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感情伤痛
    “腿脚……好像有知觉了……”杜鹃用颤颤巍巍的语句说道。

    “你说什么?”孙云听了,略带疑惑兼兴奋地问道,“难道说,这毒虫的毒,帮鹃儿你……治好了双脚?”

    卢欢似乎是了解到了什么,他缓缓走到了孙云和杜鹃的面前,平淡地说道:“这姑娘看来是徒儿你很重要的人啊,居然如此关心她……”卢欢说这话时,神情似乎有所变化。

    孙云淡淡地回答道:“鹃儿的双腿,曾经在雾隐丛林因遇险而导致残废……大树的树干压坏了鹃儿两腿的经络,我曾经恳求武林七雄之一的武当首席吴子君吴前辈救治鹃儿,吴前辈也是无法彻底根治,并说鹃儿双腿康复痊愈的几率很小……不过今天看来,似乎这毒虫的毒起到了作用,鹃儿的双腿又有了作用……”

    “可能是因为毒性激活了坏死的经络了吧……”卢欢想了想说道,“这也并不是什么以毒攻毒的道理,而是毒性的刺激,导致新的经络加速生有,填补坏死的经络。而且,因为是坏死的经络受其毒性,毒素毫无寄居,其人本身也不会受到多严重的毒害,何况这毒虫的毒性并不强烈,不会置人于死地,即使不料受其毒性,隔三两天其毒就会在体内消散殆尽……”

    一听到杜鹃不会因此而丢了性命,孙云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不过他总体来说确实很高兴的,他笑望了一眼杜鹃。但杜鹃的表情却并不是十分的开心。孙云还不知其由,只是先道:“鹃儿,你站起来试试看能不能走动……”

    杜鹃带着一副有些灰死的表情。慢慢站起身,是这不用拐杖慢慢走了几步。也许是数月没有行走的原因,也许是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杜鹃虽然能够直立起来行走了,但是走起来还是踉踉跄跄的,结果少许走了十几步,整个人又不自觉地向前倾倒而去。

    “鹃儿。小心点……”孙云轻声提醒道,随后两手扶了上去——看来杜鹃的脚虽然有了知觉,但是离完全康复。还差得很远。

    卢欢见了,补充说道:“毒性虽然激活了姑娘体内的少许经络,但是毕竟不多,想要恢复所有的经络。完全康复。非十天数月的不说……而且,毒性能够起到的作用仅仅只是恢复经络,残废的双脚想要完全康复,还得其他特性药物的帮助……”

    “什么药物,哪里弄得到吗?”孙云听到这里,不禁兴奋地问道。

    “为师我研究世间之毒,也略懂解毒或其他之医术……”卢欢继续道,“经络仅仅恢复只能恢复其腿部的知觉。想要完全康复,必须使双腿在阴寒环境的借助下。使腿部的经络能够不受刺激地重新连接,这既需要拥有阴寒药物的帮忙……只可惜这北国大都虽是寒冷,却鲜有阴湿之地,不见生长如此所谓的药物,就连这个幽暗丛林,也不生草药之类……如若到了南方某处极寒之地,说不定能找到这种药材……”

    “这样啊……”孙云低头叹了一声,看着杜鹃即使两腿不便,也要进这危险重重的幽暗丛林找自己,于是他又对杜鹃道,“鹃儿,我不是说过了吗,要你好好呆在青墨山庄别出来的吗,你怎么……”孙云说话间,也感到少许的庆幸,要不是今天自己真认命成了卢欢的弟子,若自己还和卢欢“对着干”,指不定今天和杜鹃两人会面临怎样的凶多吉少。

    面对孙云的关心,杜鹃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毫无表情地回答道:“鹃儿只是担心云哥你,你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来了这幽暗丛林……后来我听董渝大哥说,这幽暗丛林里有个危险的青衣老怪,我不放心,所以就跟来了……你不想让我也身处危险,所以就把我留在了青墨山庄,只不过青墨山庄今天也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

    杜鹃说完,在一旁伫立的卢欢神情稍稍一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整个人略显呆滞,表情也暗暗浮现出几股悲伤——但这个略显悲伤的表情,孙云和杜鹃却都没有注意到。

    “为了心爱的人,不顾一切是吗……”卢欢嘴里缓缓道。

    而孙云和杜鹃这边,似乎杜鹃对孙云有着一些隔阂。孙云一直看着杜鹃不高兴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又瞒着杜鹃没有告诉自己独自一人见卢欢的事情,于是他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鹃儿,为什么这么不开心的样子,是因为我瞒着你一个人来见卢前辈的吗?”

    “云哥你还担心我啊……”杜鹃轻声回应道,连正眼都没有望孙云一眼,“你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弄清楚吗……”

    “什……什么事情?”孙云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也许是忘了,于是回问道。

    杜鹃眼神中透露出少许的悲伤,随即缓缓道:“云哥你不是让鹃儿在青墨山庄,调查……有关北原五侠的事情吗……”

    “对呀——”孙云想起来了,于是立刻摆出急切的表情问道,“鹃儿,你查出了什么是吗?”

    杜鹃看着孙云如此急迫的神情,不禁伤心道:“果然,云哥你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情,为了弄清楚这件事情,达到你的计划,你可以什么都不顾了是吗……”

    杜鹃的这句话声音很小,孙云并不是完全都听清楚了,但也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听到杜鹃竟会突如其来问这样的事情,孙云又不禁道:“什么意思?你怎么了,鹃儿,为什么今天怪怪的?”

    “你借口说怕我来这丛林里危险,所以把我一个人留在青墨山庄,然后顺便让我调查一下有关北原五侠的事情……”杜鹃继续悲伤地说道,“其实云哥你什么都不顾。在你心里,没有比完成你计划的更重要的事情……所以云哥你利用鹃儿,把鹃儿一个人留在了青墨山庄。这样你就能毫无顾忌地来这幽暗丛林见你的前辈,并且让不会被别人怀疑的鹃儿帮你调查完事情,这样的你的目的就达到了,我说的对吗……”

    孙云听了,这才明白了杜鹃的意思,顿时吃惊的他,完全不敢相信平时一向乖巧善良的杜鹃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来说。如果她的性格和行为处事在某个时刻有极大的差异,一定是受到不小的刺激——看来在杜鹃心里,孙云对杜鹃的“欺骗行为”。深深地伤害了她。

    孙云眼神稍稍一皱,随即回应道:“鹃儿你就为了这个而不开心,我确实没有想到……不过我孙云发誓,我绝对没有想要利用鹃儿你而达到目的的意思。我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弄清楚青墨山庄北原五侠的事情,事关重大,我是因为信任鹃儿你,才把这事情交给你的……”

    “云哥你都这么说了,不是利用鹃儿达到你的目的又是什么……”杜鹃依旧是没有望孙云一眼,低头悲伤道。

    “鹃儿,你……”孙云似乎是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戛然而止了。他抬头望了望天色,想到家里来运镖局还有未知的命数。随即又对杜鹃道,“不管怎样,鹃儿你对我有什么想法,咱们回家再说……在这之前,我还得去和董渝兄弟道个谢……”

    于是,孙云回头对卢欢道:“师父,时候不早了,不然我和鹃儿先回去吧……如若他日师父还有急事,随时来大都来找徒儿吧……”

    卢欢似乎是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回忆中,孙云突然把自己叫住了,卢欢发愣了一下,随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以表示同意。

    孙云见了,于是简单地和卢欢到了别,然后重拾起地上的拐杖,带着杜鹃离开了这阴暗的丛林……

    剩下卢欢一个人留在原地,他似乎还没有从思绪中回复过来,历经人世沧桑的他,究竟又遇到过怎样的悲伤事迹?

    “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奋不顾身是吗……”卢欢两眼有些迷离地自言自语道,“苏姑娘和那姓萧的小子在梅花山庄已是如此,还有更早之前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那种痛苦,虽然我没有亲身经历,但是看着他人如此,我却……我卢欢生平七十余年,那是唯一一次愧疚的时候,面对死去的人……”

    自言了几句,卢欢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回忆中)……

    一座不大不小的木屋内,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貌美倾城的女子,正伏在地上一个男人的尸体前痛哭。那男人似乎是那美貌女子的爱人,女子伤心欲绝、泪如雨下,似乎是没能再看他生前最后一眼……

    卢欢就站在两人的身边,而在卢欢身旁,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似乎是卢欢的朋友。两人就看着那女子在男人尸体前痛哭,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林姑娘,不要再哭了……”卢欢身边的中年男子终于先开口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是他自己要选择去面对死亡,并且不让我们二人插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姓林的女子不停地摇着头,悲痛欲绝地说道,“莫天行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杀我夫君?我只当莫天行是我的兄长,可是他却因为我拒绝他的爱意,而做出这样的事情……”

    “莫天行他……”卢欢在一旁,也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他想要用毒酒害死你的夫君苏仁……你夫君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一切,知道酒里有毒,明知道莫天行要杀了自己,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独自面对,没有让我们插手这件事情……”

    原来,在尸体前痛哭的倾城女子,正是当年武林第一美人林雨霏,而他所谓死去的夫君,也正是被莫天行用毒酒害死的苏仁。卢欢身边站着的,是有“江湖神医”之称的洪济风。

    “你夫君苏仁虽然不是什么武林名士,只是区区一介平凡书生,却有着我们这些武林人士都没有的执着坚定的心。他很勇敢。我们都很敬佩他……”卢欢低声说道。

    然而,还没等卢欢说完,林雨霏有些激动地站起来。站在卢欢身前,两手扯着卢欢的衣服道:“卢前辈答应过我,你一定会救我的夫君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莫天行最后还是杀了我夫君,你没能阻止他……这究竟是——为什么——啊啊……”

    林雨霏的语句中带着无限的悲痛,在卢欢面前情绪激动后,依旧是抓着卢欢的衣服,整个人四肢无力地跪在了地上。然后继续失声大哭起来。

    卢欢见了眼前的场景,也是心痛不已,这是他一次见着相爱的人生死离别的场景。也是他作为武林尊者前辈,唯一一次没有信守承诺的时候。看着林雨霏伤心欲绝的样子,听着她撕心裂肺地哭泣,卢欢的心在滴血。

    “莫天行杀了我夫君。没说一声就走了。连我的女儿佳儿也一起带走了……”林雨霏继续哭泣着说道。莫天行不但杀死了苏仁,还带走了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苏佳,不知去向。

    卢欢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原地,表情呆滞,任凭林雨霏在自己面前痛哭、伤心……

    (现实中)……

    如今的卢欢,表情还是和十八年前一样,一样的呆滞……

    “我不想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卢欢又一次自言自语道。“在遇到苏姑娘和那个姓萧的小子的时候,我用‘夺魂掌’打伤了苏姑娘。看着那小子为她心痛的样子,我想起了当年的苏仁和林雨霏。那苏姑娘的身影,我总能看到当年林雨霏的影子……她也姓苏,难道她就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而今孙少主和那姑娘也是一样,我收了孙少主为弟子,所以没有取其性命。看来能收孙少主为我徒弟,不仅仅是师徒的缘分,也是让我从此了结这一悲伤回忆的缘分……”

    卢欢说着,眼神中的悲伤再一次流露,整个人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幽暗丛林的迷雾中……

    天色渐晚,正如卢欢和孙云之前所言,马上就要天黑了……

    孙云和杜鹃来到了青墨山庄的门口,准备和董渝做最后的道别。而之前来青墨山庄搜查的蒙元官兵早就回去了,毕竟正如杜鹃之前无意间调查的那样,北原五侠来这并没有把运车的秘密告诉青墨山庄的人,连青墨山庄自己都不知道,那些蒙元官兵自然是没有什么也没查到……

    “什么——有朝廷的人来这里查过?”孙云听了董渝的叙述,想到杜鹃是从中逃出来的,于是又回头对杜鹃问道,“鹃儿,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刚才没有告诉我?”

    杜鹃却依旧是摆出那副爱理不理的表情,忧郁地说道:“你不是一直想利用我吗……现在云哥你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的真相,鹃儿我经历了什么,云哥你知道或是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

    “鹃儿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总这幅脾气?”孙云也不禁有些窝火道,“我说过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要利用过你……如果你还这个样子,咱们回去再说好不好?”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董渝看着两人的情态,不禁问道,“之前我不是让杜姑娘你在林子入口等我的吗?结果我一直都没找到你,没想到你还进了那林子里……要不是正好碰上了孙云兄弟,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孙云兄弟交代……”

    “总之还是谢谢董渝兄弟了,谢谢你替我照顾鹃儿……”孙云还是回谢了董渝一句。

    “没事儿,都是兄弟朋友,要不是这次蒙元官兵突然前来搜查,也不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董渝接着道,“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事情,你们两个都像是变了一副表情,是不是又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些蒙元官兵是察台多尔敦派来的,他们一定是要查有关北原五侠运车的事情,就像今天一早在城门口听到的那两个士兵说的一样……北原五侠在此之前只在青墨山庄和来运镖局落脚过,如果说青墨山庄这边没有查到个所以然来,那么他们的目标……”孙云一边分析着,心中一边暗惊道,“不好,来运镖局有危险,我得赶紧回去——”

    于是,简单地和董渝告了别,孙云准备和杜鹃快点离开,回来运镖局。

    杜鹃却一直摆着那副悲伤的神情,而孙云也知道了其中的缘由,但是事关紧迫,现在没有时间想他们二人间的问题。

    “走了,鹃儿——”孙云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杜鹃似乎是故意装作没有反应,没有回应。

    “把手给我——”孙云一脸冰冷的表情,看着杜鹃还在“闹情绪”的样子,孙云心里也是焦急得很。

    杜鹃依旧是没有反应,也不管孙云此时心中担心的问题。

    孙云两眼一皱,似乎是决定了要做什么……突然,孙云两手一抱,直接将杜鹃背在了身上,一手扶着背上的杜鹃,一手提着拐杖,准备直接这样飞奔回去。

    “云哥,你干嘛,快放我下来,快放开我——”杜鹃被孙云突如其来的这一下着实吃了一惊,大声叫道。

    然而孙云可不管,背上杜鹃后,一个劲儿地就往大都的方向飞奔回去。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夜来运镖局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