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五十章 移花接木
    来运镖局大门外,灯火通明,成百上千的蒙元官兵正虎视眈眈地望着镖局大门。察台多尔敦骑着马,立在军队的最前方,眼见着来运镖局将要打开的紧闭的大门,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杀气……

    “吱——”短暂的黑夜寂静后,随着一声开门的声响,镖局大门缓缓打开了。

    察台多尔敦凝神望去,他以为打开大门的会是来运镖局的少主,自己的死对头孙云,已经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大门打开后,从门缝中渐渐露出身影的,是一个年过五十的老汉。

    打开大门的正是来运镖局的镖主孙尚荣,跟在他身后的自然还有任光等人。孙尚荣见着察台多尔敦,甚是感到陌生,毕竟之前和察台王府过节之时,都是义子孙云他们去应付。今天终于见到了察台多尔敦,看着察台多尔敦满眼的杀气,涉身三十年江湖宽广的孙尚荣倒是并未显出半分害怕的神情,反倒是显得非常镇定。虽然门外包围镖局茫茫多的蒙元官兵的情景让孙尚荣有些吃惊,但是孙尚荣倒也并不紧张,自从来运镖局搬到大都以后,他每天都做好了这个准备……

    而和察台多尔敦有过不少交道的任光却是再熟悉不过了,看着这个令人发指的面庞,任光的眼里充满了嫉恶如仇的神态。

    孙尚荣出来后,双方也并未直接发生口角,而是互相对视了对方少许……

    场面顿时变得格外的肃杀和窒息。似乎哪一方先开口说话,导火索引燃的场面就会一触即发。不过作为来运镖局的总镖主,到了镖局危难的时刻。必须要挺身而出。一想到这儿,孙尚荣还是先发话道:“老身来运镖局总镖主孙尚荣,身置大都,尽务自身之责度,恪守朝廷之礼法,不知察台王府之人深夜千军包围来运镖局,所为何意?”

    察台多尔敦也是稍稍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出来迎接自己的人竟会是来运镖局的总镖主,也没想到从未有过素面的镖主孙尚荣,面对千军压境的时候。竟会显得如此的镇定。缓了缓神后,察台多尔敦依旧是带着咄咄逼人的口气,冷冷道:“北原五侠身犯大事,已为朝廷重犯。朝廷有令。下令捉拿北原五侠所有人等。并查出其运资车物,多以上缴——而今北原五侠曾暂居来运镖局,车队也是不明行踪,朝廷有令,命察台王府之下到往镖局,查出证据、捉拿钦犯!”

    看来还真是让孙云猜对了,察台多尔敦为了将北原五侠一网打尽并找到那个重要的去向不明的车物,便定北原五侠为朝廷重犯。以捉拿嫌犯为由,欲强行闯入来运镖局。而之前北原五侠拜访来运镖局的时候。的确就是把运资的车物寄藏在了来运镖局,如果察台王府的人强行进入镖局搜查,来运镖局的人也很有可能难逃一劫。

    孙尚荣听了察台多尔敦的话,静静想了想,随即又道:“察台公子有公务在身,我等且能理解。但是我等不明白,察台公子究竟有什么证据,证明北原五侠现在就在我们来运镖局,并且还有察台公子所说的运资车物,你又何以确定就在镖局之内?”

    察台多尔敦看着孙尚荣死到临头还在狡辩,随即冷笑道:“哼,我们已经有了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此点……而且,本公子奉劝你们,趁早交出朝廷重犯陈扬,以及北原五侠的运资车队,否则,朝廷可以以窝藏朝廷重犯为由,置你们来运镖局死罪。若是犯了死罪,就算是我父亲察台王来了,恐怕也帮不了你们了……为了包庇一个毫无关联的朝廷重犯,只身犯险可是不值得的,孙镖主你可要想清楚了……”

    察台多尔敦说出此话,似乎还给来运镖局留有后路。不过察台多尔敦也心有他意,首先,若是来运镖局主动交出了之前重伤垂死的陈扬以及北原五侠的运资车物,察台多尔敦也能省不少力气达到目的,而且还能放来运镖局一条生路,不和自己的父亲察台王彻底反目;其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察台多尔敦发现一向出头的孙云并没有出现,心想着来运镖局的人一定也做好了等之类的计划,决不可轻举妄动。

    当然,察台多尔敦并不知道,今天孙云一天都不在来运镖局,就连北原五侠被暗杀的消息,孙云到现在还不知道。而此时的孙云正站在来运镖局门外的一处,被包围的蒙元官兵隔在了外面,徒然看着门外的一切,只知道察台多尔敦兵发镖局的目的,却是不知道此时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孙尚荣也不懂察台多尔敦的意思,又是大军压境,现在却似乎是给来运镖局留以后路的样子,以条件相诱惑及威胁。不过北原五侠拜访来运镖局的时候,陈扬就曾嘱咐过孙尚荣,不能把运资车物的下落告知蒙元朝廷,更不能落在蒙元朝廷的手上。想着今日察台多尔敦已经派出千余官兵包围了镖局,即使是死,也不能违背了当初在陈扬面前的誓言。想到这,抱着必死决心的孙尚荣,斩钉截铁道:“可能让察台公子你失望了,来运镖局里根本就没有窝藏朝廷重犯,北原五侠不在这里,也么有你们所说的运资的车物——”虽然孙尚荣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说谎,但是除了最后再察台王府的人面前展现一点骨气,也没了其他的办法。

    察台多尔敦听到这,沉默了许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察台多尔敦突然慢慢笑出声来,也露出了极为狰狞的表情。他望着孙尚荣视死如归的神情,大声放笑道:“好,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们话都说出口了,可就别怪本公子无情无义了……朝廷重犯陈扬此时就藏在你们镖局里面,还有朝廷下令上缴的北原五侠运资车物。窝藏朝廷重犯、拒不从法。你们来运镖局也只能走到今天了……”说完,察台多尔敦骑在马上,从自己的腰间拔出苗刀,似乎是要有所行动。

    而孙尚荣在门口处一直挺立着,表情没有任何的变换。虽然他知道他自己刚才说的这句话,可能会毁了来运镖局的一切,但是他并不后悔。作为来运镖局的总镖主,他没有丧失应有的骨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孙尚荣背后的任光突然站了出来。对察台多尔敦发话道:“察台公子可不要含血喷人,我们镖头说了,镖局里面并没有窝藏朝廷重犯,也没有察台公子你说的什么运资车物——如果说察台公子诬陷我们来运镖局。还加以重病包围来运镖局。恐怕朝廷怪罪下来的就不是我们来运镖局,而是你们察台王府了……”

    察台多尔敦听到任光的话语,不经愣了一下,毕竟任光说此话的时候显得非常的镇定,似乎是很有信心的样子。不过察台多尔敦怎么想也不会认错,来运镖局的运资车物只有可能是藏在来运镖局无疑了,就算他们藏得再深,挖地三尺也能找得到。

    察台多尔敦想了想。用阴冷的口气对任光道:“姓任的,我可认得你。你不就是一直跟在你们孙少主身边的那个镖师吗?今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孙少主居然自己不亲自前来,反倒是你这个任镖师出来和本公子对话,实在是有些不妥……不过居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看来本公子不使出硬手段,你们是不会认错的是吧……”

    察台多尔敦说完话,似乎是有所举动的样子,他示意身后的官兵整装待发,似乎是要对来运镖局有所举动。

    任光倒是临危不乱,继续义正言辞道:“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事实就是事实,来运镖局没有窝藏朝廷重犯,也没有私藏你们所说的什么运资车物!若是你们察台王府诽谤我们来运镖局,强行搜查,察台公子你自己可是也知道后果的——”

    任光的语气也十分强硬,察台多尔敦听了,心中早已怒起三分。但是想到证据现在就在来运镖局里面,任凭任光如何嘴硬,也是逃不过现实。于是,察台多尔敦并没有直接回应任光的反驳,而是对着身后的部队下令道:“传本王命令,前部进入镖局,给我搜!”

    此话一出,察台多尔敦身后顿时兵甲铁柝声骤起,只听得几声苗刀出鞘的锐利声,“吭咔吭咔——”的整齐步伐,前排的部队朝着来运镖局进军而去。

    没想到任光的一句话,直接动怒了察台多尔敦,察台多尔敦也不再和来运镖局做嘴皮子上的纠缠,直截了当地派兵强行闯入镖局搜查。

    孙尚荣见着突入起来的一幕,不禁开始紧张起来。但任光则在孙尚荣身后拍了拍肩膀,并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告诉孙尚荣不用紧张——看样子,任光这边倒是想好了应对察台多尔敦的计策……

    前排的部队进了来运镖局后,察台多尔敦也从马上下来,提刀进入了镖局。这是他第一次进入来运镖局,之前有察台王的命令,察台多尔敦一次也没有进来镖局过,今天终于实现了。但是他今夜来此的目的不为别的,只为找出北原五侠的陈扬及寄藏在来运镖局的运资车物。

    上百的蒙元官兵进入镖局后,也没有像强盗一样直接开始搜查,而是纪律严整地举着火把,等候察台多尔敦进来下达命令。而察台多尔敦也不急,既然任光都给自己撩话了,那自己怎么也得让来运镖局的人心服口服,好让来运镖局的人死得明白。

    察台多尔敦走到了庭院的正中央,望了望四处的构造,随后下令道:“第一分队,前往左侧庭院搜查,第二分队前往右侧;后面的分队正厅堂搜查正厅堂并封锁,没有本公子的命令,决不可让任何人出入;其余人等,随本王进入后院搜查!”

    “是——”所有的官兵同声应道。

    官兵闯入了来运镖局,镖局里的许多下人都开始有些惊慌起来。官兵们把一些无关的人员全部封锁监视在了正厅堂之中,厅堂里面不时传出来惊恐的尖叫声。

    “不许出声,给我安静点——”几个蒙元官兵拔出了甚至拔出了苗刀相以威胁,但是依旧是控制不住。

    几个经验稍许丰富的镖师,遇到这样的场景还算是显得镇定,互相示意了一番后,纷纷开始安抚一下周围有些惊慌的下人,混乱的场面才算是镇定了一些。

    而正厅堂之中,孙尚荣的妻子甄灵则显得异常的镇定。她没有理会蒙元官兵的威胁,也没有因为今夜官兵的搜查而显得惊慌失措,她只是用略微担忧的目光望着厅堂门外,心里牵挂的是自己的丈夫孙尚荣,以及如此之晚还未归家的孙云……

    搜查了足足一个时辰,左右两侧的庭院都没有搜到所谓的运资车物,也没有看到浑身是伤的陈扬,而封锁无关人士的正厅堂就更不用说了……

    “报告察台公子,左右两侧庭院都没有找到朝廷重犯陈扬,也没有搜到运资车物,就连来运镖局的库房,也只有零零散散的镖局货物而已……”搜查无果的蒙元官兵回来报告道。

    “那就只有可能是后院了——”察台多尔敦用满是杀气的眼神望着后院的方向,随后下令道,“所有人听令,随本王前往后院搜查——”

    “是——”蒙元官兵又一次齐声答道,跟随着察台多尔敦前往后院而去。

    看到这里,孙尚荣心感了结,因为他知道,北原五侠的运资车物就是藏在镖局的后院,察台多尔敦这样进后院搜查,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想到这里,孙尚荣决定坦然面对这一切,跟着察台多尔敦及自己的属下任光等人,慢慢往来运镖局的后院走去。

    然而此时此刻,任光的表情却是和孙尚荣截然相反,他虽然也是一脸的坦然,但是透露出来的却并不是悲观失望,反倒是自信满满,似乎任光从一开始就并不担心察台多尔敦会搜到运资的车物……

    满怀决心的察台多尔敦,带着手下的几十蒙元士兵到了来运镖局的后院……察台多尔敦傻眼了,孙尚荣自己也傻眼了,只有任光一个人在默默的微笑——

    来运镖局的后院空空如也,别说是庞大的运资车物了,现在就是连个木箱子都看不见,似乎这里从一开始就没藏过什么东西。

    孙尚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没想到之前寄藏在这里的运资车物居然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不翼而飞”,此时的自己也是被蒙在鼓里。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原本自信满满的察台多尔敦看了眼前空旷的场景,也是无法立刻接受现实,两眼发呆地自言自语道。

    任光见了察台多尔敦的神情,上前笑着道:“怎么样,察台公子,来运镖局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搜遍了,都没有找到察台公子你想要的东西,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之前察台公子你口口声声说找到了充足的证据,说我们来运镖局窝藏朝廷重犯及朝廷上缴的运资车物,结果呢?”

    察台多尔敦此时也是傻了眼,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只是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提着苗刀愣了站很久。

    庞然大物不翼而飞,如同移花接木般的手法,孙尚荣也是没能立刻猜透。不过看着任光自信的神情,孙尚荣非常肯定,任光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早就为今夜察台多尔敦的带兵搜查最好了应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