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以掌换刀
    杜鹃从之前的卧室逃出来后,只剩一个人孤单地站在后院围墙处。

    后院的围墙并不是很高,而且有的地方非常破烂,甚至能够很轻松地翻出去。杜鹃腿脚不便,走路要拄着拐杖,但是她两眼一直盯着那个高低不平的残垣之处,似乎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翻出去。

    杜鹃现在一心想的,便是翻出青墨山庄,去董渝之前讲的幽暗丛林处寻找孙云。之前孙云给自己安排的暗中调查任务,如今却是让杜鹃有些伤透了心。蒙元朝廷的官兵前来搜查有关北原五侠的车队秘密,杜鹃也是无意中知道了一些原委,觉得孙云给自己所安排的一切全都是在利用自己,说什么“怕自己危险”的都是借口,杜鹃不经意间伤心欲绝……

    不过眼下的主要任务,还是得先翻出这里,毕竟蒙元朝廷的官兵搜查山庄,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搜到这里来。毕竟自己的腿脚不便,若是等官兵搜到这里来,再想跑也是为时已晚。

    想到这里,杜鹃定了定神,决定从这里的围墙翻出去。

    杜鹃站在不远的地方,用肉眼大概计量了一下自己与围墙残垣之间的距离。紧接着,杜鹃拄着拐杖,用最快的速度走过围墙颓圮处,两根拐杖分别支住稍高一点的岩角,支撑着自己的身子能够爬上去。

    杜鹃爬墙的速度很慢,而且行使起来很麻烦很费劲。但是杜鹃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带着对孙云的期望及伤心。想要快点见到孙云,杜鹃咬牙,左手拄杖、右手忍痛扒着残岩。慢慢地一步一步整个身子越过石墙……

    终于,杜鹃的半个身子已经越过了高头。杜鹃侧头望了一眼围墙外,发现山庄之外的落脚处是一个并不算太崎岖的斜坡。杜鹃忍了忍气,决定下心将自己的两根拐杖往外面丢了下去。

    拐杖丢下去后,在斜坡上滚了几圈后落到了下面的空地。杜鹃扒在围墙之上,看着刚刚拐杖滚下的路径,似乎是要放手冒险一回……

    “快点快点。去看看后院有没有情况……”正在这个时候,后院的不远处突然传出了隐隐约约的蒙元官兵的声音看来蒙元官兵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搜到后院来了。

    杜鹃回头望了一眼。听到官兵脚步的声音里自己越来越近。这个时候杜鹃是再犹豫不得了,又一次回头望见墙外的斜坡,杜鹃咽了一口口水,双手扶着身子往前一倾……忽地。杜鹃整个人毫无支住地从围墙处滚了下去。

    “啊”杜鹃先从围墙高头摔落在了石地上。不经意痛得叫了一声。不过这点疼痛杜鹃还是忍住了,紧接着,自己在下面的斜坡处也滚落了下去。下滑了没多久,杜鹃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到了山庄外的落脚点。

    杜鹃身子本来就弱得很,经过围墙翻身加斜坡下落这一折腾,身子还真是感到有些酸痛。不过和之前在雾隐丛林被大树压残了双腿比起来,这点痛根本就不算什么。杜鹃双手撑着地面,摆了摆头。稍稍恢复了一些后,找到了之前丢下来的两根拐杖。随后整个人重新站了起来。

    “太好了,我成功了……”杜鹃心中略有小兴奋地说道。

    杜鹃立身拄好拐杖后,先回头望了一眼青墨山庄的围墙,最后转头望向孙云今日进去的那个幽暗丛林的入口。

    “董渝大哥也说着林子里面甚是危险,要我在林子外面等着……”杜鹃凝视了幽暗丛林的入口很久,心中暗道,“云哥能进去,为什么我不能进去?云哥既然利用我,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不管云哥到底什么打算,骗我还是不骗我,我都必须先把今天得到的情报告知云哥,云哥交代的事情,我怎能不做呢……”

    此时的杜鹃心智也有稍许的麻木了,虽然认为孙云今天把自己留在青墨山庄是在利用自己,但是杜鹃一向都是如此,对孙云是百依百顺。毕竟自己曾经是被孙云所救,发誓了一辈子要在孙云身边服侍他,按理说自己这个侍女没得任何的怨言。如若不是孙云对自己表达爱意,不把自己看得这么重要,恐怕杜鹃今日面对这样的事情,也不会衍生出这么多是是而非的想法……

    杜鹃望着幽暗丛林的入口很久,最后终于定下决心了:“云哥,我这就来找你……”

    想罢,杜鹃重新拄起拐杖,一步步地往幽暗丛林的深处进发……

    “嗒嗒嗒哒”幽暗丛林深处,脚下不断传来奔跑的声音,偶尔的几下踩断残枝的“咔嚓”声,足以听出脚步的急促。瞬息而见,此时此刻一个矫健的身影正穿梭在丛林间……

    奔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孙云。之前和卢欢的再次对决,卢欢半路变向逃进了林子的深处,孙云提着银月双刀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怎奈卢欢身为武林四圣之一,轻功登峰造极,一溜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不熟悉地形的孙云如今也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看似迅速、实则盲目无绪地到处搜寻。而孙云寻了很久,愣是没有发现卢欢的身影……

    在奔跑寻找中耗费了不少的体力,孙云也逐渐放慢了脚步。终于,在一个稍微开阔一点的地方,孙云停下了脚步,环顾着周围的四处,心中若有所思:“卢欢向来行事偏颇,这样一直跑下去说不定会中了他的陷阱……如果说他真的一心想收我为弟子,肯定不会对我出致命的狠手,但是百般用奇怪的手段折磨我是肯定无疑的,还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些毒虫,然后那种偷袭我……”

    心想着,孙云慢慢向前踱了几步。改慢慢往丛林深处走近……

    也许是等孙云等了很久,也许是一直在暗中盯着孙云,卢欢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孙云的一举一动。没等孙云往前走几步。林子四周又传出了卢欢诡异的声音:“怎么了,孙少主,怎么突然放慢脚步了?老夫可是等候多时了,孙少主你却迟迟不出现……”

    孙云定了定神,随后大声回应道:“卢欢,有本事就露脸出来,缩头缩尾的算什么武林四圣之一?”

    孙云想要用激将法将卢欢逼出来。谁知,卢欢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所谓的“君子所为”,只是继续回应道:“哼。真正的汉子,不会在自己做不到的时候,说些触及旁事的话。要是真有本事的话,就过来找老夫好了”

    孙云虽然神情坚定。但是心中却是很没有谱。他心中其实也害怕,害怕卢欢会给自己来个出其不意……

    孙云提着银月双刀,继续谨慎地朝着前方慢慢行进着。一边走,孙云还一边抬头朝四周望去,观察者卢欢是不是真的一直在暗中窥伺自己。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孙云并没有发现卢欢半个身影,而情况越是这样,孙云的心就越加纠结……

    也许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也许是想快点见到孙云,林子的前方再次传出了卢欢传音的声音:“孙少主。老夫就在林子前面的空地等你,并且为你准备了一份厚礼。若是孙少主有胆来取,就不要再拖泥带水,赶紧飞奔过来吧……”

    卢欢的口气中还带着一丝蔑视,虽然孙云已经和卢欢多有交到,并且这也不是卢欢第一次用这种口气说话,但是孙云听起来就是觉得不舒服。一向不服输的孙云听了卢欢此等口气,岂能安心?想罢,孙云握紧双刀,眼神一凝,再一次加快脚步,往前方卢欢所说的空地处飞奔而去……

    身影疾驰而过,脚踏如行万里云,飞行而至,之前卢欢说的那个空地果然出现在了孙云面前。

    这里的空地和之前进林子入口的那个空地相差不大,更有其甚,这块空地的面积似乎更小,周围的树丛离中心处更近,一旦四周有暗中的偷袭,提防的难度也是大上不小。

    孙云还是和之前一样,来到空地之后,站在了空地的正中央处,尽管他知道这块地方是最危险的近处。

    孙云紧握银月刀,随后冲着四周大喊道:“卢欢,有本事就出来,老在暗中玩鬼花样,有什么意思?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做你的弟子吗,哪有师父一直躲在暗处教自己徒弟的?”孙云把话题扯到了卢欢最感兴趣的问题上,意在“引诱”卢欢出来。

    然而,卢欢这个拥有深厚江湖阅历的“老狐狸”,又怎会被孙云一言诱之?此时的卢欢正站在孙云正前方那棵大树的树干之后,屏气凝神着,似乎是在“预谋”着什么,也没有直接回应孙云的话语……

    “今日看来,孙少主你的武功的确是有不少起色,不过仅仅只是这点起色,想要打败察台多尔敦甚至武功更上一层,还是远远不够……”卢欢躲在树干之后,心中暗暗道,“察台多尔敦的武功虽然在老夫眼里看来,也不算多厉害,但至少他武功底子扎实,既有出招攻击的刀掌之法,又有深厚内力的护身之阵;而孙少主却是刀法单一,即使进攻尤为犀利,也无奈尽无突破。若要在武功上有实质性的提升,就必须丰富武功的套路,以刀剑破护劲,以拳掌透阵法。如此看来,说不定是该到教教他掌法的时候了……”

    随即,卢欢心中暗暗起了想法……

    而此时在身外空地正中心的孙云还浑然不知,也依旧是不知道卢欢究竟躲在什么地方。心思不定的孙云,继续冲着周围喊道:“卢欢,有本事快出来啊你不是说我孙云的武功不济吗,那就出来正面较量较量”

    孙云继续向卢欢发出“挑衅”,尽管他自己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卢欢的对手,但是至少这样能够逼卢欢现身,从而达到会约的目的……

    就这样继续等下去,不知何时,周围的林子突然有了愈加显著的动静看样子,卢欢是有打算要动手了……

    孙云的神情也是万分的紧张。察觉到了四周的动静,孙云将手中的银月刀稍稍抬起,以防不测。

    四周的动静越来越大。之前轻轻摆动的树叶也是变得愈加猛烈地晃动起来。在密密麻麻的丛林叶间,不断发出“沙沙”的树叶摇曳声。不仅如此,树叶晃动的声音逐渐增大,有如地狱魔鬼的讪笑,终于,似有他物将从林子里冒出……

    看到了,黑压压一群。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而来。孙云见定了,四周嗡嗡作响的生硬不断地萦绕孙云看清楚了,是数以万计的毒蛾。四面八方地朝着自己包围过来。

    “刚才用的是乌鸦,这回改用毒蛾了是吗……”孙云暗暗嘟了一句,随后两眼凝视着朝自己扑袭而来的毒蛾,孙云手中的银月刀蓄势待发……

    “蹭”地一道银光闪过。银月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弧线。一瞬之间,带着斩断世间的冲破力,前排的毒蛾被银月光刀一刀落下,瞬间化得尸骨无存。

    紧张的对决一触即发成千上万的毒蛾“嗡嗡”的朝孙云扑袭而来,如同急促的雨点,带着尖刺的突击,四面八方地奔涌而来。

    孙云眼神一定,双手一挥。两脚一踮,整个人腾跃至半空。紧接着。孙云两刀合并,久而分开,银月刀光从天而降、从刀而出、若隐若现“银月幻影”如同满夜星辰,自孙云周身疾落而过。

    飞来的毒蛾,碰上了包裹孙云周身的银月刀光,有如飞蛾扑火一般,发出“吱吱”的响声,包围的毒蛾尽数消散。

    不过毒蛾独有数万之众,孙云仅仅凭“银月幻影”以守而待远远不够。只见孙云双手银月刀即刻变招,两刀交替一个轮回,银月刀光周身一现,“银月幻影”变换为“银月连破”,忽隐忽现的刀法增加了反击的侵略性。

    只见,周身包裹孙云无数的银月刀光,一瞬之间有如白莲花绽放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如同闪电划破天际般飞射而出。

    幻影重重的闪电刀法袭过,在空气中发出凄厉的刀啸,周身数以万计的毒蛾开始成群地消逝而去,最后留下的,只是飘落在半空中不完整的残翅尸骸……

    “银月连破”的刀光在幽暗的丛林中飞逝了一段后,林子里算是有恢复了平静卢欢操控的这些“毒蛾群袭”很显然是以失败告终。孙云收回了银月刀,重新落回地面在空地中心处站好了,自以为武功长进不少的他,自信慢慢地冲着林子四周大喊道:“卢欢,还有什么花样就都使出来吧,这些小把戏是奈何不了我孙云的”

    然而就是孙云说话的这一瞬间,孙云对面的大树之后,一道强烈的掌风朝自己面门袭来。孙云没有立刻做好准备,感觉到了正前方的不对劲,下意识用左手的银月刀加以挡之。谁知,掌风之力尤为拼强,孙云根本抵挡不住,左手的银月刀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不翼而飞而出,孙云的左手腕也去受了点小小的伤。

    不过不等孙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紧接着第二道掌风又朝自己而来。

    这一回孙云算是准备好了,剩下的一把银月刀聚足了全身的力道,准备全力接下这一掌。然而让孙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掌的掌风力道要远远大于第一掌,结果这一回孙云依旧是没能挡下,第二把银月刀也被击飞。

    掌风不用说,自然是卢欢在对面发出的。而卢欢也在孙云对面的树干露出了身影,和之前倒立在枝头上不一样,这一回,卢欢直接正对着孙云,并施展轻功从树上落了下来。

    “老夫承认,孙少主的银月刀法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卢欢落地后,慢慢往孙云身前走去,并轻笑道,“不过,行走江湖、战胜无数高手,仅凭单一的刀剑之势,难以久而立足”

    望着卢欢正朝自己慢慢靠近,此时手无寸铁的孙云也是紧张到了极点……(未完待续……)