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无悔抉择 下
    孙云做掉了阻拦自己的蒙元士兵后,眼神带血地继续向前走去。被吊在城楼上的杜鹃见了,心中颇有感触,但同时也十分担心着孙云的安危,因为她很清楚,察台多尔敦在这附近究竟还埋伏了多少陷阱……

    孙云的眼神没有变,但城楼之上望见这一切的察台多尔敦却是神情不定,看着孙云气势汹汹的样子,察台多尔敦即可下令,再次命令手下的士兵去拦住孙云……

    孙云继续往前走,他现在的目光其实并未放在察台多尔敦身上,而是放在了被吊在城楼上的杜鹃,虽然自己立誓要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但是在此之前,更重要的,孙云要救下杜鹃——这在他心里是坚定不变的想法。

    然而又没走几步,丛林两端再次发生异样。只见道路两侧的草丛突然飞出几根长矛,准备拦住孙云的去路。这些长矛在孙云眼里看来根本都是浮云,本想要直接一击将阻拦的长矛给击断,谁知脚下又有了情况。

    果然,趁着孙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上部,躲在草丛中的蒙元士兵试图在脚下拦住孙云。只见孙云的脚底下顿时多了几根长矛,呈交叉状地,牢牢扣住了自己的双脚,使得自己暂时无法动弹。

    孙云见状,脚步发力,想要蹦出包围圈,谁知刚才前方的长矛士兵一下子就从草丛里冲了上来,不给孙云摆脱的机会,直接用长矛朝着孙云胸前刺去。

    孙云倒也不紧张。这点小伎俩也对自己构不成威胁。只见孙云冷静应对,待到前方长矛袭来,自己双手迅疾般将点来的长矛的长杆住。并用内力死死扣住。

    孙云的力道很大,前排的蒙元士兵根本挣脱不来,孙云突然向身后一发力,长矛纵向自己身后,而手持长矛的两个蒙元士兵自然也是被强力拉到了孙云的身前。孙云二话不说,一只手抓住一个蒙元士兵的脖子。

    蒙元士兵被孙云死死抓住后,死命挣脱不开。手中的长矛也是即刻脱落。孙云没有留情,“啊——”的大吼一声后,将手中的两个蒙元士兵头颅相撞。只听得一声惊悚的骨裂。头戴盔甲的两个蒙元士兵直接被撞得脑袋开花、血流不止,直接倒在了地上。

    前方的其他蒙元士兵见刚才的两人惨死境况,一时间吓得不敢再继续上前,而这也给了孙云足够摆脱的时间。

    孙云的双脚还被交叉状的长矛死死扣住。孙云二话不说。“阴阳破碎诀”自全身涌入脚上,双脚紫光一现,只听得几声清脆的断裂声,扣在脚上的长矛被悉数震断。没完,孙云即刻低身横脚一过,借着“阴阳破碎诀”的内力,如同刀锋一般的紫电青光瞬时间盘旋而出,只听得草丛两侧阵阵的惨叫声。大片大片的血便染红了周围的草垛。可怜这些蒙元士兵还没见着孙云一面,就直接被孙云如同刀锋般的“劈刀腿”兼“阴阳破碎诀”的内力给一招毙命在草丛里。

    解决掉了左右两侧的杂碎。孙云有用野兽一般的眼神望着前方已经开始瑟瑟发抖的剩余蒙元士兵。这一回孙云没有再放慢步子,快速跑过身前,还不等前方的蒙元士兵惊悚喊叫,孙云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阴掌将其一一结果。

    紫光闪过,孙云的身影从人群中由前至后穿梭而过,只是一瞬之间,还没看清孙云的出招,刚才的那一群长矛士兵全部等大双眼、口吐鲜血地倒在了地上,出招快到甚至都不知清楚自己是怎样被孙云杀死的。

    但是孙云不会再去在意身后死去的那些蒙元士兵,他自己都不敢想象,从大道的尽头到现在自己所站的位置,一路杀过来,大道的中心乃至两侧,已经倒下了不计其数的蒙元士兵的尸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敢相信,这些全是出自一人之手……

    孙云加快了奔跑的步伐,他离察台王府的城楼大门越来越近,离杜鹃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杜鹃看着孙云为了救自己,不顾一切地只身犯险,还毙命解决掉了不计其数的蒙元士兵,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一向外柔内刚的杜鹃,在面对危险、面对察台多尔敦的胁迫,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如今看见了孙云的身影,杜鹃却是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察台多尔敦这边见了,一刻也忍不住了,随即下令剩下埋伏在城楼门口的所有士兵,对孙云加以阻拦,并且还令城楼之上的弓箭手做好应对,箭头全然指向不顾一切奔过来的孙云。

    孙云继续往城楼的方向跑去,里城楼门口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接到命令的埋伏蒙元士兵,一时间倾巢而出,从道口的两侧全部现身,什么也不顾了,目的就是要拦住孙云。而孙云见状,也是抱定了决心,无论前方千难万阻,自己也要冲过去,救下杜鹃。

    见孙云没有放慢脚步,第一列的蒙元士兵杀声骤起,举起苗刀长矛,就朝孙云身前冲了过去。

    孙云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这些蒙元士兵一眼,他的目光其实一直都放在被吊在城楼之上的杜鹃,他很清楚,如此风寒天时,杜鹃又是身单力薄,禁不住长时间的折磨,所以自己一心想着就是要尽快救下杜鹃。

    前排的蒙元士兵杀到,孙云二话不说,转身“劈刀腿”伴着“紫电诀”的内力杀过,如同流星闪电一般,一道紫光呈弧状闪过,直接划在众蒙元士兵的铠甲上。只听得阵阵碎裂声,许多蒙元士兵的铠甲直接被孙云刀锋一般的脚力劈成两段,运气不好的,正中孙云的着力点,腹下直接被划开一条深深的血口,随后痛苦地倒在地上。

    没完。孙云向前的脚步不会停止,不等蒙元士兵反应过来重新提起兵器,孙云直接全身猛然往前方一撞。如同一头冲击的野兽。孙云的这一下撞击,瞬间将拦在自己身前的蒙元士兵全部撞倒在地。

    后面的士兵见孙云两招就冲破了第一道防线,也跟着嗷叫着杀了过来,组成又一波的防线,拦住孙云的去路。

    但是孙云此时此刻已是什么也不顾了,在他心里,现在谁敢阻拦他。他就会要了对方的性命,无论对方是谁。

    只见孙云将前排蒙元士兵撞倒之后,即刻起身。眼中两道寒光闪过,“惊云断痕”即出,两手呈掌形,横推发出震慑山河一般地内力。瞬间如同刀锋一般的青光如影而过。就如同惊云九天之内力,劈山断痕而去。

    这是内力极强的一招,正朝前排士兵的正中心而去。最中间的一个蒙元士兵没有注意,直接被孙云的这一招给当场分尸,血染一片。旁边的蒙元士兵见着身旁的人被一招分尸,吓得没有立刻回过神。而“惊云断痕”的内力未完,如同开山的力道朝着人群的中心而去,又中向左右两侧迸发的内力。随着青光的骤现向四周爆发开来——“啊——啊——”又是阵阵惨叫之声,不只是前排。后面的蒙元士兵两翼也是一样,被这一招的内力个震倒在地,并受了严重的内伤,再也站不起来。

    刚才聚集在中间准备阻拦自己的蒙元士兵,瞬间被分割成了左右两块,孙云二话不说,挑步向前,翻身左右两式“劈刀腿”,伴着紫光的内力,直接放倒前面左右两侧惊魂未定的蒙元士兵……

    城楼之上的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如此拼命,即刻下令城楼的弓箭手放箭。只听得杜鹃身后“嗖——嗖——”的箭雨飞声,弓箭如同细雨一般,疾速朝着孙云的方向铺天盖地而来。

    孙云什么也不顾了,大吼一声,全身的内力聚集全身,“怒阳天阴”再现,如同紫光一般的内力,越积越多,形成一道屏障,包裹至全身。紧接着,飞来的箭矢击中一直向前冲的孙云,箭矢碰到了孙云“怒阳天阴”的内力,不但没有击中目标,反倒是尽数震断。

    没完,剩下的几只飞箭,孙云眼疾手快,飞身将其抓住,随后用尽所有的力道,将手中的箭矢反射给前排剩下的蒙元士兵。

    “啊——啊——”孙云的力道超乎常人,手中飞出的箭矢,如利剑一般,直接穿过了蒙元士兵的身体,头部、喉咙、胸前,全然都有中箭的,更有甚者,孙云手中飞出的箭,直接刺穿了两个士兵的身体。中箭的蒙元士兵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瞪眼一望后,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剩下的蒙元士兵不过见了如此“凶残”的孙云,如同见到了魔鬼一般,再也不敢上前,丢盔弃甲地往王府城楼里面夺去。跑进去的士兵,甚至害怕地关上了城楼的大门,不让孙云再靠近半步……

    不过孙云没有再穷追下去,他一开始的目的本就是要救杜鹃,仅此而已,见前面的蒙元士兵没有再阻拦自己,孙云也没有在追下去。但是说实话,从大道尽头杀到王府城楼,一路上横躺着数不清的蒙元士兵的尸体,这绝对是孙云有史以来最“饮血”、杀人最多的一次……

    城楼之上的察台多尔敦见到了这一切,气到鼻子都歪了。但是现在自己的部下都害怕得跑回王府关上大门,察台多尔敦也不好现在下去应战。察台多尔敦注视了一下孙云的眼神,发现孙云的目光一直是放在杜鹃身上,于是察台多尔敦心生歹意,暗自道:“行,孙少主,你有种,我就看看你为了这个姑娘,能付出多少……”

    说完,察台多尔敦提起了身上的苗刀,似乎是要有所行动……

    虽然打跑了前排阻拦的所有蒙元士兵,但是孙云此时离杜鹃还是有点距离,想要救下杜鹃,还必须跑过一段长路。然而,就在孙云想办法如何救下杜鹃之时,只见察台多尔敦已经提起了手中的刀,似乎是要做些什么。

    “鹃儿——”孙云顿觉大事不妙,他凝神望去,发现原来察台多尔敦是想要直接切断吊在城楼上的绳子。一旦绳子被切断,杜鹃就会落下。从那么高的城楼上落下,双手被捆绑的杜鹃又不会任何的轻功,腿脚也是残疾,摔下来必死无疑。一想到这里,孙云便浑身紧张,什么也不顾了,用最快的速度朝城楼之下跑去。

    但是察台多尔敦的刀已然已经举起,只见察台多尔敦一刀挥下,吊绳被当场切断……

    杜鹃顿觉一阵冷风吹过……突然,杜鹃发现自己的整个身子正在垂直下落——察台多尔敦切断了吊在城楼上的绳子。一切都来得太突然,突然到杜鹃都来不及做出惊慌的反应。但是杜鹃的第一刻也没有想到惊慌,她的眼神一直注视着那个一直朝自己奔跑过来的身影。那个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来到了自己身前,而自己的身体也已然快落到了和他一个水平线上……

    孙云什么也不想,最后直接飞身而出,千钧一发之际,双手抱住了落下的杜鹃。没有完,为了不让杜鹃受伤,孙云还用身体将杜鹃紧紧抱住,然后整个人翻身背朝地面,让其自己的身体保护杜鹃。

    “啊——”孙云和杜鹃同时大叫了一声,杜鹃是由于惊吓,而孙云则是着实背上种种磕倒在地……

    孙云意识渐渐清醒过来,看着怀里终究无事的杜鹃,用带血的笑脸望着杜鹃,微笑着说道:“太好了,鹃儿,你没事了……”

    “云哥……”几乎是在生死的最后一刻救了自己,杜鹃早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

    不过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察台王府城楼之下,指不定察台多尔敦还会做出什么。虽然受了点伤,但是影响并不大,以孙云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和察台多尔敦一决生死,但是此时此刻他的决定却是——抱着杜鹃离开了城楼……

    察台多尔敦看到了楼下的一切,刚想要拔出苗刀,随时随地准备和孙云做生死对决,却看见孙云抱着杜鹃快速离开了城楼。察台多尔敦心生疑惑,不断自问道:“为什么,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能和我拼死一搏,为什么他这个时候又跑了?他不是一直想杀了我吗,现在是最好不过的机会了,为什么他现在跑了,他没理由再害怕我的……”对于孙云此时此刻的离开,察台多尔敦愤怒之中也是带着诸多的不解……

    孙云的确是没有再去理会察台多尔敦,并不是他不想杀了察台多尔敦,也不是没有能力,只是因为孙云此行前来王府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救回杜鹃,在他心里,比起仇恨、比起宿命,救下自己的心爱的人比什么都重要……

    杜鹃被孙云抱着,一路离开了王府,继续往来运镖局的方向返回而去。一路上,杜鹃也是对孙云没有去找察台多尔敦算账感到疑惑,于是她用微弱的口气问道:“云哥,为什么你不趁机去杀了察台多尔敦……现在王府的士兵军心涣散,没有人敢阻拦你,正是杀了他的好机会不是吗……”

    孙云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淡定地说道:“那些东西都是心中的怨恨,终不得人志,比起那些,鹃儿你在我心中才是最重要的。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险境,我心中最先惦记的,只有鹃儿你……”

    语气不重,但是十分坚定。杜鹃听了,再次泪流满面,知道了孙云对自己的无悔抉择,她也清楚自己错怪了之前在青墨山庄时候对孙云的怀疑。她现在明白了,孙云心中最关心挂念的,其实就是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