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带血柔情
    “察台多尔敦的人怎么会来得这么快?”石常松紧张地问道,“如果说他们抓了少主的话,察台多尔敦案例会和少主说教一番,如果说这么快就发兵来镖局,难道说少主已经……”石常松不禁涌现出一丝可怕的想法。

    “应该不会的,察台多尔敦是不会轻易杀了少主的……”任光自我安慰道,“他此时此刻又一次发兵前来镖局,一定是还有别的原因……”

    “还能是什么原因?”石常松继续道,“难道说察台多尔敦已经知道鸣剑山庄的人干下了这一切并藏在来运镖局?”

    “也不太可能……”林景跟上道,“毕竟从昨晚开始,鸣剑山庄众人都是小心谨慎行事,除了蒙面去救陈扬前辈,就从来没有在察台多尔敦面前露过面,他应该不可能知道……”

    “这也不可能,莫非察台多尔敦是想要将少主还有我们来运镖局一网打尽?”石常松依旧是感到一丝后怕。

    “不管怎样,我们先出去看看再说”这个时候,镖主孙尚荣发话道,“还请花庄主等一行先行在会议厅里躲躲,不要让察台王府的人发现了。”

    花叶寒听了,点头应道:“鄙人知道了,有劳孙镖主了,察台多尔敦行事心狠手辣,你们自己可要小心”

    孙尚荣点了点头,随即便和镖局里的其他镖师一同出门去看情况。杜鹃本在一旁一直担心孙云的安危,听到察台多尔敦又一次发兵前来“惹事”。不放心的她也拄起拐杖,慢慢跟在了任光等人的后面,前去查看情况……

    和昨晚一样。察台王府的部队到来后,依旧是把来运镖局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现在又是大白天,视野没有受到干预,纵使花叶寒以及鸣剑山庄的其他弟子轻功再好,也是插翅难飞。根本逃不出蒙元官兵的包围。

    察台多尔敦依旧是站在部队的最前方,他今日前来的目的,意在利用“挑衅”来运镖局。从而引诱出才地牢中神秘失踪的孙云。他坚信,无论孙云被什么样的高手给救走了,但是还是放不下来运镖局,一旦镖局出了什么事。孙云一定会出现。届时察台多尔敦便可和孙云真真正正做个了断……

    而就在这个时候,来运镖局的大门再一次打开,作为镖主的孙尚荣依旧是站在最前面。有了昨晚的经历,孙尚荣这边倒是没有再紧张害怕了,看着察台多尔敦前来镖局咄咄逼人的气势,孙尚荣先言问道:“不知察台公子今日又有何事,派出数百蒙元官兵,包围我来运镖局?”

    察台多尔敦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只听他冷言道:“孙镖头你也是知道的,你儿子在城楼门口闹事。被本公子抓回了王府……”

    孙尚荣听了,用略带愤怒的口气回应道:“对呀,察台公子你不但砍了我们来运镖局镖师的脑袋挂在了城楼,还抓走了云儿,你做了种种这些还嫌不够,又来我们来运镖局作甚?”

    察台多尔敦“哼”了一声,随即道:“那本公子不妨告诉你好了,你们的孙少主被本公子关在了地牢,却不知被什么人给劫狱救走了,现在已不知去向”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倒是心情欣慰了一段,尤其是杜鹃,因为她知道,孙云被人救走,说明孙云现在是安全的。

    “所以你就派兵又一次包围我来运镖局……”孙尚荣缓缓道。

    察台多尔敦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继续道:“本公子怀疑,是有高人救了你们的孙少主,又送回了你们来运镖局,所以本公子特地前来搜人!”

    “哼,荒唐”孙尚荣倒也不失声色道,“云儿从今日去城楼‘闹事’,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们也都认为是察台公子你抓走了云儿,把他关了起来。现在云儿被其他人劫狱救走了,你觉得他还会再送回镖局吗?”

    其实察台多尔敦自己也知道,孙云被神秘人救走了,不可能遣送回来运镖局这个危险的地方。察台多尔敦假借到来运镖局找人,使来运镖局深处水深火热之中,从而引诱孙云出来。而他想到了进镖局搜人,却也并不知道此时此刻鸣剑山庄的人就在里面。

    作为来运镖局这一方,他们自然是不想让察台多尔敦的人进镖局里来搜人,虽然孙云的确不在镖局,但是他们若要强行来搜,鸣剑山庄众人的行踪就会暴露,那昨晚的事情就会全部暴露,来运镖局及鸣剑山庄众人都要受到牵连。先到这里,孙尚荣等人只能是保佑察台多尔敦不会强行硬来……

    然而事与愿违,既然察台多尔敦想要引诱出孙云,就一定要“演”得像,让来运镖局陷入麻烦之中。只听他说道:“哼,你们孙少主被救走,除了送回这来运镖局,别无他路。今时本公子便强行搜人,你们来运镖局若是交不出人,别怪本公子心狠,封杀你们来运镖局”

    察台多尔敦的语气气势汹汹,在场的人面对朝廷的压迫,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见察台多尔敦随即命令手下,提刀进去王府。

    “来人,给我看住这些人,再找到来运镖局少主孙云之前,这些人都不许动!”察台多尔敦又下令道。

    只见几十个蒙元官兵提着苗刀,直接朝着孙尚荣在场等人威胁过来。任光等人想要拔刀予以阻拦,却被孙尚荣一把拦住了:“阿光,不要轻举妄动!”

    “可是镖头……”任光刚想说什么,脖子上就被架上一把刀。被挟持的任光没有办法,只得收回刚刚出鞘一半的刀。

    不只是任光。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孙尚荣甚至是杜鹃在内,全部被两个以上的蒙元官兵挟持着。此时此刻是动弹不得。杜鹃两腿不方便,被蒙元官兵挟持后,也有些站不稳,踉跄了几步。但杜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用异样的眼神望了望察台多尔敦:“如果让他们进来搜人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如果可以的话……”

    察台多尔敦看到一切就绪。随即又命令道:“传令,第三第四列队出阵,给我进镖局搜!”

    察台多尔敦也知道孙云不在来运镖局。此时下令也只是做做样子,意在引诱孙云出来。如果来运镖局的人只是担心孙云的安危的话,倒也没什么,只是现在花叶寒等鸣剑山庄一干人就藏在镖局的会议厅里。一旦让蒙元官兵进屋发现了。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事情已经到了瓶颈之势,蒙元官兵一一进入了镖局,孙尚荣等人看在眼里,被官兵用刀挟持着,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们甚至都不敢想象了,待会儿鸣剑山庄的人被发现后,众人会面临怎样的下场……

    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凝结起来,所有人的心斗提到嗓子眼上。而且预料的结局也都是如出一辙的悲哀……

    “我知道孙少主的去向!”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并不太响亮却坚毅的声音打破了肃杀的气氛是杜鹃。只见她在人群中不起眼的地方,突然喊道。

    “杜姑娘”任光望了一眼,惊叹道,同时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放在了杜鹃身上。

    “停”察台多尔敦随即下令道。由于接令搜查的蒙元官兵进了镖局后还没有走多远,察台多尔敦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停下了脚步危机暂时被缓住了。

    “杜姑娘,你怎么……”孙尚荣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杜鹃坚定的眼神,想了想当下的场景,又停住了。

    察台多尔敦下令停止搜捕后,望了一眼杜鹃,发现双腿残疾、看似娇弱的杜鹃,眼神中却充满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定。但察台多尔敦也没有太放在眼里,他只是冷冷道:“你知道孙少主的去向?”

    “是的,我知道”杜鹃肯定地说道,“孙少主现在不在镖局里面,但是我知道他被什么人救走了,躲在了哪里……”在杜鹃说话的同时,虽然身旁的两个蒙元官兵正拿刀驾着自己,但是此时此刻杜鹃却没有显现出一丝的害怕。

    看见杜鹃超乎常人的冷静模样,察台多尔敦倒是认真了几分。何况,他的目的本就是要找出孙云,如果杜鹃说的全部属实,那察台多尔敦不但目的达到了,而且还能少了搜查镖局的麻烦。

    于是,察台多尔敦严肃地问道“:是真的吗?那你倒是说说,孙少主现在究竟何处?”

    杜鹃环顾了一下周围被挟持的来运镖局众人,最后又把目光回到了察台多尔敦的身上,坚定地说道:“我跟察台公子你回去,再告诉你,不过……你得放了孙伯伯还有阿光哥他们”

    “杜姑娘,不可以”任光大声喊道。不只是任光,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愿意看见杜鹃作为一个弱女子,想要牺牲自己而拯救他人。而从杜鹃刚才说的那句话可以听出,杜鹃的目的是想要牺牲自己,借此解救被困在来运镖局里没法脱身的鸣剑山庄众人。

    察台多尔敦看着杜鹃倒真不一般,全身有一股不一样的气质,想到杜鹃居然会为了来运比镖局、为了孙云说出这样的话,关系肯定和孙云不一般。于是,察台多尔敦冷笑着说道:“抓一个女子回去,就能套出孙少主的下落,还不用大费周章地派兵搜查……值!来人,给我把这姑娘押回王府,本公子要亲自审问!”

    “是”身旁两个押运的官兵接令后,提刀朝杜鹃走了过去。

    “杜姑娘,你千万不可以过去”任光继续大喊道。

    杜鹃回头望了一眼任光,笑着说道:“只是让我说出云哥的下落,不会有事的,阿光哥,你们不用担心我……”如此危及时刻,杜鹃竟还能摆出如此从容不迫的笑容。

    几个蒙元士兵押着杜鹃慢慢走出了来运镖局的大门口。由于杜鹃的腿脚不便,所以拄着拐杖走起路来很是吃力。但杜鹃早就习惯了,陪孙云去青墨山庄这么远的山路都走过了。一趟察台王府根本就不算什么。而察台多尔敦也倒是挺有耐心等,他望着杜鹃拄着拐杖一步步走来,冷笑道:“哼,没想到来运镖局里竟然还能出这么一个有骨气的奇女子,即使是在大漠北方也是少有人见。既然你知道孙少主的下落,今日回王府,本公子倒也并不全然问你孙少主的问题……”

    说了几句后。察台多尔敦随从手下,押着答应回王府的杜鹃,以及众蒙元官兵便鸣金收兵而去。挟持着孙尚荣等人的蒙元官兵最后撤走。也朝察台王府的方向回去,只留下了来运镖局众人担心和无奈的眼神。

    但是有一点值得庆幸,察台多尔敦最终还是没有搜查到鸣剑山庄众人,杜鹃就这样以牺牲自己的方式。使得来运镖局和鸣剑山庄在这次危机中化险为夷……

    大都郊外山脚处……

    孙云昏睡了许久。慢慢睁开了眼睛,等他看清楚前方的景象后,竟是让他吃了一惊自己所躺下的地方还好,但是周边的树木和土坡全然被破坏了个面目全非,杂草一堆、乱石嶙峋,看似有人以强大的内力加以破坏之。

    “你终于醒了……”突然,从孙云的别后传来卢欢诡异的声音。

    孙云试着站起身来,体内却是残留的寒毒隐隐作痛。孙云昏睡了很久。印象也不清晰了,于是问道:“我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了?还有这周围的景象……”

    卢欢表情淡定地说道:“为师说过的。要用内毒渗透提升徒儿你的武功……为师用修炼了二十年之久的冰蜈蚣,将二十年所积的‘毒王盅’的内毒全然打进了你的体内。现在为师收回了你体内的冰蜈蚣,‘毒王盅’的毒性却留在了徒儿你的体内,你体内的抗毒内力不断加以消融,从而使这些内毒转换成了武功内力的纯阳之功。刚才你在迷迷糊糊昏睡的时候,无意中使出了两手,这些周围被破坏的东西玩意儿,全是你自己弄得,你当真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孙云抓了抓头,待到体内最后的寒毒也被笑容,完全没有疼痛感觉后,继续说道,“我只记得有一只冰蜈蚣在我体内里窜动,十分难受……不过听师父这么一说,现在倒也明白了一些……”

    “你现在的武功才算是真正上了几个层次,要对付察台多尔敦根本就不是问题……”卢欢继续冷笑道。

    “真的假的?”孙云有些半信半疑道,“难道现在要我和察台多尔敦干一架,才能发觉?”

    “信不信由你,反正为师说过了,为师过不久就要前往终南山,参加两年一届的‘济世大会’,所以在临走之前,为师必须把该叫你的东西悉数交给你……”卢欢继续说道,“不过说实话,你的武功资质的确超乎为师想象,而且你还有宁死不屈的风骨,比之前的权儿要厉害太多了,我卢欢也不枉能在古稀之年收到你这个徒弟,希望不要比陆老头和郜妹子他们收的那对情侣要差……”卢欢最后所说的另外两人,自然是苏佳和萧天二人。

    孙云倒是并不在乎这些,意识清醒的他,想到了来运镖局的安危,只听他惊呼道:“糟了,我都睡了这么久,察台多尔敦要是知道了我逃出了地牢,一定还会回来运镖局找麻烦的,不行,我得赶紧回去!”

    “你倒也真算是有情有义,和那姓萧的臭小子跟那姓苏的女娃娃挺像的……”卢欢笑着说道,“反正是临走前最后一次见面了,传授了你所有的东西也没什么遗憾,既然你执意要杀了察台多尔敦,那你就去吧,为师我就是欣赏你这样的性格……”

    如果是平日,和师父做分别,形式上自然要拘谨。但是现今局势不容所待,和卢欢简单做分别后,孙云又施展轻功快速向大都方向奔去……(未完待续……)

    看江湖博最新章节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