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临终遗言 上
    来运镖局内,肃杀窒息之感俨然还在……

    而此时慌了神的,不再是来运镖局的人,反倒是察台多尔敦这边站不住脚了。原本信心满满地以为能在来运镖局找到充足的证据,找到北原五侠的运资车物,甚至能将来运镖局一网打击,没想到今夜却是扑了个空。别说车队了,后院里面连一个车轱辘都没有看见,空空如也。

    察台多尔敦实在是想不到,就算来运镖局真的知道察台王府的人今夜要来来运镖局搜查,想要将偌大的车物凭空搬走,还不留任何线索,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即使是江湖上有名的飞天大盗,也想不出此等移花接木的妙计,除非只有一种可能,还有人更早知道了察台王府的动向,并事先安排好了这些车物转移的周密计划,赶在察台王府的人到来之前,就事先运走了车物……

    但是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察台多尔敦的猜测罢了,没有足够的证据。事实胜于雄辩,既然现在在来运镖局没有找到物证人证,那察台多尔敦自然也没有正当理由有再继续刁难来运镖局的人,如果强行硬来,察台多尔敦很有可能面临的是诽谤的罪名及自己的父亲察台王的质问。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察台多尔敦又怎肯收手?即使没有在来运镖局找到要找的东西,但察台多尔敦依旧坚信不疑是来运镖局的人安排了其他不可告人的计划。

    任光似乎是也在担忧什么,见着察台多尔敦没有想要立刻离开的意思。任光前行一步走到镖主孙尚荣的面前,轻笑了一声到:“察台公子,这镖局你也查过了。正如之前我们所说的。镖局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察台公子你没有理由的猜测罢了……若是继续呆在这里,说不定会惊动朝廷,届时若是察台王追查下来,察台公子你的立场恐怕不好啊……”

    察台多尔敦望了任光一眼,急躁兼不屑的态度说道:“哼,我知道你们来运镖局的人个个都有本事……行。今夜我们不再刁难你们来运镖局,不过本公子还是不会改变对你们来运镖局的看法。等着吧,只要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恩怨秘密一日不出。我察台多尔敦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察台多尔敦的口气很强硬,很明显地表现出了自己和来运镖局的对立关系。而任光看在眼里,表面上笑容面对,心里却是嫉恨不已。察台多尔敦曾经惨无人道的所作所为。任光又怎会不知道?之前来运镖局在雾隐丛林遭遇噩梦的那一日。他也是在场的,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和孙云一样,任光也是十分愤恨察台多尔敦。

    不过为了不让局势继续剑拔弩张下去,任光还是能忍就忍,缓和说道:“既然来运镖局没有窝藏朝廷重犯及上缴运物,察台公子还是请回吧,我们再次恭送察台公子……”

    无功而返也是没有办法。察台多尔敦最后用不甘和记恨的眼神望了一眼任光,随后对身后的带刀侍卫道:“传本王命令。收兵回府——”

    于是,察台多尔敦带着一脸的不屑和气愤,鸣金收兵,来运镖局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逃过了这一劫。而看着察台多尔敦彻底走出了来运镖局的大门,任光的心才算是落了一半。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一半而已,他似乎还在担忧着其他事情。而且今天晚上发生这么大的事,察台多尔敦“登门”来运镖局,和孙云一向要好的兄弟中,只有任光一人出现来应对事态,其他像林景、石常松、何子布等人却是不见踪影、不知去向……

    察台多尔敦从镖局的大门出来后,在马驹旁伫立了许久。随即,察台多尔敦两眼一怒,右手一拳聚气,隔空朝地面打去,只觉一阵轻微的震动,察台多尔敦所站的原地被察台多尔敦的隔空拳头打出一个石缝窟窿。

    现在的察台多尔敦,可以说是心情糟透到了极点,本以为这一回能够在来运镖局抓个正着,到头来没想到自己却是空扑一场,辛辛苦苦策划了暗杀北原五侠及调查运资车物的一系列计划,没想到最后自己竟然像是被玩弄一般地被迫结束了对来运镖局的“制裁机会”。

    察台多尔敦深深吸了几口气后,一个跃步重新飞上马背,准备骑马离开镖局、返回王府。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传令侍卫从东门的一侧飞奔回了来运镖局门口,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禀报。

    “报告察台公子——”那个传令侍卫低声道。

    “这个时候又来回报什么事情,不知道本公子现在心情很差吗?”察台多尔敦看也没看那个侍卫一眼,不屑一顾道,他也想不到现在能有什么消息能让自己重新兴奋起来。

    然而这个侍卫的消息的确就让察台多尔敦再次聚精会神起来,只听侍卫严肃道:“回公子爷,今夜城门守卫发现异样,平时少有外出的运资车队,三三两两出城而去,行踪较为可疑……但由于上头没有命令,因此出城的人员守城侍卫并没有检查有关车物的内容……”

    听到这里,察台多尔敦心中暗道:“三三两两的车队,如果有可能的话……按照之前信中王宣王信父子所说,北原五侠运来的车队规模庞大,若是顶然日间一定会引人注目。这样的规模,能藏下的地方也只有来运镖局,而我之所以扑了个空,是因为他们先一步把这些车物给运走了……而且,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完全可以将车物的整体拆成零零散散的部队,分批着出城,这样也不会遭到检查人员的怀疑……此等移花接木的手法,恐怕也只有来运镖局的人有这样的机会……制裁来运镖局的机会还是有的。不过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如果说今夜带车出城的那些人,真的是来运镖局的人。现在若是能够赶过去抓到一两个活口,说不定就能找到来运镖局包庇北原五侠的铁证,到时候再和来运镖局的人算账也不算太迟……”

    察台多尔敦想了半天,最后想要出城追两个活口回来。于是,察台多尔敦又对传令的侍卫问道:“对了,你又没有看清楚,他们出城以后。是往什么方向逃的?”

    那个信差侍卫回答道:“回公子爷,夜色太浓,守城的侍卫兄弟没有完全看清。不过从大致的方向上来看,他们的去向很有可能是城东的梁子山。梁子山可是通往大都郊外及山东边境的重要地带,如果说今夜出去的那些不明人物拖走的物品是北原五侠的运资车物,离开大都、前往山东边境可能另有其意……”

    听到这里。察台多尔敦也开始略微担心起来。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后严肃道:“来运镖局的人个个有胆识。何种事情也不是没可能……而且,今夜孙云孙少主并不在来运镖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如果说孙少主不再,那就很有一种可能,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也在今夜出城的队伍里面……”

    说到这里,察台多尔敦手下的侍卫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用非常坚定的眼神望着察台多尔敦。

    “孙少主阿孙少主,看来你是硬要和我察台多尔敦在远离镖局的地方一了终结是吧……行。我今夜就如你所愿,在这个即将是你的祭日里……”察台多尔敦暗暗叨咕了一句。

    然而察台多尔敦话虽这么说。但他现在心里也很没底,因为他也不知道现在孙云的目的和动向究竟是什么。而且察台多尔敦的猜测也是错误的,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孙云现在就站在来运镖局外的一处小茶坊处,静观着这里的一切;他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孙云今天一天都不在来运镖局,他一直以为孙云是这次计划的主要参与者。事实上,孙云和今夜的“诡异事情”没有任何的关联……

    “驾——”察台多尔敦的良驹嘶蹄一声,随后察台多尔敦大声喊道:“全体人听令,所有人员现在全部前往大都城门四周进行检查,没有本王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城池,就连出去的也不行——”

    “是——驾——”身后的蒙元士兵异口同声地答道,随后纷纷骑着自己的战马跟随察台多尔敦而去,没有马的也只有徒步而去……

    “吭咔吭咔……”兵甲的声音正在逐渐退去,城中如同巨龙连串般的火把,也是渐渐隐没在黑暗中——看来察台多尔敦朝着城门的方向已经逐渐走远了……

    本来在一旁一直提心吊胆的孙云,在门外苦苦等了一个多时辰。怕是镖局里的家人会出了什么事情,孙云几次就差点冲上去和外围的蒙元官兵拼命来了。不过因为身旁一直有个放不下的杜鹃,孙云也不能过于的轻举妄动……然而这一等,一个时辰过去了,看着察台多尔敦带着手下的部下似乎是毫无收获地从来运镖局离开了,孙云反倒是疑惑不已。

    “奇怪,察台多尔敦就这样……走了?”孙云心中有些不敢相信地莫名其妙道,“察台多尔敦那个家伙不是一向对我们恨之入骨吗,怎么今夜不但没有刁难来运镖局,反倒是两手空空的地出来了,难道镖局里面又出了什么事情……”

    不只是孙云,在他身旁坐下休息的杜鹃同样也是呆着这样的疑问。杜鹃也担心家里人的情况,于是孙云道:“云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察台王府的人今夜回来包围了来运镖局,然后又什么没做地就走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总感觉事情不太对……察台多尔敦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找到机会报复我们来运镖局,派兵包围镖局,逼迫镖局的人交出重要的东西,也就是运资车物……可是现在他们又两手空空就这样走了,到底什么意思,车物不是就放在镖局的后院吗,难道这其中又有什么阴差阳错?”孙云自言疑惑道,“察台多尔敦这一来一回,虽然镖局没损失什么,但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其中一定还有来运镖局及察台王府双方都不知道的秘密……”

    想罢,孙云回头对杜鹃说道:“鹃儿,我们先回家吧,我在想……会不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虽然杜鹃对孙云的好感之意消退了不少,但是现在杜鹃一门心思关系着镖局的命运,也没时间和经历值得她胡思乱想别的事情。

    于是,杜鹃点了点头,这回改用自己拄杖返回镖局;而孙云依旧是不太放心,一直跟着杜鹃一起……

    来运镖局内……

    生死中逃过一劫的孙尚荣等人,可以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对于毫不知情的孙尚荣来说,可以算是逃过生死。但是对于任光来说,这一切似乎就和计划好了的一样,任光的表情却是显得异常的淡定。

    孙尚荣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会面察台多尔敦的,没想到来到后院之后,发现之前寄藏在后院的运资车物不见了,这让孙尚荣自己也是一时间懵了、摸不着头脑。孙尚荣知道任光会清楚这一切,于是问道:“阿光,你老实跟我说,后院的东西全都不见了,是不是你还有其他的一些人实现就安排好了的?”

    任光依旧是表情淡定地应声道:“镖头,事情的一切,我待会儿详细说明……现在主要的是要等少主回来,少主今天在外一天,城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却一无所知。还有阿景他们,我现在最放不下的是他们……”

    “对了,阿景呢?”孙尚荣这才想起了一晚上不见的林景、石常松等人,于是又问道。

    任光刚想要回答,这个时候,孙云和杜鹃则急匆匆地跑回了后院。

    “义父,阿光,我回来了——”孙云见了众人后,立刻上前关心道。

    “荣叔,阿光哥——”杜鹃这边也是一样。

    “云儿?你终于回来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见到孙云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孙尚荣有些激动地走到了孙云面前,关心问候道。

    “我没事,义父……”孙云先是安慰了一句,随后又问道,“倒是你们……我方才看见察台多尔敦派兵包围了来运镖局,意向不轨。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察台多尔敦这次来镖局是不是为了北原五侠的那个运资车物。之前不是一直放在镖局的后院吗,现在怎么没了?而且,察台多尔敦怎么两手空空地就离开了,这其中到底都发生了一些什么?”

    “这正是我们现在正要说的——”正在说话间,后院的一间书房突然走出一个素衣的中年人。此人的打扮非常普通,但是孙云不会认错,这个人是经过乔装打扮过了的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

    为了应付察台王府官兵的搜查,花叶寒不得不打扮成镖局下人的样子混在人质之中。毕竟之前救陈扬前辈的时候,是自己蒙面打退了察台多尔敦,若是察台多尔敦再次找上门来,虽然不确定和自己交手的蒙面刺客就是花叶寒,但是看到花叶寒本人,想到和自己过招的高手,又想到和来运镖局的关系,察台多尔敦难免会起疑心,所以自己便打扮成了镖局下人的模样,以躲过官兵的搜查。

    花叶寒缓缓走到了众人身前,站在任光身边,义正言辞道:“这一切,都是陈扬前辈安排我们做的。”

    “花前辈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北原五侠的陈扬前辈安排好的?”孙云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错——”花叶寒用略带悲悯的口气继续道,“而且是陈扬前辈临终前亲自嘱咐我们的……”

    听到“临终前”三个字,一无所知的孙云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