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再度被擒
    孙云站在城楼下,被众蒙元士兵团团包围。就爱上乐文。lw0。但是孙云的眼神中并没有畏惧,相反,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愤怒,眼见着自己兄弟的人头被砍下来挂在城楼示众,孙云已是愤怒到了极点,并想不到任何一个理由可以原谅察台多尔敦。面对着这些察台多尔敦的手下侍卫,孙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他们统统杀掉……

    刚刚徒手将一个蒙元士兵给残杀,旁边的士兵见了,都不敢再立刻上前,只是将孙云围在城楼下,前排还是保留了一段距离。

    但孙云这边可忍不住了,带着惨死兄弟的悲痛,孙云顿时杀气冲冲,只见他抬头怒视环望,犹入猛虎之眼,愣是把周围的蒙元士兵吓出一身冷汗。还没完,没等前排的蒙元士兵手持兵器反应过来,孙云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法移至一个士兵的身前,随即一手又抓住了该士兵的胸甲,将他活生生提了起来。

    “啊——啊……啊——”那个蒙元士兵生怕自己和第一个死去的士兵一样的下场,被孙云提起来后,惊慌失措地叫出声来,但自己被孙云一只手提起来,却是怎么也挣脱不开。

    终于,孙云身后有胆的蒙元士兵看不下去了,提着苗刀和长矛就朝孙云背后袭来。孙云感知到了,怒吼一声,将手中的蒙元士兵猛然向身后一甩,直接将其撞向背后偷袭的蒙元士兵,撞了满怀相投。孙云的力道还不小,众人全部被撞倒在地,还在地上划行了一段距离。

    然而这一点一触发。周身包围自己的蒙元士兵中原开始了动静。只听得阵中一道“杀——”的呼喊,旁边的蒙元士兵全部提刀挥矛地朝中间的孙云涌了上来。

    孙云倒是并不害怕,他浑身聚气,两手握拳向外迸发,只觉紫光一现,“紫电诀”自孙云身间而出。紫光有如屏障一般将内力包裹着全身,蒙元士兵齐辉而上却是被“紫电诀”的强大内力所震慑。不得进犯孙云半步。孙云握拳两手再度合至胸前,随后“啊——”地大叫一声,两手向外一送,紫电屏障顿时如寒水冰花般怒放。零落飞鸿的内力自周身迸发而出。四周冲上来的蒙元士兵被直接冲翻在地。

    但是蒙元士兵个个都是训练有素,仅仅只是这一式“紫电诀”的威慑,是吓退不了这些士兵的。只见第一排的士兵被冲散了,后面的蒙元士兵自城楼的阶梯向下包围而来。孙云见状,再度凝气而对。

    这一回孙云先发制人,在冲犯了第一层包围的蒙元士兵后,孙云一个撩步走出城楼门口几步。一道“散华掌”直接拍在了拦住自己去路的蒙元士兵的胸前腹下。由于此时的孙云愤怒到了极致,甚至有些失去了理智,出招皆皆致命。只听得胸前阵阵的骨裂生,挡在前排的蒙元士兵各个口吐鲜血,胸骨尽断而亡。

    但孙云似乎还不解气。又是如闪电一般的步伐跃至蒙元士兵尸体面前,两手穿骨一抓。顺势提起几个蒙元士兵的尸体,然后回头往后面用力一扔。

    后面的蒙元士兵都是提着兵器,先要把孙云往城楼外面的方向赶去。孙云这一下的回头一丢,再次冲散了聚集在前的士兵。

    “杀——”后面的一对列好了冲锋布阵,提着长矛,整齐步伐地就朝孙云压了过来,想要将其逼死在城角。

    孙云又怎会坐以待毙?此时的孙云,武功内力早已今非昔比,出招随行的速度也是快上不少。只见孙云每变一招、没出一式,都是速度奇快,出招分分聚力,杀人招招见血。而孙云这一回也是一样,面对对方一排蒙元士兵提着长矛将自己往角落里压来,孙云不退反进,然后迅速低头躲过长矛的穿刺而过。

    孙云全身聚力,低头背顶着十几根长矛,然后“阴阳破碎诀”自身间而出。顿时只感到一股毁灭一切般的爆发力,一道紫光自孙云体内迸发出来,只听得霎时间一阵干脆利落的响声,北上的长矛尽数被“阴阳破碎诀”的内力所震断,而持矛的蒙元士兵也是手腕一震,没能拿稳兵器,纷纷拖了手。

    孙云看准了时机,再次低头向前几步,随后迅疾般地从腰间抽出银月双刀,随后阴暗的城角银月光刀一闪,一声清脆的刀啸,银月刀光划至众蒙元士兵的腰间,前排的蒙元士兵几乎就在一瞬之间毙命,同死在了孙云的银月刀下。

    即使是被众蒙元士兵包围,孙云还能如此从容应对,可以看出孙云的武功较之以前,不是长进了一点两点。而且现在孙云正处在杀气愤怒的劲头上,碰上一个蒙元朝廷的人,孙云就想要将其结果性命。强大的气场、浓浓的杀气、出手便是夺命的武功,其余的蒙元士兵虽然是把孙云给逼在了角落里,但是却被孙云开始逼得一步步向后退去。

    孙云的怒气依旧没有消减,满含嫉愤的他,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蒙元士兵全部给撕碎,然后用他们的头颅和鲜血去血祭自己惨死的兄弟。孙云下意识向前挥了几式银月刀,围住他的蒙元士兵就像被惊吓住了一样,分分向后退了几步。

    “啊——”孙云又是如野兽般大吼了一声,眼神如同一头疯狂的野兽。而孙云的吼声也是震天响,前排的蒙元士兵听了,早就吓得惊魂失魄,手中的兵器也是瑟瑟发抖。

    孙云不给蒙元士兵机会,又是如闪电一般的身法掠过了蒙元士兵的身前,继续施展银月刀光,并伴着“紫电诀”的内力,“紫月漫天”自孙云银月刀的刀锋而出。只见银月刀光伴着紫光,犹如漫天星辰的流星一般,紫月内力呈链状之势,很快弥漫在蒙元士兵的周身。众蒙元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紫月刀光顺山而过,锋利出鞘一样,一瞬间就结果了前排士兵的性命。

    与其说孙云的武功长进不少,倒不如说孙云的武功已经变了。被卢欢“训导”过的他,此时出招之势也如同卢欢一般凶狠无比,招招夺人性命、令人心寒畏惧。果然,干脆利落地用诡异的刀法一瞬间解决了这么多的蒙元士兵。后面的士兵见了,更是快吓得全身打颤,恨不得立刻丢下兵器就跑。

    而孙云则依旧是杀气不减,他用嫉恨的眼光望着前排包围自己却在一步步后退的蒙元士兵。似乎并不是这些士兵在逼迫自己。反倒是自己的气势将这些蒙元士兵镇压得乱了心神、心寒不止……

    “公子爷,不好了,你看城楼下……”城楼之上,一个蒙元士兵向刚刚赶上城楼的察台多尔敦汇报道。

    察台多尔敦望见挂在城楼上的何子布的人头不见了,楼下又是一片狼藉,心知一定是来运镖局的人不知死活地来“搅事”。待到看到城楼下被孙云弄得天翻地覆的惨状,搅局的人除了孙云。谁还有这样的本事可以大闹城楼?

    而这本就是察台多尔敦计划之内的,将何子布的人头挂在城楼上示众,除了起到警示其他人的作用,还有一点就是引出一直没有现身的孙云。而今孙云已经现身了,察台多尔敦也明白了孙云其实一直都在来运镖局。昨晚并没有加入护送车队的行列……

    不过看着城楼下的满目狼藉,虽然察台多尔敦知道孙云的武功长进了不少。但是他也万万没想到孙云长进的速度会这么快。前几日在察台王府,孙云还是毫无悬念地败给了自己,今日城楼之下。没有几招几式,就把城楼下的众蒙元士兵杀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武力是决计远远高于那日在王府遇到时候的情境。

    察台多尔敦心想着是要抓住孙云,然后在他面前证明这么长日子一来的赌注是自己赢了,然后让他明明白白的死。但如今看着孙云发疯并气势猛涨的样子,察台多尔敦才心知首先要将孙云在城楼底下制服才行……

    “啊——”就在察台多尔敦思考的时候,楼下传来了愈来愈大的士兵惨叫声,只见察台多尔敦站在楼下,一个蒙元士兵一下子飞至了自己的眼前,把察台多尔敦吓了一跳——这是孙云刚才又一把将一个蒙元士兵抛了起来,力道大到直接一式将士兵丢到了城楼之上。

    见着孙云如此“嚣张”的气焰,察台多尔敦顿觉不能自这样坐以待毙下去,怒嗔一口气后,察台多尔敦反手一掌,将飞上来的蒙元士兵又打了下去。蒙元士兵又是惨叫一声,半空中吐了一口血,随后又是迅速地垂直落下,重重摔到楼下,摔了个粉身碎骨。

    察台多尔敦看着楼下孙云的“耀武扬威”,心生愤怒,但是想要制服现在水平的孙云,用以前的办法自然无效。想要制服孙云,必须想出奇招。

    察台多尔敦往楼下望了望,发现孙云一开始是被逼在了城楼大门的角落,尽管孙云杀出一条血路,逼得蒙元士兵步步后退,但是总体还是没有多少突围多少。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即命令道:“传令守军,封锁城楼大门,改用攻城战车将其逼入角落,听候本公子下令!”

    “是——”士兵接到了命令,随即立即通报下去……

    城楼之下又僵持了一段时间,孙云已经渐渐从城楼门下冲破了包围圈少许,现在士气正旺;而蒙元士兵这边则恰恰相反,虽然依旧是将孙云半包围在城下,却是不敢在向前半步,一边后退,一边用兵器颤颤巍巍的试探。一旦孙云发起怒来,前身捉拿一个蒙元士兵,基本上是必死无疑。众所望去,刚刚孙云突围的步步数点,旁边都倒下了数不清的蒙元士兵的尸体……

    “吱——碰”就在僵持的阶段,孙云身后突然传来了城楼大门关闭的声音,看来是楼上的守军接到了察台多尔敦的命令,即刻关闭了城楼的大门。

    孙云回头望了一眼突然紧闭的城门,随后视角稍稍一抬,忽见察台多尔敦此时此刻正站在城楼之上,用严肃的眼光正望着自己。

    看见了自己毕生的仇人察台多尔敦,孙云立刻杀气突起,此时的孙云恨不得直接施展轻功飞至楼上,和察台多尔敦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还没等孙云做好一跃而上的准备,孙云的前方又出来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孙云立即回头,只见刚才士兵围拥上来的前排让开两道宽口,两架攻城战成突然朝自己疾驰而来。

    攻城战车的体积庞大,上面有事尖刺钢甲无数,即使是武功登峰造极,也不敢贸然和冲上来的钢甲战车直接硬碰硬。于是,孙云眼神一定,只得先一步步后退而去。

    然而这一后退,正好中了察台多尔敦的诡计。只见攻城战车碾压着一个个被孙云杀死的蒙元士兵的尸体,溅满鲜血地朝着孙云逼迫而来,把孙云一步步逼至了——封锁的城楼门口。

    孙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待到孙云推到了阴暗的封闭城楼门口才回过神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攻城战车已经把自己逼到了死角,已经无路可退。

    但是此时的孙云心中除了愤怒,再也没有任何的顾虑,一心想要为惨死兄弟报仇的他,怒吼一声,全身内力迸发——“怒阳天阴”的内力自全身而出,全身被阴阳想错的内力包围。没玩,借着自己最强的内力,孙云“啊——”地又是大声怒吼,收刀双掌齐发,两式“华阳掌”电光火石一般,紫金火光瞬现,十成的内力打在了朝自己碾压过来的两架攻城战车。

    这一下还确实起了点作用,两家战车的前排钢刃直接被孙云的劲掌拍段,削了锋芒。但是体型庞大的战车的冲击力,孙云却是没能拦住,被逼至角落的自己也是无路可退,背靠着紧锁的城楼大门,眼看着庞然大物的战车朝自己冲撞过来——此时的孙云也只能愤恨自己太大意了,就这样又中了察台多尔敦的诡计……

    “轰轰——”两声重叠的巨响,战车的高层锋刃刺穿了城楼的大门,陷进了里面,战车随即也停了下来,这样倒是给孙云留下了活路。但是孙云此时此刻也是被战车夹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全身无法动弹,这个时候就算是来一个普通小卒,恐怕都能挥刀将自己结果性命。

    可是即使是落成了这样的地步,依旧还是没有一个蒙元士兵敢上前,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孙云此时此刻已经无法动弹,再加上刚才孙云的“勇猛”,没有哪一个人敢冒险上前试探。

    突然,从天而降一个身影——还是察台多尔敦亲自出马,只见他施展轻功直接从城楼之上一跃而下,跃至了战车之上,看着全身无法动弹的孙云愤怒的眼神,这次自己却是没有再像以往那样发出轻蔑的笑容。

    “察台多尔敦,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孙云也是什么也不顾了,满脸愤怒地冲着战车之上的察台多尔敦怒吼道。

    察台多尔敦定了定神,随后冷言一句道:“哼,本想在杀了你之前,和你说几句的,既然孙少主你这般的不冷静,就先让你冷静下来好了——”

    随即,察台多尔敦跃至无法动弹的孙云身前,对着孙云的胸前腹下就是两式“雷虎神掌”。孙云即使武功再强,在如此近的距离,又是不能还手,生生吃了这两掌,吐了一大口血,眼前一黑,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传令下去,把犯人孙云押回王府地牢,本公子要亲自审问!”察台多尔敦大声命令了一句,随后后面的士兵便开始重新推出战车,然后清理现场,将孙云带回。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就在一番惨烈的拼杀以及押送孙云过后,孙云腰间的那半块龙纹玉佩却是脱落掉在了城门口的角落处,也没有一个人发现……(未完待续。(lw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