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酒楼听事 中
    “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也去过剑道大会——”苍龙和红云的对话传到了壮汉头子的耳中,壮汉头子笑道,“我怎么不记得时日有个带着铁面的家伙出现啊,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壮汉头子又一次大笑,旁边的其他兄弟也跟着嘲笑起来,完全没有把苍龙放在眼里。

    不过苍龙似乎并不在乎这冷嘲热讽,好像别人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份无所谓。只见苍龙没有去理会那些壮汉,甚至这回看都没有在看他们一眼,和红云说完话后,继续低头吃面。

    而红云似乎也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和苍龙说完话后,最后用复杂的眼神望了一眼苍龙后,就又默默离去了……

    酒楼里又恢复了起初的状态,苍龙继续吃着面,红云依旧坐在大厅的角落处无所事事,那些个壮汉还在中间讨论问题,正侧处的黄衣姑娘还在吹着笛子。

    “我跟你说,这一回啊,武林中两年一届的‘济世大会’要在终南山山脚举行了,届时,众多的武林泰山北斗都将前来,恐怕还不失武林四圣七雄级别的人物……”壮汉头子又在一旁叙述者江湖杂事,只是这一会说的事情,似乎还挺重要。

    苍龙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听着他们的讲述,一提到“济世大会”的时候,苍龙的注意力似乎是又被吸引住了,不禁抬头望了一眼。

    “济世大会?”旁边又有人道,“济世大会武林名望纷纷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壮汉头子继续说道:“最近这边关一带盗贼猖狂,甚至还有自甘堕落的江湖杂碎,为了维护武林秩序。各武林名望都会聚集于此,商讨有关这方面的对策……”

    “武林名望也来管这等事情,还真是比当今的朝廷官府要尽职尽责多了……”另一个壮汉又说道。

    壮汉头子回声应道:“没办法,当今朝廷官府不管百姓死活,那些心寄苍生的武林大侠们,出于侠义,自然会出手应对。而且我听说。这一次‘济世大会’,丐帮帮主葛威葛帮主主动要求接担此事,整顿这一带的治安……”

    “丐帮行事向来如此。他们没什么名望之家,大多弟子全都游然世间,看惯了世间疾苦;而他们的帮主葛威葛帮主,不但行侠仗义。又有武林七雄之一的盛名。我想这一次丐帮亲自出来整顿,这一块的盗贼之势应该会平息……”旁边的壮汉补充道。

    听到关于丐帮的事情,苍龙又不经意间注意了一会儿。最关键的,“济世大会”的地点是在终南山山脚,那里可是自己接下来要去的目的地。

    而除了苍龙以外,刚才和他对话的红云似乎也对丐帮有一丝敏感的神态,稍稍提神注意了一番……

    济丰酒楼里,黄衣姑娘的笛声依旧在轻轻回荡着。只是这笛声中依旧是错音频出,把本来一手好听的曲子。吹得参差不适。在一旁像是稍懂一些音律的苍龙听了,不时地皱了皱眉头,他似乎知道那些地方的音律有错,却是不知该如何改正。

    而这音律也让那些谈话的壮汉也有些不自在,本来谈的一些事情就很严肃,现在又被这种错音不断的笛声干扰,心情自然是开心不到哪里去。

    只见壮汉也不顾这里是公共场所,大声对吹笛的黄衣姑娘呵斥道:“行了,别吹了,吹得什么玩意儿,难听死了!”

    黄衣姑娘听到了责骂声,立刻停止了吹笛。也许是自己本来功底就不济,心里又感到委屈,不禁有些伤心地流泪了。

    然而,壮汉却是不在乎她的感受,继续刻薄道:“哭?哼,女孩儿就知道哭,什么事都做不了——”

    黄衣姑娘被骂得一无是处,这一回是再也忍不住了,两滴眼泪从眼眶中滴落下来。

    一旁的苍龙看见了这一幕,似乎是想要做什么,但是还有一个人速度似乎比他更快——

    就在黄衣姑娘伤心之时,红云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红云用身体挡住黄衣姑娘,示意她不要再去看那些粗头粗脑的壮汉,然后面带微笑地问道:“怎么了,干嘛这么伤心?”

    黄衣姑娘流着眼泪,伤心地说道:“我从小就被爹娘抛弃了,学得了一点音律,就想要在这酒楼里卖艺……呜呜……只可惜我学术不精,每次吹笛也是不能达到尽美,为此我还被掌柜的批过很多次……呜呜……掌柜的还说,再这个样,就会把我赶出这里……呜呜……”

    听了黄衣姑娘的叙述,红云似乎是对她的身世感到一丝怜惜,轻轻抚住了她放下笛子的双手,表示出很安慰的样子。

    而在中间正厅的壮汉头子,最看不得这些你浓我浓的安慰,看见红云背对着自己安慰黄衣姑娘,壮汉头子不禁道:“姑娘你倒是挺有人情的啊,和我们问完了话,又去和那个冒牌货说话,现在又来安慰这黄衣姑娘……”

    红云没有转头理会那些壮汉,而是依旧背对着,然后在一旁似乎和黄衣姑娘窃窃私语一些东西。

    壮汉见“冒牌的”苍龙不理自己,连那个满脸雀斑的红云姑娘都不理自己,心中顿时不爽,自己行走江湖多年,就算再没混出个什么名堂,也从来没有被一个“冒牌货”和一个年轻女子瞧不起过。

    “姑娘你什么意思,问你话你倒不回答我,难道还在为刚才没告诉你答案的事情记恨于心?”壮汉头子大声呵斥道,又提道了刚才红云姑娘说要找萧天的事情。

    但是红云可不跟黄衣姑娘一样,说好听点,她临场显得非常镇定,说不好听点。她和一直在吃面的苍龙一样,有些“厚脸皮”,完全对壮汉的语言攻击置之不理。

    红云依旧是在安慰黄衣姑娘。并提起黄衣姑娘拿笛子的手,轻轻道:“来,你看好了,吹笛的时候应该是这个样子……”

    从苍龙这一侧,可以看见红云和黄衣姑娘二人间的一举一动,看得出来,这红云似乎是在教黄衣姑娘吹笛的细节。看来这红云倒也是不简单,吹笛这方面也还懂得一二。而苍龙看见这样的场景,脑海中似乎是闪过了熟悉的画面。但是也仅仅只是一瞬,苍龙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低头出面……

    “好啊你们,都不理我……”壮汉快被苍龙和红云的漠视给激怒了。有些咬牙切齿道。不过不得不说。这苍龙和红云第一次见面,说了也没几句话,倒是有点心有灵犀的样子,不但说话和善自然,行起事来倒是有那么点“默契”,面对壮汉的不断挑衅,二人都是置之不理,而且还很巧妙地以漠视对方而让其无地自容。

    “行了。你试试……”红云似乎是给黄衣姑娘交代完了事情,微笑着说道。

    壮汉这边站起身。似乎是想要转过身去找红云“扯事”,然而刚准备往后走,黄衣姑娘的笛声再一次响起。

    只是这一次的笛声,不再像刚才那样错音频出,而是音符旋律非常到位,几乎没有什么错音,表现非常到位,看来这红云教人吹笛的本事倒是挺厉害的,黄衣姑娘这么快就掌握了。

    黄衣姑娘见自己的笛声不再难听,收回了刚才的泪水,取而代之的是满意的微笑。红云见黄衣姑娘重新笑了出来,自己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苍龙也是明显感觉到了笛声的好转,又一次抬头望见了红云和黄衣姑娘,不禁对这个红云姑娘刮目相看……

    吹完一曲后,黄衣姑娘非常的满意,红云也点头道:“嗯,这样才不错,我想你以后就这样做,掌柜的就不会再把你赶出这里了——”

    黄衣姑娘听了,回声谢道:“谢谢红云姐姐,你人真好……”

    “没事没事,只是略懂一些音律,正好帮帮你……”红云也是和善地笑了笑。

    这边聊得感激不尽,壮汉那边可是鼻子都快气歪了。他一个大粗人,不懂音律也不是他的错,但是他最看不惯的,就是别人故意漠视自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刚才自己大声嚷嚷了这么久,无论是苍龙还是红云,都没人理会他,这让他十分的不开心。现在虽然黄衣姑娘的笛声正常了,但壮汉的气还没消,似乎还要走过去找红云理论一番。

    看着壮汉气势汹汹地朝红云的背后过来了,黄衣姑娘有些害怕,稍稍退了几步,颤抖地说道:“姐姐,后面……”

    红云倒是一脸镇定的样子,以转过头就见到了壮汉头子凶神恶煞的眼神,正朝自己咄咄逼人而来。不过红云倒是一点都不紧张,她显得十分的淡定,似乎她看壮汉头子像是在看一只动物一般。

    壮汉头子望着红云淡定的眼神,又不高兴道:“哼,红云姑娘,我问你,刚才我跟你叫嚷了这么久,为什么你连句话都不回?”

    红云对壮汉头子的一惊一乍显得毫不在乎,很从容地回答道:“刚才你自己不是说了吗?问你事情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也没什么话和你好说了,免得有人又说小女子记恨于心……”

    好家伙,这红云姑娘说话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口气不大,却是彪悍得很。一旁吃面的苍龙听了,不禁笑了笑,不过他也有些担心红云,毕竟若是真把壮汉头子给逼急了,红云姑娘又没什么自保能力,可能就真的会出事情。

    果然,壮汉头子可经不起这漠视之后的“羞辱”,看着红云一个“小娘儿们”如此对自己出言不逊,壮汉头子继续呵斥道:“哼,姑娘,你最好别挑战你爷爷我的耐心,你爷爷我在江湖上也是出了名的,让我发起怒来,可是会要人命的——”

    壮汉头子说得凶神恶煞,红云却依旧是在一旁毫不在乎。红云身后的黄衣姑娘都吓得有些不敢看了,她自己也不敢相信面对面目狰狞的壮汉头子,红云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还显得如此淡定。

    苍龙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他不想再继续袖手旁观下去了,似乎想要做点什么……

    “好啊你,既然瞧不起我,那就……”壮汉头子刚想对红云做出什么,突然门口一侧又传出了违和的声音。

    红云在一旁听了,差点没笑出声来——又是苍龙,只见他继续滑稽地吃着面条,发出的声响比之前的要响亮数倍,似乎是故意引起壮汉头子这边的注意。

    这声音让人听了,实在是难受得紧,谁也不会想到,堂堂苍龙大侠,居然会吃面条把人逼疯。壮汉头子这边再也忍不住了,反正他也认定这个苍龙是个“冒牌货”,言行也是毫不忌讳,顺势手中的筷子如飞刀般向苍龙身前飞去。

    以苍龙的武功,这些可以说都是雕虫小技。但是苍龙似乎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完全没有想要躲闪或是接招的意思,只见壮汉头子的暗器筷子飞过,只听清脆的声响,苍龙刚放下碗,碗就被飞来的筷子给击中,弹至了一边。

    苍龙见状,倒也没做出多过激的反应,只是默默看了一眼没吃完就被弹开的面碗,装成傻乎乎的模样,也没说一句话。

    看着苍龙傻里傻气的行为,一旁的红云终于被逗乐了一番,“呵呵——”地轻声一笑。不过看着壮汉头子带着众兄弟向苍龙围了过去,红云倒也有点担心。她知道苍龙是为了帮自己解围,才故意吸引了壮汉头子的注意,红云也慢慢靠了过去,害怕苍龙因此而遭到威胁。

    壮汉头子走到苍龙跟前,提着大刀,身旁跟着十来个弟兄,随后居高临下、气势逼人道:“小子,你很爱吃是不是,还吃得这么津津有味?”

    苍龙没有显示出很害怕的样子,他只是抬头默默望了壮汉头子一眼。和刚才的红云一样,虽然铁面具下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能够从眼神中看出,苍龙一样显得很淡定,似乎也没有把壮汉头子放在眼里。

    见苍龙和红云一样,都像是“看不起”自己的样子,身为一个江湖汉子,又不是文质彬彬的书香门第,哪里受得了这等漠视?如果说刚才红云一个女子,自己不好意思下手,那如今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大男人,他可是想怎么刁难就怎么刁难,甚至完全不留情面。

    当然,壮汉头子还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苍龙的铁面具之上。壮汉头子想了想,随后继续冷嘲热讽道:“哼,冒充谁不好,却冒充苍龙大侠?现在正好这一带济世大会,各武林名士纷纷到场,若是见到了你这样侮辱武林前辈的冒牌货,真不知道下场会是怎样……快说,你到底是谁?”壮汉头子最后还是怒斥了一句。

    苍龙依旧是很淡定的样子,被壮汉头子这样问,苍龙一改刚才傻乎乎的神态,整个人马上变得严肃拘谨起来。当然,苍龙也是不紧不慢,缓缓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随后定声回应道:“在下无名无姓,名号,苍龙——”

    苍龙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是亮出了自己就是苍龙的身份。刚刚走到苍龙身旁的红云听了,也用异样的目光望了一眼苍龙,发现面具下苍龙的眼神,变得深邃而坚定起来。

    “哼,少骗人了,苍龙大侠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就算真的还存活于世,也已是一百来岁的老骨头一根,根本就不可能是你这个头发未白、口气稚嫩的臭小子!”壮汉头子也察觉到这个“苍龙”年纪轻轻,根本就不可能是真正的苍龙大侠,于是怒声指责道。

    然而苍龙依旧是淡定的眼神望着壮汉头子,由内而外逐渐隐隐散发出一种硬朗的身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