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酒楼听事 上
    南林镇是终南山一带一个安详的小镇,镇中的屋楼街道都显得错落有序,老旧而不失朴华。今日为阴,青云密布之下,整个南林镇覆盖在一片青绿色的色调之中,给人一种“饮茶而坐三观愿”的宁静感。这地方的平民百姓也是朴实相乐,转弯一条街,三三两两的行人畅谈说笑,让人不禁有意安详平静的生活中,也带着那么一份无虑随和的惬意之感……

    苍龙听了之前那位少女的讲述,南林镇是通往终南山山脚的必经之地,如今苍龙独自一人正走在南林镇镇中的街道上。

    苍龙一直是那样的神态,身披青衫,后背铁剑,最令人注目的便是他脸上的铁面具。这的确就是武林至尊前辈苍龙前辈的打扮,只是后世之人未尝见过真人面目,因此不能立刻得时,有点江湖经历的,见到了如今苍龙的这身打扮,才会略起疑心。因此,苍龙就这样戴着面具,光明正大地的行走在街上,行路的人最多只是在意他脸上的面具,但并不知其身份。

    而苍龙前辈最神秘的,也就是他的面具。如今也是一样,所有人都想要知道苍龙的面目究竟是何模样,更何况如今这个最近留传甚广的苍龙,众武林人士也疑其身份,都想要知道究竟会有谁敢当着天下之人,“冒充”人人敬仰的英雄前辈。而苍龙面具下的真容,也成了一个武林不解之谜……

    南林镇一路走来,虽然这里的百姓生活地较为安详,但是在城墙之处,却随处可见通缉张贴的告示,而且非常得多。苍龙一边走着,一边无意留意了几张。发现这些通缉的人,都是江湖上的重犯,而且各不一样。可以想象。边关这一带,盗贼出没猖狂。尤其是近几年,朝廷战乱频繁,官府不闻不问,叛逃士兵无数,导致这一带盗事成灾。

    苍龙沿着城墙,慢慢巡视了一圈,面具之下,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眼神之中,却能隐隐感受到他的无奈……

    苍龙也仅仅只是注意了几番,便没有再去多理会,毕竟自己去终南山还有要事。

    继续往街道的方向走去,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低沉的笛声。苍龙似乎对笛声非常的敏感,立即停下脚步,仔细听去……听见了,方向是在西北一侧。苍龙加快了两步,很快找到了笛声溢出的地方——是一个酒楼。

    苍龙抬头望去,只见上面写着“济丰酒楼”四个大字。里面的笛声再次传来。非常清楚,不过似乎这吹笛的人水平一般,时不时会传来一些错误违和的音调——看来这苍龙大侠。倒是对音律有几分懂得和欣赏。

    不过苍龙想了想,赶了这么远的路,既然来了,又何必不进去做做,吃个饭再走?于是,苍龙掂量了一下身上的盘缠,还挺充实,于是便缓缓走进了酒楼……

    “客官您请,请问您需要……需要什么?”小二见有客人来了。立刻热情地上前迎接。但是一看到苍龙的铁面具,愣是惊了一下。以为是什么不平凡的人物,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

    “给我来两碗面……”苍龙淡淡地说道。

    酒楼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多的也只是集中在一块儿。但是这就楼里似乎什么样的人都有,男男女女。值得注意的是,酒楼的角落处,坐着一个身着粉红布衣、身姿窈窕、但脸上却长满雀斑的姑娘,刚才苍龙在和小二对话的时候,这姑娘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禁瞟了苍龙一眼。

    苍龙武功高深,洞察力自然也很敏锐,红衣姑娘望他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不禁回视过去,两人的眼神就此打了一个照面——红衣姑娘的表情较为淡定,看不出什么心思;而苍龙则是带着一副铁面具,也看不出其面容和表情。两人就这样短暂的一个照面后,就纷纷将视线离开了对方。

    “两碗面,好嘞,客官您请好了——”小二还是显得很热情的样子,见苍龙虽然打扮有些吓人,但是说话还是挺温文尔雅的,心知没有恶意,小二便不紧张了……

    苍龙坐在靠近大门的一侧,在桌上闲来无事,摆弄了一下筷子和茶杯的小玩意儿,借以解闷,完全看不出是一副武林宗师的模样。

    笛声再一次在酒楼中响起,苍龙的神经再一次被触到,似乎他对笛子的声音过于敏感。苍龙回头望去,只见是一个黄衣姑娘在酒楼的正坐一侧吹笛,应该是酒楼卖艺之女。笛声依旧是有些断断续续,偶尔夹杂着一些错音,苍龙看在眼里,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

    “哼,这地方最近真是乱了套,盗贼实在是愈加的猖狂——”正在苍龙闲来无事间,突然一楼大厅中央,十来个壮汉正在大声说话。由于声音干扰到了笛子的声音,苍龙不禁把目光放在了那伙壮汉身上。

    壮汉身上都带有武器,看样子他们并不是一般民众,听口气而辨,很有可能是江湖上的一些游士。

    “大哥,这也是没办法的……”旁边的一个小弟应声道,“如今这蒙元朝廷动荡不安,年年战事频繁,赋税加重,很多盗贼自己都无法存活,所以一些有本事的只能占山为王、拉帮结派,由此往复,这一带的盗贼便是愈加猖狂,朝廷官府都管不了了……”

    “就是说啊……”旁边一人紧接着道,“何况这一带可是边关之地,朝廷官府更是只重兵家御敌之事,根本就不会管这一处百姓的死活,我们这些江湖上有点本事自保的,算是挺幸运的了……”

    带头大哥闷声喝了一口酒,随后叹气道:“哎,我们这些江湖人士,根本就是不足为题,跟那些赫赫有名的武林前辈以及名门弟子无法相提并论。想当初汴梁城剑道大会的时候,虽然到场江湖豪杰无数。但是所有人的目光,不都放在了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四大门派上吗……哦,对了。还有‘江湖博’,我记得有个叫姓萧叫萧天的小子。是武林四圣之一郜英女侠郜前辈的徒弟,会使‘神龙九变剑法’,传闻还有一个蓝衣姑娘是陆清风陆前辈的传人,会使‘断魂刀法’,当时他们两个传到江湖中,也起了不小的风波……”

    苍龙听着那些人讲述着剑道大会的时候,似乎是心有感触的样子,眼神略微地低下……

    “客官。您的面好了——”正在这时,一旁小二的声音打断了苍龙的思绪。

    “哦,谢谢——”苍龙立刻回过神来,接过了面条,有礼地回应道。

    可能是由于肚子饿了,苍龙没有再去想刚才那些壮汉说话的事情,而是一边模模糊糊地听着那些人继续讲述,一边吃着面。别看苍龙的样子有似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这吃面的样子却甚是滑稽。铁面具下面一侧是敞开着的,因此苍龙吃东西的时候。完全可以不用摘下面具。

    更加令人好笑的是,苍龙吃面时还发出“嘶嘶——”的声音,声音还不小。完全打破了之前酒楼里笛声的气氛。

    苍龙吃面的声音有些干扰,那些壮汉自然也是回头注意了一下,投去了稍有责备的目光。然而当壮汉头子看见了苍龙脸上的面具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一紧。

    紧接着,壮汉头子回过头,继续说道:“听说这一带,江湖传言,苍龙大侠重出江湖。不知尔等兄弟可有听说?”

    “听说过听说过……”旁边的人立即道,“苍龙可是*十年前和上官仙剑及玄清大师前辈并未武林三位至尊前辈。地位高过武林四圣七雄。如今重出江湖,确实可疑。毕竟苍龙若是还活于世间,少说也应该有一百来岁了——”

    “但是江湖上的确是传出了这道消息,而且,还亲眼见证了‘苍龙掌’的威力……”这时又有人继续道,“‘苍龙掌’相传可是苍龙大侠的绝世武功,而且从来都没有教传弟子。如果说如今出世的苍龙,使的招数真是‘苍龙掌’,那他少说也和苍龙大侠有些关系才对。何况,向来出于世间行侠仗义的苍龙大侠,七十多年前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为什么如今会重出江湖,那个‘冒牌货’究竟又有什么目的?”

    这些话都传到了正在吃面的苍龙耳中,不过苍龙似乎并不在乎这些话语,而是继续一个人在吃面,得知自己吃面的声音确实有些“不雅”后,自己还是刻意注意了一下。

    “这儿不就有个冒牌货吗?”那壮汉头子回头望见了苍龙,大笑着说道,“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酒楼里吃面,你们觉得这傻小子会是苍龙大侠吗,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其他的人见了苍龙吃面的滑稽样,听了自己的大哥所言,也哈哈大笑起来,分明都是在嘲笑苍龙。

    不过苍龙似乎并不在乎这些冷嘲热讽,他只是简简单单地看了那些壮汉一眼,铁面具下的眼神也没有什么改变,随后又低下头继续吃着面,似乎是没有把这些壮汉放在眼里。

    这下子那些壮汉可就有点不开心了,自己的冷嘲热讽,自认为那个“假冒的苍龙”丝毫不理,还装出一副“清高”的模样,虽然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江湖汉子,但也不想就这样受这样的闷气,于是就像走过去和苍龙理会理会。

    然而,就在壮汉想要多走几步之时,他的身旁突然又有状况发生。只见一碗热水不小心洒到了壮汉的身侧,是刚才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红衣姑娘做的。

    “喂,你干什么?”壮汉有些不开心了,对着红衣姑娘呵斥道。

    红衣姑娘倒一点也没有被震慑到,收回碗后,轻声道歉道:“噢,对不起、对不起,小女子太不小心了……”

    “哼,不就是没告诉你那些事情吗,现在趁机想报复我?”这壮汉头子似乎在苍龙来之前,和红衣姑娘有过交流。

    红衣姑娘将碗放回了桌上,继续道:“不过,既然大哥您刚才说曾去过汴梁城的剑道大会,那为何会不认识他?”

    “我不是说过了吗,真正引人注目的都是那些武林名士。哪有我们知道的份儿?”壮汉有些不耐烦道,“好了好了,姑娘你别再问了——再说了。去过剑道大会的人,又不只我们几个。你要是想找你的朋友。问其他的人说不定就有答案……诺,那个假扮苍龙大侠的人,说不定他知道,看他的样子,算是江湖上有点本事的人,搞不好他也曾去过汴梁的剑道大会呢——”壮汉直接认定苍龙是假扮的,借机出言不逊道。

    苍龙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稍稍注意了一下后。继续吃着面,没有理会那群人。很快,一碗面条的汤已经见底了。

    红衣姑娘回头望了一眼苍龙,和刚才是一样的眼神。苍龙也略抬起头,看着红衣姑娘的眼神,似乎是有一种跳动的感觉,但这一感觉也仅仅只是一瞬就消失了。

    红衣姑娘走了过去,苍龙近处看来,这红衣姑娘脸上的雀斑还真不少。不过人不貌相,苍龙听这姑娘的口气挺沉稳的。而且隐隐约约有种不太一样的感觉——这是从他一进酒楼时,第一眼见到的感觉。因此,苍龙还是很认真地望着红衣姑娘。

    红衣姑娘缓缓走到了苍龙身边。轻声地有礼道:“不好意思,打扰这位大哥了……”

    “哦,没事没事——”苍龙的声音略显稚嫩,完全不是一副武林前辈的姿态,这让之前怀疑自己身份的那些壮汉更加确信了他们的猜测。

    “呵呵——”苍龙说完后,红衣姑娘反倒是轻轻一笑,虽然脸上长满了雀斑,但是这一颦一簇的笑容倒还有那么点佳人风味。

    苍龙不觉好奇,于是不禁问道:“姑娘为何而笑?”

    红衣姑娘轻轻摇了摇头。轻声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个朋友。你说话的声音倒是和他有几分相似。但是,你的打扮却和他差别太大了。所以不禁笑了……”

    “这有什么?”苍龙也轻笑着说道,“我以前也认识一个姑娘,平时不爱笑,但是一和我说话,她就喜欢笑,我也爱看她笑,就像姑娘你一样……”

    “谢谢……”红衣姑娘笑着轻声道。

    “敢问姑娘芳名?”苍龙又问道。

    红衣姑娘略微收回了笑容,轻声回应道:“小女子无真名真姓,独有‘红云’之名一称,你就叫我‘红云姑娘’吧……”

    “好的,红云姑娘……”苍龙继续和善道,“不知道红云姑娘你刚才问了那些兄弟什么问题,就让他们那么不耐烦?”

    红云静默了少许,随后轻声道:“我受他人托付,想要找一个人。这个人在汴梁剑道大会出现过,我找遍了汴梁所在的河南一带,却是没有找到。如今来到这边关一带,想要继续寻找,于是四处打听……”

    “不知红云姑娘要找的究竟是何人,还是在剑道大会上出现过?”苍龙又问道。

    “这个人不是别人……”红云很淡定地说道,“他就是刚才那位大哥所说的,郜英郜前辈的弟子——萧天。”

    苍龙听到了“萧天”这个名字,整个人稍稍顿了一下,似乎在想什么。

    红云看到苍龙的异样神态,不禁问道:“怎么,大哥你认识这个人吗?”

    苍龙没有立即回答,轻轻举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思绪了一会儿,随后轻声回应道:“算是认识吧,听过他的名字,毕竟……汴梁的剑道大会,我当时也在场……”苍龙喝完了茶,慢慢将茶杯重新放好,眼神中似乎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那大哥你可知现在郜前辈的传人萧少侠,现在……身在何处吗?”红云有些急切地问道。

    苍龙静默了一会儿,继续应声道:“我也只是听过他的名字,毕竟他可是郜前辈的传人,在剑道大会的时候出了名的‘江湖博’的其中一人……仅仅只是知道他,却是不知道他的行踪,也和他没有交往……怎么,姑娘你是萧少侠他什么人吗?”苍龙转过头,反过来向红云问道。

    “没、没有,只是……小女子有朋友是萧家山庄的弟子,萧少侠曾是萧家山庄的弟子,所有萧家有人托我来问……”红云将眼神瞥到一边,有些吞吞吐吐地答道。

    “这样啊……”苍龙继续望着红云的眼神,似乎他心里有着别样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