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最后猎物
    大都城内,夜幕逐渐降临。炊烟并起,街上的行人也逐渐变得稀疏。今天的天气冷得厉害,黑夜的寒冬刺骨似乎来得更早了些,街巷百姓没有再在城内市区做过多的逗留,陌生人之间接踵而过,匆匆归家,往日的繁华市区不出多时便显得有些寂静冷清……

    “吭咔吭咔”不远处时不时传来蒙元士兵巡逻的脚步声,冰冷的铠甲、抖瑟的面孔,永远成了这大都城里象征性的景象。时处朝廷风雨飘摇,外有抵御之敌、内有干预之政,谁都无法预想,蒙元朝廷的命运殊途终将何路……

    天色已黑,城内的灯火逐渐通亮起来,成了少有夜市的大都城里寒掺的点缀。而此时此刻在久旺商会,灯火一直通明,里面的人还在商讨着相关的事宜……

    “杨会长,今天说了这么多,那么以后的事情也要多拜托你了……”坐在久旺商会会长杨铮明面前的,是一个挺然的中年男子,只听他缓缓道,“久旺商会虽然授权于朝廷,但本隶属于武林中五大世家之一的鸣剑山庄,皆有爱民侠义之心……此次在下和同来的四个兄弟,欲以施财于民缓解当地百姓的税务之重,此任务之繁重,能有杨会长及久旺商会的帮忙,陈某在此谢过了”

    “陈兄多言了,其实在下很早就听闻过北原五侠在山东的事迹,对北原五侠的侠义之行深感敬佩……”杨铮明笑着回应道,“这次久旺商会能够鼎力相助北原五侠。是久旺商会乃至鸣剑山庄的荣幸。此前鸣剑山庄一直想要在善于百姓方面做出些事迹,却在蒙元朝廷的压迫下始终未能如愿;如今得有北原五侠众人之助,花庄主听闻后。也是十分的兴奋和看重,能够帮助你们北原五侠施财于民,花庄主也是非常赞许……”

    原来,与杨铮明对话之人,正是北原五侠的一把手陈扬。今日北原五侠五人本是分别通往五个地方的商会,进行各地的谈判,以助实行他们的施财于民政策。然而命运舛途难料。让人无法想象的是,北原五侠的其他四人,却已先行遭到暗杀……当然。陈扬及其他人还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暗杀北原五侠之令,本是察台多尔敦下发给北原五侠拜访的各个商会,北原五侠其他四人所拜访的商会也按察台多尔敦的命令,按部就班地进行了暗杀行动。高长云、张铁、钟齐山和郑枫四人也是未能幸免于难……唯独最后一个久旺商会。虽然是大都城里唯一一个朝廷授予政治权利的商会,但是其本身隶属于鸣剑山庄,鸣剑山庄又并不像青墨山庄那样言听计从蒙元朝廷,对蒙元朝政本身就有抵触之意,因此察台多尔敦并没有给久旺商会下达暗杀指令,而似乎是另有安排。正因如此,如今北原五侠独活的陈扬,现在还没有受到任何威胁……

    “多谢杨会长今日相助。能有久旺商会及鸣剑山庄这样的正义之派,相信是天下百姓之福”陈扬似乎是和杨铮明说完了事情。起身准备离开了,拱手行礼道,“谢过杨会长招待,天色已晚,陈某也该告辞。待他日在下随同其他四个兄弟一道前来,必重谢你们久旺商会”

    “陈兄言重了,能为百姓做出绵薄之力,也是久旺商会及鸣剑山庄之愿,能得到北原五侠诸位的信任也是我们的荣幸……”杨铮明也站起身回应道,“既然陈兄就此离去,那在下也不多送了,他日若是还有其事相求,杨某必尽力相助”

    “谢过杨会长了,那陈某今日先行告辞”陈扬最后行礼道。

    “告辞”杨铮明同样也回了行礼的手势,随后目送着陈扬离开了久旺商会……

    送走了陈扬后,杨铮明回到了自己的正客厅,准备处理白天还没有处理完的相关杂事。这个时候,一个属下急匆匆地跑进房里,似乎是有什么急事要和杨铮明通报。

    “会长,花庄主那边传来口信”属下短促说道。

    “花庄主?”一听到是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夜里传来的口信,杨铮明心想这事情一定不简单,于是眼神稍稍一凝,谨慎问道,“都这么晚了,花庄主这个时候会有什么急事相告?”

    “请听属下道来……”那属下快速走到杨铮明身前,随后在他耳旁悄声说道,似乎是不想让其他人听见。

    而这个消息也似乎是足以让人震惊,杨铮明听了后,不禁瞪大了双眼……

    天色已黑,街巷之处也多有黑灯瞎火之地。陈扬正走在回龙明客栈的路上,说来也巧,陈扬走的这条巷道极为阴森和诡异,别说是行人了,就连灯火都不见几处。更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的,别的地方即使再凄凉和稀疏,时不时还能偶尔看到经过的一列列巡逻的蒙元士兵。可是这个地方别说是人影了,就连铁甲兵柝的声音都听不见……

    不过陈扬并不太在意这些,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往龙明客栈的方向返回而去。不过一路上,陈扬的心思却是怎么也平复不下来:“奇怪了,一天都过去了,我这么晚从久旺商会出来,按道理来说是最晚的了……高兄他们四人又不是不知道我在久旺商会这里,为什么他们没有过来找我,还说是他们提前先回了龙明客栈?他们四人一点消息都没有,实在是太奇怪了……”

    陈扬当然不知道,在察台多尔敦和沂州城王宣王信父子的联合阴谋下,自己的四个兄弟已经惨死于他人之手。王宣王信父子本是下令察台多尔敦要除掉北原五侠的所有人,现在陈扬已是如今最后幸存的一个。当然,察台多尔敦在安排暗杀计划之前也知道。久旺商会乃至鸣剑山庄从来不会屈尊于蒙元朝廷,所以自己便不能像对其他商会那样直接下令暗杀指令。但是既是要除掉北原五侠的所有人,那本意最后的一把手陈扬也不能幸免于难。只是察台多尔敦想要怎样的方式结果掉他,却是不得而知……

    陈扬对这件事情还是一无所知,他还不清楚,死亡的威胁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近……

    陈扬继续走在无人的街巷处,又过了一段时间,别说行人,街上甚至完全没了灯火。似乎是来到了令人寒颤无比的“鬼蜮”。巷口是一条道口连通的单行之道,左边是高高的墙坯,右边则是有如废弃过的老旧木楼。沿楼之处没有任何的灯光。今夜又是乌云蔽日,始终不见月明,漆黑寒冷的夜里,走在无人灯火的街道上。实在是让人寒颤不已。

    “嗖”冷不丁地。从街巷两头的道口刮来凛冽的寒风,把本就寒冷的冬夜增添了几分恐怖和寂凉。就连陈扬自己都有些感到寒意四起,体格壮硕的他,此时也不得不缩着身子,两手入袖,颤颤巍巍地行走在孤寒的街头……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别说行人了,连个灯火都没有……”陈扬一边赶着路。心中也一边哆嗦道,“这到底是什么路。我怎么之前没来过?不过这天也真够冷的,本以为在山东,冬天已经很冷了,没想到北上来了大都,寒风更是刺骨。尤其是到了夜里,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的,怪不得这蒙元的首都大都城并不多件夜市……”

    叨叨了几句,陈扬继续往前走。然而街巷两口的寒风不断地肆虐扑袭,耳边的寒风之声起伏不定,如尖刀般刺耳。更要命的,随着黑夜的愈来愈深,寒风凛冽却是越来越强,陈扬这样的北方大汉走在这样的巷道口处,也是有些经受不住。

    “这天也似乎是太冷了吧……”陈扬继续嘀咕了一句,但是渐渐地,一个阴森恐怖的感觉却是逐渐向陈扬这边涌来。

    刚开始,陈扬还以为是自己冻出了少许的幻觉,但是逐渐逐渐,这种令人窒息的恐怖之感愈发强烈,甚至是让陈扬不自觉地哆嗦起来。陈扬自己也是有些麻木了,不知道是夜里的寒冷让自己哆嗦,还是这种席卷而来的阴森感让自己寒颤不已。

    “我到底是怎么了……”陈扬愈发觉得这样的感觉太不自然,不自觉地一种预感涌上心头,“难道是……有人!”

    陈扬猛然一回头忽地,从巷道口飞出十几个黑衣蒙面刺客,各个手提寒光闪过的银刀,悄无声息地列成一排站在了陈扬的身后。

    陈扬也是大吃一惊,刚想要回过头往前继续跑,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前路也拦下了同样多的黑衣刺客。

    巷道只有前后两处路口,左右根本毫无藏匿之地,这下子陈扬在寒冻中算是明白了,这些黑衣刺客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而且是计划好了在这毫无退路的巷道口。

    不过陈扬并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于是大声问道:“阁下尔等究竟是何人,为何要拦住在下去路?在下行走江湖二十载,从未与人结过深仇大恨,阁下又为何置陈某于不顾之地?”

    然而这些黑衣刺客并没有立刻回应,似乎是被下达指令完成任务的冷血杀手,齐声“喝”字一道后,就纷纷提着手中的银刀,朝着陈扬就冲了过来。

    虽然陈扬贵为富贵仕族后代,行侠仗义也不过施财于民,但行走江湖的几手功夫还是有的。只见陈扬骤紧眉头,待到两头的刺客并驱而来,陈扬起身一个腾跃躲过了二十多个黑衣刺客的夹击,随后轻布一跃,直接飞过了前排的黑衣刺客,似要直接拜托这些黑衣刺客的纠缠,往自己本要离开的方向继续逃去。

    然而,让陈扬意想不到的是,这些黑衣刺客的身手尚不简单,且阴狠无比。只见陈扬越过前排黑衣刺客的身位,本以为承购逃脱,谁知刚刚冲上来的黑衣刺客反应神速,未等陈扬完全落地,有三个黑衣刺客瞬间转身,银刀朝着陈扬呼啸而去。

    陈扬也是震惊了,未能落地的他。只得草草用手阻挡而去,只听寒风中几道凄寒的锐利声,陈扬的手臂上瞬间多了三条长长的血印。不仅如此。最前面的一个黑衣刺客补上凌空一脚,陈扬在半空中未能把持平衡,被直接一脚给踢出老远。

    陈扬在地上划了几道,手臂上的鲜血在地上拖了足足三丈之远,本人更是飞出老远。凛冽的寒风中,血流不止的伤口疼痛总并兼着寒冻刺骨,事实让人难以忍受。陈扬紧咬牙关。从地上站了起来,现在他已经很确定了,这些黑衣刺客的目的。就是要取自己的性命。

    果然,还没等陈扬继续问话,所有的黑衣刺客又一次一拥而上,朝着陈扬身前挥刀而来。就如同一个个黑衣魔鬼一般。张牙舞爪地向陈扬靠近。

    陈扬见定了,自己唯有拼死一搏,才有可能逃得出去。只见他起身一脚飞踢,直取黑衣刺客的胸前,果见最排头的黑衣刺客没有注意,胸前遭受重击,被踢飞数丈之远。但是涌上之徒足有二十之众,武功身手又个个不在陈扬之下。再加上手持银刀、出手阴狠毒辣,陈扬根本不是其对手。在躲避及空手招架了数回合后,终是寡不敌众,身上、背上已经连中数十刀有余,整个人也是变得鲜血淋漓,不忍直视。

    最后有两个刺客齐向陈扬胸前一掌而过,陈扬招架不住,大吐一口鲜血,整个人再次飞出十丈,重重摔倒在地,已经是毫无还击之力了。

    不过陈扬意识还算清醒,身负重伤的他敌不过这些黑衣刺客,但是自己还是有逃跑的机会。只见陈扬忍着身上满身是血的痛楚,一鼓作气站起来,想要继续逃跑而去。

    本以为被黑衣刺客打飞十丈之余,会给自己逃跑增添空间,谁知就在陈扬逃跑的一瞬间,自己背后冷风刮过……突然,一阵强劲的掌风疾驰而过,正中陈扬的的背部。陈扬再一次大吐一口鲜血,一掌即被击倒在地。此时内外兼负重伤的他,是再也没力气站起来了,甚至,陈扬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已经没了能够站立的知觉。

    奄奄一息的陈扬,感觉自己死之将至,努力回头望去,只见刚才冲自己飞来一掌的人,竟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大家。

    来者之人,不是安排了这一切暗杀计划的察台多尔敦又是谁?原来,察台多尔敦所留的最后一张牌,便是如此,既然久旺商会不可能帮察台王府的人做事,那最后一个暗杀陈扬的任务,察台多尔敦自然是亲自出马。他不仅料到了陈扬晚上会经过此地,并且提前就在这里部下武功高强的杀手,守株待兔。

    “你……你到底是谁……”陈扬趁着最后一口气还在,忍痛问道。

    察台多尔敦笑着说道:“哼,没想到吧,堂堂北原五侠,居然也会有如此狼狈之日……你能最后一个活着,并不代表你多有本事,只是运气稍稍好些罢了……”

    “你……你说什么?”陈扬听了察台多尔敦的话,似乎是明白了自己其他四个兄弟的命运,于是紧张地问道,“你究竟……你究竟……究竟把高兄他们怎么样了?”

    “你果然还是一无所知啊,不过看你死之将至,告诉你也无妨……”察台多尔敦露出阴冷的笑容道,“你的那四个兄弟早就先你一步下了黄泉,你是最后一个活着的,也是本公子最后一个猎物……”

    “你……你说什么……”陈扬听到这个惨绝人寰的消息后,悲痛欲绝地问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哼你们这些自作聪明以为能够解救百姓的汉人,在蒙元的地上自作主张……你可能不知道吧,下令本公子除掉你们的人,就是你们之前去过的沂州城的相府王宣王信父子,你们之前在沂州的行为,早就引起了当地的暴动迭起……”察台多尔敦继续冷笑道。

    “怎……怎么可能……”此时的陈扬还有些惊容失色道。

    察台多尔敦看着陈扬已经奄奄一息,继续冷笑着说道:“在你临死之前,告诉你这些真相,你已经算是你们五个兄弟中最幸运的了……不过你放心,痛苦终将结束的,你很快就可以和你黄泉底下的五个兄弟相见了……”

    冷笑完后,察台多尔敦拔出了自己身上的苗刀,慢慢地朝着陈扬踱步而去。

    陈扬此时已是没了任何的办法,生命垂危的他别说还击了,连站起来逃跑的力气都没了,他只能用惊恐和不甘的眼神望着向自己步步逼来的察台多尔敦。

    生死垂危即在一瞬,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闪着令人畏惧的寒光,离陈扬也是越来越近……

    突然,就在察台多尔敦行至陈扬十步之前,在察台多尔敦的右侧,一座废弃的酒楼阁楼处发出巨大的声响察台多尔敦回头一看,只见几个蒙面之徒从破碎的格子窗处轻功跃身而下。

    这着实让察台多尔敦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除自己以外,还有他人在此埋伏。只见蒙面之徒的武功不逊,几道疾速的暗器朝着察台多尔敦的面门而去。

    察台多尔敦眼见蒙面之徒身手不俗,先行退后几步,以待其机。

    而那几个蒙面之徒飞身打退察台多尔敦后,提剑挡在了倒在地上的奄奄一息的陈扬面前,似乎是一开始就打定了要保护陈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