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节外生枝
    “察台王是唐门世家惨遭灭门的……幕后黑手?”花叶寒也不可思议道。

    “没错,就是察台王——”孙云继续道,“他既然对中原汉人做出了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那其他的事情自然不用多言……如今他居然委派花前辈你们去保护北原五侠,还是去对付他的儿子,不觉得很可笑吗?”

    花叶寒听了孙云的叙述,冷静地想了想,随后缓声道:“如果孙少主所言为真,那察台王做出如此之事,我们作为汉人,确实是无法原谅他的丑恶行径……但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和十八年前唐门世家惨遭灭门毫无关系,没有证据表明察台王这样做是不是会有别的阴谋……”

    “如果不是的话,那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孙云继续道,“谁能够相信,他身为一个蒙元朝廷的为朝大官,居然会反过来帮助我们这些汉人去对付他的儿子。除非这之中还有别的原因……”

    花叶寒看出了此时孙云的一些激动情绪,他静下心来思绪了一番,随后又道:“孙少主,我知道你对察台王的事情存有偏见,就算他真的还有其他阴谋,现在也并不是过于在意他的时候……”

    “不在意?怎么会不在意——”孙云继续激动道,“自从来运镖局搬至大都后,来运镖局就没有过像样的安稳日子,而每次事起原因的,总是察台王府。只有察台王府在朝廷中有大的动作,我们来运镖局总会受到牵连。然后发生大大小小的悲剧,这次也不例外……察台王口口声声说自己曾经有恩于来运镖局,却始终不提原因。结果他的儿子察台多尔敦便屡次刁难我们来运镖局,甚至不择手段先要覆灭我们来运镖局,恐怕这次他密谋的暗杀计划,也是吧我们来运镖局算在了其中,所以今晚才会在来运镖局上演的这一出吧……无论是察台王还是察台多尔敦,我都不会原谅他们父子俩,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从他们的身上讨回所有的帐——”

    今天孙云的情绪显然是过于激动了,知道了许多真相的他,一时间牢骚了一顿。表达了心中自己对察台王府的嫉愤。

    花叶寒能够理解孙云的心情,一个小小的镖局,屡次遭到朝廷王府的刁难,就如同在阴暗的井中度日如年。使人压抑和痛楚。不过今夜需要担心的事情。倒并不是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之间的恩怨,花叶寒换了话题,想要以此打消孙云偏激的心态:“孙少主,察台王是好是坏,他日自有分晓……如今需要担心的,是还未得回消息的去完成陈扬前辈临终委托的你的那些兄弟们。孙少主,你的那些兄弟朋友正和鄙人门下的弟子,赶时间将移出城的车物运往梁子山。也不知道能不能够顺利找到朱须聪……鄙人担心的是,察台多尔敦此时会不会派出人马前去追捕。万一让他们赶到的话,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听到花叶寒提到此事,孙云这才把担心的重心放回了当下的事情,只见孙云也略显着急道:“对啊,现在阿布他们的情况我们还不清楚,万一察台多尔敦这个时候加派追兵追上了他们的话……那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

    “那怎么办?”孙云馒头焦急道,“不行,我得赶紧赶出城外,去帮阿布他们——”说着,孙云别好两腰间的银月双刀,似乎是要有所举动。

    然而,花叶寒却一把将孙云给拦住了,并阻止道:“现在我们都不可以去,察台多尔敦肯定还没有完全洗脱对你们来运镖局的怀疑,除了加派追兵去追捕孙少主你的那些兄弟,他一定在城门口安排了严密的镇守。即使轻功再好,也不会快过军马的速度,到时候贸然前去和蒙元的官兵碰个正着,恐怕届时很难洗脱自己的罪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样反倒是帮了倒忙——”

    “那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孙云继续焦急道。

    花叶寒轻轻摇了摇头,用略显无奈和担心的语气缓缓道:“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静静地在这里等到,并祈祷他们不要节外生枝出了什么事情才好,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而已……”

    现在竟是连忙都帮不上了,只能坐在这里干等待消息,这让孙云怎么可能不着急?当然,花叶寒说得也确实有理,如果就这样贸然前去救场,不但救不了赶出城外的众人,而且还会变向承认来运镖局窝藏“朝廷重犯”的罪状,届时局势就会变得更加不利了。

    没有办法,孙云只能在镖局里面干等,等候城外众人归来的消息。而在后院另一侧,任光也是在焦急的等待,他一边借着高墙的空隙,眺望着大都城门处通亮的火光,一边默默祈祷今夜不要再发生其他的事情……

    而此时在大都城门口,上千的蒙元部队已经准备好了,似乎是要执行某项重要的任务。浓浓的黑夜下,看不清远方的黄尘古道,铁马兵甲,承袭着簌簌的凌冽寒风。军队之中,裘苒的战马下,偶尔发出几声寒风中骏马的喘息之声,一切蓄势待发,只等命令接下……

    “哒哒哒——哒哒哒——”整齐有序的马蹄声从城门口响起,一个衣冠华贵的公子人物骑马从城门口行至了部队的正前方——他就是察台多尔敦。察台多尔敦并没有放弃对来运比镖局的怀疑,他始终相信,没有在镖局里找到要找的东西,来运镖局一定是事先就安排好了秘密移送车物出城的移花接木之计。而据城中的守卫士兵通报可知,今晚确实是有零零散散的人众推车出城,察台多尔敦能十分确定,那些人偷偷运走的车物。正是沂州城秦氏人家的遗产。

    而且,察台多尔敦始终相信,今晚没有见到孙云。确定孙云也在计划实施的范围之中。心想着要和孙云做个了当,于是自己才会如此焦急地大兴兵马,如此黑夜也要追捕运车之人。只是察台多尔敦自己并不知道,此时的孙云早已回到了来运镖局,根本不在那些人之中,孙云自己本身也和今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察台多尔敦却始终坚定自己的想法,整顿好了城门处的兵马后。察台多尔敦骑马转身命令道:“今夜搜寻来运镖局未果,贼人已将朝廷上缴之物偷运出城。朝廷有令,今夜务必抓回朝廷重犯。并寻回朝廷重要物证!贼人此时正往梁子山方向逃逸而去,梁子山是通往山东边境的重要之地,必须赶在天亮之前将嫌犯抓捕归案!”

    “喝——”察台多尔敦身后的千来蒙元部队齐声喝道。

    察台多尔敦命令完后,又转回身。自己身处军队的正排头。随后大声道:“全队有令,出击梁子山,抓回朝廷重犯!驾——”

    随着察台多尔敦一声夜里长啸的军马嘶蹄,察台多尔敦率先朝梁子山的方向奔袭而去。而自己身后的蒙元部队也紧随其后,战马声一片连成一片,就在这寒风簌簌的黑夜,浩浩荡荡朝着梁子山的方向“践踏”而去。马蹄声如同雷鸣的战鼓,久久不被埋没在无望前方的黑夜中;火把一片连这一片。如同黑夜幽灵的亮眼,带着令人窒息的气魄。在夜中的遥望处隐隐闪动……

    由于从大都通往梁子山的道路,多为宽敞无阻的郊野平原,因此蒙元骑兵赶路的速度也很快。不过由于在大都来运镖局“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林景、石常松等人运送的车队早就不见了踪影,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之中……

    此时正在梁子山脚下……

    “太好了,终于到了,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终于到了量子山脚下……”梁子山这里,运送车物的人都在,包括来运镖局的林景、石常松、何子布,以及来运镖局的弟子成付、古兴康和雷正风都在,只听何子布最先道,“至始至终没有让察台王府的人察觉,看来陈扬前辈的计划成功了……”

    然而,林景却在一旁不放心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这并不代表就能够掉以轻心……察台王府那边越是没有动静,说明他们在大都的时间越长,来运镖局遇到的危机可能就越大……”

    何子布心中顿了顿,随后接着道:“我相信来运镖局那边,察台多尔敦如果查不到车物,一定不会过于刁难来运镖局的……现在我最担心的,反倒是今天一天都没有消息的孙大哥,还有杜鹃姑娘……他们两个都消失一天了,镖局今晚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就是安全的,至少他们没有被牵连到这件事情中来,这是好事……”石常松安慰道。

    “那可不一定——”然而,没等石常松话音落下,林景立刻补充道,“别忘了,那个察台多尔敦跟少主可是死对头,少主今天不在镖局,他又不知道这个消息。而且,如果察台多尔敦猜到我们出城的话,很容易就会怀疑少主是和我们同行的,那他一定会派追兵赶来,到时候我们这边就会更加棘手了。”

    来运镖局的人在这边说得闹腾,鸣剑山庄这边,成付提醒着道:“行了,这些事情等完成了任务再聊也不迟。当下最重要的,我们必须完成陈前辈临终前委托我们的任务,找到朱须聪先生,把遗物转交给他手中,由他带回沂州城的秦氏人家。”

    “话是这么说,可是现在朱须聪先生究竟在哪儿呢?”和成付关系称兄道弟的古兴康又问道。

    雷正风这边也跟上道:“陈前辈临终前说,这梁子山脚下有人家,朱须聪先生又是时刻关注着北原五侠在大都一带的一切动向,我想应该就在这附近不远吧……”

    “你们看,那里有房屋,里面灯火还亮着,会不会是那里?”石常松一眼望见了侧脚处的一处光亮,随即提醒道。

    众人顺着石常松所指的方向定眼一望,果然,就在朝东方向的一脚,一处房屋正亮着灯火。房屋的样式简陋之极,像是临时搭的,里面的烛火还在着亮,看来那家子的人还没有睡。

    时间紧迫,众人二话不说,集结起来的车队同时往那个方向走去……

    “请问有人在吗?”来到房屋前,与人交际甚广的成付最先发话道,“这么晚不好意思打扰了——”

    “这么晚了,来者何人啊?”里面出现一个沉着有力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中年男子。

    成付继续说道:“我们奉北原五侠陈扬前辈之命,特来寻找朱须聪先生,请问您认识朱先生吗?”

    然而成付刚一说完,门“吱——”地一下就打开了,众人面前瞬间出现一个满脸刚劲的中年男子。只听中年男子道:“在下就是朱须聪,不知刚才众人所言为真?”

    房子里面不仅仅只有朱须聪一个人,还有十来个体格不俗的壮汉,看来他们一行人都是沂州城秦氏家派来的侍卫……

    “你说什么?”朱须聪吃惊道,“这……这是真的吗?”

    成付把今晚事情的经过以及北原五侠的命运大致叙述了一遍,朱须聪及其手下的人听了,都是大吃一惊。成付还将陈扬的尸体拖车运了过来,朱须聪等人见了,吃惊中也带着无尽的悲伤。

    “没错……”成付赶紧道,“我知道朱先生你们听了一定会吃惊,不过现在事情刻不容缓,察台王府的人现在正调兵过来,追捕我们以及企图带回这些车物——朱先生,如果您以及您的手下真的祭奠陈前辈的话,就请赶紧想出对策吧,否则等朝廷的人来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陈前辈以及北原五侠所有人都是我们秦氏人家上上下下尊敬的前辈,秦老爷也不例外……如今发生了这样事情,我们也不能继续袖手旁观下去……”朱须聪立刻严肃道,“放心吧,到了梁子山,相当于就进了山路,蒙元军队即使拍马赶到了,骑兵也无法在山中赶路搜寻,等到我们进了山里,就安全了。而且,过了梁子山,就快到了山东的边境,届时里沂州城也不会太远……陈前辈曾在秦家人满前立誓完成秦家未完之愿,我等深感敬佩;如今遭到不测,未能如愿,我朱须聪也一定不负陈前辈之愿,将秦家的遗物完完整整地带回秦家——”

    “既然如此,我们就快点行动吧,否则时间再拖下去的话,说不定会……”成付继续担心道。

    “不好了,有马蹄声!”听觉灵敏的何子布最先感到了不适,立刻低身下来,用耳朵贴着地面,随后紧张道,“有很多的战马朝这边赶过来,看来察台王府的人已经追来了!”

    “他们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雷正风这边大声道。

    “没有办法,从大都到梁子山,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骑兵行军,速度自然没办法比——”古兴康补充道。

    “既然山上安全,我们赶紧先转移吧——”成付又紧张道,“等到蒙元的军队感到,可能一切就晚了!”

    朱须聪点了点头,随即对在场所有人道:“所有人听令,带上所有的车物,往梁子山山上转移!”

    命令一下,所有的人,包括林景、成付一起,帮忙重新搬运起整理的车物。时间紧迫,他们必须赶在察台多尔敦到来之前,全体转移至山中安全的地方。

    “已经可以看到火光了,朝廷的人就要来了,你们快点!”石常松在门外放风,看到无数的火把逐渐清晰,马蹄声逐渐密集,石常松冲着背后的小屋大声喊道。

    何子布一边帮忙收拾着秦家的车物,一边时不时望了望蒙元部队赶来的方向,心中顿起一个大胆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