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临终遗言 下
    “什么?”孙云有些惊魂未定道,“北原五侠前辈他们……已经遭到了察台多尔敦的暗杀,这怎么可能……”

    就在孙云和杜鹃回来之后,花叶寒把北原五侠遭到暗杀的事情大致叙述了一遍,孙云听了之后,不敢相信地愣住了。

    “没想到察台多尔敦不但和我们来运镖局过不去,就连北原五侠前辈他们也……”一向生性善良的杜鹃听了这个消息后,也是惊恐万分。

    “察台多尔敦为人就是如此……”任光补充着说道,“别说是我们来运镖局了,只要是和他察台多尔敦作对的,都是他的眼中钉,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地铲除……”

    “可是北原五侠前辈又和察台多尔敦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孙云先是应声了一句,随后加重语气道,“他察台多尔敦就是个视人命为草芥的畜生!”

    孙尚荣看着孙云愤怒的眼神,也深深感受到这些月来来运镖局和察台多尔敦结下的不解之怨。说实话,这些日子以来,孙尚荣知道自己一直是一个局外人,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放下过来运镖局的命运安危。想到这儿,孙尚荣上前一步,安抚着孙云缓声道:“云儿,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的痛楚,但是现在察台王府和来运镖局之间还有太多的恩怨没有扯清……你之前和我说过,察台王曾经于来运镖局有过恩情,却没有将事情公之于众,而察台多尔敦也正是因为这点。才不断‘招惹’我们来运镖局。义父心想,在事情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不要急于求事。还是冷静下来为好……”

    “可是察台王府和来运镖局只见的恩怨,只关系双方的问题,为什么要搭上北原五侠前辈的性命,这难道不是察台多尔敦那个畜生的错吗?”孙云依旧是情绪激动地愤愤不平道。

    “这个……也正是我们要说的……”花叶寒轻声回应道,“陈扬前辈临终前的遗言,察台多尔敦暗杀北原五侠的原因……”

    孙云将头转向花叶寒,眼神中充满了渴求真相的目光。花叶寒也带着略微悲伤的神情。慢慢道叙着陈扬临终前最后的话语……

    (回忆中)……

    察台多尔敦兵发来运镖局之前,来运镖局内……

    陈扬用尽力气抬起自己的右手,吃力地说道。“趁着我还有一口气,有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必须要说出来,陈某命终之前。恳求众位能为陈某及先行而去的四个兄弟……为我们北原五侠完成最后……最后一件事情……”

    花叶寒见此。立刻凑过身去,聚精会神道:“好的,前辈,有什么要求您尽管说吧……”

    陈扬微弱地点了点头,开始一一叙述道:“你们听好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你们务必要做好……”

    花叶寒、成付、任光,凡是在场的人,此时都变得极为认真严肃起来。听着陈扬临终前的一字一句。

    “察台多尔敦……之所以追杀我们五个兄弟,无非……就是为了那队运资车物……”陈扬用微弱的口气慢慢说道。“那对运资车物是我们兄弟五人,从……沂州城带来的……沂州城广为人知的,自然是……‘秦氏人家’。秦氏的前祖先,是先皇时期……被人津津乐道的赫赫有名的‘神力将军’秦守越……秦守越年轻时征战外地无数,获得朝廷嘉赏万千……然而,秦守越却为自己的亡妻之痛,从此放弃战争,抗旨落入平民,以财施予天下百姓,从而……深得民心……”

    陈扬叙述得很慢,而花叶寒等人也是在认真凝听。

    陈扬继续说道:“而秦守越死后,他留下的一大笔早年征战得来的钱财……留给了后世,并嘱咐自己的子子孙孙,以其用于……施救天下百姓……可是蒙元朝廷日趋堕落,蒙汉民族矛盾不断加深……秦氏后代一直没能完成祖先的愿望,直到……直到我们北原五侠五兄弟出现……”

    “沂州城,秦氏祖先是吗……”成付慢慢念叨着,似乎是猜到了什么情况。

    “我们北原五侠五兄弟,在山东……已经名扬,秦氏人家现任的主子秦世同,眼见着我们兄弟施财于民,符其祖先之道,见此天赐良机,于是……于是便将秦氏祖先留下的遗产捐给我们,让我们用其去……施救天下百姓,已报秦家未完之愿……”陈扬继续说道,“我们之前在沂州,准备就此施救百姓……谁知,朝廷的某些官员……也是对秦家的遗产虎视眈眈,想要据为其有,并命沂州的王宣王信父子,不择手段夺到它……不过因为秦家有先皇遗令在先,虽然秦守越曾抗旨被贬,但……其功绩显赫,先皇便下令朝廷官员不能干预秦氏人家……可是现在秦家的遗产落在了我们……北原五侠的手上,我们以此施救沂州百姓,王氏父子就借此……煽风点火,在征税方面屡施歹计,造成了官民亲反的乱局,从而……以此为由,想要逮捕我们北原五侠……我们兄弟无可奈何,只得……离开山东,然后来到了这大都。毕竟……我们北原五侠答应过秦世同秦老爷子,要帮他完成未完之愿,在所不惜,所以……我们兄弟便想来这大都,继续完成秦氏祖先的志愿……”

    听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现在才明白,一直想要弄清楚的那队运资车物,其实就是蒙元先皇时期,秦氏祖先秦守越留下里的那笔遗产。本是用于救济百姓的,蒙元朝廷的奸臣却想要占为己有,才会有今天的“闹剧”。

    然而没有完,陈扬咬牙坚持着,还有话语未尽:“我们兄弟……我们兄弟最开始来到青墨山庄。也知道青墨山庄隶属于蒙元朝廷,所以……所以没有贸然把秦家的遗产车物带到青墨山庄……得知了大都城来运镖局的事迹后,知道……来运镖局不但不归朝廷管制。而且……正义人心。我们借久旺商会及其和鸣剑山庄的关系,然后……通过鸣剑山庄……也就是花庄主你之手,将那队车物绕过接到了大都城下,再由此运车进城……”

    说到了花叶寒,任光起身问道:“是这样的吗,花前辈?”

    花叶寒轻轻点了点头,回忆着缓缓说道:“没错……当时我们接派了另一个委托人的命令。帮助北原五侠,将车队秘密转送至了大都城郊……待到北原五侠五位前辈从青墨山庄转至大都的时候,再将车队交还给他们。然后由他们带进城,最后寄藏在你们来运镖局里……”

    陈扬这边还没说完,继续挣扎道:“在来大都之前,我们……我们也料到了蒙元朝廷不会放过我们。所以我们……才先把车队寄藏在你们这个不被朝廷管制的……来运镖局里。我们也曾想过。沂州城的王氏父子知道了……我们的去向,一定会派人通信大都的官员,在大都对我们不利……只是没想到,这个日子会来得这么快……在还没完成秦家人的遗愿之前,我们北原五侠就要……就要……”说到这里,陈扬的气有些急促起来。

    “陈前辈——”所有人见着陈扬有些状态不妙的样子,急着喊道。

    “听我……听我把话说完……”陈扬坚持着,继续咬牙道。“我们北原五侠已经……没办法完成秦家人的遗愿,但……但这秦家人的遗物。也绝不……绝不可以落在蒙元朝廷的奸人之手……其实我们北原五侠五兄弟,早就……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所以我们也早就想好了……遇到这种情况的对策……帮助秦家人完成志愿的,不只是……我们兄弟五个,秦家人因为不放心,所以也派了亲信跟我们来到了大都郊外……你们听好了,察台王府的人……可能很快就来到了来运镖局,在此之前,你们必须……必须要将秦家的遗产带出大都城……”

    “可我们要怎么做?”花叶寒急切着问道。

    陈扬继续坚持道:“车物太多,夜间行人又少,极易引起……蒙元官兵的注意……为了避其猜疑,你们多派人手,分批……分批将车物零散带出城,以避开蒙元官兵的……注意力……还有,我已经活不长了,留一辆车给我……把鄙人的尸体藏进车内带出去……你们一路往东走,到梁子山的脚下……那里有一个聚落的人家,是秦氏人家派来的亲信……你们运车找到那里后,找到一个名叫‘朱须聪’的人,把事情告诉给他……他是秦家人的亲信,看到了鄙人的尸体及运回的车物后,应该会……应该会相信着一切……并且……并且你们告诉他,我陈扬……还有北原五侠,没能……没能完成秦家人的志愿,我们没能……没能……没能……”陈扬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是要即将断气。

    “陈前辈?陈前辈——陈前辈——”花叶寒看到了异样,不禁大声喊道。

    但是一切都已晚了,陈扬——北原五侠的最后一位,也因重伤失血过多而离开了人世。但是他最终还是在临死之前,将所有事情的因果及委托的任务,全部告知了花叶寒等人……

    (现实中)……

    “事实就是这样……”花叶寒说到这里,眼眶中也湿润了不少,似乎是对陈扬前辈的逝去感到惋惜不已。

    孙云听到后也是非常的震惊,他也明白了那队车物的秘密以及察台多尔敦为什么包围来运镖局无果后又走掉了。而且,现在所有的真相也基本上都清楚了,那队运资车物就是沂州城“秦氏人家”祖先秦守越留下的遗产,用以施救百姓,而北原五侠正是接过了秦家人的遗愿。但是在沂州城,因为奸臣的私通,朝廷命王宣王信父子夺回秦家人的遗产,于是在沂州城嫁祸罪名给北原五侠。北原五侠迫于无奈,但又不能放弃与秦家人的誓约,所以改在大都继续施财于民。北原五侠先是在青墨山庄寄居,心知其隶属于蒙元朝廷,不能明目张胆地运送车队,于是借鸣剑山庄之手,委托转运至大都郊外,待到北原五侠进大都时,在亲自运进城内。而在此之前,察台王府也是得到了沂州城的消息,沂州城的官员一定下令了察台王府暗中除掉北原五侠,并夺回车物,所以察台多尔敦正好借察台王重病让位之机,暗中派出眼线跟踪北原五侠的一点一滴。谁知事有不济,在青墨山庄派出的眼线却遭到中间无意插手的卢欢干预,结果局势复杂,察台多尔敦便亲自调查。而北原五侠知道真相好,只能先把车物寄藏在察台王府不能干预的来运镖局内,但察台多尔敦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在今日派出了搜查官兵,确定了青墨山庄没有线索后,才把目标放在了来运镖局身上,然后上演了一系列的暗杀计划以及今晚的这一出“闹剧”……

    孙云想明白了很东西,心中暗道:“没想到仅仅是北原五侠前辈的事情,却牵扯进了这么多的东西……虽然所有的问题基本上都水落石出了,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弄明白——鸣剑山庄屡次在暗中帮助北原五侠,而且时机恰到好处,他们是怎么提前知道察台多尔敦会对北原五侠不利的?难道说,这其中还有另外隐藏的人物知道这一切……”带着心中的疑问,孙云把目光又放在了鸣剑山庄花叶寒身上。而其实这个问题,察台多尔敦也有想过,他也一直很纳闷,这个暗中委托鸣剑山庄暗中帮助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沂州城?秦氏人家……”听完了花叶寒刚才的叙述,杜鹃这边却是独自喃喃起来。

    孙云见到杜鹃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转过头来问道:“鹃儿,你怎么了?”

    杜鹃望着孙云,轻声回应道:“我今天在青墨山庄的时候,董渝大哥也和我说过了,关于沂州城‘秦氏人家’的事情……”

    “你说什么?”孙云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他猜不到董渝会和杜鹃说关于沂州城的事情,于是孙云又接着道,“既然如此,为什么鹃儿你不早说?”

    “我怎么知道这所有的事情会和沂州城的‘秦氏人家’有这么大的关系?那个时候,云哥你嘱咐鹃儿问有关北原五侠前辈来由的事情,我一问,董渝大哥就和我说他们是从沂州到往大都的,然后只是当趣事的,顺便说了一些关于‘秦氏人家’的历史……”杜鹃回答道,但是当她一提到今天在青墨山庄的事情,杜鹃又想起了孙云“利用”自己的那一桩,说完话后,表情又立刻变得不开心起来。

    孙云看着杜鹃突变的表情,大概知道了杜鹃在“气”自己,心想着现在也没心思和杜鹃解释这一切,于是只好先忍了忍,没有再和杜鹃“扯话”。

    任光走到孙云身边,继续说道:“按照陈扬前辈临终前的意思,我们已经安排了人手秘密运送车队出城……少主你没见着,阿布、阿景他们都不在吗?”

    “这么说来,我和鹃儿回来的时候,看见的那些从城里零零散散运车出来的人就是……”孙云恍然大悟惊慌道。

    “没错,就是阿布、阿景、阿聪,还有鸣剑山庄的弟子成付、古兴康及雷正风等人……”任光沉着道,“当然,还有陈扬前辈的尸体……他们现在出城,正赶往梁子山去……”

    孙云听了,精神有些恍惚,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他转头望了望花叶寒,想到自己刚才疑惑的地方,于是又说道:“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确实也没料到……不过,作为晚辈,晚辈还有些话想要亲自问一下花前辈……”

    说着,孙云转向了花叶寒跟前。花叶寒眼神一凝,似乎是猜到了孙云心中的疑惑及接下来所要问的问题,用复杂的眼神望着朝自己慢慢走过来的孙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