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授之掌法
    卢欢正朝孙云的身前慢慢靠近,而此时的孙云,手中的银月刀已经不翼而飞,两手空空的他,不善拳脚之术,却是不知如何应对。

    看着卢欢朝自己走了过来,孙云也只能站在一旁干紧张。卢欢则是带着一脸诡笑,随即道:“孙少主,独善刀剑之术,难以久而立足。之前你与察台多尔敦糜斗数番,屡战屡败,缘由何在?刀法单一,不敌对方千变万化,内力又不如对方,久而久之,对方摸透了你的招式,纵使你之后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听到卢欢将话题扯到了自己与察台多尔敦的恩怨对决上,孙云两眼凝视道:“那前辈您究竟想怎么样?”

    “老夫想怎么样?哼……”卢欢轻笑一声,随后说道,“既然认定了孙少主你要做老夫的徒弟,看到自己的徒弟屡次受人欺负怎行?刚才撇其双刀是老夫故意为之,现在老夫便要锻炼你,让你在无兵无刃的情况下,以拳掌之术用以应对。”

    孙云这回听出来了,卢欢的目的是在于教自己掌法,而不是取自己性命,这样自己也能放心不少。不过孙云之前也发过誓了,绝对不会学卢欢的武功,因此卢欢说出这话的时候,孙云还是有一些抵触情绪。

    卢欢看出了孙云抵触的表情,随即又道:“怎么,老夫亲自教你武功,孙少主你反倒是不学了?”

    孙云很坚定地说道:“哼,百家武功博大精深。学什么不好,偏学毒攻?晚辈之前也说过很多次了,我是不会学前辈您的武功的——”

    “都这个时候了还嘴硬?可别忘了。昨日在察台王府的时候,是谁救了你……”卢欢继续说道,“不报恩也就算了,居然还不领恩情……当然,老夫我并不在乎这些东西,老夫只是觉得,人要知耻而后进。不能一辈子被压于人下。既然屡次败给那个察台多尔敦,而且和他解下了不解的怨仇,就应该有打败他的上进之心。而不是在这装清高地沉沦下去——”

    “我和察台多尔敦之间的恩怨,我自己会有个交代……”孙云继续坚定道,“不过,卢前辈您的武功。我孙云是决计不会学的——”

    “哼哼。那可由不得你,可别忘了,孙少主你身上还有未解的毒……”卢欢阴笑着道,“如果你不认真学的话,可别怪老夫没提醒你,内毒不治而毒发身亡……”

    孙云一听卢欢竟以此相要挟,凝眼说道:“没想到前辈您居然还拿这事情说事儿,听前辈您的口气。我今日不学其掌法,您就不解我身体的内毒了是吗……”

    “不是老夫以其要挟。而是想要治其毒,必须学其掌法,其为自治之力——”卢欢只字只句道。

    “你说什么?”孙云听了,吃惊道,他不敢相信卢欢所说,解自己体内的毒还需要学会此掌法。

    卢欢看着孙云百般拖延的样子,他自己可不是一个耐得住性子的人,随即大声道:“哼,废话不多说,你今天是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给我看紧了,拳脚不长眼——”

    话音刚落,卢欢一道强劲的掌风就朝孙云面门袭来。孙云还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卢欢的掌法又快,来不及闪躲。孙云刚下意识瞥了一下身子,肩头还是着实吃了卢欢一掌。

    这一掌不得了,卢欢少说也用了六成的功力,身为武林四圣之一,掌法内力自然不用说。而且如此近距离地吃了一掌,别说是孙云了,就算是绝世的武林高手也未必吃得消。

    果见孙云肩头吃了重重一掌后,两眼一黑,整个人还没来得及大叫一声,就已飞出十丈之远,重重摔在了地上,表情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卢欢看着孙云没了兵器后,就显得不堪一击的样子,随即严厉道:“别以为老夫想收你做徒弟,就不敢对你下手。告诉你,老夫对待徒弟和敌人,出手都是没差别的,别怪老夫没提醒你,丢了性命老夫可不会心疼的……”

    孙云此时还顾不上回应卢欢的话语,如此近的距离吃了卢欢重重一掌,孙云差点都站不起来了。别看只是简单的一掌,若是打中了身体的关键要害,很有可能一掌毙命。遥想当日苏佳与卢欢糜战时,苏佳的武功神乎其技,但卢欢曾一招“夺魂掌”也差点夺了苏佳的性命,可见掌法命中的部位及力道很有可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好在孙云吃得这一掌在肩头,并无生命危险。孙云忍着痛,慢慢重新站起来……突然,孙云感到自己肩头一阵剧烈而又熟悉的蔓延之痛——掌法有毒。

    没想到卢欢打来的这一掌,竟是力道和功效兼并的毒掌,中掌之人在受其外伤内伤的同时,也会相应中其内毒。这下子情况不太妙了,本来自己体内就有内毒,现在又吃了卢欢的毒掌,不但体内毒性加深,而且负伤的自己也是无能全力一战,如果真如卢欢之前所说徒弟和敌人出手没差别,那今天自己还真有可能命丧卢欢之手。

    “怎么了,你不是最有骨气的吗?”卢欢又在对面放话道,“老夫之所以算你做我的徒弟,正是看中了你的骨气和不服输的决心——要是孙少主你现在服软了,就当是我卢欢白瞎收了你这么个窝囊徒弟,就这样杀了你也不足为憾——”

    卢欢的口气咄咄逼人,看来今天他并不是没有杀了孙云的可能,如果孙云不能通过卢欢的考验,卢欢完全就可以直接杀了孙云,就当是白收了这么个没用的徒弟。如此看似没有人情却实在当下的话语,也只有性格怪癖的卢欢说得出来。

    孙云听了卢欢貌似威胁的口气,心想着自己今日若是不豁出去。一定会丢了性命。于是孙云什么也不管了,忍着肩头上内伤加毒伤的剧烈疼痛,咬牙往另一侧跑去——孙云想要捡回自己的银月刀。然后予以卢欢反击。

    然而,卢欢先人一步,待到孙云快步跑到银月刀跟前时,卢欢又是一道强劲的掌风,一侧飘过孙云的发鬓,落叶飞扬而起,伴着劲风的气势。穿堂横扫而过,只听一声巨响,银月刀被强劲的掌风击飞。并在后面的一根粗壮的树干上留下了深深的掌印——可见卢欢掌法内力的恐怖。

    “老夫说过了,今日要传授孙少主你掌法,和老夫对招,只能动用拳脚——”卢欢大喝一声。整个人如幽灵般。瞬间就出现在了孙云的面前。

    卢欢的步伐速度确实是快得惊人,毕竟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武功几乎无人匹敌。孙云见到卢欢又一次袭来,这一回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下意识转身一脚回踢——有如闪电般的速度,刀锋般的锐利,“劈刀腿”横扫而出,拦腰就朝卢欢而去。这招“劈刀腿”也是鸣剑山庄所教的孙云为数不多的拳脚武功。

    但是孙云这点内力又怎能伤害得了卢欢?在孙云眼里看来快如闪电的腿法,在卢欢眼里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只见卢欢瞟也没瞟一眼。仅凭感觉,左手轻轻一扣,就将看似威力十足的“劈刀腿”给空手接住了。

    孙云还在一旁吃惊,卢欢可不给孙云反映的机会,又是近距离一掌“散华掌”。只见紫色的掌晕直冲孙云胸口而去,当然胸口是人体重要部位之一,一旦受其重损,很有可能直接丧命。卢欢还是不忍心一掌就取其性命,“散华掌”也仅仅只用了教学一般的两成力道。

    但是也仅仅只是这两成力道,威力也甚是惊人。孙云见自己胸口受其掌法,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胸口……但是怎奈“散华掌”威力惊人,紫色的掌晕加上卢欢深厚的内力,一掌即过,孙云就如同感到一座千斤巨石压在自己的胸口一般,给人瞬间的窒息感。孙云不能独受,口吐鲜血,整个人再次飞出数十丈,并毫无支撑力地在地上滚了几圈。

    “哼,就只有这点骨气吗?看来孙少主你还不够格做我卢欢的弟子……”卢欢不但没有担心孙云的生死,反倒是用激将的口气道。

    孙云似乎是听到了,生性不服输的他又怎肯就此放弃?由于刚才那一掌卢欢下意识弱化了力道,也是没有取了孙云的性命,甚至连孙云胸前的肋骨也未受损,仅仅只是受了点内伤,吐了少量的血。不过掌法中还是掺杂了或多或少的毒攻——孙云感受得到,卢欢曾对他施加可如此多的内毒,体内毒发是什么样的感觉,孙云基本上都能条件反射般地感知出来。

    孙云重新站起身,简单地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用怒视的眼神望着眼前的卢欢,似乎将卢欢当成了自己的仇人一般。卢欢看在眼里,反而笑道:“挺有骨气的,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这么快站起来……这才对嘛,有如此不屈的傲骨,才有资格做我卢欢的徒弟——”

    话音刚落,卢欢又是飞身而过,一眨眼的功夫又跃到了孙云身前,孙云连施展轻功躲避的功夫都没有。不过孙云似乎是没有打算躲避,而是正面应对。只见卢欢的毒掌再一次袭来时,孙云下意识地两手横向一拨,然后轮回般以慢之快,想要以此弱化卢欢的掌力——这其实便是之前武当首席弟子兼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在大都时,教给孙云的以柔克刚的应敌之法,和武当的太极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卢欢也是感受到了,他没想到孙云如此有血性的汉子,竟也会使出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武功。空有拨动之力,却是没有任何套路,卢欢还真差点以为孙云使得是武当的太极拳。这一次是卢欢自己没有注意,果然自己本就没使多大气力的章法被弱化了少许。

    不过仅凭孙云这点不成熟的阴柔内力,根本奈何不了卢欢的毒掌。卢欢见状,蓄力加足了掌力,以隔墙之势,空打孙云肩头一侧。孙云支撑不住,肩上再次中招,毒伤加内伤,这一回受得不轻,整个人又一次飞了出去,背后重重撞在了后面的树干之上,撞得着实不轻。

    但也许是卢欢之前的“挑衅”话语,也许是认为自己命不该绝,想要拼死一搏,孙云此时居然还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坚韧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当然,此时身负重伤的他也只是颤颤巍巍地站立着,眼神中充满了不服输的刚劲,但是面对卢欢这样“冷血”的对手,自己却是没有实质性的方法。

    卢欢看着孙云这个样子,随即又道:“被我卢欢选中的弟子,果然是有北方汉子的傲骨……不过,看你这样空有骨气没有本事的样子,老夫心想,是该传你掌法的时候了……”

    好家伙,弄了半天自己刚才被白白打成重伤,啥都没教,还吐了血,孙云差点没气倒在地,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孙云欣慰不少。

    卢欢继续道:“其实老夫刚才的掌力也仅仅只是两三成,更重要的是掌法中的内毒。老夫之所掺杂着毒攻打入你的体内,一来是用以毒攻毒的方式替你解前几日身中之毒,二来……以其毒法来练就掌法……”

    “以其毒法练就掌法……”孙云默默念道。果然,刚才近距离身中了卢欢的毒掌,体内还紊乱不已,站立了好一会儿,体内的毒性似乎是迎刃而解。并且,前几日体内的毒似乎也是近乎殆尽,无意中算是帮孙云解了体内残留的毒伤。

    卢欢看着孙云气色有些转好了,继续说道:“毒攻除了能以毒攻毒疗伤,还能增强习武的体质。之前老夫对孙少主你下了那么多的毒,连毒性最强的‘毒王盅’都用上了,孙少主你体内算是有了百毒不侵的抗性,相应的武功内自然是提升不少,所以这几日你的武功才会有这么多的长进……刚才的几式毒掌,老夫近距离打中了孙少主你的关键穴位,让其毒攻破,用以孙少主你体内产生抗性,并激**内的关键穴位。现在看孙少主你恢复一脸容光的样子,看来孙少主你是成功了……”

    “你究竟想怎么样?”孙云有些紧张地问道。

    “怎么样?哼……”卢欢继续笑道,“还是和刚才一样,孙少主你再吃老夫一掌——”

    说完,卢欢再次跃步前头,瞬间出现在了孙云的跟前。不过这回孙云没有躲避,也没有再用四两拨千斤这样的避其锋芒的拳脚之术,而是不知哪来的胆气,竟无式地挥掌与卢欢对了上去。

    不过说是无式。但其实孙云的掌法总无意间多了深厚的内力——这也是之前卢欢所说的,内毒打通了孙云体内的关键穴位,孙云的武功内力在逆境中再上数层。

    果然,卢欢的掌力并不多强,而孙云却是拼尽了全力对掌接上。两掌相碰,两招内毒的内力迸发而出,震动了周边的草木,只听一声“轰——”的巨响,二人所占之地顿时被强劲的内力震出一个圆形的大坑。

    卢欢也是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孙云的武功内力竟一下子提升这么快。不过这也让卢欢非常高兴,他下意识增强了掌中的力道,强行将孙云给拨开了一段距离,随后笑着说道:“哼,没想到孙少主打通内力竟是如此之快,而且从不服输……看来让你做我的徒弟真是做对了,既然你的内力已经到了一定的水准,现在是该教教你掌法中的套路了……”

    “哼,不管内力长进多强,我是不会学你的武功的……”孙云被卢欢对掌拨开后,依旧不服气道。

    “哼,这可由不得你……”卢欢继续阴笑道,“已经入了老夫武功的门道,想退出来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至少老夫的掌法,你是迟早都要学会的……”

    说着,卢欢用异样的目光凝视着对面正态质变的孙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