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危机重重 上
    几个蒙面刺客从右侧的废弃酒楼二楼跳下后,用暗器打退了奔袭而来的察台多尔敦。察台多尔敦没有做好应对准备,简单的挥袖弹开了飞来的暗器。

    由于不清楚对手的路数,而且第一印象对方的身手不俗,察台多尔敦还是先退后几步,静观其变。

    几个蒙面人落下后,提剑挡在了背后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扬,似乎是从一开始就打定要保护陈扬。

    夜色朦胧,身立在两侧没有出路的狭窄巷道,察台多尔敦并不能认出对面蒙面刺客的身份。察台多尔敦右手紧握苗刀,毕竟他也不知道掩护陈扬的人究竟是何高手。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即先笑问道:“没想到今夜此偏僻处还有高人在场,竟敢身涉蒙元朝廷之事,想必自信自己的过人伸手吧……常言,朝廷政权与武林之事井水不犯河水,若是几位高人与朝廷所涉之事无关,我等在此恭送——”说着,察台多尔敦让身后的黑衣刺客手下让开一条道,伸手示意前面的几个蒙面刺客离开。

    然而,救下陈扬的那些蒙面刺客似乎是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走了,这事情也像是要管定了。蒙面刺客没有任何一个人回话,最前面像是领头的人凝视着一脸阴笑的察台多尔敦,随后缓缓摇了摇头。

    察台多尔敦见了,语气缓缓变道:“那就……得罪了!”

    一语即破,察台多尔敦身形一闪。提刀即过,“暗影刀”从天而降,直取前方蒙面刺客人头而去。

    然而。蒙面刺客似乎是显得非常镇定的样子,身形一侧,手中的长剑抖然一拨,一道青绿色的剑光顺着剑路拨在察台多尔敦苗刀的刀背上,力道和路数都恰到好处,以绵柔之力换掉了察台多尔敦的“暗影刀”。

    见着对方如此从容的应对,并且力道用得极佳。察台多尔敦意识到了,这个蒙面刺客绝对是个中高手。如果说仅仅带着自己身旁的几个手下前来干预察台王府的事情,那一定是有过硬的身手和过人的胆识。就算其首领察台多尔敦自己能应付,如果对方和其手下一拥而上,自己也未必是对手。

    察台多尔敦也不敢用力过度,怕蒙面刺客身后的手下出其不意的偷袭。于是。察台多尔敦没有一刀纵劈到底。顺着蒙面刺客剑路的路数,硬着对方虚实结合的剑数,以力借力,见招拆招,然后身形慢慢退回来,再观其势。

    然而,这个蒙面刺客的武功内力似乎确实过人,不但抵挡的力道能够恰到好处。把控其收放的能力也丝毫不弱。虽然察台多尔敦想要借力慢慢退回,但是察台多尔敦渐渐发现。虽然对方的剑法没有多少侵略性,但是其剑气就如同附着力极强的气数一样,每当自己想要摆脱之时,身形却是离不开的对方的剑路范围。

    蒙面刺客见着察台多尔敦的平衡被自己给把控住了,想要变客为主,举剑朝察台多尔敦的胸前刺去。

    察台多尔敦略吃一惊,看着对方似乎是一直在玩弄自己,心想着自己如果不使出全力的话,还真不好收场。于是,察台多尔敦大叫一声,全身的内力迸发,一道金光闪过,“天罡灵震”如屏障般发出。

    蒙面刺客的长剑剑锋遇上“天罡灵震”,如同巨石一般的内力瞬间袭来。蒙面刺客没有做好应对,右手一震,别说刺中察台多尔敦,自己的长剑差点被强大的内力震脱手。

    没完,察台多尔敦又是“啊——”地怒吼一声,内力再增两层,如爆炸般自全身扩散开来,只听察台多尔敦所站之地“轰——”地一声巨响,如屏障般“天罡灵震”的内力自全身爆发开来,所处之处顿时碎石尘土飞扬,地砖上也被乱冲的内力冲变了形。

    对面的蒙面刺客就更不用说了,离察台多尔敦这么近的距离,一瞬之间受到如此强的冲击,也是一时间没能把持住,整个人被震退十几步。不过好在这个蒙面刺客的首领定力也是足够的强,以掌换剑,强行挡住了山崩海啸般的屏障内力,看来他的武功内力确属上乘,伸手至少不在察台多尔敦之下,但自己所立的地方也是乱石群起。

    内力乱冲震碎的碎砖,扬起阵阵尘土,模糊挡住了察台多尔敦前方的视线,再加上本来就是有夜色的笼罩,等到察台多尔敦想要再望前方的时候,尘土已经完全模糊了前方的景象。

    看着乱石飞扬的尘土,不确定前面的情况,知道蒙面刺客身手不逊,察台多尔敦也不敢主动贸然向前,于是还是先耐心等到尘土散了再做应对。

    然而,仅仅只是等了没一会儿,待到前方的尘土都散尽了,察台多尔敦却是惊呆了——刚才的几个蒙面刺客早就不见了踪影,连之前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扬也不见了,只留下了之前地上的一滩血迹……

    “跑了……居然跑了?”察台多尔敦见了,有些气愤道,“哼,居然就这样让他们跑了!”

    身后的一个黑衣手下见了,凑过来对察台多尔敦道:“公子爷,那个蒙面刺客的武功似乎不简单,只是没想到居然敢干预朝廷的事情,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后轻声道:“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这人的身份肯定不简单,毕竟在这大都附近,厉害的武林高手并不算太多……但是与其说他们干预朝廷没想到,倒不如说没想到他们居然知道我们在这里设伏……”

    “公子爷的意思是,刚才那些蒙面刺客知道我们的计划?”黑衣手下又问道。

    “我也不清楚,如果说有内奸的话也不太可能。本公子暗杀北原五侠的计划,除了沂州城的王宣王信父子,应该再没有人知道……”察台多尔敦也自言自语嘀咕道。“除非在这之中,还有第三者知道这一切情况,如果是真的,这个第三者到底是谁呢……”

    伴着无数的疑问,察台多尔敦开始鲜有的心慌起来……

    然而就在察台多尔敦站在原地思索不定的时候,从巷道后面跑来一个信差般的人物。他快速飞奔到察台多尔敦的身前,随后行礼道:“小人见过察台公子——”

    察台多尔敦没有正眼望那个信差。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要安排这个信差的事情,随即问道:“怎么样,事情是否查清楚了?”

    那个信差汇报道:“回公子爷。都查清楚了,今日小人传令王府的官兵前去青墨山庄搜查了关于北原五侠的事情,没有发现有什么运资车队的迹象。”

    原来这个信差口中所说的,不是别的。正是今天白天上百蒙元官兵搜查青墨山庄的事情。今天蒙元官兵搜查青墨山庄目的。和孙云要求杜鹃暗中调查的事情一模一样,都想要弄清楚北原五侠暂住青墨山庄的时候,有没有运来运资重物的车队。很显然,无论是杜鹃从董渝那里听说的,还是蒙元官兵亲自搜查的,结果都是没有。

    “这么说来,王宣王信父子之前所说的那东西,北原五侠并没有带到青墨山庄……”察台多尔敦自言自语道。“因为北原五侠知道,青墨山庄隶属于蒙元朝廷。若是贸然的明目张胆,一定会引起朝廷的怀疑。但是那东西又不能不带进大都,所以他们不得以通过第三方的渠道,暗中做好接应,然后背过青墨山庄和朝廷的眼线,运进了大都城……北原五侠来到大都近郊后,本公子的眼线也调查清楚了,只暂居过青墨山庄以及城内的来运镖局,这样说来,;来运镖局的嫌疑就很大了……”

    “对了,说到来运镖局……”那个信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提醒道,“今日在龙盘商会暗杀钟齐山时,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怎么,发生了意外?”察台多尔敦听了,眼神一凝道,“这和来运镖局有什么关系?”

    “据今天白天在龙盘商会一带巡逻的兄弟说,今日龙盘商会袁会长暗杀钟齐山的一幕,被对面酒楼二楼的一个人给亲眼目睹了……”那信差有些颤颤巍巍道,“那个人……那个人好像是来运镖局的那个小跟班……何子布……”

    “你说什么?”察台多尔敦听到了这个消息,顿时怒声问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还有,你们这些人是怎么看的,不是说叫你们的人手暗中掩护暗杀计划的吗,看看你们这些饭桶都干的什么?”

    “公子爷息怒——”见着察台多尔敦勃然大怒,信差立即低下头道,“那何子布伸手极为矫健,我们……我们没有抓住他……”

    “没有抓住?”察台多尔敦继续生气道,“都知道他是来运镖局的人,怎么抓不住,你们难道不会去来运镖局要人吗?”

    “公子爷请息怒,之前察台王爷不是下了死令,不能让小人们干预来运镖局的事情吗?再说了……”信差继续低声道,“再说了,公子爷你自己也不是说,在确保暗杀计划完成之前,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贸然去来运镖局要人,问来缘由,事情全暴露了,那不就功亏一篑了吗?所以小人心想……何子布只不过来运镖局的一个小跟班,让他知道,也没什么……没什么大不了……”

    “没什么大不了?好一个‘没什么大不了……’”察台多尔敦先是怒言了一句,随后忍气吞声地摆头想了想,继续道,“来运镖局的人,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每次朝廷有重要的事情,总会摊上来运镖局,每次都是……如果说何子布回了镖局,报告了这些情况,来运镖局派来了亲信高手亲来保护北原五侠,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公子爷,现……现在该怎么办?”信差又有些担惊受怕道。

    察台多尔敦思绪了一会儿,缓声道:“虽然有高手在暗中帮忙,但是似乎不怎么影响本公子的计划。前面已经顺利干掉了北原五侠中的四人,最后这个陈扬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也活不过今晚了……现在要弄清楚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暗中帮助北原五侠的人究竟是谁,是谁知道了除本公子和王宣王信父子外应该没人知道的暗杀北原五侠的计划,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另一个,就是北原五侠运来的那个重要货物的车队,究竟有没有运来大都?如果运来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藏在来运镖局……”

    察台多尔敦没有猜错,北原五侠之前运来的运资车队,现在就安放在来运镖局的后院,只不过来运镖局的人还并不知道那车上的所谓重物究竟何物。

    “公子,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信差又问道。

    察台多尔敦眼神一定,冷冷地说道:“先回相府,然后传我命令,整顿人马,兵发来运镖局——”

    此话一出,信差有些担惊受怕道:“可是公子爷,王爷之前不是说……不是说……”

    “哼,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现在已经重病在床,连早朝都上不了,别忘了,现在独揽王府大权的不是他察台王,而是我——察台多尔敦!”察台多尔敦回头怒斥道,“我父亲和来运镖局之间的秘密,我说过了,我迟早要弄清楚。这个时间不是别的,就是今晚,今晚我一定不会再放过来运镖局,不会放过一直和我作对的人,不会放过他们的少主——孙云!”最后,察台多尔敦用满是杀气的口气道出了自己的宿敌孙云身上。

    察台多尔敦充满杀气的话语即出,周围的手下没有人再敢有其他意见。随着察台多尔敦命令即下后,所有人都先回了察台王府,准备整顿人马,出兵来运镖局……

    而此时在来运镖局内,还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一场巨大的危机正在慢慢向他们靠近……

    来运镖局大院内,任光、林景、石常松和何子布四人正一脸严肃地望着镖局的正门口,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今夜的风很大,到了夜里,温度也极低,站在空旷的院子内,不禁会让人瑟瑟发抖。如果换做是平日这个时候,看着这些人在庭院里等候,一般都会以为是在等待还未晚归的孙云和杜鹃。但是今天似乎不是,从他们一脸严肃却又心有预感的面容,似乎今夜他们等待的,另有其人……

    “怎么还没来,不会已经……”何子布有些担心道。

    “再等等吧,毕竟他们的身手绝不在察台多尔敦的那些手下之下。而且就算察台多尔敦这的在场,也未必打不过……”任光在一旁低声回应道。在今晚这个肃杀寂冷的寒风之夜,众人的声音也都很小……

    终于,随着门外的一阵响动,几个蒙面刺客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从门头围墙处,施展轻功跃至了庭院内。那个奄奄一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濒临死亡的北原五侠的最后一位,陈扬。而另外的其他人也正是刚刚在巷道口救下陈扬,并和察台多尔敦过之一二的那几个蒙面高手。

    任光等人见了,急忙跑过去迎接。任光看着几人完身回来,悬着的心落了一半,随后又问道:“怎么样,前辈,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只是……”那个刚才和察台多尔敦正面对决不落下风的蒙面刺客上前几步,有些遗憾道,“我们没事,只是稍晚一步,陈扬前辈还是遭了毒手,现在已是身负重伤……”

    那个蒙面刺客说完后,摘下了面罩,露出了一张沉着、刚劲的脸庞。而这个神秘的高手的身份,居然是——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