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危机重重 下
    大都城外,灯火通明。今夜的大都都城显得格外的肃杀,夜色已浓,也许是巡逻部队的频繁穿梭,街上早就没有了行人……偶尔夜城中,穿过一条如同灯笼连串的长龙,在黑夜中隐隐跳动那是蒙元士兵掠过城郭的行径,一列接着一列,整装贯穿于整个大街小巷……

    而在大都城外,隐隐约约几只零零散散的车队,如同星星灯火般,隔断出城,然后快速驶向远处,渐渐埋没在远郊的黑夜处……

    而在远郊的另一处,又有行人正匆匆往大都都城这边赶来……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远郊山丘处,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女子的娇弱声,伴着惨淡的月光,两个人的面容逐渐清晰起来。

    只见一个黑衣少年正一手提着拐杖,一手背着一个年轻女子,踏着崎岖的山石,快步飞奔下来。到了山脚处,黑衣少年渐渐停了下来,但是却并没有放下背上的女子。

    “快放我下来”那女子还在喊道,不过声音并不大,听起来口气并不像是求救,倒是有一丝抱怨的意思。

    匆匆下山的两人,正是从青墨山庄回来的孙云和杜鹃。从青墨山庄那里知道了蒙元官兵搜查了青墨山庄的事情后,孙云担心来运镖局这边会出事,所以不由杜鹃分说,直接背着她快步跑了回来。而杜鹃则因为之前孙云“利用自己”,到现在还感到心情低落。现在又这样莫名其妙地背自己跑回来,杜鹃不禁觉得孙云心里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更是感到伤心不已。回来的路上也是一个劲儿地喊道。一路喊回来,杜鹃的嗓子都有些累了。

    “快放我下来……”杜鹃还在孙云的背上叫唤道,怎奈自己的腿脚不便,孙云又把自己的两脚扣得很死,杜鹃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孙云没有理会杜鹃的话语,看着眼前大都城门的一片火光,不禁小声道。

    杜鹃听到孙云这句话。认定了孙云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两颗泪珠不禁从眼眶中滴落下来,也没有再继续叫唤下去。

    孙云依旧是没有放下杜鹃。来到山脚后,自己继续背着杜鹃,意在一棵大树旁观察着情况。虽然远山脚这里离大都城有两里之地,但是城外至远山脚这一块全是寸草不生的空旷郊野。视野一目了然。能直接看见大都城门的情况。

    孙云凝视着眼前的场景,只见大都城外今夜的火光格外的通量,时不时会有零零散散的拖车从城里出来。孙云甚是感到好奇,心里嘀咕道:“奇怪,从城里出来的车队,一般不是运镖的,就是当地商会有令指派的,但是这时间似乎也太晚了。大晚上的。又会有谁指派任务呢?不会是来运镖局吧……应该不可能的,如果晚上有任务。白天的时候义父并没有告诉我。而且夜里若是托镖,任务一定非常重要,我这个镖局的少主都不在,镖局是不会有行动的,那究竟是谁呢……”

    孙云正疑惑着,大都的城门之处还是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两三人拖着板车出城了,这样看来,也不像是拖什么重要的东西,这就更加让孙云疑惑不解了。不过现在孙云心想着的,都是来运镖局的安危,见着这些车队零零散散的出来,自己也不好掺合进来,只好继续默默地等待……

    又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大概出城的运车来来回回七八趟之后,确定了再也没有人出城了,孙云这才背着杜鹃从山脚处走向城郭。

    “放我下来”看着孙云这样来来回回奇怪的举动,而且也不放自己下来,杜鹃又不禁喊道。虽然她不知道孙云葫芦里究竟买的什么药,但是她自己也不想管这些事情,今天出来累了一天,又遭到这样的“冷遇”,杜鹃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回到家里,什么事情也不要担心……

    孙云又背着杜鹃,快速跑了两里地,终于回来到了大都城门门口。只见今夜大都城门的守卫都格外的严肃,每个士兵的神情也聚精会神,似乎是看着朝廷重犯一样地望着回来的孙云和杜鹃两人。

    孙云并没有太在意,他有预感,今夜一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从城门楼的这些守卫的神情中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孙云也没有过于理会,背着杜鹃就往城门快步走去;而杜鹃也很配合地没有再继续发牢骚下去,安安静静地伏在孙云背上,等到二人彻底脱离了这些守卫士兵的视线,再作打算。

    然而,就在孙云和杜鹃的半个身位进了城门,背后的两个侍卫突然发话了。

    “喂,你听说了吗,今夜察台王府的察台公子爷要大动干戈了,刚才过来通报的兄弟说,察台公子已经征调兵马,前往来运镖局去了……”其中一个侍卫首先说道。

    一听到“来运镖局”四个字,孙云和杜鹃的神情同时一紧。

    另一个侍卫回应道:“察台公子决定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阻止,看来来运镖局今夜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可是我不是听说,察台王之前有令,不允许王府的人主动找来运镖局的麻烦的吗?”那个侍卫又问道,“即使像察台公子这样身为察台王的儿子,以前冒犯来运镖局的时候,还被察台王关了禁闭,现在察台公子这样贸然前去,真的不要紧吗?除非来运镖局真的做了什么触犯朝廷的事情……”

    “连军队都用上了,可见这件事情不太简单……”另一个侍卫回应道,“行了,现在是守城时间,不要分心了,来运镖局的命数究竟如何,不是我们决定的了的……”

    那两个侍卫没有再说话。但是他们刚才说的一字一句,走进城内的孙云和杜鹃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孙云和杜鹃心中一直提着放不下,待到两人进城离开了那些侍卫的实现后。孙云立即快步往来运镖局的方向跑去……

    “我就知道,今天晚上不会有好事发生……”孙云自言了一句,背着杜鹃快速奔向来运镖局。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听到来运镖局似乎是出事了,杜鹃也开始担心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孙云一边奔跑着,一边回应道,“但是今天听董渝兄弟所说的事情,那些蒙元官兵搜查了青墨山庄。我就查出了事情不对劲”

    “有什么不对劲?”杜鹃又紧张地问道。

    “就是关于北原五侠前辈所运来的那一队运资车队……”孙云没有停下脚步,用急促的声音回应道,“那车队里的东西。一定是至关重要的,它关系着北原五侠这次来大都的目的,但是又不得不隐瞒着不让朝廷发现……这车队的东西,察台多尔敦一定是早就知道是什么了。所以千方百计想要得到他。甚至在北原五侠来大都之前,就已经安排了眼线,各地追寻北原五侠的行踪……但是北原五侠五位前辈也不傻,他们之前暂居在青墨山庄。虽然青墨山庄是无关其事的中立第三者,但是青墨山庄本就隶属于蒙元朝廷,即使青墨山庄的人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秘密终究还是会让朝廷的人知道。所以北原五侠索性找他人,也就是所有事情中的另一方介入。借此渠道将神秘车队暗藏在了我们来运镖局里。因为察台王之前有令,朝廷若是没有圣旨下来。王府的人是不会冒犯来运镖局的,所以北原五侠恰恰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把车队藏在了我们来运镖局里……但是察台多尔敦肯定不会就此罢休,若是他以什么明由给北原五侠添加罪行,那他们就可以不顾察台王的命令,以搜查朝廷嫌犯的理由强行闯入来运镖局,由此找到藏匿的车队,甚至可以给我们来运镖局定包庇朝廷重犯的罪名,以此一网打尽……不过为了确定这一点,察台多尔敦今天白天才先派出了搜查的官兵,确认了青墨山庄没有车队的行迹后,最后再把所有的目标都定在了我们来运镖局,届时‘出师名正言顺’……而现在北原五侠前辈寄藏的车队就在来运镖局,如果察台王府的军队现在包围了来运镖局,强行搜查,到时别说是车队的秘密让他们知道了,我们来运镖局可能也会自身不保……”

    听到孙云说的一系列的严重后果,杜鹃也不禁感到来运镖局今夜危机重重、凶多吉少。“原来云哥你是为了这个,才……才让我暗中去调查青墨山庄的事情……”杜鹃似乎是明白了一丝孙云“利用自己”的目的,心中也是好受了点。不过终归是瞒着自己并利用了自己,杜鹃心里并没有完全原谅孙云。当然现在危难大事当前,也容不得杜鹃有其他的想法,杜鹃此时心里担心的和孙云一样,担心来运镖局的安危……

    “糟了”孙云背着杜鹃就快跑回到了来运镖局,然而眼前的情况却是让孙宇你和杜鹃震惊了

    只见来运镖局处灯火通明,时不时传来战马的喘息声,成百上千的蒙元士兵将来运镖局前前后后包围得水泄不通,整个来运镖局顿时显得各位肃杀和窒息……

    被千百的军队包围,现在孙云和杜鹃也是没有办法回家。为了不让蒙元士兵发现、再惹事端,孙云背着杜鹃先躲在了一处打烊的茶馆立柱处,静静地观察着前面的情况,静观其变;而杜鹃也很安静地没有出声,伏在孙云的背上观察着前面的一切……

    “朝廷的人马已经包围了镖局,荣叔(孙尚荣)他们该不会……”杜鹃看着眼前从未有过的场景,不禁担惊受怕在孙云耳边轻声道。

    孙云的心里又何尝和杜鹃不是一样?整个家族面临着朝廷的通牒包围,生死存亡之际,这是孙云从来也没见过也没想到过的。眼神中虽伴着惊恐,但是孙云整个人还是显得很镇定。不过他现在也很紧张,因为他不知道接下去应该干什么。直接前去和朝廷的人硬碰硬肯定不现实,而北原五侠之前寄存的车队就在镖局后院,庞大的货物,即使再怎么藏,蒙元的官兵迟早会发现的。而且,若是证据确凿,镖局里的人被朝廷的人带走了,自己又该怎么办?是出去和朝廷的人拼命,还是……还有杜鹃,如果自己奋不顾身地前去和朝廷的人干上了,那自己背后腿脚不便的杜鹃又该怎么办?如此艰难的境况,已不仅仅是两难的抉择,簌簌寒风的冬夜,孙云头上不禁冒出了涔涔的汗水他从来没有面对过如此艰难的情境,自己也只是毫无办法地默默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被蒙元军队包围得水泄不通的来运镖局内……

    “镖头、镖头”正会议厅内,作为镖头的孙尚荣想要一会“登门拜访”的察台多尔敦,不顾任光等人的阻拦,走出门口。

    “老爷”正在这时,孙尚荣的夫人甄灵从后房走了出来,担心地喊道。见到了如今的为难情境,甄灵自己也担心着,不但担心镖局的安危,同时也自责在此危难时刻,自己却是不能为镖局做些什么。

    孙尚荣先是停了下来,随后回头对着甄灵道:“夫人,我从二十年有就在来运镖局从事镖师。如今三十年过去了,三十年如一日,我孙尚荣呕心沥血将来运镖局带到了今天。老镖头生前嘱咐老身,今生今世为了来运镖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今镖局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难时刻,我身为来运镖局的总镖主,必须出面,不管有多么危险……”

    “老爷……”甄灵看着孙尚荣坚定的眼神,心中似乎是感悟到了什么,并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继续用放心不下的眼神看着廉颇未老神态的孙尚荣。

    “可是今天前来叫门的可是察台多尔敦”任光继续道,“察台多尔敦为人心狠手辣,谁都不知道他此次前来究竟有什么目的……镖头,如果你就这样贸然前去,小心中了察台多尔敦的诡计”

    孙尚荣原地想了想,紧接着道:“之前和察台王府的人有过交的,都是阿光还有云儿你们,现在也是该到了老身亲自出面的时候了……察台王府的人既然是有目的前来,老身身为来运镖局总镖主,他自然是不会草率取了老身的性命。镖局危难关头,老身必须要亲自面对,我还就不信他一个小小的察台公子能把老身怎样!”

    孙尚荣说完后,毅然不顾其他人的阻拦,走出了正厅堂的房门,往大门口的方向笔直而去。

    会议厅里的其他人见了,依旧是放心不下,跟着孙尚荣一起往大门口方向走去。而任光则走在最后,心中却是略有所思:“察台多尔敦来这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弄清楚北原五侠运资车队的事情,还有,之前被追杀的陈前辈的下落……也不知道阿景、阿布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完成陈前辈临死前交代的事情……”

    思绪着,任光回头望了望后院的方向。而在后院,伴着夜色,一个熟悉的面孔正在后院大门注视着这一切,并和任光对眼点了点头,这个人竟是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

    来运镖局大门口,蒙元的官兵已经开始叫门了。而察台多尔敦正骑着马,立在军队的最前方,眼见着来运镖局将要打开的紧闭的大门,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杀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