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百毒不侵
    孙云的神情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虽然刚才的对掌让孙云的武功内力提升不少,但卢欢的行为举止怪异,永远猜不到他下一刻想要做什么。

    “哼,不管孙少主你想不想学,入了这门道,就休想再逃出去……”卢欢轻笑一声道,“刚才的对掌,孙少主你的内力提高不少,说明以毒打通穴位收获了奇效……其实自从上次孙少主受尽老夫多种奇毒折磨,并克服化解,如今又被老夫以内毒打通穴位,恐怕孙少主你已经练就了百毒不侵之躯了……”

    “百毒不侵?”孙云有些疑惑道。

    “没错——”卢欢继续道,“老夫之前也说了,毒攻也是武功的一种,以毒百般尽受,体内若能与其抗衡,便能将其转化为武功的修为,老夫的武功威震天下,习武颇精,靠的就是这种方法……如今孙少主你近乎百毒不侵,只要老夫用以毒攻数种,以毒练毒,武功自然会大幅提升,孙少主你学成指日可待了……”

    “够了——”然而,没等卢欢说完,孙云突然大声吼了一句,但是也许是伴着满身的伤痛,也许是出于无奈,孙云最终还是低沉道,“没想到,没想到我孙云最后竟然,最后竟然学了不为武林正席的毒攻……”

    “毒攻怎么了,难道因为一个‘毒’字,而被天下人不耻吗?”卢欢明白了孙云的意思,反过来道,“要知道。老夫的师父,可是当年武林三位至尊前辈之一的玄清大师。三位前辈上官仙剑、玄清大师和苍龙,可谓各有其术、各据其理。上官前辈尤善尖兵利器之术。懂得天下兴亡之道,所以他的剑法举世无双,而且能够大义磅礴天下之势;老夫的师父玄清大师,精通世间奇术,暗、毒、拨、机四术融通,并有隐居世间、安然常乐的豁达胸襟;苍龙前辈掌法闻名,‘苍龙掌’威震江湖。并以侠义之心行游天下、行侠仗义,被世人尊奉‘大侠’。由此可见,三位前辈各有其道。近百年来世人皆尊敬之。那既然老夫的师父归位玄清大师,毒攻又有何歧?”

    “玄清大师前辈是吗……”听到卢欢讲到了有关三位武林至尊前辈的事情,孙云倒是稍稍冷静下来,听着卢欢的道述。

    卢欢的表情没有变。继续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善通暗、毒、拨、机四术。所以其四弟子各通一门,留于世间。暗,即指暗器、速攻之术,无论以暗器偷袭,还是剑术之灵,讲求出其不意、以快破之,所以其弟子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莫天行莫师弟才有如此之剑术,并成了追风派的掌门人;毒。顾名思义,即指世间毒物及毒攻。其毒自由老夫所理,经几十年研究所成,老夫才方能以毒名震武林,成为当今武林四圣之一;拨,两层含义,既有武学中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又有为人通道的圆滑之术,因此当今闻名的玄空大师继承其道,将‘拨’之其理运于为人之道,世人称其德高望重;术,尤乃机关之术及鬼谷要术,其弟子妖鬼大师精通其道,尤善机关之术,方通世间千万机关暗道,能做千奇百怪机关之物,也算世间奇人行间——此乃玄清大师四弟子之流于后世也。”

    卢欢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但解释了其毒攻的武术承接,还将自己的师父玄清大师善之四术的弟子事迹简单略述了一遍。

    “莫天行莫前辈、卢前辈、玄空大师,还有……妖怪大师,那就是玄清大师前辈的四弟子是吗……”孙云听了,似乎是深有感悟,不禁喃喃道。

    “为人治世,非武德心术也。以武服人者,非强者卢欢也;以德服人者,非玄空救世济人也;以心服人者,非坎坷经世莫天行也;以术服人者,非鬼谷机关之术妖怪大师也……”卢欢又回忆着说道,“这是师父在我们四弟子全部离开前留下的华语,至今老夫都没有忘记……虽然没有过于深层的含义,但是却很好的诠释了师父心中的为人治世之道。武德心术、暗毒拨机,一个是道的诠释,一个是武的诠释,两者之间有密切的关联……既是如此,老夫的毒攻本就何其常理,只因世间之人因其阴暗之行而甚恶,又是何其之道?老夫谨记师父之言,苦心研究世间毒术,终将其正位于天下武林,一跃而成武林四圣之列,终可不再被世人所唾弃,也算是完成了老夫毕生的心愿之一……”听卢欢的口气,卢欢是非常尊重已经过世很久的自己的师父玄清大师,并道出了自己平生愿将“毒攻”摆上武林正名的志愿。

    听了卢欢的一番叙述,孙云似乎是颇有感触,也改变了之前自己对所谓“毒攻不上正席”的看法,对于卢欢,自己的眼神中不再是厌恶和怪异,更多的变成了敬仰。作为玄清大师的弟子,背着万千的唾骂,苦心研究被世人厌恶的毒攻之术几十载,终成名就,其中所经历的痛苦和孤独,常人难以想象。每当所有人都在怀疑、都在唾弃卢欢以毒攻施天下的“歪门之道”时,没有人会去想卢欢前辈几十年一路走来,能够晋升武林四圣的行列,却是孤独一人经历了多少的污名和挫折。而卢欢却是一直都没有放弃,没有忘记师父的教导,没有忘记自己的理想,几十年如一日地这样走过来了……

    “现在孙少主你明白了吧……”卢欢的表情突然略显深沉道,“老夫几十年来的苦心研究,花费了多少心血。虽然世人看不惯老夫的为人方式,但老夫从来都不以为然,只要做得没错、问心无愧,老夫便已没有异议……”

    孙云一直就这样听着卢欢的叙言,自己身上的伤痛也逐渐好转了不少。

    “如今第一个愿望已经实现了。老夫已经七十年貌,该去实现第二个愿望了……”卢欢又变了一个表情道。

    “第二个愿望……”孙云轻声问道。

    卢欢继续道:“没错,老夫第二个愿望便是想将自己的武功传于一个心仪的弟子……之前老夫曾收柳金权和柳水碧兄妹为徒。可惜他们兄妹二人心术不正、欺压当地百姓,虽然名义上为师徒之分,但老夫却没有将自己的武功传授其二人。之后因为遇上了萧天、苏佳之辈,看到了他们的博爱之心,所以老夫便痛下决心,与柳氏兄妹二人断绝了师徒关系,独自一人北上而来……”

    “然后前辈你就找到了我……”孙云默默跟上一句道。

    “没错——”卢欢稍许一笑道。“孙少主虽然武功不济,但那份不屈的骨气和面对恶势力绝不妥协的傲骨是老夫最为欣赏的。何况,孙少主已经能够经受老夫‘毒王盅’等千余奇毒。关键穴位又被内毒之力打通,不久即练百毒不侵之身,正是热手的材料,老夫岂能放弃?现在孙少主你又有了你自己前无所有的武功内力。只要经老夫一点通。可立刻脱离之前的泛泛之辈……”

    孙云听了卢欢的话,望了望自己枯灰的手掌,随即道:“本来今日前来,晚辈是来讨教前辈为晚辈解了前日之毒,没想到前辈你却是一开始计划好要通教晚辈……”

    “前日孙少主体内之毒何要老夫之救?”卢欢笑着说道,“孙少主你既已尝受万千之毒,练就百毒不侵之躯,武功内力又远胜以往。前日之毒早就自行解之……”

    孙云两手握了握拳头,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随即轻声问道:“如此的武功内力,应该不会再输给察台多尔敦那个家伙了吧……”

    “你怎么又想到那个察台公子了?看来你们之间的恩怨不轻啊……”卢欢摇了摇头,略作叹息道,“老夫之前也说了,孙少主武功套路单一,察台多尔敦则武路变化多端且样样精通,就算孙少主你现在的武功内力大幅提升,甚至超过了那个察台公子,你们俩恐怕充其量也就是个平手……想要彻底战胜他,孙少主你还缺少两路……”

    “缺少哪两路?”孙云眼神坚定地问道。

    “第一路,便是老夫待会儿要教你的,拳掌法及内功的招式……”卢欢一本正经道,“另一路,便是毒攻的渗透……这一路,说明白就是以毒提升武功之修为。孙少主现在所提升之武功内力,尽为体内抗毒内力产生,内毒增生之力却是少之又少。如若有机会以毒力增生武功修为,其武功内力又会更上数层,别说一个察台多尔敦,就是三五个一起,都不会是你的对手。抗毒及内毒并向而生,苦练数久,也不排除达到与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等之类高手一较高下的可能……”

    孙云听了,心中也略微有些激动,他现在心里想的,尽是对察台多尔敦的怨恨。他心想着,如果自己的武功真能在卢欢这里学有所成,自己能够打败察台多尔敦,那自己以及来运镖局就再也可以不用受到察台王府的约束,自己家人的命运就能改变。

    于是,孙云两拳挥下,一道劲烈的强风自袖间涌下,震动了脚下所站之地的堆积落叶,随后两眼凝视着卢欢道:“既是如此,那现在就开始吧,前辈你说过的掌法套路……”

    “哼,之前说打死不学,现在反过来求老夫了,老夫说得没错吧,总有一天孙少主你会主动来求老夫的……”卢欢看着孙云坚定的神情,笑着说道,“好,老夫就是喜欢自己的徒弟有如此的上进心,你可比之前的权儿(柳金权)要好多了……行,那老夫现在就在教你‘散华掌’‘千云掌’及‘紫电诀’等之类的武功。但其武功要言传身教,老夫自然也要与孙少主你继续过之一二,徒儿你可要小心了——”卢欢说着说着,直接改口了。

    孙云的精神重新振奋起来,身上的伤痛也早就没了,满是兴奋的他,两手无式成掌,准备应对卢欢的一招一式。

    由于孙云从来没有接触过拳掌之类的武功,卢欢在身教之中自然是不会使出全力。卢欢依旧是划行步伐由至孙云身前,左右手齐出,两道紫光伴着强力就朝孙云侧肩而来——“紫电诀”与“散华掌”齐出。当然,卢欢此掌力连两成都不到,速度也不快,意在教其招式。

    孙云也是知道的,如今空有内力却无掌法套路的他,也只能一步步跟着卢欢来。卢欢的掌法即出,速度不快,孙云能够看清招式套路,自己的掌、臂也跟着挥舞起来。

    “肩下部位不足用力,上部借以顶力相支……”卢欢一边传教着,关键的一些地方也会做以相对提醒。

    孙云学起来也很认真,加上自己本身就提升的武功修为,学起这些武功套路来自然是非常快。卢欢看出了孙云的进度,于是无意间增加了掌法的力度及速度,紧接着后续腿脚并上,眼看着就如同和孙云“真刀真枪”地干上了。

    而孙云这边领悟得也很快,从最开始的掌形对接,到后来的逐渐发力加速,然后到现在的身体合离,与卢欢针尖麦芒相对,拳掌法的套路招式孙云基本上都能逐渐掌握了……

    又过了一道时间,卢欢和孙云的拳掌之术愈加强烈,卢欢空翻一式“千云掌”翱翔而出,震荡着四周的草木,强劲的掌风如利刀般划过,直取孙云而去。

    孙云习掌至此,早已是适应了卢欢的节奏。掌风袭来,孙云不再是原来的慌无择路,而是显得非常镇定。只见孙云身形稍稍一转,要害部位躲过卢欢掌风的正席,随后自己两手并驱,紫光一现——“散华掌”“华阳掌”齐出,两道紫光掌晕如同电光火石般与卢欢的“千云掌”相碰,只听一声巨响,掌风所击之处内力乱冲,中心地带瞬间炸开了花……

    此时正在幽暗丛林的另一处,一个静僻的孤林小道上,时不时传来隐隐约约的“滴答滴答——”声……

    一个倩影正慢慢行走在暗林丛间,她的速度并不快,似乎行走起来也很吃力,每过一段小路,她都会稍许停下一些。这样的走走停停,倒不是因为她的体力不支,似乎是却是行走不便……

    走到小道一处通口,近而一看,穿梭在林间的人竟然是——杜鹃。

    由于杜鹃拐杖、行走不便,幽暗丛林小道处又不像大道那样平坦,难免会有磕磕撞撞的崎岖怪石。而且这幽暗丛林里充满了阴湿的气息,加上寒冬时节的骤冷,湿冷的气候让已经在大都这样干冷地带身居数月的杜鹃很不适应,支撑拐杖的两手时不时也会打起哆嗦。

    不过杜鹃似乎是并没有想要退出的意思,之前她一直呆在青墨山庄等候孙云回来接她,可是由于中途蒙元官兵的意外介入,使自己不得不出来暂时躲避。但正是这一次蒙元官兵的意外介入,让杜鹃无意间明白了孙云要自己呆在青墨山庄的意图,并让自己调查事情的原委。

    其实孙云自己并没有那样的意思,但是杜鹃却误以为是孙云在利用自己,可能孙云自己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如今从董渝口中知道了孙云的去向,也知道了孙云要去见青衣老怪(还不知道是卢欢)这么危险的人物,杜鹃还是放心不下,决定一个人来这危险的幽暗丛林寻找孙云……

    走了很长的路,一直都没有孙云的任何线索,冒胆结果在这幽暗丛林几乎迷了路,腿脚不便的杜鹃也开始有些心急了。

    “云哥,你在哪儿……”杜鹃虽然对孙云“利用”自己的事情感到伤心,但是孙云如今生死未卜,杜鹃还是下意识地担心起来……

    “轰——”突然就在林子的不远处,一声响亮的爆炸声响起。杜鹃猛然抬头一醒,往爆炸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