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酒楼听事 下
    苍龙就这样直接亮名自己的身份,众人当然不信。壮汉头子看着苍龙面具下毫无畏惧的神态,又笑着说道:“苍龙大侠可是赫赫有名的武林前辈,怎么可能是你这种傻小子?你若说你是苍龙,可有凭证?”

    苍龙没有立即回答壮汉头子的问题,而是转头望了一眼走到自己身旁的红云,想到刚才红云教黄衣姑娘吹笛的场景,苍龙反倒是问起红云道:“红云姑娘,刚才是你教那为姑娘吹笛的是吗?”

    红云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脸上长满雀斑,但是温馨的笑脸,却能给人一丝愉悦和欣慰。

    “姑娘也懂音律?”苍龙又问道。

    “略懂……”红云只是简单轻声地回答了这么一句。

    壮汉头子见苍龙和红云二人又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这回他再也忍受不了了,勃然大怒道:“你们两个什么意思,我和你们说话,你们却百般不理会,是不是没有把我们兄弟几个放在眼里?”

    苍龙重新把目光放回了壮汉头子身上,轻轻笑了笑,依旧是不紧不慢道:“通晓音律之人挺好的,音律可以消除缓解平日里的一切浮躁和忧伤,就像现在这位大哥一样,如若不然,就会心急暴躁,做不到心平气和……”

    壮汉头子听到苍龙又在暗中嘲讽自己,随即一手重重拍在桌子上,继续大声呵斥道:“臭小子,我告诉你。你冒充苍龙大侠也就算了,要是惹恼了我,你可没有好果子吃——”

    苍龙依旧是面不改色。他么有正眼望在面前“威胁”自己的壮汉头子,而是侧头望了望,端回了刚才被筷子弹开至桌子一旁的没吃完的汤面。

    “哼,就知道吃,是想做饱死鬼是吗?”壮汉头子略微举起了手中的大刀,似乎是要对眼前这个自以为是假冒的“苍龙”下手。

    苍龙又吃了几筷子,眼神压低。轻声说道:“不要动不动就提到‘死’字,假若有一天你真死了,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哼。这个时候还在这里装深沉,人死就是眼睛一闭的事情……你若想死,我随时都可以送你归西。放心吧,一点痛苦都不会有——”壮汉头子凶恶地说道。

    “你没死过。怎么知道一点痛苦都没有?”苍龙轻声一笑。摇了摇头,但他的笑容中,似乎带着些许的无奈,仅是一会儿,苍龙便又收回了笑容。

    壮汉头子听着苍龙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随即提刀,哈哈大笑道:“哼,说得好想和你真死过了一样。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旁边的壮汉听了,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苍龙并没有理会眼前这些人的嘲笑,而是依旧淡定的神态。但是这一回不太一样,苍龙的眼神中,透出了几丝暗淡的悲伤,似乎是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苍龙顿了顿,随即瞳孔逐渐张大地轻声道:“我的确死过一次……那种痛,是**和精神上的折磨。也许是上天眷顾我,让我苟活了下来。死亡的记忆对我来说,是永远都醒不来的噩梦,死过一次,我不会再去想第二次了……”

    苍龙说着,继续端着碗,看着碗里的面条,缓缓说道:“活着真好,我现在的心愿,只是想每天能够平平安安的,没有江湖的喧嚣,没有命运的波折,每天陪着自己心爱的人,相互关心、相互依偎,就算是每天像这样舒服地吃一碗面,也是好的……不过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再有了……”苍龙的口气显得十分哀婉,似乎在他记忆里,有永远都抹不去的伤痛。

    红云在一旁听着苍龙诡异的讲述,并没有感到惊异和害怕,反倒是心有感触。尤其是苍龙最后提到略微伤心得话语时,红云也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悲凉。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很了解眼前的这个苍龙。尽管今日只有过一面之缘,相互之间也没有多少言语,但她能隐约感觉到,自己非常了解他,了解他的心绪……

    而壮汉头子听了苍龙“莫名其妙”的话语,也不在乎他是不是有什么悲痛的人生履历,而是毫不放在眼里地继续笑道:“哈哈哈哈,现在都开始说胡话了——死过的人怎么可能重生,难道你是想说,苍龙前辈无疾而终后,投胎转世了,然后就变成你这个年纪轻轻、不经世面的臭小子了?”

    苍龙微微抬起头,看了壮汉头子一眼,随即轻声却不乏坚定的语气道:“你也可以这么认为,因为现在,我就是苍龙……”

    在壮汉头子眼里看来,苍龙的口气十分的“狂妄”,恨不得立刻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苍龙没有再去理会壮汉头子,继续吃着刚才的那碗面条。

    壮汉头子可看不下去了,被眼前的这个“冒牌货”语言上轻薄数轮,今日他无论如何也得让他尝尝厉害。于是,壮汉头子提起了手中的刀,眼神略显杀气道:“小子,既然你今日出言不逊,那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你不是说自己死过一次,知道死亡得痛苦吗?那好,我今日就再让你死一回!”

    说完,壮汉提刀就朝苍龙的头上劈去。红云在一旁见这也是干着急,她想要上前阻止,但似乎是已经来不及了。

    “啊——啊——”而酒楼里的其他人听到了他们二人的对话,见壮汉头子举刀劈过,深知会有血案发生,立刻尖叫地逃窜而去。

    然而,苍龙依旧是非常淡定的样子,喝完了碗中的最后一碗汤,待到壮汉头子的刀劈至自己的额头之上,苍龙眼疾手快,竟然用——手中的筷子挡了上去。

    壮汉头子开始是有些震惊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有人用筷子抵挡大刀。然而事实出乎他的意料,苍龙的确就这么做了,而且还真的是将他的刀给拦了下来。不仅如此。苍龙并不是用筷子挡住这一下,而是用筷子夹住了壮汉头子的刀锋,阻其不下,这倒是让在场之人见了大吃一惊。

    能用如此方式挡住刀锋,武功内力绝属上乘,壮汉头子也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还是一个只知道吃面的傻小子。武功竟会如此之强。

    但是他说自己就是苍龙,壮汉头子依旧不信,想要挣脱开来继续挥刀袭击。然而又令他吃惊的是。苍龙手中的筷子将自己的刀夹得很死,无论大汉怎么用力挣脱,就是摆脱不开。

    再看苍龙,神秘的面具之下。隐藏着自信的神情。这回他两眼直望着面前的壮汉头子。似乎是想让壮汉头子的挑衅付出代价。

    壮汉头子几番挣脱不开后,随即用脚踢向自己面前的桌子,一来借反力抽出自己的刀,二来借此偷袭苍龙的身体下部。

    然而苍龙不紧不慢,见壮汉头子对桌子有所动静,立刻用另一只手施加内力,将桌子的另一侧给拦了下来,不让其冲向自己。

    壮汉头子的脚踢在桌子的一侧。可是桌子的另一侧也被苍龙给拦住了,偷袭失败。但反冲之力还在。壮汉头子借机还是拔回了自己的刀,摆脱了苍龙的控制。

    不过苍龙似乎是故意为之,壮汉头子使劲拽拉的时候,苍龙还故意松开了筷子。结果壮汉这一回退得太猛,整个人踉跄几步向后倒去。

    但这壮汉头子怎么说在江湖上也是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有点经验的,深厚的定力让自己没有退后太多,强行使自己镇定站住了。

    而苍龙这一回合过后,没有再主动出手,似乎从一开始他就不想要和这些人有矛盾。

    但是刚才一回合羞辱了对方,壮汉头子怎么可能会放过苍龙?只听他对着自己的手下喊道:“给我上啊,去给我教训这个臭小子——”

    那些手下也不知道苍龙的真实实力,纷纷提刀就朝苍龙身前劈来。

    “危险——”红云在一旁担心苍龙的安危,不禁叫道。

    然而苍龙依旧是很淡定的眼神,显出很有信心的样子。只见他顺势抽出筷子筒里的所有筷子,如暗器般飞向冲过来的壮汉。

    “噼啪——噼啪——”飞出去的筷子,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壮汉们的脸上,如暗器般的速度,大多数人几乎都是脸上火辣辣的痛,捂着脸不敢再上去。“啊——啊——”有的壮汉甚至痛得叫出声来,放下了手中的刀,躲到了桌子后面。

    有一个不怕死的壮汉继续冲向苍龙,用刀尖直刺苍龙头戴面具的面门。苍龙依旧是没有闪躲,挥起桌上的筷子筒,用其筒口挡住了壮汉的刀尖。

    “啊——”刀尖抵在筷子筒上停住了,壮汉大喊一声,用尽力道双手推着刀柄,竹制的筷子筒上已经出现了裂痕。看来即使苍龙的内力再强,竹制的东西是不可能挡住金属刀剑的。

    苍龙继续用筷子筒挡住,眼神向下一望,随即脚下一个横踢,直接将桌下的一张木椅踢向壮汉所站之位。木椅横向飞过,壮汉没注意,膝盖遭到重击,整个人瞬间被弹至半空,手中的刀自然也是没了力道,然后本人来了个五体投地。

    “废物,都是一群饭桶!”壮汉头子在后面看着自己的兄弟如此手软,自己更是气愤不已。心想着不能被这个“冒牌货”如此欺负,壮汉头子“啊——”地大叫一声,继续挥着大刀,横向朝苍龙砍去。

    壮汉冲上前,对着苍龙头上的面具劈去,并大声呵斥道:“让我来看看你这臭小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但苍龙岂会让其为之?壮汉头子横刀劈过时,苍龙低头躲开这一下,刀锋的刀流迅捷而过,直接砍断了酒楼后方的一个招牌柱子,还将一侧的柜台给砍出一道深深的印痕——看来这壮汉头子行走江湖多年,还是有两手的。

    当然,这在苍龙眼里,武功都不够看。壮汉头子横刀没有斩到,继续大喝一声,竖刀从天而降,欲将苍龙整个人劈成两半。而这回苍龙没有再躲,而是右手成掌形向上一顶……

    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苍龙竟用手掌活生生将壮汉内力十足的刀锋给拦了下来,而且手掌心毫发无伤,就和之前在山路处从强盗手里救出那位少女时是一样的。

    壮汉头子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会有人能直接用手掌拦下犀利无比的刀锋,而且没有一丝伤口。壮汉头子的刀砍在了苍龙的手掌心上,自己不禁手腕一震,似乎是刀砍在了坚硬无比的巨石上,完全不像是人的手掌。当然壮汉头子很清楚,这是其手掌聚力而来的效果,只是没想到,苍龙的掌心内力却是如此的深厚。

    苍龙的手掌向上一推,直接将壮汉头子手中的刀给弹了回去。壮汉头子还没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提着刀后退了几步。

    然而,苍龙随即改换左掌,明显感到掌心的聚力。紧接着,苍龙左手对准门外,只听得一阵贯响的龙吟之声,紧接着就是一道强劲无比的掌风,内力掌晕如同一条苍劲有力的白龙,冲上云霄。掌风飞出苍龙左侧的酒楼大门,扫起道路一排阵阵尘土,好似苍龙腾云飞天、震动山河……

    随即,苍龙一掌过后就收了手,然后依旧用淡定的眼神直望着壮汉头子。而此时此刻的壮汉头子早就震惊了,刚才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彻底消失得干干净净。他用惊恐的眼神望着眼前的苍龙,半天没有任何反应,提刀的手也在止不住地颤抖。

    “苍……苍……苍龙掌——”壮汉头子有些担惊受怕道,“你……你……你真的是……”

    苍龙的表情依旧是没有变,随后绕过身前的桌子,缓缓向壮汉头子面前走去。

    壮汉头子这才知道眼前的人的确是苍龙无疑,想到刚才苍龙掌的威力,壮汉头子立刻放下手中的刀,跪下来说道:“小人该死,不该亵渎苍龙大侠,小人……小人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壮汉头子身后的手下见自己大哥都如此了,也纷纷跪下来求饶道。

    苍龙却是没什么其他的反应,他只是依旧用平日里的口气缓缓道:“在下无需你们求饶,只是想请教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都行……苍龙大侠您问什么,我们都会交代……”壮汉头子依旧是惊魂未定道。

    苍龙顿了顿,于是问道:“听你刚才说,终南山山脚,要举行‘济世大会’是吗?”

    “是……是的……”壮汉头子颤颤巍巍地回答道,“而且听说……听说很多武林四圣七雄的武林前辈,都……都会来……”

    苍龙听了,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随后,苍龙轻轻一笑,对跪在自己身前的壮汉头子笑道:“行了,起来吧,在下并不会要你们的性命,你们无需紧张。”

    听到苍龙不和自己等人计较,壮汉头子这才放下悬着的心,随即磕头道:“谢苍龙大侠,谢苍龙大侠……”

    苍龙没有再去理会那些人,他想了想,随后走到了掌柜的面前,掏出身上的银两,微笑着说道:“对不起,掌柜的,让你受惊了……这是汤面的钱,还有酒楼损坏的赔偿,另外……那个黄衣姑娘的笛声不错,让她继续在酒楼里好好干吧……”

    听到这里,红云回头不禁望了一眼苍龙。

    “是、是……”掌柜的半天也没有回过神,点头连声回答道。

    苍龙结完了账,也没有打算继续再在这里呆下去,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后,就离开了“济丰酒楼”,似乎他还有其他重要的事务……

    而红云在后面见了,眼神一定,心中似乎坚定了什么,也跟着苍龙的身后跑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