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因祸得福
    “轰”突然就在林子的不远处,幽暗宁静后的一声爆炸巨响。杜鹃猛然抬头一看,往爆炸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云哥”杜鹃不禁有些担心地叫出声来。

    然而短暂爆炸声过后,一切诶又恢复了平静,杜鹃看着爆炸传来的地方,心想着孙云会不会已经遭遇险情。

    虽然对孙云有些猜忌,但是一但孙云遇到了危险,杜鹃还是会十分地担心。杜鹃晃了晃,眼神由惊恐变为了坚定,下定决心的她,决定去一看究竟。

    于是,杜鹃重新站好,两手拄着拐杖,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往“事发”的地点赶去……

    而刚刚传来的爆炸声音不是别的,正是孙云和卢欢在练武。言传身教了武功心法,几番亲手较量之后,孙云掌握很快,武功已是突飞猛进,刚才的那声巨响,正是孙云学来的“怒阳天阴”所迸发的内力所致。

    且看卢欢和孙云二人,糜斗数百回合,该教该学的东西都已经传教,又实践了这么长的时间,虽然不能说已经熟能生巧,但是已然能够灵活自如的应用,与其高手的对决已然不是太大问题。而且,数百回合的“传教对决”后,孙云似乎还有体力,尽管身上还有多多少少的内外伤,但却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奄奄一息,反倒是更加兴奋起来。

    卢欢也是看出了孙云习武的劲头,他想了想。随即说道:“看来徒儿你掌握东西天赋异禀,刚才为师与你试手对决,你都能从容应对。但为师的试手。毕竟只是传教之用,并无实战之效。既然徒儿你现在依旧是精力充沛,那不如趁热打铁,为师现在就给徒儿你安排实战试炼。”

    “实战试炼?”孙云听了,百思不得其解道,“这幽暗丛林里就我们两个人,又怎的来实战试炼?”

    “你别急啊。实战试炼并不一定都是拿人试炼……”卢欢用怪异的口气道了一句。

    这句话若是放在之前看待卢欢眼光的孙云,一定会觉得诡异无比,并感到十分紧张;但是如今明白了卢欢的一些事迹。自己都承认了是卢欢前辈的弟子,听到了这句话,不但不紧张,反倒多了一分好奇。只听孙云问道:“什么意思?。不拿人试炼……”

    卢欢笑了笑。继续道:“哼哼,可别忘了,师父我来这大都郊外是做什么的……为师来这大都本是来找自己心仪的弟子,却也放不下那些‘宝贝家伙’,好不容易才找了个阴湿的的地方,所以才把我的‘宝贝家伙’寄养在这里……”

    孙云似乎是听明白了,接上了一句道:“你的意思是,拿那些毒虫实战试炼……”

    卢欢嘴角一笑。似乎是认同了孙云的说法。紧接着卢欢一个毫无征兆的聚力,似乎是在操控着什么。过了没多久,只听得脚底下轻微的震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出现了……

    卢欢做出反应后,一个轻功跃上,直接仰后飞身至一棵树枝上,只留孙云一人呆在原地。孙云还在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忽地感到底下的震感逐渐变得强烈,似有不明之物蓄势待发。

    “怎么了?”孙云感到了异样,不禁疑惑道。

    卢欢则站在对面的枝头上,笑着说道:“感谢我吧,这些可都是为师一直珍惜用来练武的‘宝贝家伙’,现在全部都给徒儿你用上了……”

    话音刚落,只见满是落叶的地上突然一阵晃动,落叶残枝被不明之物慢慢拨开,很快令常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刚才还是落叶堆满的地上,瞬间窜出了密密麻麻的毒虫。毒虫的种类千奇百怪,用的甚至可以飞行。不过不管怎样,虽然这些毒虫体积不大,但是却看得出侵略性十足。

    “要我拿这些毒虫实战试炼是吗……”孙云明白了卢欢的意思,补上一句道。

    卢欢轻轻一笑道:“哼,你可别小看了这些毒虫,他们可是为师花了不少精力才养大的……而且这次试炼也印证了为师之前的说法,徒儿你空有刀剑之术无法立足。像如此之情况,如若徒儿你仅用之前的银月光刀之术,根本无法从容应对这些密密麻麻的‘家伙’;唯有深厚的内力掌法,方可简而应之……”

    卢欢的话刚一说完,围绕在孙云身旁的毒虫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只见半空中的飞虫发出令人惊悚的“嗡嗡”声,让人不寒而栗。强烈的震动、成群的合攻,孙云知道卢欢身为武林四圣之一,所用之武功必有其理且杀机四伏。虽然对手都是这些看似毫无战斗力的毒虫,但成群无数,决不可贸然轻敌。

    果然,还不等孙云做好准备,成群的毒虫似乎是排好阵型般,摆开方阵,自四周疾驰而下,如群魔乱舞般朝孙云突袭而来。

    孙云见定了,双掌蓄势待发。掌中内力凝聚,紫光即现,“千云掌”发出,如同千斤磐石般的内力,瞬间向前冲击而去,只是一瞬,前排群下的毒虫被打散。

    正在孙云觉得这些不可而立之时,突然他感到了脚下的异样孙云猛然低头,原来从地里钻出来的毒虫,不仅仅是刚才朝自己“群魔乱舞”的那些飞虫,地上还有包括之前毒蜈蚣在内的千奇百怪的毒虫。更让人惊悚的是,刚才的那群飞虫意在佯攻,就在孙云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头上飞虫时,地下的毒虫群却是却是趁虚而入,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孙云身边。待到孙云反应过来了,却是为时已晚,成群的毒虫已经将自己死死包围。

    卢欢在对面的枝头上见了,笑着说道:“哼,徒儿。你可不要把一切东西都想得太简单了,这些‘宝贝家伙’可都是为师精心培养的‘杰作’,不但具有极强的毒性和侵略性。还衍生了罕见的作战思维,这些可都是行走江湖遭遇险恶的良用之物……”

    一说到“有毒性”,孙云神情立刻一紧,虽然卢欢说他现在已然有了百毒不侵之躯,但孙云似乎是已经对与之类有了太多的敏感,下意识地会做出抵制的反应。果然,孙云反应也算是迅速。下面的毒虫还未发起进攻,自己整个人先是腾跃至半空,双手齐聚。“华阳掌”即现。一道金黄伴着紫光的掌晕发出,如同护法神印般垂直而下。

    深厚的内力,外加垂直而下,一道精强无比的内力震动迸发而出。只听又是一声剧烈的震响。如地动山摇般强烈。地上瞬间多出一个硕大的掌印。强如巨鼎的内力自上而下,当面包围上来的毒虫自然是不能幸免。

    但是对面的卢欢见了,却是继续笑道:“别高兴太早了,徒儿,虚实无定,不到最后,敌人是不会告诉你他的真实意图”

    此话一出,孙云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在半空中猛然一回头。只见刚才还被当做诱饵的成群飞虫,这一回反倒是成了进攻侵袭的主要点。主次间的不断转换。愣是让孙云没有适应过来;孙云心里也很焦急,自己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居然会被这些毫无身形的毒虫戏耍。

    但是毒虫的侵略性很强,成群的飞虫见着孙云在半空中无法把持平衡,势单力薄之际,又一次向着孙云朝天的背面如暴雨梨花般汹涌而下。

    孙云这个时候才勉强转过半个身子,看着飞虫如漫天的毒针般袭来,孙云没有多作反应,“啊”地大家一声,体内的内力迸发一道紫色的屏障即现,覆盖在半空中无法平衡的孙云周身,带着无比强大的护力,强行挡下了飞来的毒虫。

    “怒阳天阴”再现,有如借用防守之力反而反拨的内力心法。孙云多技不够纯熟,加上是遭遇险情之境,慌忙中内力全然打出。直觉周边又是一阵强烈的震动,内力虽是十足,打退了朝自己包围过来的毒虫,但是自己也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由于“怒阳天阴”的反冲之力没有把控,半空中转身后背对着地面,强大的内力蹦出后的反冲,孙云自己也是被重重摔在地上,也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受了伤。

    卢欢见了,继续笑着道:“哼,要知道,高手之间对决,空有绝世的武功无以胜势,真正的高手会察其局势优劣、找出对方破绽,一招即破;而相反对方要做到的,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慌了手脚,冷静察其虚实举动,尽快隐蔽自己的缺漏之处……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活用武功的基础上,何况徒儿你这次对付的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只不过是为师的这些非人的‘宝贝家伙’罢了,所以说徒儿你日后还需自己多加熟用练习才是……”

    卢欢说完了这些,孙云躺在地上想了许久,也许是真的对卢欢所说的话有所感触,也许是对自己刚才的失利感到不甘……

    不过似乎一切都结束了,卢欢看着孙云今日体力略有透支的样子,也不打算再传教下去了。卢欢从枝头上施展轻功落下,望了望空地上方的天色,随即道:“看样子,这时辰也不早了,等到徒儿你回大都的来运镖局,天都要黑了吧……”

    孙云也是躺在地上往天上望了望,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不知不觉自己居然在这幽暗丛林里快练习了一天了,这个时候也才觉得身体确实是累得不行了。

    想罢,孙云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左右两处,捡回了之前被卢欢打飞的银月双刀,欲要准备向卢欢告别离开,去接呆在青墨山庄的杜鹃。

    “师父……”孙云走到卢欢跟前,刚想要与其道别,卢欢突然向孙云身后的一个眼神,却是引起了孙云的注意。

    孙云也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一股难受的感觉刺上心头,孙云慢慢回头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用略显惊恐的眼神望着自己。

    孙云自己也是不可思议,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杜鹃。

    “鹃儿,你怎么会……”孙云怎么也不敢相信,之前让杜鹃你一个人老老实实呆在青墨山庄,没想到杜鹃居然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而且还壮着胆子进了这幽暗丛林,不辞艰辛地找到了自己。

    看到孙云平安无事,杜鹃似乎悬着的心落了一半。但是伴着对孙云这几天神秘举动的疑惑,杜鹃一直想要弄清楚。只见杜鹃也没有立刻回孙云的话语,而是保持着那个眼神,然后拄着拐杖的双手在慢慢颤抖。

    杜鹃的手在颤抖,也许是害怕,也许是激动。慢慢地,杜鹃的拐杖向前小踱了一步,紧接着又是一小步。看得出来,杜鹃是想要往孙云的方向走去。渐渐地,渐渐地,一步又一步,一步接着一步,虽然拄着拐杖行动不方便,但是杜鹃似要加快速度立刻奔至孙云身前。杜鹃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拐杖的碰撞声频率也是越来越高,杜鹃眼神中的期盼和惊恐也是越来越强烈她想要快点跑到孙云身边,想要立刻回到这些日子一直“远离”自己人身边……但是怎奈自己腿脚不便,拄着拐杖再快也快不起来,看着孙云一步步离自己越来越近,杜鹃感觉却是怎么也触不可及……

    “鹃儿,你不是在青墨山庄好好呆着的吗,你怎么……”孙云望着杜鹃担心无比的眼神,,突然发现杜鹃脚下的异样,应了一句后戛然而止,随即大声喊道,“鹃儿,站在那儿别动了!”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杜鹃两手早就加快了拐杖的行进速度,即使想要停下来,也不可能立刻完成停住。而孙云之所以叫杜鹃站住的原因,竟然是杜鹃的两脚之下,有数只未死的毒虫正朝杜鹃的双脚奔袭而来。

    由于没有卢欢的命令,这些毒虫自然是把突如其来到来的杜鹃当做了威胁,即刻朝杜鹃发起了“进攻”。而杜鹃两腿本就没有知觉,知道毒虫到至脚下,她自己都没有意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要”孙云望着杜鹃毫无所措的样子,大声喊道。

    然而一切都晚了,毒虫已经向着杜鹃的两腿处咬去。奇迹的一幕发生了,之前杜鹃没有知觉的双腿,经毒虫的一阵撕咬,突如其来多了几分剧烈的疼痛。杜鹃感觉到数月以来没有感受到的腿部的疼痛,心中不但没有惊恐,反倒是多了几分欣喜。

    但是孙云可不这么想,他很明白这些毒虫都是剧毒无比,自己拥有百毒不侵之躯自然不怕,但杜鹃却是毫无抵御之力,遭到了毒虫的侵袭,杜鹃面临的,很有可能就是死亡的威胁。

    只见满脸慌神的孙云飞身一步,一记掌风飞过,打散了杜鹃两腿周边的毒虫,然后自己飞至杜鹃身边,将她一把拽过,使其坐在地上。紧接着,孙云又立刻拔除了撕咬在杜鹃两腿的毒虫,让其不再受到毒伤。

    “鹃儿”即使到了杜鹃身边,孙云依旧是不放心地大声喊道。

    “云哥,我的两脚……”杜鹃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嘴里吞吞吐吐道。

    “鹃儿,你的两脚到底……”孙云一边紧张一边急躁道,随后又用责备的目光望了一眼召出这些毒虫的卢欢。

    虽然卢欢是自己的师父,但是见着鹃儿因此而遭到波及,孙云心里还是非常过意不去。

    杜鹃却是一脸平静的情态,她继续说着刚才没说完的话:“云哥,我的两脚……好像有知觉了……”

    此话一出,孙云的表情由阴转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杜鹃,继续道:“鹃儿,你说什么?”

    “鹃儿说,鹃儿的两脚……感到了痛觉,好像是有知觉了……”杜鹃继续道。

    孙云听了,一个不经意的想法涌入脑海毒虫的剧毒反倒帮杜鹃的两腿接通了坏死的经脉,让其恢复了知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