某所言,多指终南山一带边关治安之事。近两年朝廷赋税增加日益严重,关外战事不断、关内朝廷不管、百姓民不聊生。最直接的,近些日子这一带盗贼猖狂不止,据说更有邪教门派趁机兴风作浪。作为丐帮帮主,葛某今日毛遂自荐,愿率本帮弟子,管理整治这一带的盗贼治安,为天下百姓贡献一己之力——”

    果然如之前济丰酒楼的壮汉所言,丐帮的确有想要管理这一带治安的举动。卢欢听了,最先大声回道:“好,丐帮帮主果然大义凛然,哈哈,为天下百姓伸张正义、惩奸除恶义不容辞,果然不愧是武林中的英雄之辈!”

    “多谢卢前辈夸奖,葛某今日所言之事,也仅仅如此——”葛威回声谢了卢欢一句,说完后也退了下来,重新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文正心听葛威大概讲述了这一带的治安问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经意提道:“说到边关这一带的盗贼猖狂出没……相对应的,听说最近这一带,有人见到了久未世面的‘苍龙大侠’……”

    “这事情本尊好像也略有耳闻……”众人突然提到了苍龙的事情,傲晶师太也在一旁接应道,“有人说,苍龙大侠**十年后重出江湖,却是一个毛头小子。也不知世上究竟何人有胆,敢冒充曾为武林三前辈之一的苍龙大侠?”

    张三丰听到了众人的叙述,想到了苍龙,毕竟在这些人中,只有自己这位年纪过百的张真人曾亲言见过苍龙。于是,张三丰捋着胡子,用略带回忆的口吻轻声道:“苍龙啊,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如果还能再见到,甭管是真是假,就算是只见到他那闻名一世的‘苍龙掌’,老夫也是心已足矣……”

    “苍龙?”卢欢听到这个名字,也不禁道,“那不是老夫师父的故友吗?年代确实是有些久远了……不过傲晶师太说得也不错,见过的人说,当今的‘苍龙’却是一个毛头小子,也不知是何人竟然敢冒充这样受人尊敬的武林前辈?”

    济世大会上,众武林人士的话语,躲在几十丈开外的苍龙听得一清二楚。听到众人在谈论自己的时候,苍龙不禁紧张了一番,但眼神却依旧没有离开过前方……

    “既然来到济世大会多时,尔等又何必做梁上君子,不如出来与各英雄与之一会岂不更好?”突然,左天昂对身后苍龙与红云藏匿的方向内力传音道。看样子左天昂的洞察力确实惊人,苍龙藏得如此悄无声息,依旧是被发现了。

    左天昂这么一提,苍龙又是心惊胆战一番,看来今日与众武林人士“当面对峙”是不可避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