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恨字心头
    远处的和山,黎民来近,朝阳渐渐升起,送走了前一个不眠之夜,一切又终归平静……

    梁子山山末的山脚处,朱须聪、林景、成付等人押运着车队下了山……

    “终于到了……”朱须聪走在最前面道,“赶了一晚的山路,绕过颠簸无数,躲开了蒙元的追兵,这一趟下来真不容易……”

    “察台王府的人应该不会再追来了吧……”林景回头望了望不见尽头的深山,不禁感慨道,“真没想到,我们一晚上居然走了这么远……”

    “朝廷的人最后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去向,朱前辈换路的选择果然没错,察台多尔敦的人马并没有追来……”成付也松了一口气道,“这样看来,我们这边算是安全了……”

    “我么这边安全了,可是来运镖局那边未必……”石常松不放心道,“之前成付兄你也说,阿布让我们送走了朱前辈后,再回大都与之会面,也不知道阿布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逃出察台多尔敦的追捕……”

    “阿布身手敏捷,而且聪明过人,最关键的,他非常熟悉这以待的山路,应该不会有大事……”林景安慰着说道。

    “哎,但愿如此吧……”石常松最后也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当然,他现在的心情和林景一样,对何子布的生死安危并不是很放心。

    朱须聪又命令车队向山外的方向进发,随即又对成付等人说道:“出了这座山。再翻过几道,就可以看见山东边境了,到了那里。我们就算是彻底安全了……等到了沂州城,我们会立刻将车中的遗物交还秦老爷子,也告知北原五侠在大都的不幸……”说到这里,朱须聪的表情变得有些悲伤起来。

    而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北原五侠满怀一腔热情,立誓帮助秦家人完成未完之愿,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虽然这一期都要归罪于察台多尔敦及蒙元朝廷的众奸臣,但是在心生恨意的同时。他们也只能感叹人世常情了。

    朱须聪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总之,这一回还是要谢过众位侠士出手相救。如果不是诸位的帮助,别说是北原五侠了,恐怕秦家的遗物也会落到朝廷奸臣的手中。也替朱某谢过鸣剑山庄的花庄主还有来运镖局,今日我等就将离去。他日若有缘再见。定百般谢过!”

    “朱前辈言重了,这次帮助朱前辈运车,其实也实属无奈之举……”成付也回应道,“如果没有今晚运车出城一出,恐怕受到牵连的,不仅仅只是沂州城的秦家遗物,很有可能还关乎来运镖局及鸣剑山庄的安危……数日下来,闹了这么一出。我们实是一直和察台王府的人作对。躲避蒙元官兵的追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被迫无奈……”

    朱须聪谢过成付等人后,又想了想,随即说道:“谢过归谢过,话说回来,察台王府一旦找不到你们,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又会在城里闹出什么动静……之前你们的兄弟不是要你们回大都会面的吗?我总感觉还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你们最好还是先回去看看情况吧,这里既然已经出了梁子山,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朱前辈说得极是,我们此时确实应当回去……”成付默默道了一句。

    “总之,朱某还是再次谢过诸位了,若他日有缘,我们再相谈甚言——”朱须聪最后和随来的手下一起行礼道,“在此别过,诸位,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成付、林景这边,众人也是回礼道,随即便送走了朱须聪等一行人……

    送走之后,林景回头望了望梁子山的深山,悬着的心是怎么也放不下。他担心的,不仅仅只是何子布的安危,察台多尔敦这一回去,一定还是不会放过来运镖局,他更加担心的,是整个镖局人的性命安危。

    “既然何子布兄弟说让我们今日一早回大都会面,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先回去吧……”成付转过头对林景说道,“庄主现在也在贵镖局暂时藏身,我们也不太放心察台多尔敦回去后,又会对来运镖局有什么举动。既然现在已经送走了车队,我们即可赶紧返回吧……”

    “成付兄说得有道理,我们也不放心阿布还有来运镖局的情况,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回去——”林景点头答道。

    于是,鸣剑山庄的弟子和来运镖局剩下的人又往回头跑,朝返回大都的方向赶路而去……

    大都城内,来运镖局……

    天已亮了,按道理应该是要起床了,可孙云在自己的房里,却是翻来覆去一晚上都没有合眼。在他身边,不仅陪坐着杜鹃,就连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也是整晚都没有闭眼,和孙云一样,他也十分担心成付他们的安危……

    “不行了,我要出去看看——”干躺在床上一晚,孙云终忍不住跳下床说道,“我要去城外看看他们的情况,一大早还没来消息,万一真出什么事的话……”

    花叶寒在一旁见了,劝阻道:“孙少主你稍安勿躁,之前鄙人也说了,我们出去不但帮不了实质性的忙,还会暴露之前的计划种种,到时候受牵连的,可就不仅仅只是北原五侠的性命了……还是等有人回来通报消息吧,毕竟察台多尔敦也不知道孙少主你回镖局了,这会让察台多尔敦的注意力转移你们来运镖局……”

    “可是一晚上都过去了,梁子山就算是再远,现在也该有个消息了吧?”孙云还是按耐不住,想要冲出房,准备前往城外一看究竟。

    “孙少主,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啊——”花叶寒看着孙云欲似要有些不冷静的举动。随即想要拦住道,“现在还不可以……”

    一瞬间,孙云在房门口停下了脚步。但是拦下他的并不是花叶寒,而是刚刚从门外跑进来的一个小镖徒。

    “不好了、不好了——”小镖徒的口气十分的急促和紧张,看来他带来的是不好的消息。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孙云心中感到一丝莫名的紧张,随即问道,“你别急,慢慢说——”他口中说让小镖徒慢慢说来。自己心里却是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急。

    只见小镖徒气喘吁吁地缓了一会儿,随后继续急促道:“不好了,阿布他……他……他在城门口……”

    “阿布怎么了。你倒是说啊——”一听到似乎是何子布出事了,孙云神情马上又紧张了万分,“阿布到底出什么事了?”

    小镖徒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惊恐,似乎是看到了让人惊悚的境况。只听他颤颤巍巍道:“阿布他……在城门口。被察台多尔敦给……给……”

    又听到了“察台多尔敦”,孙云这一回是再也忍不住了,眼神一凝,一个箭步直接飞出了镖局,施展轻功就往大都城门口的方向赶去。

    “孙少主——”花叶寒也是不放心孙云的安危,也踏着轻功追了上去。

    而在同样在院子里苦苦等待的任光,见了孙云如此的常态,又听到了刚才小镖徒的隐隐约约的叙述。知道一定是除了事情,随即也提起步子跟了上去。

    杜鹃提着拐杖。慢慢从房间里面出来,看着孙云等人一个个急匆匆地赶了出去,她自己也是不能再独自呆在镖局,心中一定的她,鼓足了心,也拄着拐杖跟了上去。由于自己的腿脚较之以往也好上许多,现在杜鹃的双脚能够加快速度行进了……

    孙云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施展着轻功在房檐路上不断加快步伐,想要快一步去看城门口的事况。无独有偶,来运镖局离城门口并不是很远,孙云施展着轻功已经快要到目的地了。

    而就在城门口处,此时此刻已经是站满了围观的百姓。百姓纷纷抬头看着城楼上的一幕,都浮现出惊恐的表情……

    孙云心中甚感不安,提起步子向上一跃,踏至了一处房檐向前望去,然而眼前的一幕也着实让孙云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楚和仇恨——只见城楼之上,何子布的人头被悬挂在了城楼府上,以示城中百姓。

    “阿布——”孙云怒吼了一声,然而离城门口还是有一段距离,门口处拥挤的百姓却是并没有听到多少。

    而在城门口的楼上,此时一个蒙元士兵正在立读着什么宣言:“……来运镖局何子布,因与察台王府及蒙元朝廷作对,公然违抗法令,干预朝廷行事,察台家长子察台多尔敦将其人头斩下,悬挂城楼,以示警醒,他日若有人还敢再犯,形同此类!”

    城楼上的士兵说得危言耸听,下面的百姓却是各个露出了惊恐的眼神。看着被悬挂在城楼上的人头,他们甚至都不敢直视。倒是察台多尔敦,他实在是心狠手辣,当晚杀了何子布后,果真砍下了他的人头,并将其挂在城楼示众,行为实当令人发指、灭绝人性……

    城楼之上的士兵还在宣读……突然,一记利刃从对面飞过,弹指一挥间,利刃刺穿了士兵的喉咙,士兵瞪大了双眼,随后倒了下去。而带血的宣读纸也脱了手,掉下了城楼,楼下的百姓见了,也是开始惊呼大叫起来。

    飞出利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孙云。此时的孙云武功今非昔比,和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习武了这么久,暗器的功夫自然也是师承了卢欢。

    孙云站在城楼对面的屋檐之上,在暗器飞杀了蒙元士兵之后,孙云又施展轻功而出,然后袖口中利刃再现,截断了悬挂何子布人头的麻绳。二话不说,孙云又急忙从城楼下的一处推车上取来一块麻布,将落下的何子布的人头好好包裹住了,并用伤痛带着恨意的眼神望了望何子布的人头,心中就如刀割一般。

    这一幕,也让赶来的任光、花叶寒甚至是杜鹃看个正着。任光跑得较快,最先跑到城楼之下。而花叶寒则在身后照顾着杜鹃,两人站在远处稍安全一点的位置。而杜鹃看到了何子布的人头,差点没有吓晕过去。她万万没有想到,何子布居然会被残忍的察台多尔敦直接斩首……

    “给我抓住他——”楼上的士兵见宣读的士兵被暗器飞杀了,早就蠢蠢欲动,看见城楼下的孙云公然破坏“公事”,所与人立刻拔出苗刀就往城下赶,欲要就此结果孙云。

    孙云最后含泪望了一眼何子布的人头,随后又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任光。于是将人头丢过去,大声喊道:“阿光,替我照顾好阿布!蒙元的军队就要下来了。你们快点先走!”

    孙云的口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坚决,任光知道事情的紧迫,没有多作犹豫,结果何子布的人头短暂的悲愤后。就立刻点头往院里城楼的方向跑走……

    “给我杀——”这个时候。从城楼上跑下来的蒙元士兵也已经将孙云个迅速包围住了,孙云看在眼里,也做好了誓死一搏的准备。

    “呀啊——”此时的孙云怒从心中起,他朝天怒吼一声,全身的内力瞬间爆发,长发冲肩,地面上也被强大的内力震出一道弧形的坑。

    “上——”蒙元士兵这边“不为所惧”,依旧提着苗刀。不要命地冲了上来。

    孙云心中一定,眼神充斥着杀气。如同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呀啊——”孙云又是怒吼了一声,看着右侧最先冲上来的蒙元士兵,孙云一只手就如疾风般抓住了他的脖子,并一只手将他活生生提了起来。

    被抓住的蒙元士兵不能呼吸,丢掉了手中的刀,两手不断地挣扎,却是摆脱不了孙云的内力。旁边的蒙元士兵见了,也各个显出惊恐万分的神态,暂时不敢一拥而上,全在孙云周身十步开外停住了。

    孙云眼神一聚,又是怒吼一声,右手用力往天上一抛,只听得刚刚被抓起的蒙元士兵的一声惨叫,蒙元士兵整个人直接被孙云一只手丢到了城楼之上,撞碎了城郭上的的岩石,随后又垂直掉落城下,摔了个粉身碎骨——这是孙云头一次以如此残忍的方式结束了一个人的性命,周边的蒙元士兵见了,更是眼神发颤起来……

    “啊——啊——”刚刚还在城楼之下拥挤的众百姓,这个时候一下子就炸开了锅,群城骚乱地往城中跑去……

    任光接过了包裹着的何子布的人头后,就一个劲往城中跑去,没有再出现在蒙元士兵的视野。而杜鹃则就没这么幸运了,腿脚不便的她也不能方便行动,看着城楼处拥挤的人群一拥而上,杜鹃拄着拐杖没有办法,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差点被人群冲倒在地。

    好在此时花叶寒就站在自己的身旁,一只手扶住了自己,自己才没有被冲倒。杜鹃回过了神,随即谢道:“多谢花前辈,小女子没事……”

    花叶寒扶住杜鹃后,望了望城楼处欲要和蒙元士兵糜斗的孙云,叹息了一声道:“哎,真么有想到,察台多尔敦居然会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来……”

    “阿布他,阿布他居然……”杜鹃想起刚才何子布人头被悬挂在城楼上的一幕,至今还惊魂未定,一向坚强的她,此时此刻也留下了作为女孩子曾该有的泪水。

    “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先暂时离开这里,回镖局去——”花叶寒想了想,立刻说道。

    “不行,我要在这里等云哥,云哥他还很危险!”杜鹃什么也不顾,想要留下来陪孙云。

    “你留在这里只会妨碍他!”花叶寒刻不容缓道,“反正这已经不是孙少主他第一次这么做了,察台多尔敦也不会直接拿孙少主怎么样的……与其留在这里碍事,我们还是先回镖局,把这件事情通知给其他人才好——”

    说着,花叶寒也不管杜鹃,拉着她就直接往镖局的方向赶。

    “云哥——云哥……”杜鹃望着孙云被众蒙元士兵包围的方向,一个劲的哭喊,可是声音和面容很快被慌乱拥挤的人群给埋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