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无悔抉择 上
    孙云和自己的师父卢欢分别后,快速跑回了大都城。此时的大都城,略显一丝荒凉,城楼门口之处,之前自己和蒙元士兵厮杀的痕迹依旧没有完全清理,门楼四处横七竖八地散落着战车碎甲的废墟,地上还拖有明显的血迹。而由于场面上的凄凉,周围也没有百姓敢出来一看。城楼之上,除了守卫城郭的士兵,再也没有察台王府的军队在此镇后,这个地方如今就如同一个被遗忘的古城……

    不过孙云现在也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在地牢被卢欢救走了,察台多尔敦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更不会放过来运镖局,一定还会去找来运镖局的麻烦。担心事情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孙云加快了脚步,施展轻功朝来运镖局飞奔回去……

    “义父,我回来了”孙云一跑回镖局的门口,就冲着里面大声喊道。

    镖局里的人依旧没变,之前说要掩护逃跑的鸣剑山庄众人也没有走,还是呆在镖局里,毕竟他们认为杜鹃姑娘被察台多尔敦带走,皆因他们的错;如今杜鹃被押回察台王府,生死未卜,他们更不可以就这样独自离开。

    一听到孙云的声音,众人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纷纷跑出会议厅,来到大院门口迎接。

    “云儿”孙尚荣看着孙云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忧中带喜地喊道,并向镖局大门口跑了过去。

    “少主”任光等人见着孙云平安无事,也略显激动道。

    “太好了。云儿,你没事……”孙尚荣非常激动,两手扶着孙云的肩膀。不停感叹道。

    “我没事,义父……”孙云先是安慰了一句,紧接着又问道,“大家伙都没事儿吧,察台王府的人有没有来过?”

    然而,孙云这么一问,众人的表情一下子又从高兴跌落到了悲伤。孙云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不禁道:“难道说察台多尔敦他又来过了?”

    这边,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缓缓道:“刚才察台多尔敦来过了,说是要搜查孙少主你的下落……我们鸣剑山庄的人当时没有离开。如果当时被发现,昨晚的事情就一定会败露。关键时候,杜姑娘她为了我们不被发现,她……”

    “她怎么了?”一听到是杜鹃出事了。孙云立刻万分紧张道。

    花叶寒顿了好久。慢慢吐出自语道:“她……被察台多尔敦的人押回了察台王府……”于是,花叶寒把刚才杜鹃被察台多尔敦带走的大概经过告诉了孙云……

    孙云得知一切后,二话不说,转身就想往察台王府赶去,似乎是要找察台多尔敦算账。孙尚荣见了孙云又不顾性命地去硬碰硬,立刻阻拦道:“云儿,你万万不可再鲁莽行事了!”

    然而孙云可不管,自己心爱的人出事。自己甚至都有些不冷静了,大声说道:“现在鹃儿落在察台多尔敦手里。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折磨,她本来两腿就不方便,现在又被带去了察台王府,我必须要去救她!”说完,不顾自己义父的阻拦,孙云执意就要往察台王府的方向走。

    “我们是担心少主你又会中了察台多尔敦的陷阱!”任光也在后面大声喊道。

    但是现在孙云已经被仇恨和愤怒冲昏了头脑,除了救出杜鹃和杀死察台多尔敦,他再顾不上其他的一切了,即使是自己的兄弟任光劝阻自己,自己也已经下定决心了……

    正在僵持间,突然从镖局不远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是察台王府的蒙元官兵来了。

    只见几个骑着马匹的士兵急匆匆赶到来运镖局,随后停了下来。孙云看到是察台王府的人来了,先停下了步伐,静待情况。

    这些士兵是察台多尔敦派过来传信的,只见一个士兵喊道:“察台公子爷有令,命你们来运镖局两个时辰内交出少主孙云,否则就会结果了镖局姑娘的性命!”

    下完命令后,士兵用飞刀穿过书文指令,最后飞向众人跟前的地面上,然后转身而去……

    这下好了,察台多尔敦这是要点名找自己了。孙云见了,满眼的杀气和怒火尽起,用极具威慑的口气自言道:“好,很好,察台多尔敦那家伙主动来找我了,求之不得……”

    话音刚落,孙云一个箭步便飞出了十丈之远,朝着察台王府的方向匆匆赶去。而身后的其他人还没有注意到,孙云这样一步飞走,众人也是拦也拦不住……

    察台王府城楼处……

    此时的杜鹃,由于察台多尔敦一怒之下的命令,两手被绳子绑住,整个人被悬空掉在了城楼之上。如此高的城楼,杜鹃一个身有残疾的弱女子,被吊在了楼门前,向下一望便是数丈之高,不禁让人顿起心寒。而现在又是寒冬时节,凛冽的寒风不断呼啸吹过,如冰刀一般地划过杜鹃的脸颊,身体单薄的她也是禁不住长时间的高低风寒。外加两手被麻绳紧紧捆绑,又是被吊在高楼之上,杜鹃的手腕上都渐渐磨出了血。但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看似身体娇弱的杜鹃,却没有显现出一丝害怕和退缩的神情,相反,她只是两眼满含期待地望着前方,表情显得非常的淡定。

    而察台多尔敦这个时候就站在王府城楼之上,从城郭上望下,能够看清杜鹃的神情姿态。看着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子,如此境况下却还能显现得如此淡定,察台多尔敦自己都不敢想象,杜鹃是有多么超乎常人坚强的心。之后,想到杜鹃被自己阴谋诡计而残废的双腿,为救镖局挺身而出,以及刚才在地牢里对自己说的话,察台多尔敦甚至都佩服起杜鹃外柔内刚的性格……

    但是佩服之意仅仅只是一瞬。察台多尔敦现在是铁了心要和孙云一做了断,和孙云找自己的决定是一样的。既然杜鹃这么在乎孙云,察台多尔敦便想用杜鹃当做诱饵。引诱孙云出现。

    其实不然,察台多尔敦早已在城楼两旁的野草丛堆里安排好了埋伏的士兵,虽然不指望用这些士兵杀了孙云,但是察台多尔敦心想着这回不能再放孙云逃跑了……

    寒风依旧“嘶嘶”地呼啸而过,摧残着杜鹃单薄的身躯。然而杜鹃至始至终没有显现出害怕的神情,没有喊出一句痛苦,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她的表情已经很淡定。只是静静地望着前方。

    然而,杜鹃的淡定,并不全然都是对视死如归的看淡。在她心里,似乎还其他纠结不去的东西

    “云哥真的会为了我,冒险过来吗……”杜鹃心中暗暗道,“之前在青墨山庄的时候。他为了利用我。不惜让我置身危险……如果说云哥一心想要杀了察台多尔敦,为之前的一切和察台多尔敦做个了断,他自然可以不用顾及我的生死,就像在青墨山庄时一样,我现在落在了察台多尔敦手里,他完全可以继续利用我……”

    原来,杜鹃此时心里放不下的,还是孙云对自己是否真心。之前在青墨山庄的时候。由于偶然和误会,杜鹃一直以为孙云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借以利用自己,而并不是真正在意自己。这个矛盾误会的阴影,直到现在还没有从杜鹃的心里完全消退,毕竟孙云从地牢里逃出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镖局,现在又不得不自己挺身而出,为了镖局以及鸣剑山庄众人的安危献出一切乃至是生命……

    也许是天高风寒,也许是体力不支,杜鹃整个人的精神开始逐渐变得恍惚起来,眼前的景象开始有些迷离了。毕竟被吊在城楼之上,又承受着手臂的酸痛及寒风的凛冽,别说杜鹃这样的弱女子了,就算是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也是经不住这样长时间的摧残。杜鹃手腕上的鲜血也是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开始沿着麻绳,沿着自己的衣袖,缓缓往下流……无比的刺痛和折磨,但是至始至终杜鹃也没有喊出过一声,对于孙云对自己的真心与否,杜鹃觉得这样的皮肉之苦根本都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过了很久,杜鹃甚至都开始有些绝望了,虽然自己随察台多尔敦回了王府,救了来运镖局和鸣剑山庄,但是等不到孙云的到来,杜鹃心中还是略显后悔。她很伤心,但是却没有落泪,她只是紧紧闭上了眼睛,一向坚强不屈的她,这一次似乎也要放弃了,淡定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城楼之上,察台多尔敦也把目光放在了远方。似乎是前方发生了其他的情况,察台多尔敦的眼神微微一皱……

    “鹃儿……”隐隐约约的喊叫声自杜鹃耳边响起,紧闭双眼的杜鹃还以为是自己被冻出了幻觉,微微摇了摇头。

    “鹃儿”然而,这次的声音较为清晰,杜鹃听到了熟悉温馨的声音,什么也不顾了,不过是真是假,她想要睁开眼睛,看到那个为之欣慰的身影……

    熟悉的身影,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孙云来了,他独自一人,沿着王府城楼的直道跑来,杜鹃看见孙云真的来了,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但由于被风寒侵袭多时,杜鹃并没有多少力气呼喊,只是轻声呢喃道:“云哥……”

    孙云来到通向察台王府城楼的大道,远远就望见了杜鹃被绳子捆绑住吊在城楼之上。想起何子布的人头被察台多尔敦砍下来挂在城楼示众,孙云就顿时杀心四起,现在又看见杜鹃被吊在城楼上,孙云这回什么也不顾了,“啊”地大吼一声,整个人就朝城楼门口的方向飞奔而去。

    然而,孙云的出现,察台多尔敦自然也是兴奋已久,随即下令大道两侧埋伏的士兵予以拦截。

    只见孙云沿着大道还没走几步,突然从草丛两端飞出两张黑网,铺天盖地便朝孙云袭来。孙云没有注意到,自己冲击的速度过快,直接一头栽到了网中。

    “云哥”杜鹃看着孙云受伏,虽然嗓子叫不出太大声,但还是竭尽全力地喊道。

    孙云中了圈套后,两侧蒙元士兵纷纷涌了上来,提着苗刀一阵喊杀,朝着被黑网困住的孙云就铺了过来。

    然而,孙云却是一点都不含糊,即使自己被黑网缠身,见着四周涌上的蒙元士兵,孙云大吼一声,全身的内力迸发而出。如同劈山震地的气势,“怒阳天阴”伴着强劲的紫光顿时排山倒海而出,一瞬之间直接将四周的蒙元士兵震飞十丈之远。孙云周身的蒙元士兵纷纷惨叫一声,毫无还手之力地向四周倒去。

    对面城楼之上的察台多尔敦见了,眼神也是为之一颤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孙云这一回的武功更强了。但是察台多尔敦并没有害怕,他反倒是非常的兴奋,他觉得这样的孙云,才是自己值得亲手杀死的对手……

    由于自己的兵器银月刀还在察台多尔敦手里,现在的孙云只是空空两手而来。见自己身上被黑网死死缠住,孙云随即捡起地上蒙元士兵掉下的一把苗刀,将黑网悉数隔断。

    刚才涌上的蒙元士兵,前排还有残余人等。接到了察台多尔敦的决杀指令,又是嗷叫着朝着孙云挥刀而来。

    孙云现在正是一肚子的怒火,见这些蒙元士兵又不怕死地朝自己铺了过来,孙云眼神紫光一闪,闪电般的速度,用手中的苗刀直接刺穿了一个蒙元士兵的身体,鲜血溅出两丈。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惨死在了冰冷的苗刀之下,其他刚想冲上来的蒙元士兵见了,立刻颤抖地停下了脚步,用惊恐的眼神望着孙云。

    孙云刺穿身前的蒙元士兵后,一脚用力踢开了士兵的尸体,随后自己脚下一踏,一个跃步飞起,主动出击,直接跃进了前排蒙元士兵的圈里。

    一旁的士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孙云早已划身一掌,两道紫光并现,“散华掌”带着威震一切的气势,如巨浪一般直接将身旁的蒙元士兵一一击飞。

    “啊啊”不断传来蒙元士兵被击飞的惨叫声,此时的孙云也没有手下留情,出掌不留,招招毙命,基本上身腹吃了一掌,就是外伤兼内伤口吐鲜血、必死无疑。果见没多久,孙云身边的蒙元士兵越来越少,十丈开外的草丛空地,却是躺着愈加增多的蒙元士兵的尸体……

    如今的孙云,武功更是上进一层,被卢欢用毒王盅的冰蜈蚣贯通内毒全身后,虽然孙云自身不会用毒,但是体内的抗毒之力,却是用其活生了源源不断的武功内力,孙云的武功自然今非昔比,即使对手的武功及有武林七雄之强,孙云也未必不是其对手……

    而此时的孙云,心中只有救下杜鹃、杀死察台多尔敦的念头,他也是什么也不顾了,临兵上阵,毫无保留施展出了十成的武功,朝自己冲过来的蒙元士兵不是惨死,就是被打得漫天横飞,尸体更是散落一片。

    孙云看定前排剩下的士兵,转身两掌即出,紫光并现,“华阳掌”带着破天的气势,扫起地上阵阵黄土,雷电猛虎一般,横冲而去。

    “啊”蒙元士兵自然是没有反抗的余地,还没来得及看清孙云的步伐和招式,就已经被孙云的掌风击倒在地,刚刚还聚集在大道中间的众士兵,孙云的两掌飞过,中间道路一下子就敞开了,只剩下两侧倒下的士兵尸体。

    见着孙云杀心已决地朝自己这边过来,察台多尔敦更是什么也不顾了,眼里也是充满了久违的杀气,手中的刀也是蓄势待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