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六十章 生死未卜
    大都城楼之下,一片狼藉……

    昏厥的孙云再次被察台多尔敦押走了,而刚才激烈厮杀的城楼之下,虽然蒙元士兵简单处理了现场的尸体,但打斗的痕迹却依旧是了了在目——从城门到阶梯口,一路都是沿途的血迹,而在刚才包围孙云的地方,散落着一地的兵器废铁,顺着血路延伸到城门处,还有被孙云打落的攻城战车的钢甲残骸,甚至在城门之上,还有战车钢刺陷进去的窟窿痕迹,整个狼藉之地显出一片死寂和破败之感……

    而在蒙元的部队带走孙云之后,这里的看守士兵一下子少了很多人,除了城楼之上看守的士兵外,阶梯之下几乎看不到什么士兵。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这里刚刚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激斗,平民百姓根本就不敢随便露头,从孙云狂怒反抗到被察台多尔敦打昏押走,整个过程没有行人经过这里,甚至都没有人敢多看一眼……

    现在虽然是中午,可是全处却是显得一片死寂和阴沉,犹如经历地狱洗劫后的战场。渐渐地,有人开始慢慢走出两侧的平房,提着悬而未提的心缓缓走过,但人迹依旧是三三两两的稀疏……

    场面破败,但好歹“战事”是暂时结束了,城楼的士兵又重新打开了大都城楼的大门。映着从大门口里映射进来的光,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城门口。这个身影没有做出过激的反应,只是环顾了一下四周。望了望刚才孙云和中蒙元士兵打斗过的痕迹,心中似乎有所感触。他在狼藉的现场走了许久,忽地低头望去。发现一个东西,使他表情略显惊愕。他在城门口停了下来。随后弯下身子,缓缓捡起了地上的东西。那个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孙云在被蒙元士兵带走时,从身上无意掉落下来的那半块龙纹玉佩。

    而那个身影望着这半块龙纹玉佩,整个人愣了好久。不过他重新站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的蒙元士兵注意到这点。倒也是没有其他的反应。

    突然这个时候,成楼外又出现了几个人影,刚才那个身影注意到了情况。侧头一望城门外后,似乎是不想被人发现,又立即从这片“死寂之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而从城楼外走来的几个身影,居然是运车回来的林景、石常松及成付等人。他们帮主朱须聪运车安全离开了梁子山后。本是想按之前何子布的约定,回大都城会面,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何子布却已经遭到了毒手,身先殉职……

    “本来说上午回城会面的,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林景走在最前面,不禁寒暄道,“现在城内镖局的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还不得而知。察台多尔敦有没有再去找镖局的麻烦?真希望不要出什么事啊……”

    “阿景,你看前面。那是什么?”来到了大都的城门口,突然,石常松指着前方的城门说道。

    众人定睛一望,只见打开的城门上,有一个被刺穿的窟窿——那是孙云之前和蒙元士兵厮杀之时,攻城战车留下的痕迹。看到这一幕,众人心中一紧——他们离开大都后,大都城门这里一定是又发生了什么。

    伴着无数的担心,众人加快脚步跑了过去,然而一进到城内,众人顿时傻了眼——满目的血迹和残骸,虽然已经没了尸体,但是是人都能想到,这个地方刚刚发生了惨烈的厮杀。周围并没有多少的百姓,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干,可见这里的混乱才刚发生不久。今天早上才发生的,何子布之前又是说早上才在大都会面,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血迹场景,众人不禁联想到事出和这起事件有莫大的关联。

    林景等人见到此景的第一反应,就是来运镖局很有可能也遭到了不测,心中带着无比的担心,林景和石常松二人立即往来运镖局的方向奔去。而成付等人也心知,自己山庄的庄主花叶寒也还在镖局,不放心的他们也跟着林静等人去了……

    好在是他们多心了,狼藉的场景只出现在城楼门口,大都城内依旧是一片和谐。而等众人奔回了来运镖局,看见镖局依旧是安然无恙的样子,众人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镖局没事!”石常松略带兴奋地喊道。

    “先别高兴的太早了……”林景却不以为然道,“说不定家里人有出事的,我们先回去问问情况再说——”

    于是,众人又跑回了镖局,等到他们进了庭院,却发现参与昨晚事件的所有人,正聚集在会议厅内。

    “镖头,我们回来了——”林景和石常松在外面大声喊道,并朝会议厅的方向奔跑过去。

    会议厅门口,孙尚荣见着林景等人安全归来,显得有些喜出望外,毕竟他们得知了何子布的噩耗后,还以为林景等人也跟着“遭了殃”,令人高兴之余的是,其他人都还平安无事。

    “太好了,你们没事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孙尚荣立刻走到门口旁,关心着道。

    “庄主,我们也会来了——”成付等人也来到了花叶寒的面前,应声道,“我们也安全护送朱须聪前辈及秦家遗物出了梁子山,也算是完成了陈前辈临死前的遗愿——”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花叶寒听了,只是点头轻声应了一句,脸上却没有太高兴的神情。

    “你们……这是怎么了?”林景见自己都平安无事,镖局里的人却个个表情沮丧,甚至有人都还时不时小声哭了起来,林景便不解地问道。

    任光这个时候,也早就从城门之处回来了。他满脸忧伤地望着一无所知的林景等人,随后咬着牙。不忍心地慢慢吐出自语道:“阿景你们没事就好,可是阿布他……阿布他……”

    “阿布他怎么了?”林景听到任光这样让人悬而未决的口气,紧张地问道。

    “阿布他……死了——”任光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残忍的话语。

    林景等人听了。顿时懵了,之前何子布说早上要再大都重逢,没想到回来得到的,却是何子布死去的噩耗。

    任光没有说完,他带着满脸的忧伤和愤怒,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察台多尔敦那个畜生他还……他还把阿布的人头砍了下来。挂在了城楼之上,他的行为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林景等人听了之后,更是瞪大了双眼。他们没有想到,何子布竟会这样惨死在察台多尔敦的刀下。昨晚在梁子山逃避的时候,林景他们知道何子布为了掩护他们,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独自和察台多尔敦周旋。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何子布为了帮朱须聪他们运车逃避官兵追捕争取时间,自己却是身先殉职,甚至还落得了尸首分离的惨境下场。

    林景和石常松听了,都纷纷愤怒地握紧拳头,此时在他们心里,想法都是一样,他们都想亲手杀了察台多尔敦,将他四分五裂。替死去的何子布报仇雪恨。“阿布……”石常松甚至也涌现出了悲伤的神情,轻声呢喃道。

    可是一想到回来的时候城楼门口的狼藉场景。林景又着急地问道:“那城楼那边呢?那边好像有打斗的痕迹,城楼那边又发生什么事了?”

    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此时插话道:“孙少主本是去一看究竟,结果发现何子布兄弟的人头被挂在城楼上示众,心生愤怒的他与在场的蒙元士兵发生了矛盾,甚至动起了刀子……我们没能即可插手,只是把何子布兄弟的人头带了回来……”

    任光在一旁,紧接着又道:“我们本是打算一起去城郊把阿布的身首给埋掉的,但现在少主生死未卜,我们也实在是放不下心,也不知道少主此时此刻怎样了?”

    “可是我们回来的时候,打斗早就结束了,地上连具尸体都没有,只留下了沿途的血迹……”林景将自己等人在城楼处目睹的场景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任光听了,也紧张地问道,“那少主他现在……”

    “云哥……”一直担心不已的杜鹃听到了,整个人浑身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报——”正在众人都担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出了手下回报消息的声音。

    只见那个镖局的手下快速奔回会议厅,即可禀报道:“镖头,我刚才看见了少主的动向,他在城门口和蒙元的官兵激战后,寡不敌众,被察台多尔敦给带走了!”

    此消息一出,所有人的表情立刻变得惊愕起来。孙云的义母甄灵听了,更是差点吓得昏了过去。而其他的包括任光在内等人,全部都变得紧张兮兮起来。

    唯独作为总镖主的孙尚荣此时此刻显得最为冷静,他立刻大声镇住道:“大家先不要慌,如果说云儿在城门口与蒙元士兵打斗,杀死了朝廷的官兵,察台多尔敦要是想杀云儿的话,早就动手了……他既然只是把云儿带走,应该不会轻易取了云儿的性命,之前来运镖局运镖青墨山庄失败的那次,云儿也经历过一回,所以大家先不用担心这个!反过来想想自己这里,察台多尔敦抓了云儿,一定是不想放过来运镖局,恐怕过不了多时,王府的人会派兵前来镖局应事——我们自己先做好应对,做好应付王府的人才是——”

    孙尚荣作为镖主放出镇场之言,在场的人才稍稍缓解了一下情绪。但是想着察台王府的人可能会来找茬,众人心中的弦依旧是没有放下。

    孙尚荣想了想,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他往自己房间的方向慢慢走去。

    “镖头,你怎么了?”任光见着孙尚荣奇怪的举动,不禁问道。

    孙尚荣背对着任光,淡淡地回答道:“以前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发生矛盾,总是你们还有云儿去应对,我这个堂堂来运镖局的镖主却没有做出什么;如今是该我出面的时候了,如果过会儿王府的人前来惹事,我这个一家之主也得担起这份责任了……”

    说完,孙尚荣又缓缓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任光默默看着孙尚荣的背影,心情略显低沉,或许他心里很明白,孙尚荣此时心里的感受……

    察台王府内……

    孙云被察台多尔敦押回王府后,和上次一样,还是被关进了王府的地牢。不过和上次待遇不同,上一次孙云被带回地牢,只是简简单单地被关在牢里,这一次可大不一样,孙云不但被关了进去,整个人还被捆绑在一个巨型的钢盔之上,身体及四肢用八把结实无比、百炼不断的铁索紧紧锁住,这样纵使孙云有再强的武功,也决计没有办法挣脱开来。

    地牢里依旧是和上次一样,一样的阴湿,时不时还会传来隔壁牢里痛苦凄厉的惨叫声。也许是惨叫声过于刺耳,这一回孙云直接睁开了双眼,从昏厥中惊醒过来。待到孙云醒来,只感到身上的一阵剧痛,手上、脚上、身上全部被紧紧绑住,还用八把铁索牢牢锁住,身体是动弹不得万分。

    不过这些剧痛对于孙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比起之前在卢欢饱受毒物侵害来说,这已经算是“享受”了。但此时此刻孙云的意识格外的清醒,他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做梦都想着兄弟惨死的悲痛,醒来后的孙云什么也没想,直接厉声吼道:“察台多尔敦,你这个畜生,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

    孙云在地牢里出言不逊地大声怒吼,找来了一边的狱卒。狱卒深知孙云是不一般的犯人,要特殊对待,于是纷纷提着苗刀在牢门口静候着。

    但孙云并没有像就此罢休,只见他两手握劲,不顾麻绳捆绑在手腕上的血迹及坚硬无比的铁索在四肢上留下的勒痕,狠狠地使出手上的力道。

    铁索索得很牢,孙云即使是全身使力,也是动弹不了半分。但孙云依旧是怒从心中起,什么也不顾了,两手用尽全力,勉勉强强向外伸出一点距离,随后重重地敲打在背靠的钢盔上。强劲的力道,又是在封闭的地牢中,孙云这么重重一击,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不仅如此,孙云不但击打着背后的钢盔,还一边大声怒斥道:“察台多尔敦你出来,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

    在牢外本想要进来制止的狱卒,见着孙云在地牢里如同凶猛野兽般的气势,似乎是要将眼前的人撕咬成碎片,所有人都吓得浑身发抖,连牢房的门都不敢进去,手中的苗刀也是颤抖着拿不稳,眼神中更是流露出惊愕的神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地牢的阶梯处,缓缓走下来一个人。孙云猛然一睁眼,定睛一望,来者不是察台多尔敦又是谁。

    自己一直想要血饮的仇人终于出现了,孙云继续敲打着钢盔,厉声喝道:“察台多尔敦,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震耳欲聋的巨响再次震出,又把门口的狱卒吓了个半死,都不敢去开牢房的门。而察台多尔敦也是稍稍被震惊了一下,然后又可以平静下来。看着孙云依旧是发狂不止的样子,察台多尔敦没有立刻上前去理会,而是静静地在牢房外面观望着牢里的孙云。

    而孙云依旧是没有完,继续击打着背后的钢盔,两只手腕都磨出了大量的血也不听下来,口中依旧是大声骂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没有冷静下来,还不打算进牢房和孙云对话,依旧是站在牢房外,注视着孙云那见仇嗜血的眼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