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饮血结怨 下
    尸横遍野的察台王府前院,正厅门前,孙云和察台多尔敦正面对面站在台阶的上下两侧,准备做最后的生死对决……

    “这一天终于到了……”察台多尔敦不敢怠慢地提起苗刀,只字只句道,“之前的恩怨了结,全都因为种种事情而拖了下来,但是今天,没有人再可以阻止我们两个了……”

    “我一定会杀了你,你也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上……”孙云满含杀气地应声道,“之前你所犯下的一切罪行,以及我们两人的恩恩怨怨,我今天一定要和你算清这笔账!”看来在孙云眼中,他不仅仅是做自己与察台多尔敦的了结,他还下定决心要杀了察台多尔敦,为死去的那些兄弟朋友报仇雪恨。

    “我也是一样……”察台多尔敦继续道,“几个月前,在王府的地牢,我和孙少主你下过赌注,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现在是到了兑现真理的时候了……”说完,察台多尔敦提着刀向前走了几步,看来比起孙云,他更迫不及待地要做殊死一搏。

    但是就杀心来说,此时的孙云却是比察台多尔敦强烈得多,他是执意要将察台多尔敦斩于自己的刀下。只见孙云先发制人,双刀旋起,带着“紫电诀”的强势,“银月双刀”化成“紫月双刀”,散发着气势逼人的紫光内力,欲以斩断眼前的一切。

    孙云起手,横刀而落,一道紫电刀芒呼啸而过。激起地面的乱石,冲着台面飞驰而去。刀锋的迅捷、刀芒的犀利,察台多尔敦远远站在阶梯之上。就能感到强势无比的冲击力。察台多尔敦没有多想,侧头用刀聚足内力,拼力挡下这一招。然而,令察台多尔敦万万没有想到,紫电刀芒的内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如闪电般划过,速度与冲击力强到差点冲飞了自己手中的苗刀。一瞬之间。顿感不妙,察台多尔敦侧身躲去,刀芒全身而过。结结实实劈在了正厅的房门出,只听“咔嚓——轰隆——”的巨响,前厅的房门垮塌下来,变成一片狼藉。

    察台多尔敦还在为刚才的惊魂未定而感到诧异。而孙云这边不给察台多尔敦反应的时间。一个瞬移就飞至了阶梯之上,离察台多尔敦隔步而望。

    察台多尔敦敏锐地察觉到了,起刀而落,“踪影横刀”挡在自己身前,欲要阻止孙云的快速逼近。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孙云的身法早已是今非昔比,速度快得惊人,还没等察台多尔敦的刀正中方位。孙云早就察台多尔敦眼前闪瞬消失。

    如今的孙云,无论是武功的内力。还是身法的招式和迅捷,已经和自己的师父卢欢有几分相似,以他现在的修为,察台多尔敦已经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察台多尔敦却还浑然不知,他一直相信自己还是能够凭一己之力杀掉孙云。

    察台多尔敦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见到孙云施展身法,在自己眼前消失之后,立刻冥神洞察起来……忽地,一阵劲风闪过,察台多尔敦几乎是在一瞬之间感知到了孙云的身位,随即提刀一式“踪影横刀”,灰色的刀芒如同刺牙的尖口,霹雳而出。

    孙云也心知察台多尔敦的感知力极强,虽然察台多尔敦的这招,孙云依旧可以躲开,但是孙云并不想这么做。他既然想要直接杀了察台多尔敦,何必这么拘谨?既然察台多尔敦的武功已经远远不及自己,那自己又何必拖泥带水?

    于是孙云也没有再躲开,直接显现真身,提刀以正面应对。紫光再现,回旋刀一式,“紫霞幻影”即现。这一招本是“银月幻影”的原型,如今在“紫电诀”的经法之下,化为“紫霞幻影”,回旋刀的招式,紫电云溢的刀芒,与察台多尔敦的“踪影横刀”硬碰而上。

    结果可想而知,早已不是孙云对手的察台多尔敦当然败下阵来,“紫霞幻影”几乎就在一瞬之间横扫了察台多尔敦刀法的内力,并以充足的余力,继续飞去。闪现的回旋刀芒犀利无比,察台多尔敦不得不一边用刀加以见招拆招,一边移位躲开,怎奈刀法的速度奇快,自己又不能施力全以抵挡,很快身上、手臂上已经被锋利的紫电刀芒划出了血印。

    鲜血从察台多尔敦的手臂及身上缓缓漫出,染红了身上的衣物,在这簌簌而下的寒风之时,刺裂的疼痛一次一次冲击着察台多尔敦,他也很久都么有尝到过这样的伤痛自为——而这些伤痛滋味,在他自己杀害的那些人中,却是屡屡皆是,如今确实是自己偿还一切罪孽的时候了。

    不过察台多尔敦的内力还算深厚,这点皮肉的伤痛算不了什么。但是身形完好的孙云却不会给察台多尔敦有任何喘息的机会,见察台多尔敦这一回合被重创,孙云又是提步而飞,跃至察台多尔敦身前。

    察台多尔敦也来不及反应,弃刀拼掌,全身聚足气力,一式“雷虎神掌”,打向半空中的孙云,欲要用其掌力将孙云击退。

    但是察台多尔敦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不济,由于手臂上的血印伤口,察台多尔敦自己很难使出十成的力道,待到自己抬头看着猛冲而来的孙云,他心知肚明自己这一下依旧会败下阵来。

    的确,孙云飞身而立,知道察台多尔敦掌力的深厚,自己也不敢怠慢,以掌换刀,“散华掌”如青莲舞步般,伴着“紫电诀”的内力,十成力道而去。

    结果可想而知,又是居高临下,又是十成掌力,察台多尔敦又是重伤在身,两人对掌而过,内力乱冲,所站之处被强大的气力炸开一个缺口,体力不支的察台多尔敦也是败下阵来。整个人被孙云的掌力冲飞十丈之远。擦着破碎不堪的阶梯地面,察台多尔敦整个人直接飞至了沿梯一侧。

    孙云却是毫发无伤地重新落稳在地,看着察台多尔敦近乎支撑不住。孙云知道最好的时机来了,没有做任何的停歇,重新立刀而起,“紫云漫天”伴着紫电刀芒杀出。只见“紫云漫天”的刀芒,犹如紫光雨点一般,无数的雨点式刀芒密密麻麻而出,带着招招致命的威力。飞向一侧倒地不起的察台多尔敦。

    “紫云漫天”刀芒所到之处,已是将整个正厅房的门口破坏得面目全非,支撑在房前的立柱甚至都开始摇摇欲坠起来。看来孙云真是已经杀意已决,容不得半分犹豫了。

    察台多尔敦知道自己已然不是孙云的对手,也感知到了“紫云漫天”的刀芒,想到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拼尽全力。察台多尔敦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道,怒吼一声,双手发力,“天罡灵震”即现,全身的内力化成一道皆是无比的屏障。只听得内力屏障外“吭吭——”作响的刀芒之声,十足力道的屏障将“紫云漫天”飞来的刀芒尽数弹开,暂时是化解了这一危机。

    但是孙云也怎会继续给察台多尔敦喘息的机会,只见他继续收刀飞身而过。一跃至察台多尔敦的身前。眼见着察台多尔敦内力深厚无比的“天罡灵震”,孙云再次以掌换刀。双手两式“华阳掌”发出,有如巨石的冲击力,金光伴着紫光,同样是十成的掌力,直接拼向了察台多尔敦的“天罡灵震”之上。

    一掌上去,察台多尔敦所站之地摇摇欲坠,又是一掌上去,房檐被十成的内力震动得脱落下来。察台多尔敦虽然是勉勉强强用“天罡灵震”的内力屏障挡下了孙云如同野兽撞击般的每一掌,但是每吃一掌,察台多尔敦自身就损耗不少的心力,如此反复,自己迟早会支撑不住。而且现在的自己也没有可以还手的余地,几乎就是坐等死亡的临近。

    而孙云这边却是截然相反,一掌比一掌的内力要强。见到“天罡灵震”久攻不下,孙云即刻变招,施展出“阴阳破碎诀”,欲于察台多尔敦的“天罡灵震”对掌相互抗衡。只见“阴阳破碎诀”与“天罡灵震”相对而立,察台多尔敦的屏障就如同遭到了一点的重击,很快变成一只有如将要碎裂的龟壳,几乎抵挡不住下一轮的冲击。

    果然,“阴阳破碎诀”瓦解了察台多尔敦的屏障之后,孙云怒吼一声,再次以“华阳掌”发出,硬吃上去……

    这一回察台多尔敦是再也撑不住了,只听得内力屏障的一声巨响,“天罡灵震”被孙云十成力道的“华阳掌”击穿,察台多尔敦整个人毫无招架地向后飞了老远,最后直接撞断了背后得一根立柱,自己则种种摔倒在地。但察台多尔敦还在苦苦支撑,用自己最后的气力站了起来,由于刚才的那一式拼掌,自己的左手也被打折了。

    孙云眼见着察台多尔敦已无反抗之力,随即怒声道:“察台多尔敦,现在我就要和你一笔账一笔账地算起。首先,你以压迫的武功杀害了这么多的人,我就先废了你的武功!”说完,孙云双掌合一,一道黑色的掌晕,“夺魂掌”夺命而出,呼啸着朝着察台多尔敦的身前而去。而察台多尔敦也没有多,左肩也全然吃了这一掌……

    “啊——”察台多尔敦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剧痛,整个人被“夺魂掌”直接击倒在地……

    王府之内战况惨烈,而在王府之外,出现了匆匆赶来的数些人影……

    “这、这些都是……”赶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来运镖局的众人,包括孙尚荣、任光在内,连鸣剑山庄的人也跟着一起过来了,看到了王府之外大道上两列的士兵尸体,跑在最前面的林景着实吓了一跳。

    “这些都是云哥做的……”被任光在一旁搀扶着的杜鹃知道这一切,因为这些都是孙云为了救自己,而和埋伏在这里的蒙元士兵拼死的痕迹。

    “我们还是先快点赶到王府里面去吧,再晚的话,说不定孙少主已经遭到不测了——”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在一旁急声道。

    的确,众人现在最关心的,是孙云的安危,他们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劝回孙云。但是谁又能想到,此时此刻的孙云,早就把整个察台王府闹了个天翻地覆、尸横遍野,现在离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也只剩一步之遥……

    众人又纷纷赶紧了王府城内,城楼的大门并没有关,进了城楼,算是进了王府前院。然而眼前的惨状却是把众人给吓到了——蒙元士兵的尸体到处都是,从城楼门口断裂的铁索开始,一直延伸到前院的正厅房,连地面也被强大的内力冲击得面目全非,死伤的士兵和战马更是横躺在破碎不堪的地面上,比比皆是。

    “少主在那里——”任光望见了前方正在和察台多尔敦一对一的孙云,大声喊道。

    的确,此时此刻的孙云几乎已经获胜了,察台多尔敦被孙云重创在地,孙云也提刀压在了察台多尔敦的身上,准备做最后一击。

    杜鹃看着孙云满身是血的样子,惊悚不已,而众人没有耽误,沿着直前的方向,往正厅房门口赶去……

    而阶梯之上的孙云,却还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义父等人的到来,他的注意力此时此刻完全放在了自己刀下的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此时已是面目苍白,生生吃了孙云的“夺魂掌”,自己甚至已经动弹不得。的确,“夺魂掌”的内力惊人无比,一旦吃中,全身非死即废。之前卢欢曾经用这招“夺魂掌”,也同样打伤了武功神乎其技的苏佳,苏佳都差点命丧于此,如今同样的招式重创了察台多尔敦,察台多尔敦的武功已然全失,成了废人一个。

    “现在开始,第二笔账……”孙云眼神中带着杀气,冷冷说道,“雾隐丛林的时候,你暗中偷袭来运镖局,死伤了那么多的兄弟,还有……鹃儿的双腿……我不求立刻取你性命,那就先从你的两腿开始——”

    说完,孙云两把银月刀深深朝察台多尔敦的双腿刺了下去,只听得察台多尔敦竭尽全力的一声惨叫,大股的鲜血沿着察台多尔敦的大腿流出。可以说,孙云在废了察台多尔敦的武功之后,也算是废了察台多尔敦这两只脚。杜鹃的腿至少还能自己勉强行走,而察台多尔敦——可以说如果他还能活着,他的下半辈子都不能自己直立行走了……

    疼痛折磨了一段,孙云最后将自己的刀口架在了察台多尔敦的脖子上。察台多尔敦也似乎是知道了怎么回事,回过神来后,表情淡然地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最后一笔账,是阿布的……”孙云说到这里,口气变得愈加冷漠和仇恨,他愤怒地望着察台多尔敦,想到何子布的惨死,孙云继续道,“最后一笔账就是结束你生命的时候,察台多尔敦,我也要让你尝尝,被斩首的滋味……”

    察台多尔敦知道死之将至,并没有显现出害怕的神情,反倒是冷笑着说道:“哼,孙少主,看来我们俩之间的宿命,是你赢了……没错,我察台多尔敦杀了这么多的人,你身为汉人,理应一刀把我杀了……来吧,把我的头砍下来,为你的兄弟报仇吧……”察台多尔敦也坦然接受了最后命运的安排。

    孙云没有再说什么,既然一切都已了结,孙云也举起了自己的银月刀,准备砍下察台多尔敦的头颅,为死去的何子布报仇雪恨。而这个时候,来运镖局的众人也跑到了阶梯口,想要拦住孙云的举动,但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刀下留人——”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从前厅房的另一侧,又传出来一个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