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就义而终 上
    火箭燃着了周围的草木,刚才黑夜的森林暗道变得通明起来,崎岖的山路上留下了一道道分岔的车辙印。

    察台多尔敦下令了手下部队分队进行搜索,一旦发现了来运镖局人的行踪,立即汇报。即刻,蒙元部队手持苗刀盾牌,分成几列,分道追行而去。

    察台多尔敦依旧是站在原地,望着前方部队行进的方向,眼神中露出了浓浓的杀气。身旁的侍卫见了,不禁问道:“公子爷,如果发现了来运镖局的人,要怎么处置?”

    察台多尔敦顿了一会儿,随后用冰冷的口气说道:“除了他们的少主孙云,其他的人……杀无赦!”

    “孙云——就是那个总和我们作对的来运镖局少主?”侍卫又问道,“公子爷要把他留下,究竟是想如何处置?”

    察台多尔敦用满含杀气的口气只字只句道:“孙云,本公子要亲自杀了他,一定要我亲自!亲自用刀砍下他的头!”

    察台多尔敦的话语危言耸听,令人发怵。身旁的侍卫惊出一身冷汗,望着全身弥漫杀气的察台多尔敦,不敢再问任何的话语……

    何子布躲在一个隐蔽的草丛角落,望见了眼前的场景,就连察台多尔敦的话也是听得一清二楚。察台多尔敦说完后,何子布明白了察台多尔敦并不知道孙云没有和林景他们一起行动,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察台多尔敦这一回是下定了杀心,一旦让察台多尔敦的人马找到了林景、朱须聪他们,他们一定不会幸免于难。而且运送的车物零零散散且繁重,在山路上行走受到阻碍不小,而察台多尔敦的蒙元部队却是骑兵改步兵、轻装上阵。追捕起来速度不减,再加上察台多尔敦用计封锁各道路口,继续这样下去。林景等人迟早会被追上。

    想到这里,何子布决定了不再坐以待毙。立即从原位窜到另一侧,准备去通知另几处躲避观察的鸣剑山庄弟子等人……

    蒙元部队分为几道,沿着山路上的车辙印分头搜捕,这样下去,无论林景他们怎么分散车队,时间一久,迟早会全部落网。而察台多尔敦也没有空闲,继续跟在部队的后方。利用手中的火箭,燃着了古路小道上的草木,山上的视野也清楚了,一旦前方的车队稍有怠慢,就有被蒙元军队发现的危险。

    察台多尔敦继续张弓搭箭,向关键的几条道路山口点燃了明火,黑夜笼罩下的丛林很快变成了火光四照的炎丛,被燃着的草木发出“噼里啪啦”的作响声。

    “这边还有车辙印,快往那找找——”“前方有个下坡口,他们可能在这里加速逃走了——”而蒙元军队这边。士兵依旧像饿狼一般搜寻着自己的“猎物”,不禁让人感到火焰丛林中危险窒息……

    “你说什么,蒙元的军队已经快追上了?”成付听到了过来通报的何子布说明的消息。大吃一惊道。

    何子布急切地说道:“没错,那个察台多尔敦真是狡猾,居然利用火箭燃着了山上的草木。而且他们行军的速度也不慢,搜索井然有序的样子,看样子都是王府的精英部队,这样下去我们的人迟早会被发现的——”

    成付想了想,随后义正言辞道:“事不宜迟,我们必须赶紧通报朱须聪他们,让他们转换路线——”

    “可是我们去通知的话。谁留在这里继续监视王府的人?”古兴康又问道。

    “让我去吧——”一向浑身是胆地雷正风站出来说道,“我雷正风什么都不怕。就算被察台王府的人发现了也大不了杀出一条血路,让我留在这吧!”

    然而。一直静不下心来的何子布伸手拦阻道:“不,让我留下来吧!”

    “何子布兄弟?”成付用疑惑的眼光望着何子布。

    何子布眼神中充满了坚定,随机继续道:“我刚才偷听到察台多尔敦下了命令,若是见到我们来运镖局的人,就会杀无赦——这件事情本就和你们鸣剑山庄没有关系,既然察台多尔敦的人明确是来找我们来运镖局的人,就让我们自己去面对——”

    “可是察台多尔敦心狠手辣,何子布兄弟你一个人留下的话……”古兴康又十分不放心道。

    “我不要紧,这里的山路我再熟悉不过了,该怎么样和他们周旋,我自有办法……”何子布坚毅地说道,“你们先去通告朱须聪前辈还有阿景哥他们,继续往前走,速度快的话,待到明天天亮应该可以走出梁子山……只要察台多尔敦找不到你们,自然会收兵回去的,到时候我再回去镖局,你们安全护送走了朱前辈,再回大都会面吧……”

    虽然让何子布一个人留在这里十分危险,但是时间不等人,此时是万分不得犹豫半点。成付望了何子布坚定的眼神一眼,随后点头说道:“好吧,那我们先赶到前面通知车队,何子布兄弟你一个人一定要万分小心,既然察台多尔敦下令了要取你们来运镖局人的性命,你可万万不能硬碰硬啊——”

    火焰逐渐蔓延至了何子布等人的视野,何子布回头焦急地望了望,随后继续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快点赶去通知吧,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成付没再说什么,和古兴康、雷正风点了点头后,分头施展轻功朝前方赶了过去……

    何子布目送走了成付等人后,回头一望后方的燃着的火焰,心中一定,朝反方向跑了过去,然后窜至了附近的丛林里……

    “那边找到了吗?”“没有——”“这边也没有……”蒙元部队这边,还在加紧着对前方车队的搜寻。但由于进入了丛林深处,视野逐渐黑暗,这里又是到了下坡路,车辙印显然没有之前上山路时的清晰,速度自然是慢下了不少。

    察台多尔敦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看见部队时不时就会停下来,于是他大声呵斥道:“怎么了,不是还没有找到来运镖局的人吗。为什么都愣在这里?”

    其中一个士兵跑到察台多尔敦身前汇报道:“回公子爷,这里是山道的下坡路。有的车辙印并不明显,兄弟们不知道该往哪条路追下去了……”

    察台多尔敦见了,加快几步跑到了下坡口,果然发现这里的车辙印并不是很清晰,甚至分不清车队逃跑的方向。察台多尔敦想了想,望着下坡道几个方向的颠簸石路,发现了几处大大小小坑坑洼洼的规则不一的深口,想罢后说道:“走这里——运车行驶下坡路。一定会十分颠簸,既是逃跑,难免磕磕碰碰。这一处又车轮颠簸起伏留下的痕迹,就从这个地方下去追!”

    察台多尔敦的眼睛确实是尖,任何线索都不放过。而且察台多尔敦没有猜错,这个方向的确就是林景他们运车逃跑的方向。

    何子布又回来躲在林子的一侧,看见了前方的一幕,不禁有些怔住了。

    察台多尔敦随即下令手下士兵冲坡下去继续追捕,只见轻装的蒙元士兵冲下坡的速度惊人,几百号人不出一会儿全部奔跑至了山下。完全不逊于刚才何子布施展轻功的速度。而何子布见了,更是紧张不已,如果按这个速度继续下去。恐怕还没等成付等人把消息送过去,蒙元的军队就已经要追上来了。想到这里,何子布的心中又是冷汗一冒,但是随即他又镇定下来,一种冒险的想法涌入脑海……

    察台多尔敦跟着部队的速度,也从山坡上施展轻功一跃而下,很快又立在了部队的前方。

    “从这个地方开始,车辙印又明显了……”察台多尔敦望着山路上的车印,继续说道。“从这里来看,刚才零零散散的车印开始合并成一道了。看来这个地方他们又集合了……传令,所有部队继续沿车印追下去。若见到来运镖局的人,格杀勿论!”

    “是——”所有蒙元军队全然一应,喊声贯响整个暗林,随着察台多尔敦继续张弓搭箭,火箭即出,照亮了前方的山路,蒙元部队继续朝前追击而去……

    前方又出现了几道分岔口,路上的车辙印也是时而分分合合,看来赶在前面的车队,经过这里时也是几经波折。而蒙元部队的行军速度并没有因此而减慢,相反,这些蒙元部队就如同训练有素一般,再次分开几路,分别沿着各条岔道循着车辙印而去……

    蒙元部队经过到了稍微幽暗一点的敌方,这里的小道很窄,每过一个小关口,左右两侧时不时会出现密林覆盖的小路口……突然,一个蒙元士兵走至了一道关口,小路口处伸出一双手,将蒙元士兵给强拽了过来。还没等蒙元士兵反应过来,只听得一声闷声的惨叫,蒙元士兵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前后的士兵发现了不对劲,很快朝刚才事发的地方围了上来。

    然而没完,就在众士兵把注意力放在事发地的时候,在林子小道的另一处,又有一个蒙元士兵遭到同样的暗杀。

    事发还在持续,每相隔一段时间,一个路口就有一个蒙元士兵倒下。事情的严重性很快升级,阵中突然有人大喊道:“全队注意,有刺客!”

    果然,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蒙元士兵全部提刀谨慎起来,望着刚才事发的几处现场,聚精会神地望着刚才草木口的一举一动。

    察台多尔敦这个时候也从这边赶来了,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随即大声喊道:“何等小贼胆大包天,竟敢偷袭朝廷士兵!”

    前方没有回应,偷袭的人自然不会有回应。

    察台多尔敦可不是一个耐得住性子的人,见前方的人没有回应,也没有像是逃走了的迹象,随即又从身旁士兵手上拿来了弓箭,火箭数支齐发,目标直指前方窄路的几条要道口的草木。

    “呼——”伴随着夜林中的寒风,草木的火焰很快熊熊燃烧起来,照亮了周围一切。而刚才躲在林子里的人自然也是没有再躲下去,从火焰燃烧的林子里窜了出来——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盯视王府部队的何子布。

    何子布本想借着暗杀蒙元士兵来拖慢行军的速度,只是没想到察台多尔敦会来得这么快。而且完全不给自己活路,自己脸趁机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察台多尔敦认出了何子布,眼神中充满了杀气;而何子布同样也是用嫉愤的眼神对视着察台多尔敦。手中早就握紧了苗刀,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察台多尔敦望着何子布。冷笑着说道:“哼,你就是孙少主的那个小跟班对吧?没想到居然自己往棺材里跳……”

    话音未落,全部的数百蒙元士兵已经将何子布给团团围在了这条窄道上,前方有武功难缠的察台多尔敦,身后又有围得水泄不通的蒙元部队,何子布自己已经很清楚,今晚无论如何也是逃不走了。

    不过何子布并没有害怕,他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而且为了掩护车队的人马继续逃走,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抱着视死如归的心,何子布不但没有想要逃跑,甚至拔出了自己身上的刀,想要和察台多尔敦拼死一搏。

    “你出来只是想要掩护前面车队的人先走是吧……”察台多尔敦望着走投无路的何子布,继续冷笑着说道,“哼,是你的那个孙少主命令你这么做的吧?为了自己逃跑,他连自己的兄弟朋友都可以丢下……”

    听到如此不逊之言,何子布立刻反驳道:“哼。孙大哥根本就不在这里,这里也没有你说的什么车队,只有我何子布一个人!”

    “哦。如此夜晚,你区区一个来运镖局的小跟班在这黑暗的深山里又是何意?”察台多尔敦继续蔑笑道,“你也不用装了,本公子早就知道,今日在龙盘商会的时候,你这小子目睹了北原五侠之一的钟齐山被暗杀的一幕……你自己也该清楚的,让你目睹了本公子的计划,你的下场会是如何……”冷峻的话语过后,察台多尔敦的衣袖处隐约亮出了寒气逼人的苗刀。在黑夜丛林的火光下,折射出锐利的寒光。

    而何子布的眼神中却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畏惧。他将手中的刀提至了身前,也用满是杀气的眼神望着察台多尔敦。咬牙说道:“哼,想要生死一搏的话正合我意,我昔日兄弟方可、费能宏及欧阳聪的死,都是察台多尔敦你一手害的,我何子布正想从你身上讨回来!”

    明知道必死无疑的何子布,面对察台多尔敦及蒙元千军的包围,显现出了视死如归的尊容……

    林景及朱须聪这边,众人还在运着车物继续向出山的方向逃跑而去。就在转过了又一个下山道口之际,他们突然发现了身后冲天的火光——那是何子布刚才被发现的地方。

    “后面的火光又亮了,这些蒙元士兵追得可真是够快的——”石常松不禁叫道,“也不知道阿布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有人来了——”朱须聪突然喊道,目视着身后高林错间的地方。

    林景也是暂时停下来定眼望去,果见后方的树丛间窜出三个人。

    “是成付兄他们——”石常松最先认出来,不禁叫道。果然,来的人正是之前在后路观察情况的成付、古兴康和雷正风三人。

    三人加快脚步,施展轻功跃至了林景等人的面前,成付随即说道:“不好了,察台多尔敦加快了行军的速度,马上就快要到这儿了,你们快点换路跑吧——”

    “可是都走到这了,还有什么路可以走?”林景紧张地问道。

    朱须聪望了望周边的环境,立刻回应道:“我知道还有一条路,那里虽然路途更险,但是王府的人肯定追不来!”

    “什么地方?”林景又问道。

    朱须聪继续答道:“下了这个坡,沿北边暗道有个荆棘地。不过那里的地势非常险要,而且比原地的逃跑路线要远上一些,可能行走起来更加困难,但有一点就是,那里的丛地不会留下车辙的痕印,察台王府的人应该不会知道我们是从那条路上走的……”

    “既然有这条路,那是不宜迟,我们快点赶过去吧!”雷正风迫不及待道。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而一旁来运镖局的林景似乎还有担心的地方,继续想成付问道:“对了,阿布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何子布兄弟他……”成付用略带担忧的口气地说道,“他说他还要继续监视察台王府的行动,并叫我们不要担心他……他还说等明天一早你们出了梁子山,安全护送了车物,再回大都会面,察台多尔敦如果一晚上都找不到我们,一定会退鼓收兵的……”

    “话是说得没错……”林景独自暗声道,“只是我担心阿布他……阿布,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

    然而众人并不知道,何子布此时已经站在了死亡的边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