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笑里寒梅
    察台王府地牢处……

    杜鹃被察台多尔敦带回王府后,察台多尔敦也将她关押在地牢里。特别的是,杜鹃被关押的地方,正是之前孙云被关的牢房。牢房里依旧是破败不堪的迹象,杂乱还没来得及清理,震碎的钢盔散落得满地都是,断截的铁索更是悉数颓然,牢房的墙后,那个大窟窿页还没有填补。

    但是察台多尔敦也并不太担心杜鹃会自己逃跑,首先杜鹃的两腿残疾,想要从那个大窟窿逃走,还得翻上几道阶梯,杜鹃并没有那个能力;其次,杜鹃一个弱女子,一点武功不会,察台多尔敦仅仅只是派了两个带刀侍卫看押着她。

    不过杜鹃似乎也没有想要逃走的意思,她之所以主动随察台多尔敦来到王府,仅仅只是为了解救当时被困在镖局里的鸣剑山庄众人。到了察台王府,她今天已经认定了是有来无回,反正跟着来运镖局这么多的日子,什么样的困苦和危难都经历过,杜鹃倒也并不怎么害怕。

    不过今日被关押的地方却不太寻常,这是孙云之前被关了两次的地方。尤其是这一次,孙云是被铁索和钢盔牢牢绑住的,被卢欢救走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被卢欢破坏得面目全非。杜鹃虽然两腿不便,但如今有了一些知觉的她,还是慢慢地在牢房里面挪动。她的拐杖还在,杜鹃时不时站起身来,朝着四周环顾望去。而守卫她的两个侍卫看着杜鹃站起身,本是想阻拦质问的。但是想着她本就是两腿残疾,逃不了多远,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杜鹃望了望四下断裂的铁索。用手比划了一番,顿时感觉到了铁索的冰冷和坚硬。她又看了看被掌风震碎的钢盔,上面还沾有依稀可见的血渍那是孙云在地牢如同野兽一般挣扎时,手腕留下的血迹。杜鹃两眼发愣,她不敢想象,孙云为了替惨死的何子布出气,在这里究竟是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折磨……

    “哒……哒”不过多时。地牢的阶梯处忽然传来了缓慢而沉重的官靴声察台多尔敦来了……

    杜鹃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她已经做好了今天可能面临的一系列惨遭不测的准备。杜鹃收回拐杖,重新坐回了原位。静静地等待着察台多尔敦的亲自到来。而今这个双腿残疾、身形娇弱的小姑娘,面对死亡的步步逼近,却是显得超乎常人的冷静和从容……

    察台多尔敦终于出现在了杜鹃的眼前,察台多尔度先是望着坐在牢房地上神情淡定的杜鹃。心中有着莫名的想法。随后。察台多尔敦示意身旁的狱卒打开地牢牢房,并通知看押他的带刀侍卫退下,看样子他想要单独审问杜鹃。

    杜鹃也是一点都不害怕,不但正眼望着察台多尔敦,而且嘴角还露出淡淡的笑意。

    “你笑什么?”察台多尔敦看着杜鹃在冲着自己一笑,不禁问道。

    “没什么,小女子只是觉得,之前云哥被关在这里。受尽了察台公子的折磨;如今换做是小女子被关在这里,同样都是来运镖局的人。不觉挺好笑的……”杜鹃轻声道。

    “你可是要知道,父王重病不起后,在这察台王府里,我察台多尔敦的权利可是最大的,所有人的命运我都可以掌控,把谁关在这里,关在哪间牢房里,都是我察台多尔敦说了算!”察台多尔敦大声道。

    “可是云哥却没有任察台公子你摆布,两次被关进了这里,两次都出去了不是吗?”面对察台多尔敦危言,杜鹃也没有显出任何畏惧的神情,依旧是那副淡定的表情道。

    “哼,你们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本公子迟早要把他就地正法,而且是光明正大地,让他亲自死在本公子的手上!”察台多尔敦继续厉声道,“之前你在来运镖局说你知道孙云的下落,所以本公子才把你抓回来进行审问。看你一身的装束,像是和孙少主关系不错的样子,你能知道他的下落看似也不奇怪,那你究竟是他什么人?”

    杜鹃没有改变任何表情,继续淡定的微笑道:“我只不过是他的侍女罢了……不过察台公子,今天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其实,小女子也并不清楚孙少主去哪儿了……”杜鹃也毫不顾忌地说出了实话,她料想着这会儿鸣剑山庄的人已经趁机离开了镖局,就算这个时候察台多尔敦又立刻派兵去镖局抓人,也不会再有顾虑了。

    察台多尔敦听了,若是有人公然骗他,平时的他一定会勃然大怒。然而今天似乎不太一样,察台多尔敦像是冷静了许多,看着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能如此淡定地坐在地牢里和自己这个堂堂察台家族一把手谈话,察台多尔敦倒也是提取了兴趣,他眼里认定了这个姑娘不一般。

    察台多尔敦也并没有发火,他也改坐在杜鹃的对面,随后笑着说道:“其实你们都不用隐瞒,本公子早就知道了,孙少主被神秘人救走,根本就不在来运镖局,而姑娘你之所以撒谎,是为了不让镖局里的人再受到牵连,才故意主动站出来被本公子押回王府……”

    杜鹃听了,心有疑惑,便回过来问道:“那既然如此,察台公子为何还有大动兵马地包围来运镖局,扬言要找孙少主?”

    察台多尔敦轻轻一笑,回声应道:“本公子的目的,本来就是孙云不错!说实话,你们那个来运镖局,本公子想要掐死你们,只需动动手指头,哪怕是有父王在背后莫名给你们撑腰,本公子也一定有办法让你们流离失所,在这大都城里破落……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本公子的目的,是要亲手杀了孙云!以往每每朝廷有重视安排,他总会从中插手。加以干预,从而闹得王府上下动荡不止。他还有本事,本公子承认,但是我察台多尔敦也发誓了,今生必与孙云势不两立,无论我和他二人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总有一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察台多尔敦说得十分严肃人证。杜鹃听了,却仅仅只是会声一笑。

    察台多尔敦见着杜鹃如此场景竟还笑得出来,于是又不禁问道:“姑娘你当真不怕死吗。这个时候还笑得出?”

    杜鹃缓了缓,随后轻声道:“云哥之前也这么对我说过,他说这一辈子会和察台公子你势不两立……无论察台公子你之前做了什么,云哥总会认为你这样做是伤天害理之类。所以他才会如此恨你。尤其是那次去青墨山庄运镖之途……”

    杜鹃提到了那一次雾隐丛林运镖的事情,察台多尔敦也很快想起来了,因为他很清楚,那是他被自己父王“囚禁”前,最后一次干预来运镖局的事情。那一次,察台多尔敦利用何子布和欧阳聪兄弟间的矛盾,指示欧阳聪在雾隐丛林设伏“石雷阵”,结果来运镖局损失惨重。是来运镖局运镖有史以来最惨痛的一次失败。

    “没想到姑娘你对那一次的事情记忆犹新,看来当时你也在场啊……”察台多尔敦缓言道。

    “我当然在场。因为我的腿,就是在那一次事故中落的残疾……”杜鹃的与其略显忧伤,看来那一次的事故对她的打击不小。

    “怪不得姑娘你现在两腿残疾,原来姑娘你甘愿随本公子会王府,是想向本公子怨诉是吧……”察台多尔敦冷笑一句道。

    然而,杜鹃却又摆回了淡定的深情,继续说道:“不,察台公子你错了,我倒并不是特别恨你。我和云哥不一样,云哥一直想要杀了你,可小女子不同,小女子活在世上,不喜欢打打杀杀或是有人丢掉性命……见到这么多天以来察台公子你的所作所为,又听云哥讲了这么多,我只是觉得,察台公子你很可怜罢了……”

    “本公子很可怜?”察台多尔敦眼神一皱道。

    “是的……”杜鹃依旧是表情淡定道,“别人家的孩子,无论家里贫富与否,都应该是父母的希望,不管你将来会怎么样,他们至少希望你能够平安长大,一家人能够和睦一处,而不是整天都活在尔虞我诈的刀尖之上……云哥也是这样,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但是每天跟着孙伯伯、甄阿姨,还有阿光哥他们,他都觉得很开心……”

    察台多尔敦只是静静地听杜鹃继续叙述着,还没有说任何话。

    杜鹃继续微笑着说道:“云哥每天都活得很开心,和家人还有兄弟和睦在一起,所以来运镖局对于我们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运镖地所,更是一个家……可是自从和察台公子你沾上关系后,云哥每天都会愁苦镖局和察台王府的关系,若是出门在外,每天还要心惊胆战地过日子。但是即使是这样,云哥每天还是很充实,每天还是很开心,因为无论在外面遇到什么,每每回到镖局,他就很清楚自己回家了,晚饭和家人朋友坐在一起,饭后和朋友聊天,晚上云哥还会和我倾诉,这些在云哥看来,都是很幸福的……”

    杜鹃叙述的口气很慢,察台多尔敦倒也是听得异常的认真,他似乎是有所感触的样子,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堂堂察台长子,察台家族的一把手,居然会在地牢里安安静静地听一个侍女讲述。

    杜鹃望着察台多尔敦忽变的眼神,转了口气道:“相反,察台公子你天天却生活在这样阴沉的尔虞我诈中,每天想着的,都是怎样去害死别人,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就算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你又能得到什么了……小女子的祖籍是汴梁,在随来运镖局北上大都之前,我一直是在汴梁的南宫世家里当丫鬟。南宫家的几个儿子也是一样,几乎整天都生活在勾心斗角之中,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一家人从来都没有真真正正和睦过这些在南宫府,小女子也是看惯了……所以想到察台公子你的经历。小女子觉得你和那些南宫家的儿子一样,看似风光的生活和地位,实则心里却是黑暗和痛苦。我本以为大家之子都是这样的命运。但是当我进了来运镖局后,我却发现并不是这样,云哥虽然贵为来运镖局的少主,但是他并没有受其摆布,即使见不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他还是非常孝顺地照顾孙伯伯甄阿姨他们,而且还和阿光、阿景哥他们天天融洽在一块儿。当然也包括死去的阿布……所以云哥他得知察台公子你杀了阿布,并把他的头砍下来挂在城楼示众时,他恨不得要把你千刀万剐。他才会这么拼命地要和你一座了断……现在想想,察台公子你这一路走过来,杀了这么多的人,得到了常人难以瞻望的‘事迹’和‘功勋’。但是你却并没有真正快乐过。因为你太可怜了……”

    杜鹃平平静静地说完了这么一大串,察台多尔敦也是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听完了。察台多尔敦的内心深有感触,也是被杜鹃一针见血地点到了痛处。只见察台多尔敦猛然站起身,看似愤怒地回应道:“对,姑娘你说得对,我是很可怜,我的命运是比不过孙云!正如姑娘你刚才说的,孙云他有爱他的家人和朋友。他们每天都能和和睦睦地在一块儿……我呢?父王整天和我做对,连那么多年前自己和来运镖局的恩怨都不肯说出来……还有阿娘。他整日和父王没完没了的闹僵。我知道,她也是知道父王和你们来运镖局的种种关系的,那天我在外面偷听到了……可是呢?父王瞒着我,阿娘也瞒着我!后来父王重病了,阿娘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和父王暗中作对,把我推上了察台王府一把手的位置。还有我弟弟,他平日里总是装单纯、孝顺,其实暗地里也总是和我勾心斗角,嫉妒我平日里的才华和政绩,找到机会也总是在父王面前说我的坏话,就像姑娘你刚才说的南宫家的那几个儿子一样呵,呵呵,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生活,这就是我的命运,所以我很可怜,我没有办法和孙云比”

    看着察台多尔敦有些情绪失控的样子,杜鹃眼神中露出淡淡的忧伤,轻声说道:“所以我才说,察台公子你真的很可怜……”

    “对,我是可怜,所以我不甘心,所以我一定要杀了孙云,来了结这一切!”察台多尔敦的语气越来越重,“告诉你吧,我去你们来运镖局抓人,只是为了想要让你们的危险作诱饵,引他出来!既然姑娘你和他的关系不错,那我就只有那姑娘你作诱饵了……如果全然如姑娘你所说的那样,我察台多尔敦可怜了一辈子,也不在乎走不了回头路,既然杀了人,那我就杀到底,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孙云,灭了你们来运镖局!反正父王从来都不在乎我,他关心的,只有你们来运镖局,就算违抗父王的指令,我也会让你们死得其所!”

    杜鹃听了,依旧是面带笑容,眼神却是充满忧伤缓缓道:“察台公子你错了,你父王正是因为在乎你,也在乎来运镖局,所以才给你下的禁令,所以之前囚禁了你……”

    “少废话,今天你说了这么多,本公子也不想再听你教唆了!”察台多尔敦也没有耐心再听杜鹃讲下去,于是大声喝令道,“来人!”

    “在”牢房外的蒙元士兵接到了命令,纷纷着装刀甲涌了过来。

    察台多尔敦愤怒道:“把这姑娘悬绳挂至王府城楼之前,并发信给来运镖局,如若两个时辰不见孙云亲自到上王府,本公子会亲自了结这姑娘的性命!”

    “是”蒙元士兵受命后,走上前去,立刻将杜鹃的双手给再次绑住了,准备押往王府城楼。

    杜鹃的表情却是依旧很淡定,在被官兵带走之前,她也仅仅只是对察台多尔敦轻轻一笑。

    而察台多尔敦却是满眼的愤怒,正视着杜鹃毫不畏惧的表情,心中的怒火却是久久没有平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