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就义而终 下
    梁子山的深山处,崎岖窄道上,灯火通明,此时的何子布正被数以百计的蒙元士兵给包围住了……

    蒙元士兵各个手持苗刀,油然簌簌而立的窒息感,对面还站着心狠手辣的察台多尔敦。何子布很清楚,今天已经不可能活着走出去,于是自己也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眼神中没有丝毫的畏惧。与其任其鱼肉,何子布心想着不如放手一搏,再者察台多尔敦曾瓦解并害死了自己的兄弟,本就是与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何子布提刀对着察台多尔敦,想要替死去的兄弟报仇。

    对面的察台多尔敦见了,轻蔑地说道:“哼,被狼群围捕的羔羊,还有必要反抗吗?”

    何子布倒是并不在意察台多尔敦的话,他两眼怒视着察台多尔敦,用坚定的口气说道:“察台多尔敦,你做下了数不清的伤天害理的事情,今日我何子布一定要从你身上为死去的无辜的人讨回公道!”

    “就凭你?”察台多尔敦继续蔑视了一句,随后两眼又恢复杀气道,“既然你今日自己送上门来,那我万万不可再放过你……来人,给我拿下!”

    令声一下,突然从何子布的背后冲出一排蒙元士兵。这些蒙元士兵的素质也确实是高,出其队伍严谨,挥刀直截了当,看来身为察台王府的精兵果不为假。何子布注意到了,立刻回头一望,只见映着火焰,数把闪着寒光的苗刀已经朝着自己劈头而来。何子布的武功并不强。但是应付这些蒙元士兵还是说得过去。只见何子布手中的苗刀掉头一击,一道银光闪过,全中蒙元士兵的兵器。只听“吭铛——”一声脆响,蒙元士兵手中的兵器尽断两截。

    一击抵过,何子布由守转攻,趁着前排的蒙元士兵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何子布低头而下,对着前排士兵的腰间就是横刀而过,直觉黑暗中银光一闪。伴着狂刀饮血的声响,前排的士兵惨叫一阵,全然倒地。

    这一下何子布轻松应对。但是察台多尔敦不给何子布喘息的机会,只见他又一次命令自己的手下从两侧纷纷夹击何子布。

    蒙元士兵接到命令,分批而上。左侧先来士兵盾牌掩护,后侧士兵欲以骤现突袭。由于身处窄道。何子布没有办法过多调整。只要是感觉有人拥上,何子布自己只能是第一时间以刀还击。而这一下也不例外,却是中了蒙元士兵的伎俩。

    何子布依旧是一刀划过,然力道不足,刀芒直接闪现至前排蒙元士兵的盾牌之上。而内力不精的何子布刀法欠佳,未能对敌军造成威胁。此时身后的蒙元士兵果从两侧闪现而出,趁何子布不注意,齐挥刀而上。

    何子布想要躲开。依旧是晚来一步,持刀的右手背砍出几条血印。忍着剧痛的何子布只得先行避让。却无料后方夹击而上的蒙元士兵已然而至,对着自己的头就是横刀而来。

    何子布定睛一望,虽然刀法不精,但是反应迅速,吃到刚才的教训后,这一次的何子布注意力高度集中,未待刀锋而至,先行低头护身而下。而这一次何子布也不仅仅只是单纯的防守,只见何子布极力俯身,众观群下,望见刚刚抵御自己的盾牌士兵下底不稳,随即一式扫堂腿,先行踢翻了举盾的蒙元士兵。

    盾牌士兵即倒,何子布随即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新立身挥刀而去。“影月狂刀”即现,黑暗中如影如月的刀法忽明忽暗,伴着疾风而落的速度,只听得军中阵阵惨叫,刚才站在盾牌士兵身后突袭的蒙元士兵也都纷纷倒地。

    没完,不等刚刚夹击的蒙元士兵准备好,何子布举刀反身垫脚即出,张如虎势,立刀横飞而过。刀法不强,却招招精准,残血四溅,果见何子布的刀已然落至身后蒙元士兵的颈口,还没来得及大叫一声,身后的蒙元士兵全然毙命。

    察台多尔敦见着何子布不屈不挠的反抗,眼神稍稍一紧,不过他也很清楚,此时的何子布只不过是困兽之斗,数以百计的蒙元士兵包围,自己又坐镇于此,区区何子布的伸手,他今夜断定逃不过包围圈……

    虽然何子布的伸手也算干净利落,一下子解决掉了十来人,但是由于之前的疏忽,难免也会受点伤。尤其是刚才因大意,手上多了几条血印,暴露在寒风冷夜中,感受到刺骨钻心的痛。

    何子布咬牙忍了忍剧痛,简单地用碎衣物包裹住手臂,眼神却始终不离开对面的察台多尔敦半点……

    蒙元士兵的围攻还在继续,这一回察台多尔敦变招,予以长矛士兵围攻之。何子布手持短刀,又是处于中心的不利地位,长矛士兵聚拢而上,何子布自己确实是没有太好的办法。

    “啊——”蒙元士兵嗷叫着围了上来,长矛如钢穿利刃般围刺过来。何子布眼前一定,见着围上来的长矛,举身一跃,飞至半空。

    围上来的长矛士兵见何子布一跃而上,举枪而起,欲要挑刺从半空中准备落下的何子布。

    而何子布也是早就料到了这一下,半空而跃的他重新挥刀,举身一式“琉璃光刀”而过,只见如琉璃月光般的刀流倾如雨下,随环状一道落在蒙元士兵的长矛之上。刹那间,只听交杂的金属断裂声,蒙元士兵手中的长矛再一次尽数横断,枪头不翼而飞。

    何子布抓住时机,轻功踏上,飞至蒙元士兵的断裂长矛间,飞至蒙元士兵的肩头,随后回旋着一阵脚踢,将包围自己的蒙元士兵一一踢倒在地。

    这一回合又是何子布赢了,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心生愤怒,只见他挥手下令,又令下一波士兵继续而上……

    何子布从半空中稳稳落地。但是自己并没有放松,因为他很清楚,又会有下一波的蒙元士兵朝自己围上来。果然,这一回还未见人,只听得身旁“哐当哐当——”的金属声响。何子布还在好奇这会是什么兵器,突然从人群中越过,从天而降一道黑色铁链。重重朝何子布劈头盖脸而下。

    原来这一回朝自己袭来的是铁链,何子布二话不说了,先行闪过一边。只听一声巨响,铁链在何子布刚刚所站的原地砸开一条深深的裂缝。

    还好何子布躲得快,否则自己的头很可能会被当场开颅。然而好景不长,铁链不止一条。没等何子布回过神来。他的身后及身侧又纷纷飞来几条黑色的“巨影”,朝自己的身后身侧夹击而来。

    何子布不敢多做停留,也不知道铁链的力道,不敢贸然抵挡,只得一一避让。“砰——砰——”的巨响一阵接一阵,铁链在地上砸出了坑坑洼洼的裂缝,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何子布再一次躲过了铁链的夹击,但是自己也慢慢喘着粗气。如此多回合的较量,何子布显然是有些累了。

    拿这些“铁链家伙”暂时没有好的办法。何子布将目光放在了察台多尔敦身上,心中暗道:“与其在这蒙元士兵的包围中活活耗尽累死,不如痛快一点,直接找察台多尔敦拼死一搏,说不定还有机会,尽管这个危险很大……”

    何子布眼神一定,似乎是抱定了决心。而察台多尔敦望着对面何子布的眼神,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整个人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啊——”何子布大叫一声,起身而跃,由被动改主动,横飞着就朝察台多尔敦袭来。何子布使出了所有的力气,飞身而过,一招“疾云落叶”,身形如闪电般划过,伴着一道影月的刀光,朝着察台多尔敦面门劈头就来。

    然而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却是不屑一顾,他料到了视死如归的何子布会主动找自己拼命,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只见察台多尔敦冷冷一笑,随后暗暗道:“哼,不自量力……”

    顿时,察台多尔敦全身聚力而出,一道青色的屏障裹于周身,加强自己的护劲之力——护身之法“天罡灵震”即现,全身充斥着强到足以让人窒息的内力,让对方不得进犯半点。

    果然,何子布从天而降的刀法,遇上了察台多尔敦“天罡灵震”的护力,顿时失去了之前的力道,整个人举刀直接停在了半空中,只能干眼看着下方的察台多尔敦。

    “什么?”何子布也是没有料到察台多尔敦的内力竟会如此之强,不禁惊讶道。

    “哼,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察台多尔敦露出两股凶杀的眼神,两拳握力,反手一击。

    直觉巨石冲击般的内力,一震强劲的反弹之力,直接将何子布给冲飞十丈之远。何子布“啊——”地惨叫一声,种种摔倒在地,吐了一大口血。外伤兼内伤的他,此时身体受损不轻,恐怕没有办法再向察台多尔敦发起第二轮攻击。果然还是实力上的悬殊差距,何子布根本不可能是察台多尔敦的对手。

    然而察台多尔敦不饶过他,旁边的蒙元士兵也不饶过他。只见刚才手持铁链的两两蒙元士兵夹击而上,欲用铁链再度压倒何子布。

    何子布看在眼里,用尽力气翻身而上,想要躲开铁链的攻击。然而体力上的耗尽以及内外伤的折磨,何子布已经没了之前的灵动,虽然这一式铁链是躲开了,但是两侧的蒙元士兵即刻变招,改用铁链将何子布给团团围住,最后用铁链竟将何子布的手脚给缠住了。

    何子布忍着剧痛,手脚几近不能动弹,左右手腕上也被勒出了鲜血,但手中的苗刀始终没有放手丢下。

    “啊——啊——”何子布什么也不顾了,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怒吼一声,手脚青筋暴起,用自己最后的余力全身聚力,四肢猛然一收。旁边的蒙元士兵没有料到何子布还能迸发出如此强的力道,手中的铁链不翼而飞。整个人也被何子布突然的发力给甩了出去。

    何子布挣脱了用铁链缠住自己的蒙元士兵,但是整个人却还被铁链死死缠着。何子布又吐了一口血,想要趁此解开身上的铁链。然而一道冰冷的银光闪过。何子布在那一刻似乎是感受到了灭亡的意识,整个人怔住了……

    冰冷锋利的苗刀刺穿了自己的腹下,大股的鲜血随刀流下——只见察台多尔敦趁着刚才的一瞬,迅猛而至,未等何子布解开身上的铁链,已然一刀已经划破了自己的肚子。

    何子布瞪大了双眼,他没有想到自己就会这样结束得这么直接……

    “就这样。结束了,你也可以放心地去了……”察台多尔敦最后冷言了一句,随后拔出了何子布腹中的苗刀。何子布又是猛然一下。吐了一大口血,吐在了察台多尔敦的身上,然而自己眼神却是始终那样坚定,嫉恶如仇地望着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行完了凶。准备转身离开。而何子布整个人眼前一黑。似乎就这样要倒下了。但是无形之中,似乎还有一种意念在支撑着自己:“就这样结束了吗……我曾经只是一个市井的小偷,却得到了上天的眷顾,让我碰上了信任我、给我重新做人机会的孙大哥,但是命运付出的代价就是,我却失去了曾经的好兄弟,但能够认识孙大哥,我何子布一声无以为憾……阿景哥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死之前能做出一番善事,也当是报答了来运镖局的恩情……但是察台多尔敦。我不甘心!因为你,我曾经的兄弟惨死……我何子布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一起下去!”

    “啊——啊——啊——”突然,何子布不知哪来的力气,冲着察台多尔敦一阵怒吼,震天的响声贯彻了整个丛林。

    忍着刀伤的痛,绑着沉重的铁链,何子布欲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做最后一搏,手中依旧握着那把未丢的苗刀,朝着察台多尔敦就是冲了过去。

    察台多尔敦也是注意到了,回头望着像野兽一般冲过来的何子布。

    察台多尔敦满眼杀气地问道:“你就真的这么想死?”

    “啊——”何子布依旧是满脸鲜血怒吼着朝察台多尔敦挥刀而来,察台多尔敦站在原地看定了……忽地,察台多尔敦身形一闪,侧身躲过何子布的苗刀,随后手掌心一发强力的“雷虎神掌”,排山倒海朝着何子布腹下而去。

    吃中掌心的一击,掌力震得心肺剧烈,这一回何子布是再也没有气了,一掌即过,何子布两眼一黑,整个人被察台多尔敦一掌打飞至空中。

    没完,察台多尔敦似乎是没有解气,两眼充斥着无比的杀气,伸手将铁链一拉,强行往自己身前一拽。由于何子布一直是被铁链给缠住的,察台多尔敦这么一拉,何子布也在空中被拉了回来。

    察台多尔敦满眼的杀气和愤怒,手中的苗刀已然在下等待好,待到何子布从半空中被拉下,察台多尔敦手起刀落,随后就是令人惊悚的拦腰横斩的声音……

    何子布惨死在了察台多尔敦的手上,倒在了血泊之中。在最后一刻,抱着想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想要和察台多尔敦同归于尽的决心……何子布这回真的死了,他永远的倒下了……

    然而,察台多尔敦似乎是还不解气,杀气不减地望着倒在地上的何子布的尸体。过了好久好久,都没有一个侍卫敢上前提话……

    又过了好久,终于有一个侍卫缓缓走上前,颤颤巍巍地说道:“公子爷,现……现在在这耽误太长时间,恐怕……恐怕是追不上前面的人了……”

    何子布战死了,但是他的目的达到了,他成功拖延了时间,给林景他们逃跑争取了足够多的机会。

    察台多尔敦似乎气还没有消,大口喘着粗气,口气如刀一般道:“现在再追也不可能了,就当是便宜了北原五侠他们……不过来运镖局,我一定不会放过!每次察台王府出事,来运镖局总会掺和,这次一定要杀鸡儆猴!来人,给我砍下这个家伙的头,挂在城楼之上,公之于众,以示警醒——若有范科者,形同此类!”

    察台多尔敦的话语危言耸听,甚至扬言要砍下何子布的头颅。察台多尔敦身旁的士兵听了,更是畏惧地半天不敢有任何的动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