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绝望真相 下
    杜鹃依旧在背后轻轻搂着孙云,此时此刻也只有她可以分担孙云心中的那份痛苦;而孙云也感受到了杜鹃给自己心里带来的那一丝寒冷黑暗中的暖意,不禁一股热泪缓缓流下……

    两人就这样静默了许久……孙云略微地抬起头,用手轻轻挽住杜鹃搂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缓缓道:“鹃儿,我记得之前在汴梁的时候,我就曾说过,你一个女孩子,陪我来这遥远孤寂的大都,一定会吃不少的苦……只是没想到,这种苦,却是一辈子钻心的痛,而鹃儿你却也牵连其中……”

    杜鹃听了,依偎在孙云的背上,轻声呢喃道:“但鹃儿也曾经说过,无论云哥你在哪儿,鹃儿都会在你身边,鹃儿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脆弱……”

    孙云缓缓闭上了眼睛,继续道:“可是现在,所有的真相都出来了,我是察台王的儿子,是蒙古人的后裔……察台家族的人对你伤害如此之深,即使如此,你还是愿意就这样一直陪在我身边?”

    杜鹃笑了笑,轻轻回应道:“我也说过了,无论云哥你是蒙人也好,汉人也好,鹃儿都不在乎,鹃儿只希望能够一直陪在云哥你身边……”

    “鹃儿……”孙云忍不住情感的宣泄,泪水不断从眼眶中落下,但是出于身世的寂寥,孙云并没有特意展现出来……

    两个人就这样背对着相拥许久,并没有想要立刻离开这里的样子。从昨日青墨山庄一行。到现在今天之内经历了这么多大起大落的人生浮桥,孙云这才发现,陪着杜鹃在一起。才是自己最安静、最和睦的时刻。对于自己的身世,以及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之间的恩怨情仇,他都不想太在意,他只想时间就永远停在这一刻,停在自己和杜鹃二人安静独处的这一刻……

    然而宁静总归是会被打破,果然大约过了几刻左右,不远处又传来了马蹄声。是从大都城外平郊的方向传来的……

    “有人来了——”孙云收回眼泪,立刻警醒道。

    杜鹃听了孙云的话,也立刻从孙云的身上起来。不过由于自己的腿脚不便。杜鹃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接下来可能面对的情况。

    孙云一把拉过杜鹃,将其避至自己的身后,与不让其受到伤害;自己则是站起身,想要一看究竟。这个时候还会有谁前来……

    的确。又有一批蒙元的士兵朝这边赶了过来,出现在了孙云和杜鹃面前。但是此时此刻二人并不显得过于紧张,因为领头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察台王府骑马追来的察台王——孙云和杜鹃很清楚,眼前这个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咳、咳咳……”察台王由于重病在身,又是天时风寒,骑马从王府赶到大都平郊,也花了不少的体力。知道见到了孙云平安无事。察台王才算是放了心。

    “你现在还来这个地方干什么?”孙云这个时候还不太情愿认察台王是自己的父亲,毕竟相隔十八年之久。而且察台王府和来运镖局只见又有这么多的恩怨瓜葛。

    察台王自然也是很清楚,倒也没有勉强。他缓缓从马上下来,慢慢走到孙云的面前,先言道:“云儿……咳咳——我该这么叫你吧……我知道,让你接受这一切现实很难,你也不会就这样心甘情愿地认我这个父亲……咳咳——”

    孙云站在对面沉默了许久,看着察台王拖着重病的身子,还要追自己这个“儿子”,不禁感到唏嘘。但是介于自己还是不能短时间内接受这一切事实,孙云的口气还是较为冷淡:“我今日的目的本就是想杀了察台多尔敦罢了,但是现在看来,他是我的哥哥,我不会再杀了他……不过我已经废了他,让他无法再在世间行恶,算是替无数死去的人给了一个交代;而我不杀他,也算是我作为弟弟尽的一点兄弟骨肉之情……但是察台王府和来运镖局之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现在我还不想认察台家族的人,你们让我一个人安静安静……”

    察台王听了,也知道孙云心中的痛楚和矛盾。他又是轻轻咳嗽了几声,随即又道:“我这次急着从王府赶过来,不是为了让你现在就认我这个父亲……咳咳——我只是想……只是想……告诉你一些真相,一些十八年前其他的真相,特别是你的母亲……”

    一听到自己的母亲,孙云的神经一下子又被触到了。他立刻回过头,望着察台王,不禁道:“我的……母亲?”

    “没错,就是你的母亲,季小艳……咳咳——”察台王又咳嗽了几声,紧接着用悲叹的口气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云儿你十八年来说了那么多的苦……咳咳……”

    “听你的正妻说,我母亲原来是青楼女子……”孙云用悲愤的口气缓缓道。

    “不是……是……她是……”察台王断断续续道,心中似乎是很矛盾,很快也陷入了十八年前的回忆,随后他缓缓道,“云儿,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咳咳——咳咳咳……”

    “十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唐门世家被灭门的惨剧,究竟还有多少未知的秘密?还有我身上的龙纹玉佩,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急于知道真相的孙云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身世在问,也是为了自己的拜把兄弟唐战弄清楚更深层次的真相。

    “咳咳……十八年前的真相,我现在就道来——咳咳……”察台多尔敦咳嗽几声缓了缓神,紧接着继续道,“在十八年前甚至很早以前,我的确就如云儿你所说。和朝廷里的那些蒙元王臣一样,鄙夷你们汉人,实施了很多不利于蒙汉关系的政策……咳咳……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朝廷反倒觉得我是功臣首列,给我加官进爵……直到十八年前……咳咳——十八年前我被皇上安排南下巡查,然后经过了裕兴城一带……其实裕兴城也不算是特别偏南的地方而当时正值郭子兴反乱的时候,朝廷的军事和政治都十分紧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朝廷给裕兴城的知府兀罗带托多下旨,让其剿灭当地违抗蒙元之命的中原门派……咳咳……当时暗中有人得知,附近一带的唐门世家欲借朱元璋之手。将唐门世家的信物交予郭子兴,企图谋反,兀罗带托多欲将其截下。可又不见唐门世家弟子的踪迹,于是事情一再耽搁……”

    孙云静静地听着,尤其是听到了有关“唐门世家”的这一段,孙云听得格外的认真。

    “咳咳……”察台王又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巧赶上我南巡到了裕兴城。结果一次偶然的经历,我发现了唐门世家弟子的踪迹,暗中知道一个名叫唐天辉的人到了附近的王家村,并准备接头唐门世家的信物,可是却迟迟没有消息……”

    一系列的真相果然和唐门世家连在了一切,察台王所说的“唐家信物没有消息”,他自己也不知道其实是唐战的母亲王雨萍将其信物藏在了王家村的隐蔽之处。所以之后无论是唐天辉还是兀罗带托多,都没有找到这个信物。没了唐家信物的消息。察台王自然就以为消息断了……

    但唐战家里的事情,察台王终究是不清楚,毕竟最后投靠自己的唐战的父亲唐天辉,到死也没有明白其实是自己的妻子因藏匿了唐家的信物,而阻止了恶态的继续……察台王缓了缓神,随后继续道:“那一次南巡,我在裕兴城呆了将近一年之久,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云儿你的母亲……咳咳——”

    终于提到了自己的母亲,孙云聚精会神地继续听察台王讲述着。

    察台王又是略微咳嗽了几声,紧接着继续道:“你母亲季小艳……咳咳……曾经是‘醉云楼’的花魁,那一次我去醉云楼认识你的母亲后,就深深爱上了她,并把她纳为了小妾……不过蒙古族人本有规定,蒙人和汉人不能通婚,所以那一次我也遭到了许多族人的反对……咳咳……而扎娜,也就是我现在的正妻,出于嫉妒,还将我送给你母亲的定情信物,也就是那块先皇赐予察台家的龙纹玉佩,摔成了两段,那就是龙纹玉佩碎成两段的原因……不过我并不在乎,因为我是真心爱你的母亲……咳咳……但是更令我惊讶的是,她并不是常人眼中那种花红酒绿的青楼女子,她……她……咳咳咳咳咳——”说到孙云的母亲,察台王似乎是陷入了深沉的回忆,内心变得更加的彷徨和不安。

    孙云一直是静静地聆听着,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也没有说任何话。

    “咳咳咳——咳咳……”察台王又咳嗽了两声,紧接着继续道,“你母亲虽为青楼女子,却看不惯常年的民族矛盾而导致的蒙汉关系恶化,最开始的她也以为我们蒙人只会欺压汉人……咳咳……但是有一次在醉云楼,我的一个手下当众欺压汉人,我便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我的手下狠狠训斥了一顿,并放低身份,亲自给那个汉人道歉……咳咳……这让你的母亲看到了,所以她才会爱上我……”

    “我母亲和我一样,一样看惯了蒙汉之间的恩怨……”孙云突如其来地默默道。

    “对,你和你母亲一样,有着一样的性格……咳咳——”察台王望了一眼孙云,回应了一声继续道,“后来将你母亲纳为小妾后,你母亲小艳很快就怀上了你。因为觉得我和其他的蒙古人不一样,我并不以歧视的眼光看待汉人,所以你母亲才会死心塌地地爱上我。我也爱你的母亲,虽然那次救人纯属一厢情愿,但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开始转变了之前的观念,转变了对蒙汉民族关系的看法……咳咳……但是,好景不长,就在云儿你出生没多久。朝廷又下达了命令,后来得知是兀罗带托多上奏朝廷,急于剿灭唐门世家……咳咳——由于裕兴城势单力薄。我又正好南巡至此,所以兀罗带托多便想靠拉拢我,企图让我去完成这项任务……咳咳咳……但我答应了你母亲,今生今世不再做出伤害汉人的事情;可是朝廷的旨令又不能违抗,情况陷入两难……情急之下,我只好通过收买唐门世家的弟子唐天辉,欲其借同门弟子贪图名利、背叛师门之手。剿灭唐门世家,这也就有了后来唐天辉欺师灭祖的江湖之耻……”

    孙云默默地听着,他也明白了唐门世家被灭门的所有前因后果。

    “咳、咳咳……”察台王又咳嗽了几声。随后继续道,“但是,你母亲还是……还是认为,我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咳咳……加上当时我妻子扎娜嫉妒在心。百般刁难你母亲。最后迫于绝望,你母亲便在唐门世家惨遭灭门后的三天自缢身亡了……咳咳咳——”说到这里,察台王的眼神中顿时流露出无限的悲伤,而孙云知道了自己母亲是自缢而死,也露出了惊讶和伤心的表情。

    察台王没有停歇,缓和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我没能遵守你母亲的誓言,还是做出了灭门唐门世家的‘恶行’。这也就是云儿你在王府知道了这一切真相后,为什么恨我的原因。但是你却并不知道唐门世家被灭门的一切内幕。所以我才要赶过来和你全部说清楚……咳咳咳咳咳——你母亲过世后,唯独留下了你……再后来,朝廷认为我成功剿灭唐门世家,立了大功,便召我回朝,予以嘉奖……咳咳……我心想着不能再让你和我一样备受着蒙汉矛盾命运的煎熬,于是便在临走之前,把你偷偷送去了汴梁,寄养在了来运镖局的一个镖师手中……那镖师如今便是你们来运镖局的总镖主孙尚荣,你身上的碎成两段玉佩也就是扎娜摔碎的那块先皇的龙纹玉佩,是我临走前托付给你和当时的孙镖师的……咳咳……而我也还没来得及给你取名字,听他们说都叫你‘云儿’,所以我也就这样叫你了……咳咳咳……”

    所有的一切可以说都说完了,孙云听了,眼眶再一次红润了。想到自己母亲的悲剧,以及自己的身世,孙云心中不禁感慨良多。

    “咳咳咳——”风寒继续肆虐着察台王病重的身躯,但察台王依旧坚持着,似乎还有未说完的话,“你母亲的死,皆因我的违背誓言,做出了伤害中原汉人的事情……所以为了恕其罪过,十八年来,我再也没有做出过一件伤害汉人的事情,因此朝廷之上再也没有了我的政绩……咳咳……而我也开始主张改善蒙汉关系的政策,我也一直认为,只有民族的矛盾化解了,其实这一切的悲剧都可以避免,这也是为什么大都的百姓都尊崇我的原因……只是这个愿望还未完全实现——咳咳咳……后来为了找到你,我不惜上奏朝廷,把来运镖局从汴梁不远千里迁置到了大都,毕竟最后知道云儿你的消息,就是来运镖局……只是没想到,当年的孙镖师已经成了来运镖局的总镖主,而云儿你,也成了镖局的少主……咳咳咳……来到大都,却又再次把你拉入了察台王府和来运镖局的恩怨之中,我依旧是没有让云儿你摆脱蒙汉矛盾的无休纷争,依旧是没能实现我的诺言……咳咳咳咳——”

    既然话已至此,孙云现在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对察台王究竟是该爱该恨。他半天没有说话,只是带着湿润的眼眶,在一旁伫立了很久很久……

    杜鹃也一直站在孙云的身旁,听了孙云命运悲惨的身世,她也不禁有些伤心和怜悯起来……

    “咳咳咳……”察台王又咳嗽了几声,望着对面始终不说话的孙云,缓缓说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了,至于你究竟认不认我这个父亲,愿不愿意放下对察台王府的仇恨,全看你自己……咳咳……无论云儿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不会在意,毕竟这一切的一切全是我的罪孽,全是我的错……咳咳……包括云儿你和你的母亲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也全都是因为我……”

    孙云半天没有答应,似乎还在静默着思考着什么……

    时间过了好久,在场的所有人一片肃静,察台王、孙云、杜鹃,还有后面跟随的士兵,没有一个人发话,场面变得极为静肃……

    突然,孙云的身子略微低下,膝盖弯曲……“爹……”终于,久等的一幕,孙云红着湿润的双眼,最终还是在察台王——自己的父亲面前认了亲。

    察台王此时此刻也不禁伤心地流出了泪水……“云儿,好的……我们回去吧……”察台王也略微带着哭泣说道……

    如此漫长的恩怨纠葛,最后,孙云最终还是在弄清楚了自己身世的一切来龙去脉后,承认了自己是察台王的儿子,坦然接受了这一切命运的安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