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绝望真相 中
    知道真相后的孙云,情绪突然变得失控,整个人大喊一声后,就起身往王府外的方向跑去。

    “云儿——”孙尚荣看着孙云这个样子,也是心有没落,他甚至开始责备自己没有早一点把部分事情的真相告诉孙云。

    察台王也是一样,看着孙云情绪失控、悲痛万分,他自己也是于心不忍。想到这么长时间以来,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之间的无数恩怨瓜葛,全都在真相揭开后变得寂寥可笑,也不禁觉得这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在场的人如今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各有各的感触,与其说现在再和察台王府有什么新的纠结,倒不如说现在所有人都开始同情和怜悯孙云的身世。一天之内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最后还知道了让人难以接受的真相,是人都会觉得自己的情感难以宣泄,或是哭笑命运的无情。

    “云哥……”杜鹃却是一直担心孙云的情况,看着孙云被命运的玩弄摧残成这个样子,她也不禁伤心流泪起来。不过杜鹃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地留在原地,她重新拄起拐杖,往孙云离开的方向慢慢走去……

    剩下在场的所有人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无论是来运镖局、鸣剑山庄还是察台王府的人,都还在回想着刚才真相揭开的一切。他们也没有像杜鹃一样去追孙云,因为他们心想,如今只有让孙云一个人自己安安静静地的想清楚并默默接受这一切事实。其余的谁也不能干预和抚慰他。

    “咳、咳……咳咳咳——”察台王在寒风中咳嗽了几声,半天也没有再说任何的话,他的神情也显得十分的没落。似乎还在后悔这个时候把这些真相告诉孙云——告诉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是察台王的表情却还保留着意一丝谨慎,似乎心中还在安排着什么。

    在场唯独没有伤感之意的人,恐怕只有察台王的妻子度里班扎娜了。看着孙云发疯似的跑出了察台王府,度里班扎娜冷笑着对察台王说道:“哼,恭喜你了,找到了你和那贱人的孩子……不过我之前也说过了,我永远也不会承认这小子是我们察台家的人。不管以后这小子的命运如何……”

    察台王没有理会度里班扎娜,心中似乎是还在想别的事情。而就在众人还在察台王府迷茫不知所措时,察台王府的门外。突然又传来了整齐有序的铁蹄声。

    “好像还有人来了,而且还是一大队人马……”意识过来的任光不经意说道。所有人也都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同时往察台王府城楼处的方向望去……

    不过多时,果见数以千计身着重甲的蒙元士兵快速涌进了王府——他们正是朝廷派下来支援王府的部队。刚才孙云独自一人大闹察台王府。就有人已经上奏朝廷,予以镇压,毕竟孙云的一举一动甚至已经震惊到了蒙元朝廷。但是朝廷上面还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得知察台王府的动乱后,只得先派出军队加以镇压,一探虚实。谁知道等他们来到后,察台王府已是一片狼藉,蒙元士兵死伤无数。“罪魁祸首”孙云也是早已不见了踪影。

    察台王见朝廷的军队来了,心知若是让其知道了真相。自己的儿子孙云肯定逃不了干系甚至是制裁,心中也不免紧张起来。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心中不断筹划着该如何将其圆过去,以保孙云的安全……

    蒙元军队很快有秩序地将王府的里外包围得水泄不通,蒙元将领似的人物一眼就看见了阶梯正上方的察台王,望见了察台王府的满目狼藉,他也知道发生了难以想象的事情,于是立刻走上前去准备询问情况。

    “蒙元参将召烈台杜尔见过察台王爷——”将领还是先很有礼地招呼道。

    察台王这边似乎是想到了对策,先是很淡定地回应道:“召烈台将军今日为何亲自前来王府,还带着数以千计的军队?”

    召烈台杜尔回声应道:“本将军奉朝廷之命,派兵前来察台王府支援,镇压逆之反贼。今时到来,果见王府也是守卫士兵死伤无数,所到之处破败不堪。但如今察台王爷及其家信众人安然无恙,不知是和缘由?”

    度里班扎娜听了召烈台杜尔的问话,心中不禁一笑:“哼,察台王,朝廷亲自派召烈台将军下来捉拿犯人。那小子犯了这么大的事情,铁定脱不了干系,我看你现在还能怎么圆过这一切,继续包庇你的宝贝儿子……”

    察台王倒是一点都不紧张,他轻声咳嗽了几声,随后缓缓说道:“召烈台将军您来晚了,刚才王府出现了一些动乱……咳咳……城郊之处,有人谋图造反,于是勾结察台王府等一些重人,企图组织内乱。咳咳——不过本王及时发现,于是……便在这王府内安排下了重病把守,趁其不备,一锅端了准备反叛的士兵……虽然死伤无数,但……咳咳……但是已经平凡了内乱,召烈台将军您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察台王此话一出,在场知道真相的众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察台王为了保护孙云不受朝廷通缉,竟身扛着欺君之罪,撒下弥天大谎。当然在场的人大都数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察台王撒这个谎,只要骗过了朝廷,那孙云就不会受其干涉、化险为夷。

    度里班扎娜听了,心中又冷笑道:“行啊你,察台王,那个贱人的孩子在你心目中就这么的重要,你好啊……”

    召烈台杜尔听了察台王的讲述,依旧是有些半信半疑道:“是真的吗?王府发生了这么大的内乱,王爷您居然没有上奏朝廷?”

    “连犬子的性命差点都搭进去了。难道本王还会冒着欺君之罪撒这个谎?咳咳咳——咳咳……”察台王指着后面躺在地上、已经被孙云打成废人的察台多尔敦,借以表达事情的严重性,情绪略显激动地说道。“再说了,摆平内乱这件事情,本来就不能打草惊蛇,如果未观其势就贸然上奏了朝廷、闹大了事情,岂不让反贼起了戒律之心,到时就真的揪不出内乱的首领了……咳咳咳……”

    察台王倒还说得有理有据,不知道真相的。说不定还就真的相信了。

    而召烈台杜尔听了,还真有那么一丝相信了。他想了想,随后接着回应道:“好吧。就暂时相信王爷您的话,本将军这就回去启奏皇上……收兵!”

    其实,召烈台杜尔自己也是不想管这个事情,所以才会急着这么快收兵的。既然察台王说有内乱。而且已经平反。那召烈台杜尔巴不得事情就这样潦草结束,于是很快地鸣金收兵而走。不过这样也好,召烈台杜尔这样不管事务,孙云相对而言也就安全了……

    没过多久,刚才还数以千计的蒙元军队,一下子就走得不见踪影,再次留下了狼藉不堪的察台王府庭院和没有离开的众人。

    度里班扎娜想到刚才察台王的所言所举,笑着说道:“行啊你。察台王,为了你的儿子。居然敢以下犯上,犯下欺君之罪……”

    然而,察台王却并不在意,他突然站在人群中,大声说道:“在场的人如果谁敢将今日之事说出去,我察台王定不饶他!”

    众人也是稍许震惊了一番,不过大多数人也都无所谓,毕竟不用察台王说,他们也不会把真相泄露出去。

    察台王又咳嗽了好一会儿,似乎是身上的伤病依旧恶化不止。他没有再去理会在场的任何人,而是出人意料地集结了一些残余的兵马,并拉来自己的马匹,似乎是要去什么地方。而其他的人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看着察台王默默地带着一列部队离开了察台王府……

    “察台王,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还有你的儿子付出代价……”度里班扎娜看着察台王远去的背影,内心暗暗道……

    大都城郊之外……

    知道真相后,情绪失控的孙云一口气跑出了察台王府,最后甚至直接跑出了大都城,沿着郊外的方向奔跑而去。他也没有用轻功,似乎他心里有万分的痛楚,想要用体力上的劳累来掩盖这一切。但是很遗憾,疲劳带来的并不是伤痛上的缓解,反过来却是身心煎熬的愈加折磨,摧残着自己的心智……

    孙云一直在跑,出了大都城郊,来到了远山的山脚,最后一口气跑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坟冢前。也许是不想跑了,也许是心中愈加的躁乱不已,孙云整个人直接自己摔倒在地,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孙云努力重新坐起来,两眼枯灰地望着前面的坟冢。那个坟冢不是别的,正是何子布生前的兄弟——欧阳聪、方可和费能宏的坟冢,原本何子布死后,孙云也打算将其坟冢安置在此,但是今天一连串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来及做。

    但是孙云的脑海里,却并不是想着何子布的事情。原先何子布惨死在察台多尔敦的手里,孙云一心想着就是要为何子布报仇,并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但是现在得知了所有的真相,自己其实就是察台王的儿子,是察台家族的人,是蒙古人,察台多尔敦亦是自己的亲哥哥,孙云心中不禁焦急矛盾万分。

    孙云慢慢低下头,用枯灰的眼神望着毫无生气的干枯的黄土,谁也不清楚他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只是觉得,世间的一切都变得绝望起来,自己曾经的一切,都已化为浮影——小时候自己是被来运镖局的孙尚荣和甄灵夫妇收养,在汴梁也是看惯了世间的疾苦。他曾痛恨过蒙元当朝统治者,痛恨过纠缠不惜的蒙汉民族矛盾,他也曾励志过,要将蒙元暴政驱除中原之地,这在自己和唐战结拜兄弟时,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但是现在呢?自己本来就是蒙古族人,根本就不可能再去想和蒙元朝廷作对;更残忍的,他的亲生父亲——察台多尔敦——就是灭了唐门世家的罪魁祸首,他口口声声答应帮自己的拜把兄弟唐战找出灭其唐门世家的凶手,现在想想,自己不就是自己兄弟仇人的儿子吗?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孙云的心知很乱,原来的骨气、原来的不屈,在这一刻全都被命运的无情给消磨殆尽了。孙云无神地望着周围的一切,熟悉的花草树木,走过无数遍的山郊黄土,在这一刻,一切都变得似乎陌生起来。都说一个人在丧失了人生目标之后,是可悲的。现在孙云正是如此,如今在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可以说孙云十八年来的人生理想和志愿,在此刻都成了空谈的笑话,被命运无情地捉弄,可以说打击对于孙云来说,是毁灭性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孙云就这样一直两眼无神地观望着周围的一起,脑中一片空白,他已经他现在该怎么样,将来还会怎么样……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孙云一直就这样眼神发死地坐在坟冢前……

    不知何时,孙云的身后缓缓出现一个熟悉而温馨的身影。

    孙云没有立刻回头,但是看着地上的倒影,他似乎是已经猜出来了——来的人正是一直放不下自己的杜鹃。

    杜鹃满眼伤情地望着近乎绝望的孙云,也是一时半会儿没有任何反应。

    孙云没有回头,只是默默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杜鹃停顿了很久,回声应道:“因为我很了解云哥你……”

    “了解我又怎么样?哼……”孙云突然自嘲道,“再了解我,你能摆布得了命运的捉弄吗?哈哈,哈哈哈哈,曾经我以为,我孙云一生慷慨正值,和蒙元暴政誓不两立,可现在呢?哼,我自己就是一个蒙古人,是天下之人本应痛恨的察台王的儿子……”

    杜鹃没有说什么,看着孙云悲伤没落的背影,杜鹃慢慢蹲下身,在背后轻轻搂住了孙云的脖子,头靠在孙云的肩上,随后默默地说道:“不管你今后如何,云哥,我都不会离开你……”

    孙云感受到了杜鹃抚慰的温暖,他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他静默了很久,随后轻声道:“我曾经还有一个愿望,是想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然后用我的孝心去补偿十几年来失去的亲情……但是现在真相道来,却是这样的结果,如果我还是坚守着这个小时候的愿望,那就不得不抛弃我的志愿……命运无情,我终究还是一个蒙古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资格去痛恨别人、自立为高……”

    杜鹃却是并不在意孙云的自嘲话语,她静带着微笑说道:“云哥你之前在鹃儿两脚残疾的时候,也对我说过,无论鹃儿我的腿脚好坏,无论我将来命运如何,你都会依然爱我……那我也是一样,无论云哥的你的命运如何,蒙人也好,汉人也好,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你一起去面对命运给你带来的一切,给我们两个人带来的一切……”

    杜鹃的语气不大,却是说得很有决心,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恍然间才发现,其实自己和孙云都是被命运无情捉弄的人。既然命运不济的人能够心在一起,共同去面对,那还有困难是不能面对的呢,又有什么痛苦是过不去的呢?

    孙云依旧是背对着杜鹃,被杜鹃轻搂着脖子,听了杜鹃温情的誓言,有泪不轻弹的他,如今也沿下了两道缓缓的泪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