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饮血结怨 上
    孙云一路将杜鹃从察台王府抱回来运镖局,而杜鹃由于在王府城楼悬吊多时,身单力薄的她早已是筋疲力尽,甚至直接靠在孙云的怀里睡着了……

    待到二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了来运镖局,孙云在杜鹃耳边轻声呢喃道:“鹃儿,我们回家了……”

    杜鹃轻轻睁开眼,望着那个依旧悬挂着的写着“来运镖局”四个大字的牌匾,她才全然放下心来……

    而在来运镖局,众人还在担心孙云和杜鹃的安危,孙尚荣甚至已经准备好了行装,想要通行前往察台王府,而鸣剑山庄的众人这个时候也没有离开。

    等到孙云和杜鹃重新回到众人面前时,众人不免喜极而泣。

    “云儿,你终于回来了——”孙尚荣用担心的眼神望着孙云,抑制不住情绪道。

    此时的孙云满脸挂着血丝,手上身上也尽是和蒙元士兵厮杀过的痕迹。孙云的表情则是略显严肃,但在家人朋友面前,他还是先缓缓道:“我把鹃儿救回来了……”

    孙云慢慢放下杜鹃,由于体力不支,杜鹃自己不能立即站稳,旁边任光等人也立即上来搀扶。

    “太好了,没事回来就好,没事回来就好……”孙尚荣似乎还没有从情绪中平静下来,不断地重复道。

    然而,孙云似乎没有想要就此安心的样子,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着装,不等在家里喘口气,又转头准备离开镖局。

    孙尚荣这边还在照顾杜鹃,见到孙云想要再次离开,于是紧张地问道:“云儿。你这又是要去哪儿?”

    孙云握紧沾满鲜血的双手,背身义正言辞道:“我说过了,我今天一定会和察台多尔敦做个了断……刚才在察台王府,一心只是想救鹃儿,所以没有下手。现在鹃儿平安回来了。我可以放下一切去杀了察台多尔敦——”

    孙云的口气危言耸听。这是众人第一次听到孙云如此渗人的口气。一听到孙云满身是血的样子,又要去找察台多尔敦算账,孙尚荣立即组织道:“回来。云儿,你不可以去——”

    然而,孙云这一回谁的话也没有听,也不听自己义父的阻拦,轻功一跃。直接飞出了来运镖局大院,再次往察台王府的方向奔去——看来他今天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察台多尔敦一决生死了。

    “云儿——”孙尚荣在后面大声喊叫着,却是有心无力,孙云的轻功也是今非昔比,几步几式就飞出了众人的视野。

    孙尚荣见孙云义无反顾地离开,再次去察台多尔敦冒险,自己也没有停住。整理好自己的行装,也准备离开镖局。

    旁边的众人见了,也是感到疑惑和担忧,任光问道:“镖头,你这是要去哪儿?”

    孙尚荣用苍老的口气说道:“云儿每一次都一个人只身犯险。这一回又是去找察台多尔敦拼命。平日里我没有精力照顾云儿,但是这一次,我不能再让他一个人前去冒险了,我也要去察台王府,把他带回来!”

    任光听了,自然是不会答应,伸手拦住孙尚荣。

    然而孙尚荣的力气也不小,一把拉开任光,继续坚毅道:“每次和察台王府起事端,总是你们出头出面。如今,该到我这个来运镖局的总镖主出来迎面了,就算不能实现云儿的愿望,但至少要把他平安带回来,你们不要拦着!”

    任光什么也不顾,挡在了孙尚荣的面前,露出坚定的目光道:“镖头,我们没有拦着你,我们只是想……和镖头你一起去!”

    这句话倒是稍稍出乎了孙尚荣的意料,他看着任光坚定的眼神,不禁道:“阿光,你们……”

    任光继续道:“如今来运镖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也不可能不管不顾,而且总是少主一个人承担这么多,这一回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要去王府,我们所有的人一起去!”

    孙尚荣顿了一会儿,看见任光眼神中露出的无比坚定,又回头望了望其他的人——所有人和任光一样,他们没有说话,但也似乎表达了和任光一样的愿望,这其中还包括鸣剑山庄的花叶寒等人。

    孙尚荣想了好久,想到如今来运镖局已经到了最危机的时刻,也很有可能这一难过后,来运镖局将会结束他的漫漫长路。但是此时此刻,来运镖局还在,所有人也还有为来运镖局做最后一程的机会。

    于是,孙尚荣点了点头,随后正言道:“好,我们一起前去,把云儿给带回来!”

    所有人都笑望着孙尚荣,任光等人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于是,来运镖局的众人全部配好身着的兵器,准备一同出发前往察台王府,而鸣剑山庄的人也是一样,他们也不走了,毕竟来运镖局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和鸣剑山庄也脱不了关系,这一回,他们也决定和来运镖局一起面对困境。

    杜鹃更是不用说,她一直担心孙云的安危,重新找了走路用的拐杖,也准备一同前往……

    察台王府城楼下……

    楼下大道的两侧,依旧横躺着还没来得及清理的七零八落的蒙元士兵的尸体——这是之前孙云救杜鹃的时候干掉的士兵。从王府逐渐出来几十来个侍卫,似乎是在清理现场,然而这里的死寂氛围和弥漫着鲜血的空气,似乎一直没有褪去,随着天气逐渐变得阴沉起来,整个死寂战场有如人间地狱一般,被笼罩在了血色和暗沉中……

    孙云又回来了——他带着满是仇恨和杀气的眼光,一步步朝着之前走过的路再次走来。孙云施展轻功从镖局一下子就飞到了察台王府城楼前的大道处,脚步随即变慢,一步一步,沿着之前染尽古道的鲜血,踏过一个个蒙元士兵的尸体。他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察台王府的城门口。

    城楼下的士兵还在清理之前被孙云残杀的蒙元士兵的尸体,每个人的表情也是显得忧虑和惊魂未定,有的之前直接正面见过孙云身手的,处理士兵尸体的时候,还有些颤颤发抖……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朝自己这边走来。众士兵抬头一看——是孙云过来了。

    蒙元士兵一见仇人再次杀到,立刻四下逃散起来,地上的尸体也不管了。跑着、爬着撒腿就往王府城楼里面跑去,待到所有的士兵全部回去了,里面的守卫急匆匆地将王府城楼的大门给紧紧关闭,似乎是见到孙云害怕到了极点。

    然而孙云依旧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步伐,依旧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见到有蒙元士兵的尸体碍路,孙云直接将其一脚踢开,看都没看一眼——他的目光只有前面那座大门。

    一路走过来,孙云的靴子上也已经是沾满了蒙元士兵的鲜血。他用布满血丝的眼神直盯着前方的城楼大门,弥漫在周身的杀气也是愈加浓烈,带着无比仇恨的目光,今天他要在这里了结一切……

    终于来到了王府城楼的大门口——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了。却是最有骨气的一次。面对着紧闭的城楼大门,孙云凝视了很久,并抬起了双手……

    “啊——”孙云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双手聚足内力,呈拳掌之势向紧闭的大门口打去……

    “砰——轰——”紧闭的城楼大门直接被孙云强大的内力一招瞬间炸开。刚才还抵在门口处准备死守的蒙元士兵瞬间被炸飞十丈之远。

    随着阵阵的惨叫叠起,孙云一个箭步就飞进了察台王府的大院。而此时此刻,王府处已经列好了成千上百的蒙元士兵,而且各个身披重甲,甚至还有骑兵。再看察台多尔敦,此时此刻正站在后方正厅房门的前方——看来他早就料到了孙云会再次杀回来,已经在王府布下了精兵御守。而且,这些骁骑精卒不仅仅是察台王府的守卫,由于孙云在察台王府的大开杀戒,甚至已经震惊了蒙元朝廷的高层,刚才察台王府有人已经上报了朝廷,朝廷甚至派下重兵严待,欲将朝廷重犯孙云就地正法,这些精兵列阵的蒙元部队就是朝廷派下来的援兵。

    但是此时此刻的孙云已经杀红了眼,无论前面有谁阻拦,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要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即使前方面对的是千军万马的阻拦,他也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前。

    “喝——”众蒙元部队齐声发出一阵军威,孙云却丝毫不为所动,看着前方重兵拦截,孙云又一次怒吼一声,两手齐用力,竟活活将连接城门的粗壮铁链给生生掰断下来。

    孙云力道惊人,徒手掰断铁链,并发出令人为之颤抖的金属断裂声,刚才还严阵以待的蒙元部队,瞬间士气被打压不少。

    孙云可不等这些排兵列阵的蒙元部队在这儿熬时间,先发制人,双手提起粗壮的铁链,施展迅影的步伐,如闪电般瞬间移至前排骑兵的部队中,然后挥舞起粗壮的铁链,对着人群马群就是一阵乱扫。

    “啊——”“吁——”惊人的力道,粗壮的铁链,击打在马腿处、击打在士兵厚重的铠甲上,发出惊悚的撞击声,士兵和战马的悲号声四起。铁链如暴风般的旋转挥舞,激起阵阵黄土,周围的蒙元骑兵更是不敢进犯半步。

    铁链击打在马腿上,直接将身披战甲的战马掀翻在地,如闪电般击打在士兵的铠甲上,顿时打得全身骨裂、脑浆迸血。孙云则是一阵阵怒吼,不停挥舞着手中的铁链,有如横扫千军之势,不出几招几式,就已将前排近百余骑兵打得人仰马翻,完全毫无招架之力。

    后面的蒙元士兵见了,都被孙云惊人的力道给震慑住了,半天不知该如何从手应对。而孙云岂会就此罢休?他心中早已下定,定要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这之中有谁敢阻拦,孙云照杀不误。

    带着饮血的仇恨、浓烈的杀气,孙云的双手已经停不下来,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铁链,就朝人堆中横扫千军而去。

    “啊——啊——啊——”蒙元士兵人群中惨叫声不断,许多蒙元士兵都还来不及出手,就被孙云手中的铁链给打飞。人群中,不断有士兵飞出数丈之远,孙云也是招招夺命,每一次挥舞铁链,都正中蒙元士兵的死门,凡是被孙云的铁链击中,无一幸免……

    很快,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孙云的身旁已经躺下了茫茫多的浑身七窍流血的蒙元士兵的尸体,士兵的尸体围成一圈,层层堆积一块儿,渗出的鲜血可以流淌成河,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剩下的蒙元士兵包围着孙云,只是颤抖地挥舞着手中的苗刀,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因为他们很清楚,谁敢上前一步,被孙云逮到了,就是必死无疑。

    孙云手握着铁链,口中不断喘着粗气——看来他是有些累了,但是他那满是杀气的眼神却是丝毫没有减退……“叮——”突然一阵清脆的脆响,孙云手中的铁链尽数断成几截——原来孙云刚才使出的力道过大,甚至直接震断了手中的铁链,可见孙云刚刚出招之凶狠……

    旁边的蒙元士兵见孙云手中的兵器没了,终于想要壮起胆来围攻上来。然而,仅仅只是手中兵器没了,孙云又岂止这些能耐?

    “啊——”孙云又一次怒吼一声,体内的内力全然爆发。只见一道紫色的光晕自周身向四周扩散开来,一阵强烈的劲风,直接将孙云周身堆积起来的蒙元士兵的尸体及准备围攻上来的守卫尽数展开。士兵的尸体被再次掀起,而活着的士兵有的没有站稳,直接被孙云身体内爆发出来的内力给直接震倒。

    连近身都无法抗衡,更别说用刀去砍。被震慑的蒙元士兵见了,各个都显得手足无措,就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羔羊一般,一个个等着被孙云这条野狼宰杀。

    孙云又是怒吼一声,施展出“怒阳天阴”,只见孙云的体内释放出紫光屏障,充满精足的力道。没完,这一回孙云不再以守待攻,而是两掌齐下,“怒阳天阴”的内力,加上十足的掌力,全然对着地面就是强烈的震惊。

    “轰——”孙云两掌垂地,瞬间迸发出有如震撼山河的力道,将整个王府庭院都撼动起来。众蒙元士兵自然是没有见过有谁的内力能够强到震动整个地面,纷纷摇摇晃晃地向后退倒而去。

    然而孙云没有停歇,震动地面的同时,右手同时一聚足内力,重重打在原地所站之处,令人惊悚的一幕——只见孙云所立前方,瞬间被强劲的力道冲开一条缺口,如沟壑般陇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一道深深的裂口分裂开来,直接将前方还没有意识过来的蒙元士兵给掀翻在地。这一下十足的震撼力道,已经没有士兵敢再向前进犯了。

    打退了包围在自己周身的蒙元士兵,刚才还包围自己的成千上百的的骑兵步兵,一下子被孙云的武功内力给震慑了回去,如今孙云的武功已经达到了令人畏惧胆寒的地步。而孙云自己也没意识到,他也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他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也就是在自己跟前,站在房门口处一直凝视自己的察台多尔敦。

    此时的察台多尔敦眼神中也显现出吃惊的神情,如果换做是自己,也不可能向孙云一样一人独战千军。然而,察台多尔敦的表情却很淡定,他似乎认定了今天一定要和孙云一做了断,手中还拿着他从孙云身上缴下的银月刀。

    孙云想要继续上前,然而正在这时,又有几个人闪现在了他的面前,将他给拦下了……(未完待续。(lw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